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好書活動(第二批好書)

編輯部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十篇入選作品:勞國安《天堂與地獄》

哲一短評:

一個遭親朋離棄的人,遇上一群遭現實條件與道德枷鎖逼迫,然後拋之不理的過客。如果,人真有「低端」之分,如此的名符其實,是悲?還是喜?

一切的規條、一切人世的莊嚴肅穆,早已不再重要;一切,彷彿都值得諒解;彷彿只要離棄,才是真正自由的開端 ……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九篇入選作品:楊雅如《扭蛋》

小害短評:

扭蛋是現代物,吸引你的可能是眾多款式中的其中一個,於是帶點僥倖的心態,賭賭
運氣,投幣後放手一搏,冀待你的心頭好。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場賭博,被表面所吸引,得知內蘊後抵銷,是黑是白,終局時才揭曉,或甚所押的選擇從一開始已跟本意相反,南轅北轍。

這也許是現代人的一種悲哀,另類的新玩意。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八篇入選作品:秋雨《杜采娟》

哲一短評:

無猜,是永遠扎在心頭的兩束辮子,雖說如田中稻穗,貌似稀鬆平常;但千百回兜轉的黃金海裡,在他的眼中,其實再沒有別的了。就這麼兩束,才算「珍貴」。

正是如此「珍貴」,她也都明白,眼前的他得來不易,才更願相信,他就是那個「不扯她頭髮的男孩」,她眼中的「一個好男孩」。對,就這樣青梅竹馬,教一切,都來得簡單、直接。

就這樣,當她受了傷害,他會拼死維護到底;當她踏上險路惡徑,他會牢牢的抓住她,叮嚀細語,然而就算千山萬水,也會相隨到底。

天意弄人。最是不想霎眼流逝的,偏偏,就這樣輕易地失去。情願託以餘生的她,就這樣成為故事,來時去時,了無聲色。

該醒來了。一切也就這樣結束。該是時候明白:傷好了,卻永不痊癒;花,縱有再開的佳期,縱有最美的一朵扎在手中,卻永遠無法透徹。只因心扉,早已為她永遠緊閉。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七篇入選作品:綺軒《悲傷的顏色》

小害短評:

從綺軒兩首作品《悲傷的顏色》及《暖陽經過的事》中,選了前者;兩首都是比較輕巧、易讀的情詩,在伯仲之間,因《悲傷的顏色》的一段以鹿為喻寫得比較出色,所以稍勝。

有時,我們都會問什麼是「意象」;鹿給人的感覺通常都是溫馴可愛,故有馴鹿之稱謂,套入情愛當中,便突顯了其美麗的一面;但同時,鹿也長了角--代表著傷害、具攻擊性的弊端。這正好反映在感情裡頭,情侶必然經歷的喜與悲,就如詩中所言的「愛必有傷」。而「張揚」一詞亦用得巧妙;鹿角是往外擴展生長,「張揚」給予了它一個堅實的形象,也令人聯想到一段過份張揚的感情最後都會招來惡果,符合詩中悲傷的主題。

整段(第二段)用字簡潔,但情感細膩,像一盤纏的心結隱隱地透著光芒,惟「顏色」那部份和上下詩文顯得不太協調,決定詩題時可再斟酌一下。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六篇入選作品:陳子鍵《蝴蝶之死》

小害短評:

托物言志、借景抒情,是一向文人墨客慣用的寫作手法,但「慣用」並非代表「老土」,皆因「景生情、情生景」乃人之常情,我們憑藉官能情感與世界交流溝通,而箇中的得著就是一份獨有的個人體會,而詩中蝴蝶之死便引發起作者戚焉的思緒,恍然有所領略。

一件平凡的事,放在不同人的眼中亦會有不同的說法,詩歌就是給予人一個想像的空間去演繹。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五篇入選作品:星沉《一場未竟的雨》

小害短評:

這篇詩以雨貫徹所有場景,當中包括氣候、閃電、貓狗(往後再述)、傘、雷聲、濕度等等詞彙,意象統一,在每個關聯的意旨上加以申述,逐步逐步表達作者所想的意思及內容。整首詩顯得有點冷峻,我會說,彷彿是作者正在壓抑某種情感,並刻意將文字投到事物的呈現上,而「未竟」即是重心,在詩中第二、五段重複出現,一直引申出末段的答案。

有時寫詩,我們都會著重意象;意象是一個人對外面世界的一種內心反映,可說是唯心的一種舉動。不過,寫詩是否真的完全唯心呢?這又未必。可能詩人親身「目睹」的景象,便是那一個特定的景象,「現實」或「超現實」都是唯物的,不經思索便寫在筆下,猶如海市蜃樓,猶如幻覺。詩中「關於落一場貓,或一場狗的分別」的一句令人不禁莞爾,英文的傾盆大雨便是"Rain cats and dogs"。創作此英文俚語的人是否真的看到貓狗跌落,我們無從稽考,然而傾盆大雨即是傾盆大雨,若置身其中,再掉什麼下來也無差別,亦如「未竟」即是「未竟」,在沒完沒了之中晴天經已是不可能。人,面對這憂患,究竟是生不逢時,還是適逢其會?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四篇入選作品:水盈《離鄉後已有些日子了》

小害短評:

說起「鄉」,總有點懷舊的味道,聯想到田野阡陌、鳥語花香,又不禁想起余光中的《鄉愁四韻》,遊子離鄉背井,不知再會何期。然而,在現今電子化的年代,人與人的距離逐漸收窄,城市取締鄉鎮,「鄉」就好像屬於上一代的產物,而我們即更看重於「家」,「家鄉」儼然分成兩個獨立的個體。但「離家」,或「離鄉」,本質上應該是相同,都是離開所熟悉的人和物,是主動也好,被動也好。套用《半生緣》一句話:「我們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彷彿已包含著所有愁緒,當然用來形容「回鄉」未必完全適合,不過,回不到一個想去的地方實令人千迴萬轉,夜不成眠;倘若反過來說,何處是「家/鄉」,何處又無不是「家/鄉」呢?如何在心坎中奠下一個無可代替的位置,這一命題或者要真正離鄉的人才找得到答案。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三篇入選作品:蔡慰君《陶瓷兔子愛德華》

