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歸去

哲一

遠方。行腳千里,
重覆跨越每一座山,落得
太無謂的蒼莽。
天與地,所有轉述的遼闊
至此衹臆測,眼中的湛藍一片,
無不空得可憐。沙層縱會四散,
以前,也真有一堆鳥獸散盡餘生,
踏實不多的路程,遺留飛遁、
也可默默途經的自由。

失去了歸宿,漫然
已是不諳變通、不能淘汰的胡言。
知命者,沿著一切不吭不發,
最終都留下來,日而復夜,
抽著最苦命的霧霾。不顧世間朦朧,
願灰屑直達未存在的地帶,直至,
也成了齏粉,活像越碎
就越去得老遠的田地,
而彼此,總輕盈得
如沒存在過一樣 ……

臨海的日子

綺軒

「現在懂了,沈寂想念是讓人
靜默的事
分針混凝著無法回覆
如一座城鎮孤寂 」

去過的碼頭清晨諸多海鳥
我喜歡你溫暖而陰鬱,有海洋和忍冬的氣息
七月的雨落在港口潮濕黏膩
季風裏城鎮人們忙碌疏離
無法佇立並為你儲存來過的每個晨夕
魚蟹的生死這裏顯得容易

我要走並且遠離,曾經愛過的
清晨大雨像靈魂一樣受傷斷續
八月風球在遠遠海洋蘊釀名字
藏匿摧毀擁有人的重量

帶走陌生鳴笛放入七月行囊
海風仍潮濕,已閱讀
你給過的每個潮汐

吵雜喧嘩的港口,我是安靜的
靜聽
你的遠去不語

冷眼

暮云

在江楓過去漁火恁地不停
宛若來回掃落一季蕭瑟欲說還休

我在虛空中引爆
無數星群
閃爍,傾斜,落下──

這些裸體般漫過夢裡終成眷屬
天地彷彿透露這片山谷有我
那過去多麼輝煌或暗淡

一次次遙遠回聲
抽空
血脈裡風塵僕僕的旅人
在千里之外

現在或許明白
人事已逃亡摒棄愛慕的名字

我察得人在崖岸,心在風中
思如泉湧
像我年輕時漫過煙霧
眼淚。熱切。浮沉

飛禽走獸

楊冰峰

你將我困在小小的房間,
我是野馬,
天生在草原上奔跑,
與群馬交媾,
不為過於渺小的愛情。
我,飛禽走獸,
嚮往生命搏動的強大。
你教我道德,
曉我等價交易,
你畫了半圓,
另一半必須由我完成,
你説這是律法,
否則世界必將淪亡。
我,飛禽走獸,
只遵照自然法則,
太陽賦予我生命,
月亮有我的情緒,
我像植物一樣茁壯,
強壯如一頭公牛,
我,遊走在大千世界,
冷酷像個五更歸來的遊人。
你,裸體的女和尚,
囚我在潔靜的床上,
以千萬條衰老的蕁麻,
和無比沉悶的空寂,
溫柔地在我唇齒間,
穿針引線。

2018年5月6日

無病

嚴瀚欽

可惜我總在思索前生和來世
對今生的曖昧如夢囈如白紙

少年與少年博弈
棋子落在空洞的網上
清風吞噬清風
尖浪刺穿尖浪
只是紅色的筆芯早被抽取
勝者信手是一片驕傲的蒼白

詩稿本可以筑起堅硬的城牆
甲骨上的文字卻在潮濕的年代癱軟成曲線
伴隨難以名狀的興與衰,錮我
如枷鎖
你說,崇高的原慾何必要屈從
玫瑰浪漫了一千年便是我們的錯
我也只好辜負深夜裏的燈火
承認這是夢

