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蟬

郭韋辰

放眼望去的山色
在夕輝下緋紅

每逢夏暖之至
總是蟬語霏霏
我面日倚牆臨坐
做起了最忠實的聽眾

餘影斜映於涔涔長廊
只有你我的低語迴盪

暮蟬啊
人們只把你的鳴聲
做為夏日悄然拜訪的提示

午夜良宵
又是誰細碎呢喃?
你不曾製造紛亂
反而教我走向寧和

是你將我從隅角中解放
留給我泛天蔚藍晴霓

薰風潚潚而過
將你的聲韻逐漸隱沒

夏意正濃
夜月星河長佈
在那晚夏夜
再大的咆嘯都失了回音

只有你的輕音
能劃出我心湖的漣漪

搭訕一場

哲一

「一座山城的失守,全因基石
生自低凹,一直堅拒處下,
偏以登高扎根的足印絆倒為樂。
睥睨一個山客痀僂,就是每抔穢土
畢生習得的主旨。」

「不消肆意貶損。一間茶餐廳廉價如此,
壺漿簞食,尚留過失落的精緻。
包涵一切囫圇吞嚥的場面,
唾棄容易如流,而菜餚,未因隻字,
篡改一番翔實來歷。」

「時代不復思舊。室堂狹小,但難題
百世不解的同時,門路常開、階梯常在。
鑿不穿的縫隙側身即過,峭壁
巖巉無底,綁一圈套索繫得牢牢,
躍得出,一片天高海深。」

「認真下一碗麵,盛載的碗器明淨厚實,
該沒一根麵條感覺淪落、蹧躓。
溫水在前,煮不來滿身柔韌;
等一皿久候不至的爐火,泡到腍脹
都唯有辜負。乾硬的牛肉不知收放,
靠濃醬掩蓋,蒙混早醃得發霉的雪菜,
入不了口的下場再三細嚼,厚如臉皮。」

「沒有閱歷的小伙空言
登上樓閣的景色,枉對所有耕牛,
一輩子埋首不語。果腹的草料
不會一朝充裕,卻如斯巧妙,
代替了連篇打岔打諢,繼續發聲 ……」

「放牧遠方的牛放眼遍地蔥蘢。
一臉苦相,難免比一桶
鮮滑可口的奶汁更難榨取。
所有茶啡的細膩,提煉、沉積,
不是添加半杯糖精冷冰,統統摻和了事。」

「還是謝謝光顧。還是期盼
下次蒞臨會放輕腳步,仔細品出的
小小情味,絲毫不因歲月淺淡。
不刻意騰空位子,到了杯光碟清,
狼藉的時候總得善後,留待下位就座的 ……」

死亡狂想曲

楊冰峰

死亡狂想曲
——某天看到一棟大樓,忽然想到我死後可能化成灰燼變成建築材料被固定在一個地方,不由悲從中來。

我想過就這樣被焚成一小撮灰,
可能是我眼睛的部分,
貼在高樓的幕牆上眺望這個城市的一角,
在那裡目不轉睛地盯一百年或二百年,
甚至更久。
我化成塵埃的耳朵留在餐桌上,
繼續細聽飢餓的故事,
如何從一張柔軟的嘴唇轉化成風暴,
抽打每個日落的黃昏,
永恆而冷寞。
我的嘴不因曾經有過甜蜜而獲得幸免,
如今被注入和平鐘的身體,
人們一如既往地賣力撞擊,
撞碎的聲音忽遠忽近,
但我得保證那不是我的聲音。
至於這氣味,
是我的鼻子在泥土裏種出的花香,
沒有人會相信是汗水、淚水,
和兩腿之間的腥味,
經過火的淬煉,
滋養出群花的芬芳。
我原想償還父母的骨和肉,
將靈魂寄託在荷花池中,
污泥是我灰燼的一部分,
如何清高?
風會將我剩餘的小部分,
不吹入尋常百姓也不落入帝皇家,
飄浮在河面上或沉入魚腹中,
你用筷子撥開,
灰塵的味道,
如裊繞的蒸氣我急於逃逸。

2018年4月22日

不如歸去

哲一

遠方。行腳千里,
重覆跨越每一座山,落得
太無謂的蒼莽。
天與地,所有轉述的遼闊
至此衹臆測,眼中的湛藍一片,
無不空得可憐。沙層縱會四散,
以前,也真有一堆鳥獸散盡餘生,
踏實不多的路程,遺留飛遁、
也可默默途經的自由。

失去了歸宿,漫然
已是不諳變通、不能淘汰的胡言。
知命者,沿著一切不吭不發,
最終都留下來,日而復夜,
抽著最苦命的霧霾。不顧世間朦朧,
願灰屑直達未存在的地帶,直至,
也成了齏粉,活像越碎
就越去得老遠的田地,
而彼此,總輕盈得
如沒存在過一樣 ……

臨海的日子

綺軒

「現在懂了,沈寂想念是讓人
靜默的事
分針混凝著無法回覆
如一座城鎮孤寂 」

去過的碼頭清晨諸多海鳥
我喜歡你溫暖而陰鬱,有海洋和忍冬的氣息
七月的雨落在港口潮濕黏膩
季風裏城鎮人們忙碌疏離
無法佇立並為你儲存來過的每個晨夕
魚蟹的生死這裏顯得容易

