小害

夜禮貌地靜下來
我說,我是冬天的棗子
在冬天發芽,在冬天降生
漆黑的、易碎
略帶點苦澀

半透明的瓶子裡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
世界漸漸匱乏
溶化為我褐色的表象
因冷而僵硬,卻猛烈如火
我把自己撲滅
便學懂謊言的真實

冷與暖之間,像星屑
在篝火中迸裂
毫無荊棘的軀殼
養成了消逝的習慣
是種難解的缺憾
讓不虞的冬日偷走了飄雪
我忘記擁有是個無底洞
所有失去的
都會在裡面發生

樹冠

小害

綠色的部份被顯露
如把巨傘
我在上面走過
下面的人仍在低頭
是默不作聲的城市被暗暗
節錄;我騰空了的
一個鐵框,遇到
牆壁,與牆壁對立

風雨花依然在枯萎後
佈下一些看不見的影子
在邊陲蠢動,閒蕩的工蟻們
弓著背,等待另一個被奥賽羅
扼殺的新娘;獵人
與獵物之間始終缺乏
原先的默契,死亡本身
失去存在的幽默

不幸讓斷翅的蝴蝶近乎偉大
半空中,空氣如此淨潔
我想謳歌一段
或誤譯一組二維條碼
--伊卡洛斯將徒步歸來
榮耀和恐懼混濁
我不得不把太陽再次升起

離開的緣故

哲一

以為風雨吹度時針,彆扭了自身,
彆出期許已久的彩虹如期而曲。
如果再遇斑斕的日子,活像痙攣
的背後,不知道,還算不算天堂。

終須附身的行囊、更行更深沉的腳踏石。
無法驚醒的那頭雄雞歡迎繼續噤口,
無從一白而飛的鳳凰,無視過的故地足跡
才如舊一步,穩接一步。

眾目沉溺的潮汛翻騰即是氣象;
不合漲退的止水,涓滴已深淵。
不妨擁抱不見浩瀚的汪洋,不疑那些
洗劫的大盜、滿口的白沫、吐不出的口音。

如是呼嘯過了滂沱過了,連時針
都會過時的空中樓閣,的確輕易仰止。
踏出虹橋,滾落危坡 ……
一個來回複沓的傻瓜,的確似曾相識。

三個寫詩的比喻

王煥之

1. 雪

如何形成和何時形成
都不會因為你的渴望或
無端的一點點的拒抗
而成為可以準確預測的事
你以為早已熟悉它的形相
和來臨時的種種可能的姿態
但它總是令你的體溫方寸大亂
那一夜雪落如無聲的奏鳴曲

2. 葉

你網絲般的心事
逐漸在葉脈上顯露了
其複雜程度
只有整棵樹才知道
每一片葉都有承受的限度
葉下墜時的沉重
只有有心尋找落葉
並以掌紋印證葉脈的人才知道

3. 魚

你的舉動永遠是
那麼如暗湧般曖昧
有人說水給了你限制
有人說水給了你自由
有人感受到你那游魚的快樂
有人在猜測你對飛鳥的妒忌
而你不過是一尾敏感的魚
嘗試以游姿在水中畫自畫像

扭蛋

楊雅如

一黑一白
兩扭蛋
你撿起黑,說
我喜歡神秘

未知的繩索拉著驚奇的尾巴
直向前方奔去
不容許暗示
禁止一切猜想

然而與臆測無關的是
有人出題就必定有人解題
此為毋庸置疑
分析原理
或稱設問法
好比說:
選擇未知到底是進還是退
是悲觀的表象還是放縱的隱喻
是一點不在乎
孤注一擲
是勇氣
是信