小害短評:

這首詩的原委來自一本童話書,書中的內容、情節在每一段的詩文呈現,而作者亦不諱地留下了書名讓讀者查尋,所以這首詩並不是要「抄」一本書,而是一首另類的「讀書報告」。對話,在文學,又或者藝術創作上是重要的,因為透過對話我們可以展開探索;當然,對話不一定是真實,不一定必需面對面,口說筆錄的那種,可以是天馬行空,可以是無中生有。但我們對話的對象卻一定不能隨意,是要有針對性,譬如在辛波絲卡的詩中可找到她對花草樹木的對話,而通過這些自問自答的對話追尋生命、生活及人文等等的意義。而這首《陶瓷兔子愛德華》即是作者和主角愛德華的一場私人、專屬的對話,就像在密室裡外人不能干涉的交談,最後以詩的形式對外公布。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二篇入選作品:假言《落花的紫鳶尾》及《陰暗的顏色》

哲一短評:

一首《落花的紫鳶尾》,頗值注目。

「榕髯」、「羽化成翅」、「蝴蝶結」、「解開」、「榕葉」、「不落心扉」、「在風中纏成萬縷千絲」。縱觀全詩,篇幅不長,卻恰巧用上這些字眼,加上整體氣氛、內容與寫法配合,似乎是與詩人鍾偉民的名篇《相遇》和《蝴蝶結》呼應。

歲月總是多磨。或許,只等到風渡千峰、流水過盡,在一次回頭的驚詫裡,方明白鳶尾何以四季長紫,而榕髯,何以一生消瘦。

小害短評:

情詩佔了詩詞創作很大的部份,放眼古今皆如是,猶以浪漫主義時期為甚,而這兩首作品,或多或少,都滲雜了其色彩,盛一點唯美,載一點坦率,就似在一葉扁舟上把故事娓娓道來;然而,時移世易,縱使美得不可方物,美得像個圈套把人牢牢困囿,亦擺脫不了每個時代對愛情、對文字觀感鋒利的批判;「現代的愛情故事」究竟是什麼呢?是否曖曖昧昧,讓文字徘徊患得患失之間,才不啻於缺乏想像及發展的空間?

我們會另外發電郵聯絡作者有關贈書事項,謝謝!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一篇入選作品:綺軒《昨日》及《那個秋天》

小害短評:

兩首作品,我比較喜歡後者;秋天,暗有所指,不單單是一個季節,可以是一段經歷,可以是一個人,然而秋天總離不開秋心是愁的愁緒。所以,不知道你要走是詩的終局,但發展的過程有很多可能性,而這可能性由不同片段點點縷述,就如腦海中一個個回憶的畫面再一次回補,箇中有苦有樂;而以樂反襯苦,以輕鬆的句子、日常的瑣事帶出更深邃的苦味,一切回頭已太遲的時候才驚覺早為分離作出最好準備,這是作者給讀者的獨有感受。

猶喜歡兩組句子,「應早早愛上晚餐/變成胖胖兔子,離去時無法跳躍哀傷」及「將浴巾疊換鵝黃加淡藍/堅持純白日子一樣混濁」,說起來灑脫,但背後卻是沉重。

我們會另外發電郵聯絡作者有關贈書事項,謝謝!

******************************************
我們第一批的好書已全數送出,感謝各位支持,而另一批好書將會是全詩集,且更為豐富,包括鄭梓靈、陸婉慧《靈慧絮語》、迅清《迅清詩集》、陳德錦《秋橘》及秀實新作《與貓一樣孤寂》。部份作品市面難求,我們亦只有少量,有興趣的朋友希望能珍惜是次機會,踴躍來稿,活動在五月一號正式開始!

《流亡詩人聶魯達》電影後隨筆

讀詩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那個在背後寫詩的人;有沒有想過,他為什麼會寫這一首詩,他的目的是什麼,他究竟耗費了多少時間,他游走在詞彙當中究竟會有多少煩躁不安。

縱使有一些論說,指出詩與詩人應該分開,不應混為一談,但我總是愛探索詩與詩人當中的關聯性,希望藉此更了解詩歌的內容,不想無中生有、穿鑿附會,去到更深的部份,如親臨其境。當然,這有點癡人說夢,因為我始終不是詩人本人,只能透過一些額外的資料去鞏固自己傾向的想法,如角色扮演中表現出最栩栩如生的面目,並塑造一個模樣。

聶魯達是一位著名詩人,諾貝爾獎的得獎者,年紀輕輕已憑《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成名於世。當大家陶醉在他「情聖」的美譽時,可能忽略了他亦是一位政客,一位被形容為「全球最重要的共產黨員」,在智利組織地下反政府運動,牽連甚廣。

五月十二晚,我們幾位顧問及編輯,阿民、葉此和我,出席了高先電影(Golden Scene)安排的《流亡詩人聶魯達》(Neruda)的優先場,觀看詩人人生的一段如幻似真的經歷,以另一種視角觀察、感受一個更加立體的聶魯達。

