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溪水库遇雨

秀实

雨落在沐溪水库时,我们正躲在一个掤屋內
我想起不属于這里的一种海產叫蚝
艰澀的名字叫牡蛎,市井的名字叫蚵仔

玩弄词语只因我想隐瞞一些亊故
日子是良辰,眼下是美景,蚝为珍珠的制造者
如此竟都出现在一场不期而遇的秋雨中

竹棚外的雨水相当无奈,它就说著简单的话语
为了嫉妒我们的行程它一直缠绵地落著
我们把傘遗留在一家饭店內,叫蚝庄

如此所有书写都変得合理化了。那即才华
传说有许多,而活著只有一种方式
那叫命,可以注定也可以无常如這一场雨

悲傷的顏色

綺軒

需要裝滿幾分悲傷,能和酒色一樣
琥珀又帶點橙亮

你說我是鹿,安靜美麗
卻有角的張揚
在成為某種物種前,覺悟
愛必有傷,像冬日褪去
仍有寒

揣測悲傷的溫度如體感高燒,淚
從而迸落
淚滴淌夜的色澤,喝下琥珀的酒就懂

懂的人,知道傷痕的顏色

暖陽經過的事

綺軒

在沒有言明的路上
鳥兒啾啾,花兒開落
澄碧的天寫些什麼
譬如愛情
譬如開始

我的破碎仍瑰麗
仍有美麗的語言和符號
在冬日暖陽
刻下你薄如玉雕的臉龐

我應是愛你的,冰冷的風有溫度
厚厚毛呢裏跳躍,匿藏著
就要燃火的心跳

貓優雅地走過交叉巷道
有一個人
在光影柔和的時候,安靜
走入我的國道

蝴蝶之死

陳子鍵

小巴站旁
看一只白蝴蝶
高高低低地飛
開展翅膀
奮力激起氣流
夏日的小節未完
蟬仍舊打著拍子
下沉
又升起
向馬路飛去

一念一動
不過拍翼的蝴蝶效應
然後靜待必然的相遇
何時開始蝴蝶是淒美的意象
在我的腦海總棲身山墳
仍未為記憶留下註腳
小巴就劃過了生命

陽光明媚
小節未完
翅膀攤在路邊
像白色的小絮花
因著歎息微微抖動了
一天的心情

《一場未竟的雨》——給F.T

星沉

天空曾為我們傾盡所有可能造就的雨季。

你看見貓群川流不息
走向一個不再可能的氣候
那些多貓的日子,可能
有我們未竟的故事

還有甚麼不可能被證明,閃電的指涉
早已逐一修正,劈向途人
的雨勢,還有一段不夠乾燥的路

關於落一場貓,或一場狗的分別
我們早已逐一談及
包括那些並不爽朗的天氣
預告。至少黑夜能夠為我們澄清
世界昏聵的本質

肯定有過一場無所事事的雨
你的語氣比晴天更為暴烈,而我們
選擇了一次未竟的歷險,為了證明雨季的存在

撐傘。而不必在意傘下的人
會否因肩膀濕漉而離去,否則陽光不可能
透徹我們而頑固成影子
繼續人群濕漉的生活

雷聲驚醒我們乾澀的夢
學習成為平庸的人,拒絕陰天以外的濕度
雲團曖昧不明
那些氣候總難以決斷

在各種輪廓模糊的氣候裏
雨天是唯一的匿藏,途人躲避
每一座擁有陰霾的屋脊
我們都知道影子成為我們的過程 :
「天空曾為我們傾盡所有
可能造就的雨季,以致再沒有更多
明朗易讀的天氣了。」

離鄉後已有些日子了

水盈

世界給遊子最多的禮物
這幅領土踏完到那幅
點在眉間的一滴雨
令他想起上回下雨是何時
山站著給他攀,水流著是脈衝
由蟑螂至螢火蟲,厭而喜之
都不過因見慣。

世面是一張龐大的臉
遊子走在上面驟變螻蟻
渺小得可恨也可喜
有時連糧食也不抬;
千金散盡就賣藝討生活
生活也就一日日地給了他。

每每見人揚手
不是歡迎就是餞別
也可是最初他闊別的母親,
於是思鄉成疾
恐怕地球給踏扁拉長
以致餘生不夠漫長
再跋涉也回不了故鄉

听诗

秀实

[门笫]

我彷若看到那空气里的涟漪,我如坐于扁舟之上
地表在震动而水皮在颤抖。我沉溺在梦土

有一种门笫叫书香,有一种女子叫佳人
卻并无一个可以讬付终身的诗人

孤单不是世相的伪裝而为生命的本质
身外都是多余的,只有自己的存活

声音是一种溫度不以华氏来计算
我感到里面极细微的粒子在竄动

平静的表情与眼神都不过是繁华灯火
并无什么可以让妳洗尽鉛华的,這人间世

[规格]