夢總會醒
夜總會褪色
床角凌亂的皺褶裏
有淒美的風來自無底的洞

拒絕

綺軒

將我輕輕放在隅角
如一顆小小黑石
思念時,把玩
星辰記載滄桑手溫
不捨的撫動

允許將花將草植在你不懂之地
道別時
慢慢,復原成一隻溫馴的獸

將我從偌大時空移開
斷絕電流
便能安靜地成為人,不再負傷

鱼的暗语

半纳

迁徙,岸或者天空
池水忒清
也忒热
侏罗纪或白垩纪记忆模糊
缘木求鱼不是逛语
水上飘零的落叶
许是俺的前世

苟活,梦游于水
龙门失火芦苇下也有春天
宅在折射的阳光里
偶尔吐个异化的泡泡
我仍是鱼
但鱼已非我
快乐与痛苦比浮云还麻木
俺的世界三秒刷新,什么庄子惠子
专家口水你也当真

北冥千里不见落雁
遑论熊掌
只有刀俎和满天甩下的网
与香饵

相忘于江湖,钓钩在喉头
低吟浅唱

【作者简介】陈毅功,笔名半纳,58年生,高级工程师,广东省科技厅评审专家,曾任中诗及中国诗歌流派网编辑,现任世界诗歌文学诗词执行主编。曾获 “我的奥运”诗歌大赛二等奖等多个全国性诗歌奖项,2017年获中国新归来诗人优秀诗人奖。作品散见《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歌周刊》《诗潮》《中国诗人年选》《华语诗歌年鉴》《香港诗人报》《美国诗天空(中文诗刊)》《澳洲彩虹鹦诗刊》《世界汉诗年鉴》《中国新归来诗人》等。

軀殼

綺軒

大部份時候我是凌亂的
我的規則由別人安排
除此之外
不計算白晝黑夜
知道這世界會蠶食

有些時候我是黑暗的
島嶼和生命受著傷
卻安靜地承受
除此之外
無法安歇腳步

有時我是虛擬的
旅途上沒有安排情人
滿天星和黃色薔薇是花舖寄宿者
總知道,芬芳必須自購

更多時候我是愚蠢的
漫天信息飛舞,冷眼旁觀
我知道,我的懦弱
如一株小小的草
任風飄搖

我們的時代

楊冰峰

我們的時代凌亂只剩下煙火與鐳射的光影,
在漆黑的夜晚它重覆及不斷變換著光芒,
帶著恐懼和不安一再將我們的認知洗劫一空,
它以百倍的陌生將所有事物處以極刑,
而速度比我們對速度的經驗還要快捷。
色彩鮮豔帶血而我們拚命將傷口赤裸,
瘋狂地去迎合我們時代墮落的節奏。
我們咀嚼腐爛的言詞來修飾我們失格的時代,
以我們所有的一切包括我們顫慄的聲音,
我們將身體的顏色如牙膏一樣擠入洪荒之中,
靈魂淡淡地逝去如我們父母只剩下空洞,
只是我們在我們的時代更不能好好把握我們。
誰將我們推入洪水之中而叫我們拚命划動,
我們的時代甚麼都沒有只剩下冷冰冰的存在,
七彩繽紛卻比黑白還要單調像送葬的隊伍,
我們送去年老的人又教導年輕的人如何死亡,
我們埋怨一切忌恨一切卻用爽朗的笑聲。
我們用虛情假意或無知來歌頌我們的時代,
我們活在當下來解釋我們對時代的無能為力,
我們全身赤裸在黑白影片中穿梭進進出出,
而將色彩我們的美麗留給時代讓它美麗動人。

2018年2月19日

物理與情理的意象練習

阿民

1.

所謂的披星戴月,不過是
文字這額外一堆粒子,
洩漏的第一場天意。
膨脹的烏鴉,黑斗篷一撣,
星塵,就撲向檐頭。
想起撒在苦茶上的鹽,
或者,看過的一場雪,那是
好多年前的事了。一百
三十七億這虛數,虛得
像一嬝鄉愁。而從那
龐大的一聲歎息開始,咱倆
就注定了有一段糾纏,
兩點螢火,一順
總呼喊着一逆,心事
必隔着光河相應。說到底,
連粒子,也沒一顆是孤獨的,
何況是人?當冷卻了的
巨輪,駛進小於針眼的
河道,在那絕對
零度的夜晚,我總相信,
會再遇見你,就像一株枯樹
遇見一朵回到枝頭的落花。

2.