人生,常處於虛實之間,我們當中有的是主角和配角,或甚更多無名無姓的閒角,我們在賦予與被賦予的同時,互相拉扯、角力,形成一個又一個的漩渦,及至整個生活,整個世界。

聶魯達縱使不是人生的勝利者,卻一定不是失敗者,他直到今天仍受喜愛詩歌的人仰望;或許今夜我們不能如他一樣寫一首最哀傷的詩篇,但我們仍能忠實地紀錄我們生活的痕跡。

再一次感謝高先電影Jane Ching 及關小姐的邀請,讓我們看到一齣好電影。

小害
五月十二晚,《流亡詩人聶魯達》電影後隨筆

活動公告

編輯部

第四十輪結果(10/4-16/4)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秋雨《她會住在無人之境》及外五首,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她會住在無人之境》及外五首:

短詩雖然文字不多,但若能運用適當,即可以直接切入痛處,營造豐富的意想。

**************************************

第三十九輪結果(3/4-9/4)

第三十九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八輪結果(27/3-2/4)

第三十八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七輪結果(20/3-26/3)

第三十七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六輪結果(13/3-19/3)

第三十六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五輪結果(6/3-12/3)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綺軒《孤》,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詩人秀實短評:《孤》

對城市或說是個人生活在這個混濁的城市,有相對深刻的體會。詩人以〝色彩〞來表達他的看法。詩不直寫,指涉了生活上一些情節。詩人努力在〝呈現〞。內容與形式都正確了。但詩言仍生硬。詩歌縱然豪放或激昂,都是一種柔軟的存在。那表示語言在陌生化後的成熟可解。

**************************************

第三十四輪結果(27/2-5/3)

第三十四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三輪結果(20/2-26/2)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王田喜《被一場春雨喚醒》外四首,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角角短評:《被一場春雨喚醒》

行筆流暢,自然清新。

**************************************

第三十二輪結果(13/2-19/2)

第三十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一輪結果(6/2-12/2)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木果《最後晚餐》,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最後晚餐》

最後晚餐暗示著一種完結,甚至出賣,亦是往後的寬恕、救贖及重生;由一餐盛宴過度至乾癟的蕃茄,實是人生百味,生活林林總總的味道,終局往往是新的開始,開始也離不開結束的命運。
而一點必需補充,個人認為以俚語、方言、俗話套入詩中是無不可的,但能否突出詩中意旨,對整首詩意有所提升是重要關鍵,若用不恰當可能會破壞語境,弄巧成拙,所以採用時需慎思。

***************************************

第三十輪結果(30/1-2/5)

第三十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九輪結果(23/1-1/29)

第二十九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八輪結果(16/1-1/22)

第二十八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而陳德錦博士的新作〈獵貓者〉已加入本活動的贈書名單,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七輪結果(9/1-15/1)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星沉《睹物》,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作家鍾偉民短評:《睹物》

意象可更統一,結尾收結不錯。

**************************************

第二十六輪結果(2/1-8/1)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暮云《宛如懸垂的一朵溫情》,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而稍後陳德錦博士的新作〈獵貓者〉將加入本活動的贈書名單,敬請大家留意及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宛如懸垂的一朵溫情》

如臨異境,將憤懣撫平。

**************************************

文學人.com及新詩.com重組大致完成,感謝各方體諒,因網站重組而暫停的贈好書活動將於下星期(24/10)重新開始。第一輪,包括作家鍾偉民新版的《四十四次日落》及秀實新詩集《台北翅膀》已全部送出,現只餘下少量第二輪才加入,由陳德錦博士編寫的《易悟寫作法》,希望各位朋友珍惜機會。投稿時請清楚填寫電郵地址,方便我們日後聯絡,至於22/8-28/8/2016之結果亦於24/10公佈,謝謝!

**************************************

哲一

現謹代表《文學人》同仁,欣然向各位讀者作者宣佈一好消息。為鼓勵各位積極發表,同時為了增進各界接觸,本刊將舉辦送書大行動,以好書饋贈好手,機會實屬難得。

參加者必需為《文學人》的會員(有意參加者請預先登記)。作者可如常利用本網右上角的「投稿」功能,將作品發表於此,字數、體裁不限。經編輯部同仁細心甄選後,表現最佳的將列入獲選名單。至於讀者,則可就《文學人》所刊的作品發表意見評論,字數與體裁亦不拘。見解精闢獨到者,一樣可以獲選。 所有參加者投稿、評論,甚至獲選次數一概不限。而本刊將會送出的好書,第一輪包括有作家鍾偉民的新版《四十四次日落》及秀實的新詩集《台北翅膀》各五本(附親筆簽名),第二輪將加入陳德錦博士的《易悟寫作法》。獲選的朋友則可從三部書中任選其一,作為獎品。編輯部屆時會通知得獎人,並按照相關聯絡方法,逐一將獎品送上。 是次活動即將在16/5開始,每周均有編輯負責遴選作品。活動時期不限,萬一該周未有作品入圍,亦會自動將得獎名額懸空至下一星期,直至好書送完。 鑒於費用全免,參賽次數亦不加限制,反應勢必熱烈。欲免向隅,歡迎有志者從速參與。

***************************************

首輪結果(16/5-22/5)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酒瓶裝不下》,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主編哲一短評:《酒瓶裝不下》

空虛。就算裝滿更多的酒瓶,還不一樣空虛。
其實主角並不真的討厭思考,惹人討厭的,總是「你」,那個佔有生活每個細節的「你」。明明要及時放開的一旦想起,再怎麼努力,就是離不開「你」。
刻意忘掉的,偏偏銘記到底;空虛的生活,偏偏好不沉重。

***************************************

第二輪結果(23/5-29/5)

第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輪結果(30/5-5/6)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星沉《命紋》,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作家鍾偉民短評:《命紋》

意象再統一一點更好。

***************************************

第四輪結果(6/6-12/6)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螢火》,繼首輪之後,再次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編輯角角短評:《螢火》

意象完整連貫,以「微小」貫穿全詩;如一點螢火,不用記著自己的微小,知足常足,微弱卻能溫暖。

***************************************

第五輪結果(13/6-19/6)

第五輪暫未有獲選佳作,而陳德錦博士的《易悟寫作法》從本星期開始加入贈書名單中,希望有更好的作品來稿,請大家繼續支持,謝謝!

