賦別

小害

一室花香
豢養了你遺留的標本
是蝴蝶的屍骸
那丁點
脆弱的美麗
沒意願再次飛了
如夢裡一塊漂白的壁板
釘在上面,才驚覺
枯乾得
曾是我們
完整的時間

現世行

小害

被人
挾在生活的夾縫
你說:你是俠
當碩果再無同義詞
僕僕的身影都是自我犧牲
你更像一隻羔羊
牢牢地代罪於木俎之上
蟲豸經過,蹩腳的蝨子
如是拐步上達青雲
四處百犬吠聲,闔上眼
攥不住一片黶翳
鎩一地黑羽
青天從你的心坎穿過
泥濘遽然搓成惡鬼
把有心的,置之刃下
少年頭已白了
一次又一次,舉杯酹酒
皓月亦沒盈沒缺
淋漓案上熟透的海芒果
冷眼無非是現世
對你的微笑

冬之消亡

小害

<錯過>

這是
雲的狀態
別要說
能繞過生死
落幕時,會更加
清晰;像我們
擦身而過的
距離

<別後>

若最初能連理
便不會枯萎
掉落是命運,爬起
就如等價交換
我將失去輪廓,你再
也認不出
在寒風中揮手
惟恐是另一次
搖搖欲墜

<冬夗>

把冬天深藏的
從不是陰冷的天氣
而是一個人
意外丢失
倆相的體溫

<回去>

眼鏡片上的霧氣
近在咫尺
卻又模糊不清
你用了一塊編造回憶
留下一塊
給我解答過去

<餘燼>


在記與不記起之間
擺渡忘與相忘
永遠活蹦亂跳
永遠持續地缺水
揚起沒有下落的餘燼
如煙冉冉

Z的寂寞聖誕

小害

Z,「I wish you a Lonely Christmas」那是妳差不多每年都跟我講的「祝福」語,我熟知妳脾性,所以每次回應一聲彼此彼此就輕輕帶過;我清楚這句說話背後是沒有惡意的,但只不過如果妳能靜下來,好好的坐在我面前,我還是很想認真的跟妳說:「Merry Christmas」。

聖誕節的燈飾再次亮起,好像一年比一年早,同樣的花花綠綠,同樣的幾首叫人歡欣的樂曲穿梭聖誕樹間,但時間並未有因此而延長或縮短,只稍為沖走一些怦然的心跳,抹拭一些比冬雨更瑣碎的事,令人習慣佳節是如此這般容易度過。畢竟我會見到妳,就在這幾天的幾小時裡,像不存在的承諾慣性地重現,介於真實與虛假。

於是我會知道妳一年的概況,繼續又繼續,刻板、刺激、跌宕、安穩,怎麼樣形容也可;我記得一個略帶黃昏的傍晚,曖昧的光線似有預謀隱藏所有路人,我們一前一後,走在鋪滿鵝卵石的街道上,襯托著妳那隻多年也脫不下來的琥珀手鐲。妳不時回眸,像催促我可否加快一點腳步,惟我正想像若琥珀頃刻碎落一地,我們該從哪裡開始俯拾。這一切的起始與其說是個莫名的故事,不如當成插入了生命旋律的象徵,可能是「Da Capo」,或者「ritard」,甚至「Finale」。

人們接踵摩肩,喧囂的氣氛此起彼落,其實我們都不願醒來,但害怕失去的本質漸漸讓夢吹走。驟光驟暗的前方,究竟誰去掌握,誰又敗給時間?我們都是現在的臣僕吧!一年接一年的積累,我越是明白我的寂寞因妳而起,妳的寂寞與生俱來;Z,最終暗留在心裡的,可能只是一句久違的聖誕快樂,劃出一道記憶的痕跡,戮力地在胸口起伏。

瞬光

小害

「我們都是不朽的」——阿爾謝尼‧塔可夫斯基

我又在我的墓前
細閱你
若有一絲僭越
就請你莞爾一會
我會在我的墓前獻花
然後欠身
回應你停留的眼神
等待一切凝結
等待那些
繼續值得等待的
就此,我必需闡明
任何令人匆匆逝去的苦惱
時間是帶個性的關節
任何物象也能輕易扭曲
所以你明白眼前
如熟知訇然的一片陰暗
若有光明施捨
都是驟雨濺濕了昨夜的
細碎無聲
而流亡,也是無聲的
每下呼吸仍從霧中襲來
當我僥倖被提醒
又在刻上新的碑文
但你卻清楚
每一個踉蹌趕至的後來者
他們日夜顛倒地禱告
永恆如鏡
摩挲曾黑白的體溫
反之亦然,隱約
遇上最合適、最鋥亮的
影子

若使無問西東,真的乏善仍可足陳?