初始是慾望,而后成了一种礼仪
最后并无终站,抵达一种亙古的性別言说

标志总是简略的書写,一阵风雨或一场烟火
一条断桥或一夜间的二次会

有一种规格是家猫养尊処优,卻也有叫大猫的
在夜间以声音传播著治癒孤单的神諭

那是另一种规格,纵然过了夏至
卻让无数的梦停留在春天里

今夜我穿过這个丛林,枝桠间的月色如稠
那声音浮荡著,万里无云的空旷

陶瓷兔子愛德華

蔡慰君

愛德華,
你是用陶瓷做的,你知道嗎﹖
只有你的耳朵柔軟
身子卻硬得脆弱

愛德華,
你是一名紳士,曾經
只有艾比琳為你量製的一切
仍完完好好地留著

愛德華,
你沉落大海時聽到艾比琳的呼喚嗎﹖
只有那艘郵輪狠心地繼續航行
艾比琳可為你着急了

愛德華,
翻滾的大浪把你彈出海面,你是否有一刻心存希望﹖
只有星星在漆黑中回應你
像你失去的金色懷錶

愛德華,
一張漁網讓你重現人間,請記著漁夫的名字是勞倫斯
你是活著的,還當了勞倫斯夫婦的女兒
女兒的名字是蘇珊娜

愛德華,
請忘記你是一隻公兔子
禮服、套裝、皮鞋不再屬於你的
粉紅荷葉邊的裙子也可愛極了

愛德華,
勞倫斯真正的女兒回來了,蘿莉
把你扔進垃圾桶
沒有人再為你唱搖籃曲

愛德華,
我相信你並不喜歡淹埋在比大海更可怕的垃圾場
不要放棄自己
你的神奇旅行才剛剛展開

天堂

小害

你說好的天堂;我去不到了
而你憧憬著,加快了每日的步韻
看你日漸消瘦的身體,儼如風裡殘燭
我倒是想問一句
「哪裡是天堂?哪裡才是地獄?」

周遭的一切
該比地獄還好一些吧?
誰是牛頭,誰是馬面永遠也看不清楚
空氣有些稀薄,夾雜腐爛中的臭味
但我可以呼吸,可以在窒息之前
看得見幻象

所以你說好的天堂;我還是去不到了
「去」與「不去」經已是我
生來最好的詰問;我的難題在於生活
你卻說吸一口菸便渡過
那我們之間的分歧——可能是
嶙峋的山脊;可能是
月桂的種子,播落在死海之上

有時你把我一層,一層的剜下去
直至光明深深壓在漆黑的谷底
寒鴉、冬蝶,紛紛投向空設的台階
讓一點點碎骨
每晚刺在我發冷的項背
但我無法復原,像一個
破了的皮囊,緊抱住枯朽的膝蓋

那你看到天堂的一面鏡,會否
照見地獄的反面?
有人抱著頭顱,堵住崩塌的河堤
有金黃的馬車,駛過以屍骸堆砌的橋
似有一份戲謔潛伏在
微弱的喘氣聲中
你努力裝扮鏡中的自己,用討來的
蠹木,往眼瞼塗抹死灰

所以你說好的天堂,請你再說一片
請讓去不到天堂的人,不至墮於地獄
然而周遭的一切是否較天堂浮華?
活在地獄的人的眼仍閃爍
你以碳為食,以肉餵鷹
我去不到你說好的天堂
我去不到你甘墮的地獄

想說

小害

盆栽

要剪下早已死去的花卉
但她突然醒來
在場的時間也怔住
刃口斷然受驚蜷縮

我時常用它修繕自己
毫不吝嗇的,刪去枝枝節節
半點雨也不用

究竟
是我太懂得折磨
還是妳未想得通透

石花

樹根仍牢牢地與牆壁砥礪
螞蟻翻越,三色堇擱下風的吹程

而妳頎長的影子
卻深埋土壤之中

當所有街燈熄滅,四處樹蔭蓬蓬
我把祈許,植入一顆小石裡
它會萌生更堅硬的心
叫,別離

紙鶴

雨終於停下
窗外一隻孤鶴仍佇立在人群
渾身濕透,思緒盤詰
像一個詰難找住根柢

陽光終於默許每根羽毛躺下
萃取地面的聲音

旁人冷眼經過

魚,又吃著同伴的屍體
由藏器,到腐肉,至骨頭
剩餘鱗片閃爍在缸底

我知妳會說,想要生存必需冷血
但,冷血不是生存的理由
而是一支恆溫的暖管

冷板凳

請你坐下
靜靜的坐下
沒有人會和你爭奪
沒有人會多說一聲
它不是王座
不是音樂椅
它是荊棘的身軀
和歷史的空席

現實

哲一

一個人容易躁妄,
於是水,最適合降溫。

刻意延緩一些時候,
重新窺視,一杯子拿起,
一輩子隔膜的世界
便開始倒流。

如是者,眶下滴瀝過的,
瓶嘴就補注多少,
直至漩渦回歸漣漪,漣漪
回歸靜止。

永恆不均源於永恆的博弈。
傾側的水平線上,的確
沒甚麼好嚮往。
層樓堆疊,倒映目前的都會
繁盛,煙花與夢魘,
泰半終於虛浮。

細味泡沫爆破以前,
不如杯中淹沒、滌清自己。
反正真妄可以顛倒,
一身淡漠,也沒甚麼不好。

市場之魚

陳德錦

再無後顧之憂了。
鯇魚,把頸部以下的身體
都割讓給魚販子,
用作雕刻的材料。
牠舉頭面對聽眾,
半開半闔的嘴巴
不斷演說陸上的見聞。

白鱔把長長的身體
弓成好看的弧形,
滑不溜秋,閃着詭異的光,
在魚販子手起刀落的瞬間,
扮演一條可怕的蛇。

自從虎皮蛙被喚作田雞,
擺脫了爬蟲的身世,
牠們就甘願在籠子裡等待,
等待那光榮的一刻,
千挑萬選被揪出來,按在砧板上,
並且幻想自己快將拍着翅膀,
飛到田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