***************************************

第六輪結果(20/6-26/6)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我仍在尋找屬於我的國度》,第三次獲選,再次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秀實詩人短評:《我仍在尋找屬於我的國度》

設想巧妙,神思飄逸。惜語言略顯生硬。

***************************************

第七輪結果(27/6-3/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句芒《堅尼地城 科士街》,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堅尼地城 科士街》

在香港堅尼地城的科士街有一綿延的樹牆,意象藏在詩題之中,增加讀詩的趣味,惟內文較單薄,未能把「共生、共毀」的意念完全發揮。

***************************************

第八輪結果(4/7-10/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星沉《生如夏花》,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主編哲一短評:《生如夏花》

《生如夏花》,除了教人想起泰戈爾的詩,還有村上春樹的名句:「死並非生的對立面,反而作為生的部分,恆久存在。」(死は生の対極としてではなく、その一部として存在している)

環顧詩中一花一草,可這般熟悉、接近,一如生死。

***************************************

第九輪結果(11/7-17/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雨中陽光《米飯—致:妻子》及靜謐《漂流》,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由於靜謐已獲贈三本好書,希望把機會給其他朋友,所以贈品將撥給下期。)

主編哲一短評:《米飯—致:妻子》

言簡情真,有可取之處。

小害短評:《漂流》

過小的玻璃鞋/眾人欣羨的大道,汪洋/死海,投影/繁星等等對比,以及由開首發展至結尾的赤足爬上樹梢,都是很有心思的佈局,也能引出「漂流」這一主題,上佳之作。

***************************************

第十輪結果(18/7-24/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陳培興《死亡的本質 — 向人生獻花或豪奪》及永輝《關於愛情的一二三》,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陳德錦博士短評:《死亡的本質 — 向人生獻花或豪奪》

能多角度思考死亡,尤其引用現代詩來做引子,使人感受更深。能多一些實例或故事點綴引申一下更好。

小害短評:《關於愛情的一二三》

輕鬆幽默,不禁莞爾,令人想起假牙的《我的青春小鳥》。

***************************************

第十一輪結果(25/7-31/7)

第十一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二輪結果(1/8-7/8)

第十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另外秀實新詩集《台北翅膀》已全數送出,只餘少量鍾偉民新版《四十四次日落》及陳德錦博士《易悟寫作法》,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三輪結果(8/8-14/8)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大氣層》及綺軒《寄居蟹/流亡之城》,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由於靜謐已獲贈三本好書,希望把機會給其他朋友,所以贈品將撥給下期。)

編輯角角短評:《大氣層》及《寄居蟹/流亡之城》

靜謐的《大氣層》文筆簡樸,以大氣層,虛無縹緲而存在之物,寫出與人或大自然一切事物的關係,因為無色無形、「稀薄」,故難以意識及言喻它的真實;然而,若欠缺了這份虛無反而使生命不能圓滿。

而綺軒的《寄居蟹/流亡之城》意象統一、連貫,比喻一直寄居和流浪,總是在半途裡,未曾抵達,亦無法逃出。故期盼的遠方/永恆,因身在「半途」尚遙遠不可及。

***************************************

第十四輪結果(15/8-21/8)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楊冰峰《安魂曲》,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主篇哲一短評:《安魂曲》

讀此詩之沉重,重重盡皆劫磨苦難,難以釋懷。

耳遮目盲,世相顛倒了,自然念念無明。

歷史,有時候挺殘酷的:千層塵埃之上,未必是天日;可見的,往往另有霧霾萬疊 ……

***************************************

第十五輪結果(22/8-28/8)

因之前網站問題,結果延至本星期公佈,獲選作品為星沉《夏日的逝詞》。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而活動亦重新開始,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編輯浩銘短評:《夏日的逝詞》

夏亡變得迷茫,令人覺得焦點落在其他三季,或許,這也是消逝的炎夏的另一種筆法。
悼夏之情的隱晦,令人在文字之中茫然。

***************************************

第十六輪結果(24/10-30/10)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綺軒《初夏情人》,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初夏情人》

溫馨的一首短詩,讓人感覺戀愛就要開始了。

***************************************

第十七輪結果(31/10-6/11)

第十七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八輪結果(7/11-13/11)

第十八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九輪結果(14/11-20/11)

第十九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輪結果(21/11-27/11)

第二十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一輪結果(27/11-4/12)

第二十一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二輪結果(5/12-11/12)

第二十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三輪結果(11/12-18/12)

第二十三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四輪結果(18/12-25/12)

第二十四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五輪結果(26/12-1/1)

第二十五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柳暗花明春事深

小害

冬意未減,氣溫仍徘徊在單雙位數之間,看阿民(鍾偉民)在臉書說小學時過冬:「冬季校服,是黃襯衣,沒領子的深褐色校褸,不厚。下身就同色的絨短褲,長襪子。那年頭,還有冬天;冬天,不比襪子短,遠比褲子要長;攝氏三幾度的日子,多的是。」甚為感觸,因為我從前也是穿絨短褲配長襪這種校服;但必須澄清,我不是和他同年代的人,這是本文開首的「重中之重」。