小害

青春是什麼,人生又是什麼?如果,「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足以涵蓋所有,那為何在匆匆的一生中,人,總是惶惶惑惑?

這都是一些老掉牙的命題,但每個人也必需面對,就像出生時已準備好的詰問,無論你身處一個幸福快樂的年代,或是一個奄奄一息,禍患四起的年代,怎樣回避也回避不了。有些人很早已得到答案,但囿於環境,可望而不可及;有些人窮盡一生都渾渾噩噩,擺如柳絮,受別人唆使;有些則不問成功與否,勇往直前,無畏無懼。若果青春就是一個出發點,一個在揮霍與無悔之間的灰色地帶,當時間默默在我們身邊,掠取所愛惜的一切時,我們又有沒有牢記及恪守心中定好的方向?

或許,現實和真實是相仿的鏡像,所謂的真假更似是而非,明明努力地堅持過、爭取過,到最後彷彿仍白活一場;人生,真的如此嗎?

挫折、失望,纏纏擾擾,不是每一個人能如偉人一樣逐一將其克服,但若果我們自覺,充其量仍是一個好人,縱然瑣碎如稗,那麼繼續擔當個好人的角色吧,因為時空交錯、交雜,我們也成就未來,未知的一些人和事。

感謝Iris邀請我們出席《無問西東》的優先場。

 

白蝴蝶

小害

我又看到
白皙的蝴蝶
伏在身上
輕輕拍走剩餘的
時間

瞬即
飛到花間去
飛到綠茵的草叢去
隨樹幹欣欣向上
彷彿被風圍抱的飄雪

何來飄雪
夏日已越近澄明
氤氳下
扭曲的視線
唯我看見自己的翅膀

飛去
獨自飛去
是人們低頭不語
心底的那片冬天
一隻過早結蛹的寒蝶

尾聲

小害

深深呼一口氣;雨水,在印滿妳指紋的玻璃窗上,迷宮般淌流,然後,妳輕輕的轉身說:「春天來了。」——那是妳給我的,最後一句話。

其實,直到今日我也無法理解在這看不見盡頭的冬天裡,春天會不會到來。

妳離開後的數月,白晝仍藏身黑夜,人們在失去日光的環境中,仍舊以既定的規律去支撐生活,只有買醉的不分時份,時而哭笑,時而叫嚷,讓漆黑誘發每個細胞的野性,與酒精碰撞。而我還是思考著春天這一個問題,偶爾出了神,就向有玻璃的地方吹點霞氣,櫥窗也好,旋轉門的裝飾也罷,把手靠上去,像冀望某些奇蹟會發生似的。旁人,一定會視我為瘋子吧,但我心底明白,瘋不瘋狂並不在於一個人的行徑,而是他能不能貫徹固有,及難以名狀的信念;當我的指尖觸到刺骨的玻璃,霞氣逐漸在眼前收窄,除了時間,我所感到是一個怎樣也吹不皺的湖面緩緩被黑色吞噬……

「這兒離車站不遠,我們可以跑過去!」

耳際又迴盪妳的聲音了,我愣愣地一個人提起步來。冰雨在路燈照射下交疊成一張張銀光瀲灩的織錦,沒帶來暖意,只有更深的冰涼,我加緊腳步踏上前面一個接一個的月光,每一步都將它輾碎,但下一秒又癒合。我反覆著、反覆著,甚至忘記自己往前奔跑的目的,喘噓噓地,如晦暝的車站燈火,瞥見才恍然,我是一個趕尾班車的冒失乘客。