你放下黑
撿起白
不著一言

我瞬間墜入另一顆扭蛋的啓示

沐溪水库遇雨

秀实

雨落在沐溪水库时,我们正躲在一个掤屋內
我想起不属于這里的一种海產叫蚝
艰澀的名字叫牡蛎,市井的名字叫蚵仔

玩弄词语只因我想隐瞞一些亊故
日子是良辰,眼下是美景,蚝为珍珠的制造者
如此竟都出现在一场不期而遇的秋雨中

竹棚外的雨水相当无奈,它就说著简单的话语
为了嫉妒我们的行程它一直缠绵地落著
我们把傘遗留在一家饭店內,叫蚝庄

如此所有书写都変得合理化了。那即才华
传说有许多,而活著只有一种方式
那叫命,可以注定也可以无常如這一场雨

悲傷的顏色

綺軒

需要裝滿幾分悲傷,能和酒色一樣
琥珀又帶點橙亮

你說我是鹿,安靜美麗
卻有角的張揚
在成為某種物種前,覺悟
愛必有傷,像冬日褪去
仍有寒

揣測悲傷的溫度如體感高燒,淚
從而迸落
淚滴淌夜的色澤,喝下琥珀的酒就懂

懂的人,知道傷痕的顏色

暖陽經過的事

綺軒

在沒有言明的路上
鳥兒啾啾,花兒開落
澄碧的天寫些什麼
譬如愛情
譬如開始

我的破碎仍瑰麗
仍有美麗的語言和符號
在冬日暖陽
刻下你薄如玉雕的臉龐

我應是愛你的,冰冷的風有溫度
厚厚毛呢裏跳躍,匿藏著
就要燃火的心跳

貓優雅地走過交叉巷道
有一個人
在光影柔和的時候,安靜
走入我的國道

蝴蝶之死

陳子鍵

小巴站旁
看一只白蝴蝶
高高低低地飛
開展翅膀
奮力激起氣流
夏日的小節未完
蟬仍舊打著拍子
下沉
又升起
向馬路飛去

一念一動
不過拍翼的蝴蝶效應
然後靜待必然的相遇
何時開始蝴蝶是淒美的意象
在我的腦海總棲身山墳
仍未為記憶留下註腳
小巴就劃過了生命

陽光明媚
小節未完
翅膀攤在路邊
像白色的小絮花
因著歎息微微抖動了
一天的心情

《一場未竟的雨》——給F.T

星沉

天空曾為我們傾盡所有可能造就的雨季。

你看見貓群川流不息
走向一個不再可能的氣候
那些多貓的日子,可能
有我們未竟的故事

還有甚麼不可能被證明,閃電的指涉
早已逐一修正,劈向途人
的雨勢,還有一段不夠乾燥的路

關於落一場貓,或一場狗的分別
我們早已逐一談及
包括那些並不爽朗的天氣
預告。至少黑夜能夠為我們澄清
世界昏聵的本質

肯定有過一場無所事事的雨
你的語氣比晴天更為暴烈,而我們
選擇了一次未竟的歷險,為了證明雨季的存在

撐傘。而不必在意傘下的人
會否因肩膀濕漉而離去,否則陽光不可能
透徹我們而頑固成影子
繼續人群濕漉的生活

雷聲驚醒我們乾澀的夢
學習成為平庸的人,拒絕陰天以外的濕度
雲團曖昧不明
那些氣候總難以決斷

在各種輪廓模糊的氣候裏
雨天是唯一的匿藏,途人躲避
每一座擁有陰霾的屋脊
我們都知道影子成為我們的過程 :
「天空曾為我們傾盡所有
可能造就的雨季,以致再沒有更多
明朗易讀的天氣了。」

離鄉後已有些日子了

水盈

世界給遊子最多的禮物
這幅領土踏完到那幅
點在眉間的一滴雨
令他想起上回下雨是何時
山站著給他攀,水流著是脈衝
由蟑螂至螢火蟲,厭而喜之
都不過因見慣。

世面是一張龐大的臉
遊子走在上面驟變螻蟻
渺小得可恨也可喜
有時連糧食也不抬;
千金散盡就賣藝討生活
生活也就一日日地給了他。

每每見人揚手
不是歡迎就是餞別
也可是最初他闊別的母親,
於是思鄉成疾
恐怕地球給踏扁拉長
以致餘生不夠漫長
再跋涉也回不了故鄉

听诗

秀实

[门笫]

我彷若看到那空气里的涟漪,我如坐于扁舟之上
地表在震动而水皮在颤抖。我沉溺在梦土

有一种门笫叫书香,有一种女子叫佳人
卻并无一个可以讬付终身的诗人

孤单不是世相的伪裝而为生命的本质
身外都是多余的,只有自己的存活

声音是一种溫度不以华氏来计算
我感到里面极细微的粒子在竄动

平静的表情与眼神都不过是繁华灯火
并无什么可以让妳洗尽鉛华的,這人间世

[规格]

初始是慾望,而后成了一种礼仪
最后并无终站,抵达一种亙古的性別言说

标志总是简略的書写,一阵风雨或一场烟火
一条断桥或一夜间的二次会

有一种规格是家猫养尊処优,卻也有叫大猫的
在夜间以声音传播著治癒孤单的神諭

那是另一种规格,纵然过了夏至
卻让无数的梦停留在春天里

今夜我穿过這个丛林,枝桠间的月色如稠
那声音浮荡著,万里无云的空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