軀殼

綺軒

大部份時候我是凌亂的
我的規則由別人安排
除此之外
不計算白晝黑夜
知道這世界會蠶食

有些時候我是黑暗的
島嶼和生命受著傷
卻安靜地承受
除此之外
無法安歇腳步

有時我是虛擬的
旅途上沒有安排情人
滿天星和黃色薔薇是花舖寄宿者
總知道,芬芳必須自購

更多時候我是愚蠢的
漫天信息飛舞,冷眼旁觀
我知道,我的懦弱
如一株小小的草
任風飄搖

我們的時代

楊冰峰

我們的時代凌亂只剩下煙火與鐳射的光影,
在漆黑的夜晚它重覆及不斷變換著光芒,
帶著恐懼和不安一再將我們的認知洗劫一空,
它以百倍的陌生將所有事物處以極刑,
而速度比我們對速度的經驗還要快捷。
色彩鮮豔帶血而我們拚命將傷口赤裸,
瘋狂地去迎合我們時代墮落的節奏。
我們咀嚼腐爛的言詞來修飾我們失格的時代,
以我們所有的一切包括我們顫慄的聲音,
我們將身體的顏色如牙膏一樣擠入洪荒之中,
靈魂淡淡地逝去如我們父母只剩下空洞,
只是我們在我們的時代更不能好好把握我們。
誰將我們推入洪水之中而叫我們拚命划動,
我們的時代甚麼都沒有只剩下冷冰冰的存在,
七彩繽紛卻比黑白還要單調像送葬的隊伍,
我們送去年老的人又教導年輕的人如何死亡,
我們埋怨一切忌恨一切卻用爽朗的笑聲。
我們用虛情假意或無知來歌頌我們的時代,
我們活在當下來解釋我們對時代的無能為力,
我們全身赤裸在黑白影片中穿梭進進出出,
而將色彩我們的美麗留給時代讓它美麗動人。

2018年2月19日

物理與情理的意象練習

阿民

1.

所謂的披星戴月,不過是
文字這額外一堆粒子,
洩漏的第一場天意。
膨脹的烏鴉,黑斗篷一撣,
星塵,就撲向檐頭。
想起撒在苦茶上的鹽,
或者,看過的一場雪,那是
好多年前的事了。一百
三十七億這虛數,虛得
像一嬝鄉愁。而從那
龐大的一聲歎息開始,咱倆
就注定了有一段糾纏,
兩點螢火,一順
總呼喊着一逆,心事
必隔着光河相應。說到底,
連粒子,也沒一顆是孤獨的,
何況是人?當冷卻了的
巨輪,駛進小於針眼的
河道,在那絕對
零度的夜晚,我總相信,
會再遇見你,就像一株枯樹
遇見一朵回到枝頭的落花。

2.

一隻貓,在定諤先生
那黑匣子長住。
某天,甩開頭上疊加的
生死,貓,叼着
一燒瓶氰化氫
溜到月下,卻發現世界
也像一隻燒瓶,籠着
白霧。豬圈上
飄浮的詩人,借瓶中
猛藥,提煉一個發光的
意象;偶蹄目的
流行榜,潲水河上
相續的黑泥。貓看到
一隻鬼,讓晾起的
襯衣,審判自己。興許
走得張皇,沒收拾好的
前生,仍未乾透。一個
無頭的天使,用衣角
流淚。人世不可理喻,
貓決定回巢,牠開始
懷念那一匣
讓薛房東截了電,也叫
棺材房的出租空間。

3.

天寒,擁被宏觀窗外潮漲。
不等推敲,岩礁撞上
夜色,嘩然澥成一灘黑浪。
點燈,微觀苦果
與枝節橫生之前那一盤
散沙。沙上離合紛繁,軌跡
分明就在,偏生不見
車轍,遑論涸轍上
兩條讀文學的鯽魚。情理,
原來早在物理那一頭,
一顆淚,到不能分解,即成
劫波;而進退,非關風月。
無常,且不可測的
秋後,曾經暖上一壺清酒,
等帘外晴霽,等一個人來,
等續上某一年的雨絲。等着
等着,人就老了,世界
塌成綿延一座礁區。
還可以怎樣呢?畢竟兩個粒子,
或者,兩個日子之間,總是
由長夜連繫,而葬月的人
那雙手,除了腥氣,就沒
一條掌紋,是通向我們
住宿過,那恆温的廣寒宮的。

4.