一隻貓,在定諤先生
那黑匣子長住。
某天,甩開頭上疊加的
生死,貓,叼着
一燒瓶氰化氫
溜到月下,卻發現世界
也像一隻燒瓶,籠着
白霧。豬圈上
飄浮的詩人,借瓶中
猛藥,提煉一個發光的
意象;偶蹄目的
流行榜,潲水河上
相續的黑泥。貓看到
一隻鬼,讓晾起的
襯衣,審判自己。興許
走得張皇,沒收拾好的
前生,仍未乾透。一個
無頭的天使,用衣角
流淚。人世不可理喻,
貓決定回巢,牠開始
懷念那一匣
讓薛房東截了電,也叫
棺材房的出租空間。

3.

天寒,擁被宏觀窗外潮漲。
不等推敲,岩礁撞上
夜色,嘩然澥成一灘黑浪。
點燈,微觀苦果
與枝節橫生之前那一盤
散沙。沙上離合紛繁,軌跡
分明就在,偏生不見
車轍,遑論涸轍上
兩條讀文學的鯽魚。情理,
原來早在物理那一頭,
一顆淚,到不能分解,即成
劫波;而進退,非關風月。
無常,且不可測的
秋後,曾經暖上一壺清酒,
等帘外晴霽,等一個人來,
等續上某一年的雨絲。等着
等着,人就老了,世界
塌成綿延一座礁區。
還可以怎樣呢?畢竟兩個粒子,
或者,兩個日子之間,總是
由長夜連繫,而葬月的人
那雙手,除了腥氣,就沒
一條掌紋,是通向我們
住宿過,那恆温的廣寒宮的。

4.

空虛是拖到陸上的
一艘大船,乘客落盡,
一隻螢火蟲磕上去,船殼
就半天的嗡嗡。
船長臥房裡,一扇窗
是漆黑一架升降機,
月蝕那天晚上,按鈕
不亮了,向下
直墮一個死人的肺腑。
塵土裡,這未來的
自己,有心情敘舊?
會隔着四塊朽木,聽一場
告解?那不解的
癡頑,浪花萎後,那
總是結痂的礁區。
人死了,要是還做夢,
夢裡登船,興許
就是另一趟人生。
然後滿城燈火,空虛
如故。總是未入土,遺忘
就把人掩沒,堆上
心頭的黃葉,總拼不出
向春天返航的一幅草圖。

5.

歲暮,化人場
就為戲子們鍍金,灰燼
落下來,白得像雪。
沒什麼是不朽的,
連一座城,都罐頭一樣
烙上了期限。
而邊界那一條虛線
散開之後,有人
視漂來的一橛破折號
為船,點一盞不見
經傳的燈,等鎢絲
落盡,就注水,養開口
泡影,閉口
還是泡影的魚。黑暗中,
孤獨都有一個扎眼的
編號,登不入錯過的
晴天。春分之後,總想起
忘了為一朵微笑備份,
總是悵然,總是
在自己的影子裡躺着,
斷了弦的一把胡琴
躺在黑匣子裡。

6.

用手機讀書,這一頁
我讀着,前文和後事,
究竟,藏於何處?
砸破一屏光影,裂縫
沒漏出片言隻字,
也沒楔子,能箝起
某個回目裡,一段
錯落的雨絲。
而今生,同樣翻不開
前世,尋不着下輩子的
自己。都藏在哪裡呢?
難道沒貯在過去,沒寄在
遙不可及的雲端?
難道一切,就散落在
遼闊的一場現在?生滅,
扣連如一串念珠。
今夕與你同車,鏡湖
對岸,另一個我
卻與你同船。興許,
沒什麼是真正錯失了的,
影子的背面,有人
在山門外設帳,煮一壺茶,
不為什麼,只看年年
過境一行鷺鳥,如讀簇新 
藍屏上,一點即破
那反白的一行佛偈。

7.

