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歸

小害

不歸了,霧在四散
回家的路上,若說
是人影幢幢
挾著妳,踮著腳
仿佛一盞斷了燈芯的
走馬燈,骨碌骨碌
依舊在原地打轉

一圈又一圈
還未回神過來,一切
就已然熄滅
妳訝異這是場描摹的
噩夢,夢裡那些
都是不怕夢魘的人
他們磨著利牙
瞪住兩眼,熟練
如張潔白的臉譜
代言所有,關於妳
僅存的囈語

縱使青絲已盡去
仍付不清擺渡者的索錢
我們逃往生關
亦躲不了忘川的洶湧
是月落星沉嗎
掩蓋了酣睡的山頭
或許,妳真的不要回來
回來也不是淨土
雙手綁滿死結
然而彼岸的天空
愈漸緋紅

雨季

小害

雨季覆手再臨
閃電疾如耗子
過早熟透的木棉閒置太多花梗
天空將快要落下
忽爾卡住遠冬的寂靜凋零
如路牌抹去稱謂
錯過了最初佇足的原地

與自己的倒影相視對立
是節節後退的洩氣車輪
不急也不緩
始終會滾向盡頭
雨景輕取路燈,熹微如
人們攜傘,紛紛失去蹤影
低著身子改穿簑衣的
都是成群結隊降生的國王

不論男女、老少
且把拉鍊拉至咽喉以上
神會讓雨水禱告
再傾聽,還沉重的夙願
不附帶生命的生物
請永遠託付給宿主
像傳說一樣淺顯
稍為忘記呼吸
灑在傘的底下

那是一片陰鬱狹窄的黑海
源自同一黑洞,從後扭曲事界
沒鷗鳥飛翔
沒浪濤拍岸的喊聲
光的最深處是最孤獨
含混衣不蔽體的碎瓦
輕敲著踏空的步韻

洪水已溢出馬路
四處漂浮戲水的畜牲
只有渡河的鴨溺水
幼崽氾濫成災
所以,四月是最殘酷的月份
隱藏千年不雨的沙漠
貯存時間漏出的沙
養育由枯木疊起的傘骨

註:「四月是最殘酷的月份」取自艾略特(T. S. Eliot) 的《荒原》(The Waste Land)– “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

抹黑

小害

偷去平凡的光
影子,歪歪斜斜
瘋長在默哀的邊城
入夜,不過是
太深的藍染
老是惦記住底下
被俘的時鐘
分、秒,各自後退一格
像走失的孩子
四出呼喊母親之名
始與終,終會
糾纏成最耀目的火把
拍打著蛾翼,每下
都重如判槌
不需照見前方,不需
被愛恨擦得
如此分明
有人,會在泥濘中嬉水
有人自會在墨跡中
留白

賦別

小害

一室花香
豢養了你遺留的標本
是蝴蝶的屍骸
那丁點
脆弱的美麗
沒意願再次飛了
如夢裡一塊漂白的壁板
釘在上面,才驚覺
枯乾得
曾是我們
完整的時間

現世行

小害

被人
挾在生活的夾縫
你說:你是俠
當碩果再無同義詞
僕僕的身影都是自我犧牲
你更像一隻羔羊
牢牢地代罪於木俎之上
蟲豸經過,蹩腳的蝨子
如是拐步上達青雲
四處百犬吠聲,闔上眼
攥不住一片黶翳
鎩一地黑羽
青天從你的心坎穿過
泥濘遽然搓成惡鬼
把有心的,置之刃下
少年頭已白了
一次又一次,舉杯酹酒
皓月亦沒盈沒缺
淋漓案上熟透的海芒果
冷眼無非是現世
對你的微笑

冬之消亡

小害

<錯過>

這是
雲的狀態
別要說
能繞過生死
落幕時,會更加
清晰;像我們
擦身而過的
距離

<別後>

若最初能連理
便不會枯萎
掉落是命運,爬起
就如等價交換
我將失去輪廓,你再
也認不出
在寒風中揮手
惟恐是另一次
搖搖欲墜

<冬夗>

把冬天深藏的
從不是陰冷的天氣
而是一個人
意外丢失
倆相的體溫

<回去>

眼鏡片上的霧氣
近在咫尺
卻又模糊不清
你用了一塊編造回憶
留下一塊
給我解答過去

<餘燼>


在記與不記起之間
擺渡忘與相忘
永遠活蹦亂跳
永遠持續地缺水
揚起沒有下落的餘燼
如煙冉冉

Z的寂寞聖誕

小害

Z,「I wish you a Lonely Christmas」那是妳差不多每年都跟我講的「祝福」語,我熟知妳脾性,所以每次回應一聲彼此彼此就輕輕帶過;我清楚這句說話背後是沒有惡意的,但只不過如果妳能靜下來,好好的坐在我面前,我還是很想認真的跟妳說:「Merry Christmas」。