空虛是拖到陸上的
一艘大船,乘客落盡,
一隻螢火蟲磕上去,船殼
就半天的嗡嗡。
船長臥房裡,一扇窗
是漆黑一架升降機,
月蝕那天晚上,按鈕
不亮了,向下
直墮一個死人的肺腑。
塵土裡,這未來的
自己,有心情敘舊?
會隔着四塊朽木,聽一場
告解?那不解的
癡頑,浪花萎後,那
總是結痂的礁區。
人死了,要是還做夢,
夢裡登船,興許
就是另一趟人生。
然後滿城燈火,空虛
如故。總是未入土,遺忘
就把人掩沒,堆上
心頭的黃葉,總拼不出
向春天返航的一幅草圖。

5.

歲暮,化人場
就為戲子們鍍金,灰燼
落下來,白得像雪。
沒什麼是不朽的,
連一座城,都罐頭一樣
烙上了期限。
而邊界那一條虛線
散開之後,有人
視漂來的一橛破折號
為船,點一盞不見
經傳的燈,等鎢絲
落盡,就注水,養開口
泡影,閉口
還是泡影的魚。黑暗中,
孤獨都有一個扎眼的
編號,登不入錯過的
晴天。春分之後,總想起
忘了為一朵微笑備份,
總是悵然,總是
在自己的影子裡躺着,
斷了弦的一把胡琴
躺在黑匣子裡。

6.

用手機讀書,這一頁
我讀着,前文和後事,
究竟,藏於何處?
砸破一屏光影,裂縫
沒漏出片言隻字,
也沒楔子,能箝起
某個回目裡,一段
錯落的雨絲。
而今生,同樣翻不開
前世,尋不着下輩子的
自己。都藏在哪裡呢?
難道沒貯在過去,沒寄在
遙不可及的雲端?
難道一切,就散落在
遼闊的一場現在?生滅,
扣連如一串念珠。
今夕與你同車,鏡湖
對岸,另一個我
卻與你同船。興許,
沒什麼是真正錯失了的,
影子的背面,有人
在山門外設帳,煮一壺茶,
不為什麼,只看年年
過境一行鷺鳥,如讀簇新 
藍屏上,一點即破
那反白的一行佛偈。

7.

原來鐘鈕上那蒲牢,
最怕一橛木鯨的
莽撞。鐘下訪一故人,
人變了。於是,
我把那龍子哄下來,
抱回去養在書房。
陰雨天,這廝總說起
舊時堂前那一地
花影,而失魂的
牴觸,嘡啷一聲,
早驚動泊在花影裡的
年華;是的,這一去,
就茫茫無岸了。
偏偏未等放晴,窗外,
卻有不懂事的
絮絮喊着,唉,
竟然是,要收買無從
收買的,收買
舊音響。

8.

把影子按住,敲成
一張保鮮膜的人,
硬生生封存了一座岬角
某年的滿月,
那樣燙手,油星子
卻沒一顆洩漏。
思念,有時得保密,
密成一碼碼
枯杉似的條紋,
而保質期,總是
最後才鏤到磚泥上。
沒什麼是新鮮的,
在亡者的超巿,
謊言和諾言的二維碼
豎立,同樣方正,
那黑白,也同樣扭纏。
等黑齊了,卻總有
幾隻螢火蟲,上天
下地,要掃描出
所謂死生契闊的玄機。

9.

原來量子的躍遷,候鳥的
移徙,一切的
聚散,鬼差不指涉,全是
温差在作崇,一不留神,
還寒,乍暖,半城霓虹
還有那人面桃花,就遽然
變換了顏色。
明知道那些不測,都是
不可測的,苦雨過後,
我還是按你離去的那一歲
紀年,不問陰晴,埋頭
校勘甜言的實虛。
而緣起之時,鏡湖上
橫排的注腳,按理,都用
最細最細的弦繫住,一經
挑撥,就大雪一樣
成了積壓心頭的疊加態。
忽然就知命了,也知時
不我與,在回歸奇點
那所謂初心的路上,
死者的歲月,比生者千萬倍
漫長,而思念,如脫離
燈罩的燄火,無所謂生滅,
無所謂即離;然後,
鏡湖與宇宙微波不興,
再一次,閒看造化
因為過冷,焚燒一堆星子
取暖。

10.