原來鐘鈕上那蒲牢,
最怕一橛木鯨的
莽撞。鐘下訪一故人,
人變了。於是,
我把那龍子哄下來,
抱回去養在書房。
陰雨天,這廝總說起
舊時堂前那一地
花影,而失魂的
牴觸,嘡啷一聲,
早驚動泊在花影裡的
年華;是的,這一去,
就茫茫無岸了。
偏偏未等放晴,窗外,
卻有不懂事的
絮絮喊着,唉,
竟然是,要收買無從
收買的,收買
舊音響。

8.

把影子按住,敲成
一張保鮮膜的人,
硬生生封存了一座岬角
某年的滿月,
那樣燙手,油星子
卻沒一顆洩漏。
思念,有時得保密,
密成一碼碼
枯杉似的條紋,
而保質期,總是
最後才鏤到磚泥上。
沒什麼是新鮮的,
在亡者的超巿,
謊言和諾言的二維碼
豎立,同樣方正,
那黑白,也同樣扭纏。
等黑齊了,卻總有
幾隻螢火蟲,上天
下地,要掃描出
所謂死生契闊的玄機。

9.

原來量子的躍遷,候鳥的
移徙,一切的
聚散,鬼差不指涉,全是
温差在作祟,一不留神,
還寒,乍暖,半城霓虹
還有那人面桃花,就遽然
變換了顏色。
明知道那些不測,都是
不可測的,苦雨過後,
我還是按你離去的那一歲
紀年,不問陰晴,埋頭
校勘甜言的實虛。
而緣起之時,鏡湖上
橫排的注腳,按理,都用
最細最細的弦繫住,一經
挑撥,就大雪一樣
成了積壓心頭的疊加態。
忽然就知命了,也知時
不我與,在回歸奇點
那所謂初心的路上,
死者的歲月,比生者千萬倍
漫長,而思念,如脫離
燈罩的燄火,無所謂生滅,
無所謂即離;然後,
鏡湖與宇宙微波不興,
再一次,閒看造化
因為過冷,焚燒一堆星子
取暖。

10.

腰斬一樹紫檀,橫切成
唱片,最善感的
一支唱針,當能解讀
清初,甚至明末
某一季的淅瀝。
五百年,盤結出這一
暗盤,越轉,風聲越緊,
到邊上,就幾隻知了
沙啞地,傳遞一座城的
崩頹。而遇見你的
那一歲,樹,綠盡了,
木化的記憶,原來
也有一個所謂的大限。
要倒回去?針頭鈍了,
犁過的黑土
已霜白。時間不對,這
就是所有離合的癥結。
而我們是不會活出年輪的,
心死之後,得補習
怎樣在落花時節佇立,
才不委曲成一卷香灰。
畢竟熄機之後,再頑固的,
也頂多在黑匣子裡
嚼幾天蛆,就靜觀一排
餓壞的石獅子
在春末,細嚼嘴角的青苔。                                

15-4-2018

白蝴蝶

小害

我又看到
白皙的蝴蝶
伏在身上
輕輕拍走剩餘的
時間

瞬即
飛到花間去
飛到綠茵的草叢去
隨樹幹欣欣向上
彷彿被風圍抱的飄雪

何來飄雪
夏日已越近澄明
氤氳下
扭曲的視線
唯我看見自己的翅膀

飛去
獨自飛去
是人們低頭不語
心底的那片冬天
一隻過早結蛹的寒蝶

天文學

王煥之

有一些今夜看見的繁星
在昨夜之前已不復存在

明天還是一樣的日和月
人生最多不過是兩個零

人與人之間如許的光年
卻都誤會為時間的煩惱

假如你知道宇宙有多大
便不會在淚珠裏找沙粒

我們驚嘆那相遇的奇點
卻不接受大爆炸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