猶記得,短褲再加上一張永遠坐不暖的「冷板凳」確實是冬天至寶,甫坐下身體便不斷發抖,凳腳磨擦地磚的聲音不絕於耳;偶爾冬雨綿綿,一身厚衣如裹蒸糉的老師更會貼心地,為免室內潮濕,開著天花板的吊扇,涼一涼、疏一疏氣,令眾學生們上堂時額外爽神。我分不清楚這是那種關愛還是鍛鍊,但大冷天時體育老師仍願意穿短衫短褲上陣,和我們一起跑圈做體操,我誠然是感恩的。不過,最令我困惑就是小學生為什麼要穿短褲,但比我年長,應該比我強壯的中學大哥哥不論四季都是穿長褲的呢?這個疑問險些變成我每年冬季的夢魘、成長的悵惘,難道是傳言中未老先衰的徵兆?我終於禁不住開口問大人,大致答案都是:「是制度問題」、「他們比你年紀大」、「你到時便會知道」等等。今天,我會歸納這類答覆為「恆真句」(tautology),即涉及到哲學邏輯的答辯方式,原來小學時我已上了很重要的哲學課。

直到中學後的德育堂我才能完全釋懷--發育時期長出汗毛是會有礙觀瞻的,赫然醍醐灌頂;況且「知恥近乎勇」,勇氣這美德有諸內必形於外,穿長褲是勇氣表現,亦是由內涵過度到外表的重要歷程。三千世界皆表象,何不醉臥紅塵!但女生們卻剛好相反,甚至有「三違反」現象,包括:違反地心吸力,違反熱血動物恆溫定律,及違反校規。她們的裙裾總是天愈冷時便愈短,不是向下發展而是向上發展。女老師時常拿著間尺幫她們度長度,並且念念有辭:「要及膝、要及膝、要及膝」,絕對和「要洗手、要洗手、要洗手」有異曲同工之妙。或者,女性的耐寒能力比男性高,其實這方面我很早從我母親身上已發現到。

科技先進,現在洗澡是輕易而舉的事,擰開水龍頭,要熱水有熱水,要冷水有冷水;但以前泡一個熱水浴卻要勞師動眾。當煤氣爐、瓦斯爐未普遍時,一般低下家庭都愛用火水爐,因為燃料費較便宜,煮飯沸水都靠它,更遑論一個洗澡專用的熱水爐。燒一壺水要多少時間哩,要看天時地利人和;爐的火力有多大,天氣又有多冷,但半個小時是免不了,而且洗澡中途還要準備多一壺半壺後備水加熱。把熱水傾入浴盆,調溫後就要跟時間競賽,待太久只會慢慢受寒。洗澡完後還要清潔浴盆留給下位。所以「煲水沖涼」是一件大事,要全家人協調安排,而母親往往是殿後的一位,因為無論天氣如何,她都是用冷水的。

我幼時覺得母親是懂得魔法,明明沒有「煲水沖涼」,為什麼會有熱騰騰的蒸氣,從浴室門上百葉窗的罅隙透出,在邊緣結成水珠,或甚在陽台裊裊飄散,尤其天氣特別冷的時候。讀書真的有用,後來便知道這是以體溫蒸發的水氣。母親說她從小已經習慣,天寒地凍仍會在徙置區的公共浴室幫外婆洗衣服,順便洗澡,幾度的冷水潑到身上都咬緊牙關,不打一個顫,所以我們是身嬌肉貴、嬌生慣養。長大後,我都好想秉承這傳統,但二十度未跌穿我便宣告投降,每年只能撐一至兩季,結果落得一「孱仔」稱號,每每被母親揶揄。當兒女相繼出身,開始年邁,再加上我們多番規勸,母親才安心,切切實實開熱水爐洗熱水澡。故此,女生的耐寒能力真的不容置疑。

然而,並非「一竹篙打沉一船男人」,我認識一位錚錚鐵漢,是位五六十歲的醫生。他是跆拳道黑帶,朝早起床操練完後便會冷水洗澡,風雨不改。是因為練武麼?不,不是,反而是他的職業關係。有一次閒聊,他跟我嘮叨幾句,說道醫生是人並不是神,只能延長生命卻不能終止死亡,生老病死,誰也阻止不了;有很多病症他已傾盡全力,最後也返魂乏術,除了面對病人,還有一班憂心忡忡的家屬,失望、無助等負面情緒都會漸漸累積,身心疲憊之外,最怕是影響專業判斷。為了保持頭腦清醒冷靜,學有所成之後,他便培養冷水洗澡的習慣,將昨日的事情通通洗滌淨盡,一晃眼已幾十年。說得興起時,他還掄起「砂煲」那般大的拳頭,直教我汗顏。

事實上,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想法,每一代經歷都各有不同;是否上一代的東西我們必需全數承傳,這又未必,正如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改變,一定會發生;但再想深一層,假使一日還有地心吸力,水,繼續會向低流。因此,改變發生的同時仍會找到恆常,若沒有我們存在便發現不到一些事物的本質,沒有本質亦難免削弱存在的價值。教育局因為特殊天氣情況放了小學生一天「寒假」,我想又不是很壞的事情,起碼不用要以一個月閱讀三十多本刊物(包括雜誌)為目標那麼刻苦。而且,天文台隨時因恐懼而誤判,或壓力而愧疚,中途變卦,把「有雨夾雜小雪丸」變成「有雨夾雜真冰霜」,要求正在上班的家長到學校接回子女,屆時有什麼意外,就真是天怒人怨,添煩添亂。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金科玉律是否仍經得起時間考驗?每天都是起跑線,每天都叫苦連天,小朋友如是,大朋友又何嘗不是……看窗外煙雨細稠,快到立春的日子,之後是農曆新年幾天難得的假期,該好好休息,共聚天倫。這篇拙文草草算是二月的編者話,在此我謹代表《文學人.COM》編輯部,祝各位新春愉快,日子能過得輕輕鬆鬆!