聖誕節的燈飾再次亮起,好像一年比一年早,同樣的花花綠綠,同樣的幾首叫人歡欣的樂曲穿梭聖誕樹間,但時間並未有因此而延長或縮短,只稍為沖走一些怦然的心跳,抹拭一些比冬雨更瑣碎的事,令人習慣佳節是如此這般容易度過。畢竟我會見到妳,就在這幾天的幾小時裡,像不存在的承諾慣性地重現,介於真實與虛假。

於是我會知道妳一年的概況,繼續又繼續,刻板、刺激、跌宕、安穩,怎麼樣形容也可;我記得一個略帶黃昏的傍晚,曖昧的光線似有預謀隱藏所有路人,我們一前一後,走在鋪滿鵝卵石的街道上,襯托著妳那隻多年也脫不下來的琥珀手鐲。妳不時回眸,像催促我可否加快一點腳步,惟我正想像若琥珀頃刻碎落一地,我們該從哪裡開始俯拾。這一切的起始與其說是個莫名的故事,不如當成插入了生命旋律的象徵,可能是「Da Capo」,或者「ritard」,甚至「Finale」。

人們接踵摩肩,喧囂的氣氛此起彼落,其實我們都不願醒來,但害怕失去的本質漸漸讓夢吹走。驟光驟暗的前方,究竟誰去掌握,誰又敗給時間?我們都是現在的臣僕吧!一年接一年的積累,我越是明白我的寂寞因妳而起,妳的寂寞與生俱來;Z,最終暗留在心裡的,可能只是一句久違的聖誕快樂,劃出一道記憶的痕跡,戮力地在胸口起伏。

瞬光

小害

「我們都是不朽的」——阿爾謝尼‧塔可夫斯基

我又在我的墓前
細閱你
若有一絲僭越
就請你莞爾一會
我會在我的墓前獻花
然後欠身
回應你停留的眼神
等待一切凝結
等待那些
繼續值得等待的
就此,我必需闡明
任何令人匆匆逝去的苦惱
時間是帶個性的關節
任何物象也能輕易扭曲
所以你明白眼前
如熟知訇然的一片陰暗
若有光明施捨
都是驟雨濺濕了昨夜的
細碎無聲
而流亡,也是無聲的
每下呼吸仍從霧中襲來
當我僥倖被提醒
又在刻上新的碑文
但你卻清楚
每一個踉蹌趕至的後來者
他們日夜顛倒地禱告
永恆如鏡
摩挲曾黑白的體溫
反之亦然,隱約
遇上最合適、最鋥亮的
影子

若使無問西東,真的乏善仍可足陳?

小害

青春是什麼,人生又是什麼?如果,「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足以涵蓋所有,那為何在匆匆的一生中,人,總是惶惶惑惑?

這都是一些老掉牙的命題,但每個人也必需面對,就像出生時已準備好的詰問,無論你身處一個幸福快樂的年代,或是一個奄奄一息,禍患四起的年代,怎樣回避也回避不了。有些人很早已得到答案,但囿於環境,可望而不可及;有些人窮盡一生都渾渾噩噩,擺如柳絮,受別人唆使;有些則不問成功與否,勇往直前,無畏無懼。若果青春就是一個出發點,一個在揮霍與無悔之間的灰色地帶,當時間默默在我們身邊,掠取所愛惜的一切時,我們又有沒有牢記及恪守心中定好的方向?

或許,現實和真實是相仿的鏡像,所謂的真假更似是而非,明明努力地堅持過、爭取過,到最後彷彿仍白活一場;人生,真的如此嗎?

挫折、失望,纏纏擾擾,不是每一個人能如偉人一樣逐一將其克服,但若果我們自覺,充其量仍是一個好人,縱然瑣碎如稗,那麼繼續擔當個好人的角色吧,因為時空交錯、交雜,我們也成就未來,未知的一些人和事。

感謝Iris邀請我們出席《無問西東》的優先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