尾班車也沒有來到。

與其說是錯過,不如當成匆匆的誤點。置身像玻璃箱的車站中,我環伺四周黑暗對我的敵意,我說服不了自己,我不是這刻、這席土地的亮點,近乎澄澈的玻璃,藏匿不了獵物的脆弱。我端坐一隅,伶仃就在跟前,暖氣系統替代了一切沉默,我又開始想像妳所說的春天——候鳥遷移、季風濕潤、泥土內萌芽的種子——不期然我雙手已貼在屏風,屏風外的幽闇和冰冷繼續佔據單薄的世界,世界繼續任寂靜侵襲每個半夢半醒的人。制約不了,儘管放任下去。第一班公車會依循時間表到站,它僅暗示另一天的開始,明日,只不過明日,那不是晨曦。

沿我們熟悉的河岸下車,或是正午或許是黃昏,小孩已不再在岸邊的長椅嬉戲,可安心坐下。大概沒有人會記得河道曾經洶湧湍急,一盞孤燈徐徐走進中央範圍,之後隱約聽見鑽頭破開冰面的悶聲。挖一個洞,餌拋了下去,將氣燈挨近魚杆,釣客隨即躲入帳蓬。我知道,上釣的始終是我們,無可避免地等待被時間分食,一層一層剝落,到頭來一片空白;而我也知道,河床中無數魚群正在窺覬那個微光的洞口,那是一隻能撇開陰暗,通往外界的眼睛。空氣,陸上的事物,灼熱的陽光,牠們都憧憬著,於是蓄力,再仰衝上洞口。然而,每每到達洞邊便用尾巴狠狠拍打冰層,再抽身折返,一些甚至被釣鉤刮傷也毫不知覺。這個循環不斷加劇,形成暗湧。每一下衝擊的聲音如此清晰,我攤開捏緊的雙手,頭上漫天風雪,大地,已靜靜地悸動。

聖不聖誕快樂

小害

聖誕老人:

讓我寫一封信給你,讓我信裡的字句如你騎著鹿車的車轍,深淺不一地,溜過芸芸眾生的家門--縱使,所有車轍終被冰雪覆蓋--但劃出的痕跡會孕育成水份,沁進更深的土壤,留給徹夜蟲鳴。

或許神降生的一刻,人的罪孽就開始積累,就如岸邊層層疊疊的沉積岩抵抗著海浪的沖刷,像無止的戰爭,我們躲閃在摻雜砂石的浪花之中競相綻放,也許是一剎那,誠然的一瞬間,我們才獲得力量重複地祈求永遠,及和平。

和平的彼岸是什麼呢,是否另一種貪戀,或貪念;你揹負的禮物越多,得到禮物的人卻越少,若說這一是個累贅的包袱亦不失為過;但,誰又會放棄被祝福的權利,誰又會在貪婪面前承認貪婪,所以罪的終點不會是一場救贖,只會是茫茫的雪景。你選擇住進雪裡的原因,我長大後才漸漸明白,猶如卡在門縫辟啪作響的果核,而我所戒懼的,應是把門關上或者打開。

那都是久遠的事了,於你而言,當你在雪地馳騁,你就是無垠的慘白中最耀眼的火光,沿途的巨杉都向你垂注、肅穆,令人想起一根火柴燃亮另一根火柴的故事,然而人時始終有盡,這些不該說的話語我還是溜了嘴。

在沒有聖誕樹、聖誕襪、聖誕裝飾的家中,星光依然翻過破舊的窗簾,試圖張開我緊閉的雙眼,但長年厚重的積雪不是霎時可溶化,而光也不可觸,像你只能從渾濁的煙囪裡悄悄把不幸帶走。我家沒有煙囪,但我看得見你在窗外掠過,璀璨的燈飾掩飾你是一支狠狠命中目標的飛矢,叫世人陶醉。如果,真的有如果,你能否在我敞開窗扉時稍息片刻,並代為轉告:神若再降臨世間,人的面孔仍會是蒼涼和陌生。


不聖
誕快樂

越多禮物越看不見禮物

繼續祝願和平因從未成真

聖誕樹的葉會落,換了塑膠就不會

聖誕快不快樂,神沒有干涉

能在聖誕節前後請假,是老闆的恩澤

商場的聖誕老人沒一個能坐鹿車飛

情侶收不到對方的禮物,生命或受到威脅

同款的晚餐價錢漲了數倍,是主的安排

消費是芝諾放生的烏龜,七折是神節日限定的救贖
10
神若再重臨世間,人的面孔仍是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