文學即人學

浩銘

有網絡作家說,文學要有真善美。隨即被一些香港的「作家」群起而攻。

我看,「要有新善美」這話沒有說錯。而問題關鍵在於理解文學是甚麼。要理解文學本義,要先看藝術的本質是甚麼。

人類學的角度認為,藝術起初是為了貢獻給神看的一種東西。先別說神,用常理想想,如果你要送禮物給朋友,難道你會專挑些壞的、臭的、爛的送人嗎?不。你多半會弄得好看的才給別人。這是溯源問本的第一義。所以,開宗明義,藝術是給人看的,於是「美」是最重要的一環,也就是「藝術性」的一環。

藝術沒有「美」,就失去了藝術的本義。縱不能說隨地撒一泡尿就稱之為藝術。在後現代主義思潮下,有些人會說藝術品背後的哲學有種美態,這個說法最大的毛病,在於言人人殊,也在於藏污納垢、龍蛇混雜,美從來都有標準,但從來鮮有統一的標準,依我看宏觀來說,好看的就是美。

至於「真」,這個是文學作品必須的要素。或問小說無真。但小說故事的情感如果是偽的話,從來打動不了人心;情節邏輯無真的話,又不能令讀者體會其中意趣。「真」是媒介、是橋樑令人知道故事背後的訊息。紅樓夢人事可能有杜撰,但晴雯撕扇時的快感則人人可以體會。看的過癮,因為情真。寫得準確、痛快,那讀者就容易在作品之中找到共鳴、啟發,勾起反思。

說到「善」。有不少香港作家認為,作品寫「善」,就好像文革時期的那種文學作品一樣了,這顯然是見樹不見林的說法。文學、藝術中的「善」,並不是蒼白平面的善,是立體、令人深思的善;流在口號中的善有甚麼「善」意可言?講出來的道德有幾道德呢?還不及實踐的道德來得有意義,也不及現身做的善更有感染力。這善可以是善良,可以是對抗醜惡,表達這種善,也得要用些藝術手法,這就回到藝術要有「美」這一環。

說破了,這些是否只在文學範疇適用?勤修匪懈、待人以誠、與人為善,這三點,不也是做人應有的道德嗎?

文學,從來是人學。學的是做人,學的也是為人。

縱火

哲一

一樣的骨骼血肉,
一個無法燎亮的世界,對照時
一直在焚的,應該屬於
一種結了又解,解了
從不離結的佳構。
千秋與百載,一切
寫過的字燼反覆摭拾:
但願絕句猶可雋永,至理
一貫的灸手。

高溫的進路闡明了:
氧、熱能、燃料,可以互成體用;
點起的一幕真相,一形一念
可共可殊,生生世世
心物的辯答必然無極;
或者可以說,辭章
不曾斂埋焰光,一舉出世
亦未枉洗鍊。
於是傷及無容奇特的心眼,
於是漆黑捅出一灘慘白,失血
卻不得冷漠。

多少不等的門檻等待攀越,
縱火的人不會輕忘,描畫
太多的霧障,根本無助蔓延。
況且灸手,實在需要
一副願意知覺的肢體、
一行行可解的線索,隔世
不隔世,均以時日為憑
相互摩擦 ……

細說.新語--弄臣

小害

縱風光明媚,山明水秀,人,總有看厭,看膩的時候。

權臣深諳人性之偏好,故早已準備娛賓節目。下人收到指示,立即在荒郊搭建一個約丈高的舞台,設了桌椅,在台下圍一個偌大的繩圈。眼見權臣走到舞台中央,眾臣紛紛靠向圍外,當聚集得八八九九後,權臣便命侍從帶領一批人進入繩圈之內。

他們雌雄莫辨,身高若許,全皆穿寬袖素衣,長及膝,羅麻織成的鞋履;而臉勻戴上面具,雖顏色各異,但形神如一,驟眼看是看不出任何分野。他們雜亂無章站在舞台下方聽候差使。一好事朝臣,問權臣為何眾人不可以真臉目示人。權臣說,面具一來可擋瘴氣,二來各人身心孱弱,脾肺俱損,縱以明鏡觀照自己仍不可發現其身,故需佩帶面具以資識別。

說罷,執大楷狼毛筆朝案上的宣紙一揮,以一「騰」字昭示;各面具人迅速躍起,及再一「伏」字,各人又俯潛於地。不下數回,面具人皆依權臣所寫而做出相應動作;最快及最神似者可獲一小葫蘆掛在腰際,視作一種鼓勵。為此,有些人做出更諧趣、更異端的動作。

在繩圈外的眾臣,蠢蠢欲動,躍躍欲試;恰巧,被和太傅同行的幼主發現,他二話不說便走入人群裡,眾臣見太傅有一柄大斧旁身,不敢造次,讓出一條大路。幼主走上舞台,權臣擎筆予他。他仿傚權臣,連橫寫了數字。不動,面具人全都紋風不動,愣在一起;幼主再寫,直至宣紙耗盡,他們仍站於原位。

於是幼主憤然將毛筆拗斷,權臣隨即斥喝一聲:去。台下所有人一哄而散。

籤文

阿民

分手之前,挽手問卜於
菩薩:上籤,能好合,百年。
梧桐,又落葉了;歲月
搖下的籤文,淒涼,
而繽紛。
而燈蛾把永訣咀嚼成
燈花的永夜
——廟前,骨灰罈
盛一灣黑水,無渡,卻有船。
一船葉脈,如籤文
錯綜,又怎生判定離合,
吉凶?