腰斬一樹紫檀,橫切成
唱片,最善感的
一支唱針,當能解讀
清初,甚至明末
某一季的淅瀝。
五百年,盤結出這一
暗盤,越轉,風聲越緊,
到邊上,就幾隻知了
沙啞地,傳遞一座城的
崩頹。而遇見你的
那一歲,樹,綠盡了,
木化的記憶,原來
也有一個所謂的大限。
要倒回去?針頭鈍了,
犁過的黑土
已霜白。時間不對,這
就是所有離合的癥結。
而我們是不會活出年輪的,
心死之後,得補習
怎樣在落花時節佇立,
才不委曲成一段香灰。
畢竟熄機之後,再頑固的,
也頂多在黑匣子裡
嚼幾天蛆,就靜觀一排
餓壞的石獅子
在春末,細嚼嘴角的青苔。                                

15-4-2018

白蝴蝶

小害

我又看到
白皙的蝴蝶
伏在身上
輕輕拍走剩餘的
時間

瞬即
飛到花間去
飛到綠茵的草叢去
隨樹幹欣欣向上
彷彿被風圍抱的飄雪

何來飄雪
夏日已越近澄明
氤氳下
扭曲的視線
唯我看見自己的翅膀

飛去
獨自飛去
是人們低頭不語
心底的那片冬天
一隻過早結蛹的寒蝶

天文學

王煥之

有一些今夜看見的繁星
在昨夜之前已不復存在

明天還是一樣的日和月
人生最多不過是兩個零

人與人之間如許的光年
卻都誤會為時間的煩惱

假如你知道宇宙有多大
便不會在淚珠裏找沙粒

我們驚嘆那相遇的奇點
卻不接受大爆炸的一切

三月

楊冰峰

三月是用來遺忘的月份,
我將你葬在群花中,
夏季的陽光不能深入潮濕的墓地,
沒有黑衣白衫的鐵索我也不能。
蟬聲切切,
纏綿悱惻如樹下窮目的那人:
沒有蹤影,
你或在極光明的陰影裏復活。

但你不可復活,
三月已如畫卷般展開,
落墨的地方驚起群鴉,
棲宿的枝頭在朱買臣的背上。

我拉動春雷,
將雨水導入夏季的瓶中,
埋在枕下,
出海遨遊。
明早,
天空的行者叩開滿是霧氣的玻璃窗,
掛一串風鈴般的呢喃,
問我瓶中的水酸不酸?

2018年3月17日

失語記

楊雅如

漸漸暈開
靜默深藍如海

當我不再欲求表達
探測
嘗試聯繫
當世界真空
傳遞思維的介質不再
而遁入決然孤立之境

不必為了處群而詳讀一本
人際關係手冊

當我復歸於一
如頑石之堅守
生命之含苞
遂以詩為名
昭告天下

稍息後
解散

當夏日的悠長遠去
知了艱難完成一個世代的任務
所有的一紛紛歸來
集點成行
積行成段
以段鋪陳出長長篇章
層層論述之中
我將再次降生
成為一組全新密碼

更短
更堅強

《破敗之美》、《致瑰頭飾》

秀實

《破敗之美》

我喜欢破败因为那才是真实的世相
譬如败絮般的爱,我也喜欢,因为那个女子的爱
也必定同样是真实的

真实的不会恆久,它沒山盟海誓的虛假陈述
但虛假的可能终老一生。而真实的
在一个诗人手中,会成为一场永不息止的雨水

如流的岁月中,那个女子静静地往复著
她以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堆砌为完美的段落
讲究起承转合,并擅用修辞与冗長的述说