我要走並且遠離,曾經愛過的
清晨大雨像靈魂一樣受傷斷續
八月風球在遠遠海洋蘊釀名字
藏匿摧毀擁有人的重量

帶走陌生鳴笛放入七月行囊
海風仍潮濕,已閱讀
你給過的每個潮汐

吵雜喧嘩的港口,我是安靜的
靜聽
你的遠去不語

冷眼

暮云

在江楓過去漁火恁地不停
宛若來回掃落一季蕭瑟欲說還休

我在虛空中引爆
無數星群
閃爍,傾斜,落下──

這些裸體般漫過夢裡終成眷屬
天地彷彿透露這片山谷有我
那過去多麼輝煌或暗淡

一次次遙遠回聲
抽空
血脈裡風塵僕僕的旅人
在千里之外

現在或許明白
人事已逃亡摒棄愛慕的名字

我察得人在崖岸,心在風中
思如泉湧
像我年輕時漫過煙霧
眼淚。熱切。浮沉

飛禽走獸

楊冰峰

你將我困在小小的房間,
我是野馬,
天生在草原上奔跑,
與群馬交媾,
不為過於渺小的愛情。
我,飛禽走獸,
嚮往生命搏動的強大。
你教我道德,
曉我等價交易,
你畫了半圓,
另一半必須由我完成,
你説這是律法,
否則世界必將淪亡。
我,飛禽走獸,
只遵照自然法則,
太陽賦予我生命,
月亮有我的情緒,
我像植物一樣茁壯,
強壯如一頭公牛,
我,遊走在大千世界,
冷酷像個五更歸來的遊人。
你,裸體的女和尚,
囚我在潔靜的床上,
以千萬條衰老的蕁麻,
和無比沉悶的空寂,
溫柔地在我唇齒間,
穿針引線。

2018年5月6日

無病

嚴瀚欽

可惜我總在思索前生和來世
對今生的曖昧如夢囈如白紙

少年與少年博弈
棋子落在空洞的網上
清風吞噬清風
尖浪刺穿尖浪
只是紅色的筆芯早被抽取
勝者信手是一片驕傲的蒼白

詩稿本可以筑起堅硬的城牆
甲骨上的文字卻在潮濕的年代癱軟成曲線
伴隨難以名狀的興與衰,錮我
如枷鎖
你說,崇高的原慾何必要屈從
玫瑰浪漫了一千年便是我們的錯
我也只好辜負深夜裏的燈火
承認這是夢

夢總會醒
夜總會褪色
床角凌亂的皺褶裏
有淒美的風來自無底的洞

拒絕

綺軒

將我輕輕放在隅角
如一顆小小黑石
思念時,把玩
星辰記載滄桑手溫
不捨的撫動

允許將花將草植在你不懂之地
道別時
慢慢,復原成一隻溫馴的獸

將我從偌大時空移開
斷絕電流
便能安靜地成為人,不再負傷

鱼的暗语

半纳

迁徙,岸或者天空
池水忒清
也忒热
侏罗纪或白垩纪记忆模糊
缘木求鱼不是逛语
水上飘零的落叶
许是俺的前世

苟活,梦游于水
龙门失火芦苇下也有春天
宅在折射的阳光里
偶尔吐个异化的泡泡
我仍是鱼
但鱼已非我
快乐与痛苦比浮云还麻木
俺的世界三秒刷新,什么庄子惠子
专家口水你也当真

北冥千里不见落雁
遑论熊掌
只有刀俎和满天甩下的网
与香饵

相忘于江湖,钓钩在喉头
低吟浅唱

【作者简介】陈毅功,笔名半纳,58年生,高级工程师,广东省科技厅评审专家,曾任中诗及中国诗歌流派网编辑,现任世界诗歌文学诗词执行主编。曾获 “我的奥运”诗歌大赛二等奖等多个全国性诗歌奖项,2017年获中国新归来诗人优秀诗人奖。作品散见《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歌周刊》《诗潮》《中国诗人年选》《华语诗歌年鉴》《香港诗人报》《美国诗天空(中文诗刊)》《澳洲彩虹鹦诗刊》《世界汉诗年鉴》《中国新归来诗人》等。

軀殼

綺軒

大部份時候我是凌亂的
我的規則由別人安排
除此之外
不計算白晝黑夜
知道這世界會蠶食

有些時候我是黑暗的
島嶼和生命受著傷
卻安靜地承受
除此之外
無法安歇腳步

有時我是虛擬的
旅途上沒有安排情人
滿天星和黃色薔薇是花舖寄宿者
總知道,芬芳必須自購

更多時候我是愚蠢的
漫天信息飛舞,冷眼旁觀
我知道,我的懦弱
如一株小小的草
任風飄搖

我們的時代

楊冰峰

我們的時代凌亂只剩下煙火與鐳射的光影,
在漆黑的夜晚它重覆及不斷變換著光芒,
帶著恐懼和不安一再將我們的認知洗劫一空,
它以百倍的陌生將所有事物處以極刑,
而速度比我們對速度的經驗還要快捷。
色彩鮮豔帶血而我們拚命將傷口赤裸,
瘋狂地去迎合我們時代墮落的節奏。
我們咀嚼腐爛的言詞來修飾我們失格的時代,
以我們所有的一切包括我們顫慄的聲音,
我們將身體的顏色如牙膏一樣擠入洪荒之中,
靈魂淡淡地逝去如我們父母只剩下空洞,
只是我們在我們的時代更不能好好把握我們。
誰將我們推入洪水之中而叫我們拚命划動,
我們的時代甚麼都沒有只剩下冷冰冰的存在,
七彩繽紛卻比黑白還要單調像送葬的隊伍,
我們送去年老的人又教導年輕的人如何死亡,
我們埋怨一切忌恨一切卻用爽朗的笑聲。
我們用虛情假意或無知來歌頌我們的時代,
我們活在當下來解釋我們對時代的無能為力,
我們全身赤裸在黑白影片中穿梭進進出出,
而將色彩我們的美麗留給時代讓它美麗動人。

2018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