吉凶無端,臨去,你遺我以
玉玦。玉成玦,可以絕人。
「心知其不返。」仍舊
用瘦成水燭的影子,編一雙
芒鞋,背道,踅到各自的
懸崖,隔水相望
——那玉玦的盡頭,下臨
深淵。

夢裡,簌簌一如搖籤的樹下,
含笑相遇,心事,卻如藏了
二十年的那一窗燄火;
那夜,你不來,硝煙不散,
壓卷的那一蓬薔薇
不開。

薔薇不開,這蛙噪的人間,
我也看膩。三十年前的雨季,
我就攢起燕尾裁下的
一巷子落花,為你,在終究
要來的冬夜,堆灰為爐,
煮融了雪,借滿壑的磷火
烹茶。

茶煙未起,同齡的鬼,
都來相邀。相邀欲何為?
問卜之前,無斷續,
無散聚,也無菩薩。一鬼
點燈,明言:不如同覓
四十年前一根青青髮,去垂釣
骨灰罈裡楔着,盛唐那一隻
月牙。

那蛀壞的月牙,噍過
隴西的青蓮,杜陵的布衣。
也嚼糊千年前,
我的叮嚀?你的綺語?
千年一寐,今夜
無風,才驚寤:我竟把
一隻豁掉的骨灰罈,把那豁口,
當成玉玦——而眾生
攘攘,在缺罈上蓋廟,
築城。

才驚悟:要呼召的舟楫,
那開向你的船,不過是
——罈中漂浮的竹篾。
歲月搖下的籤文
簌簌,無所謂休咎,無所謂
真幻;甚至,無所謂深淺。
黑水倒映的上上,
從來是標註下下的那一葉
靈籤。

31-12-2014

附識:一、「玉成玦,可以絕人。」借用《荀子·》〈大略〉:「聘人以珪,問士以壁,召人以瑗,絕人以玦,反絕以環。」二、「心知其不返。」原句,見清人蒲松齡《聊齋志異》〈小翠〉:「展巾,則結玉玦一枚,心知其不返,遂携婢俱歸。」三、水蠋,就是蒲草。

「真善美」永不過時

哲一

作者鄧小樺撰文《偽.真善美》,揚言「所謂文學必須承載真善美,是一種陳舊、傳統的文藝觀」,並聲稱「這是一個過時的框架。我聽『文學=真善美』這個定義,是在中學時聽的,我衷心希望人們可以超越中學水平去討論文學和藝術」,更加直指「真善美文學觀」,已經「落後五十幾年至二百幾年呀。這種落後有時令人難以忍受」。

究竟鄧氏以上立論有何意義?背後又引申了甚麼理論出來呢?我會嘗試利用語言分析哲學﹝又稱日常語言哲學,Ordinary language philosophy﹞,針對鄧氏的言論,作出非常基本的語理和概念分析,從而釐清鄧氏所破所立,到底何物。

鄧氏講到「文學必須承載真善美,是一種陳舊、傳統的文藝觀」。若然一如鄧氏所云,文學承載「真善美」是「陳舊、傳統的文藝觀」,那麼鄧氏所認同的「嶄新、前衛、時尚的文藝觀」﹝「陳舊、傳統」的反義詞,當然就是「嶄新、前衛、時尚」﹞,是怎麼一回事呢?當然就是文學不須﹝「必須」,反義詞應該是「不須」了﹞承載真善美的「文藝觀」了。

那這個時候,讀者就應該有一疑問:「文學不須承載真善美」這句話,到底有甚麼含意?答案非常明顯,當然是文學無關「真善美」,要把「真善美」這三個名詞與概念,摒出文學的門外了。

鑒於鄧氏認為文學承載「真善美」是「陳舊、傳統」,意即她根本不同意以上理論,所以我說她摒棄「真善美」的文學觀,就不存在武斷立論的邏輯謬誤了。這可到了非常關鍵的一步推論:到底把「真善美」摒棄後,鄧氏鼓吹的「嶄新、前衛、時尚的文藝觀」,是怎麼樣的文學觀呢?

要知道答案,我們就得首先理解「真善美」這三個詞的本質意義,還有他們的對立面,也就是「真善美」的反義概念,最後才能推出鄧氏的真正立場。

何謂「真」?何謂「善」?何謂「美」?「真」是指追求知識層面上的「真實性」,換句話說,就是所謂了解真實世界的生活狀況,進而追求真理,明辨是非黑白;「善」,就是指追求、實踐道德層面的價值觀,亦即從中得悉良知,進而做出適當的行為,以為理念的呈現;至於「美」,則是從認知與情感出發,進而追求所謂完美的層次。更重要是「真」、「善」和「美」三者會互相影響,互為體用,進一步將層次昇華,進入所謂的理想境界。

當然,不同的文學家、哲學家與美學家,對於「真善美」的次序演繹與效果推論,言人人殊。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無論如何詮釋,答案如何不一,他們一致認為「真善美」,都是追求理想境界的目標和準則。而單從文學觀而言,幾乎可以斷言,「真善美」應該是判別文學作品優劣的一項重要準則。

那麼,回到鄧氏所言,她所鼓吹嶄新、前衛、時尚的文藝觀,亦即「真善美」的反面,到底所謂何物?

純粹從字面上的反義,其實已經可以一窺全豹。「真」的反義詞是甚麼?「不真」,亦即是「偽」、「假」;「善」的反面,就是「惡」、「劣」;「美」呢?不用多說,就是「醜」了。

原來最後的推論,就是鄧氏主張非「陳舊、傳統的文藝觀」,竟然屬於「假」、「惡」、「醜」!這樣說來,鄧氏下文反對「和身邊文化接軌」的文學觀,就反映了她不但認為「假」、「惡」、「醜」應該當道,應該在多元價值下合理化,而且必要時可以完全無視市場,脫離民眾,罔顧了「文以載道」的理念。

好了,作為文學讀者,大家是否能夠想像得出,一旦文學脫離了「真善美」這個傳統,轉而投身所謂「假惡醜」的「時尚文藝觀」,到底是怎麼樣的狀況?沒有「真善美」,沒有了「文以載道」,大家又能否作出正確的理解,使用合理準則去判斷文學作品的好壞優劣?大家又能否從中學習、履行所謂的「道」,追求所謂的「理想境界」呢?不獨文學,如果人生欠缺了「真善美」,可以意想世界會變成怎樣嗎?