如戴上帽子般,那是一种寓言体具有
纯真与教诲,而智慧的人会悟到
爱即慾,真实而短暂,破败而至美

《致瑰頭飾》

兩朵红玫瑰诠释了一种美。它生長在妳如流的
发河之岸

相遇的那天,這个新兴的城下著细如丝氈的
黃昏之雨

读到汤玛斯的话语,人类的思维,天使的翅膀
与乎我对妳那种扫瞄的目光

夜天使点亮了所有的螢火,让我看到黑暗里
所有的默不作声

而那确实存在著的赤裸,并沒有刺与泥土
只有露水的光华

仅仅是兩朵的依靠,即便拥有完整的花圃
拥有各在一方的完整的天涯

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楊冰峰

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致友人

我慶幸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高傲的種子何曾在腐爛的泥土裏孕育?
並非所有猿類能稱人,
也不是衣色可以借,
更不是烟語濛濛能說夢。
我從古都走來,
僕僕風塵是孔孟。
我也曾在花街柳巷遊盪,
尋找一段宮商角徵羽,
和唱菩薩蠻。
聽說每個朝代都有,
但今天不能算是一個朝代。
我也曾在午夜一直失眠,
輾轉反側寫一首詩,
聽說不正經的女人都喜歡别人讚美,
她們不懂但你一定得告訴她們:
這是我為你寫下的詩篇。
我慶幸我們這種預付式關係,
當看到你如此鍾情青銅爛鐵,
你是拾荒者嗎?
你笑聲和那種賣力的勁頭,
震得我褲襠叮噹響。
你赤裸的身體,
壓在大理石上,
像一場尋歡作樂。
我慶幸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聽說腐爛的泥土種不出香甜的果實。

2018年1月25日晨

女傭

楊冰峰

女傭
—寄我家女傭

處處都是皇帝的居所,
皇帝可以沒有皇后,
妃嬪何需男人,
宮女一直從遠古走來,
寂寞如一舟紅葉。
你抱讀牛津的批判性思維,
弓身在上架床上,
石灰粉和油漆的味道,
在白紙上奮筆疾書。
你讀着讀着讀到茫然處,
和那了不起的沉默。

今年三十有三,明年有四,
貧窮像一匹黑布,
包裹過他的身體。
你曾想過在春天,
啊!潮濕不好漂染,
在夏日採摘一束鮮花,
將它染成花床上的顔色。
夏季多雨水,颱風也多,
那匹精心的織造,
地氊般倦縮在陰暗的角落。

孩子仗着父母之勢,
嘲笑你沒有汁液的乳房。
你的背一點㸃地彎曲,
大地比你的臉色還要鐵青。
你以局外人冷漠的火,
不,用自己的油膏,
燒成餐桌上的菜餚。
偶爾你望向天空,
來印證自己的記憶:
一片污穢。

2018年1月28日

葉公好蛇

阿民

偶生遊興,捎一壺酒
去為嚇破了膽的葉公
壓驚。這一驚,膽汁濺上
屋牆,識趣的,即連誇
一卷潑墨!
葉公好吟誦,偕私生
那龍子,一星期七趟
在文壇現身。
子高啊,我就說,蝨子
嚼不爛新詞,蓄了氣,
有脹成鴨子的。
大目犍連湖邊洗腳,鳥瞰
才知道,原來,一直
在如來的水砵裡搓泥。
貴公子局部鍍金,是好看,
可說大,大不過一條藤。
你不悟,不信,好了,
龍,真敲窗來了,
鼻頭把一丸夕陽,也頂進了
寢室。不過來問一問
作詩之道,鱗片做了名片,
再細,也是一塊盾牌。
你未看履歷,先嚇出半床
糞溺。膽汁噴過,從此,
就癱臥。誰都知道,你好龍,
是好膝下蛀了牙那金腳帶。
但這世道,我恭喜你啊
子高,誰不認為滑潺潺
這一綑蛇,經過解讀,就
香噴噴的,要比來學造句
那一條真貨,可親。

3-2018

我們的愛情

楊冰峰

我們的愛情
—這是我為你寫下最後的詩篇

我一瞬間就愛上了你,
卻一生浮潛在死海裡,
白日使雙目失明,
黑夜不斷地重複太陽的眩光,
我常仰望遠空,
不讓淚水閃爍的光芒,
刺痛别人的雙瞎,
和漬濕我光潔的胸襟。

天空除卻晦暝仍是晦暝,
煙雲如水墨畫,
那點起筆,
為最終的一抹混淆,
誰敢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名字,
不用山人二字。
時間,
長久的沉默後寫上某年某月,
赤裸裸地一絲不掛,
不是永恆卻説永恆。
結局展開的故事,
荒誕如你畫的眼線,
不為遮掩接吻時的羞澀,
而是流放天際風箏易斷的一根織線,
不是七夕的那根。

2018年1月24日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