大家甚至可以進而思考一下:到底鄧氏言論是否「真」呢?她這個人所言所行,符不符合「善」呢?她的言行舉止,又能否稱得上「美」呢?。到最後無論認同鄧氏言論與否,要理解她所言的「文學觀」,是否也不能脫離「真善美」這三個準則呢?留待讀者自行推敲吧。

至於我的答案,簡單不過:「真善美」永不過時,是談論文學最佳的準則。

敘事

阿民

硯堂,是唯一可以流連的曠野了,
踢起來的宿墨,都成了夜色。
瘴翳的三月的淪陷地,記憶裡,
在硯眼上紮營的人,都成了沼澤。
而蛇,從黑幕出來,就白了,
爬過的淨土,都成了禁區;第一場
白色恐怖,始於某年,炎夏。
倀鬼總說:虎狼,吃旁人肚腸,裝睡
能保平安。第十場恐怖降臨,
死人和佯眠者,竟種出堅牢的默契。

驚蟄過後,淪陷地的小學,換了
一隻貓敲下課的鐘,那是老娼婦
用百合毒死的貓,戴紅臂章的老娼婦,
兼任校監,教學生向一切勃起的
東西,包括向化人場那吐出過
各種主席的煙囪,敬禮。選舉辯論,
反複在課堂演示:正方,是東窗的
紅太陽;反方,是西窗一樣紅的太陽。
狗尾草以偉大的名義,開成權杖。

撞玻璃牆的黃鸝,天天折脖。領導
來了,在一鏡藍天髹上赤色大字:
籠子,是飛鳥唯一的保障!
冒失和莽撞,竟見紅而止。漆味和德政,
隨瘴氣流傳。一整個春天,就一隻
啄木鳥,獨獨,誤啄了旗杆而受戮。
三月,霧迷,惡吏虛怯,把所有的
獨獨,判為槍聲。

人民會堂內的紅氍毹,會堂外人民的
裹屍布。足踝讓紅絨線勒住的人,
兩條腿,瘦成剪刀,一路閹割自己。
血的潤膩,在名為邊界的那一條虛線之外,
叫和諧。三月,紅,是唯一的花色。
紅了,橫行和倒行,一律暢行。夢裡,
脊樑縱然是一把劍,醒來,那氍毹,
忽已鋪到床邊!低頭吧,委曲成
一張鐮刀的人,卻不敢剗惡,被窩裡
蜷伏,幻想自己是一隻熄滅了的
月牙,臨時韜光。

三月,嫰葉遽黃。老人都是恐怖分子,
為拓寬墓道,翦除一切芒刺,或者
諷刺的復甦。沒堤防的破硯,
廣納八方流毒。左輪槍,要心臟包容
子彈。蚯蚓,紅泥上草書:學生
一入土,就安詳得全不像曾在一場
革命演習中縱火。春天,是霜刀和雪刃
壓境的前奏。魑魅的寒毛,着地
成冰川。最冷酷的惡,不繳械,繳人心。
空廢的走肉,早在白露之前就變瘀,
趕在秋分之前,就潰腐。

三月淫雨,貪官率庸吏趴硯池飲墨,
貪墨者,七嘴八舌齊黑。稻草一樣
受擺佈的人,不淪為飼料,只能以荊棘
自居。鬱金香不開成號角,必鬱結而亡。
善與惡的戰場,正與邪,在紅星
涼薄的葉緣交鋒。生人涎臉為厲鬼吹燈的
暗夜,沒一枝筆,比火炬的譴責
更明白。沒一把傘,能低擋沐猴的痰唾;
除非攏成矛,攻堅。

三月,遍地已寒蟬,蟾蜍徹夜的
國國,是唯一的回響。三月操場,肅殺
如墳場。蠍蠆和蛀蟲,在硯池產卵;
含卵者,驕矜。無恥者,禁絕無恥,
即變高尚。人性最扭曲的季節,豬刺青,
鴨長獠牙,為悵鬼喝道。長長的
一條黑路,滿是羊羔,滿是嚼斷
對方舌頭,以防漏出一聲咩咩的羊羔。

31-3-2015 初稿

燭照

阿民

黑暗中醒來,
無一物不暗。
突然,頭皮一熱,
火,點着了
夢中暴長的
頭髮。
僧,這才憬悟:
一根燭
能看到的,從來
不多於自己
能照亮的;而
所謂擁有,當月色
一湧而入,
他驚視一身
燭淚,竟那樣的
嶙峋。

7-2012

文學人周年賀辭

哲一

《文學人》行至滿歲,當然值得誌慶。

須知經營一部文學雜誌,按期博采文稿,報道文壇最新訊息,殊不容易。難得編輯部上下一心,不失信誓,堅持為本刊編纂精品,實在無量功德。在此謹向社長小害、編輯浩銘與角角致敬,亦務須拜謝鍾偉民先生、陳德錦教授、秀實先生,三位文學顧問不更風雨,一路襄助。

既肩負主編重職,應恪守文學正道,時刻毋忘大任托身。無奈塵俗每多跟隨,惟恐荒疏失慎,旁蒐中難免漏略,有愧本分。幸而遠近文友,定時賜稿支持,而且所寄鴻文多有妙筆,既可充實文庫,更為本刊潤澤一二,當為文壇樂見之美事。

跋涉文路,形如渡越迢遠關山。惟天下有志者,苦行之時,自有一定期許。來日前路縱見迷茫,但願文學同仁莫去初衷,接續砥礪策勉,同道不吝贈文指正。如此一來,敝刊幸甚,文壇也必幸甚。

農曆新年將屆,順祝各位身心康泰,健筆淵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