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會住在無人之境》 及外五首

秋雨

《她會住在無人之境》

我聽說
她長大後就會遠去
赤裸的站在沙漠裡
荒涼
璀璨的是天空
我聽說
她長大後就會遠去
跟著誰拉出的線
細長
似乎永無止境
她說她長大後
會住在無人之境

《都市》

偽裝的刺蝟
刺耳的聲音
我在聚會不敢說的
是孔雀不會跳舞
彩虹不會通往天堂
她說昨天在酒吧
遇見說天使沒有翅膀的傻子

《床邊》

我在床邊建起城牆
無比雄偉
又如此不堪一擊
我在枕邊放起音樂
以為就此安眠
卻在胡同外
徘徊的
是一陣冽骨的風

《那是屬於它的領域》

我觸碰過黑
嚐起來的味道
像一滴眼淚
翻起床單
濕了很大一塊
像蛋黃,渲染色燈光

《青盤》

四合院,縈繞歲月的煙
圈地畫牢,成規的方圓
守一場法事
神主牌拉出
一條細長的絲
繞雕龍梁木
繞滴水瓦頂
記住
牆外有刻著
通往深山的小路
那裡有一口大缸
藏了碧綠青盤

《空穴來風》

這時候
會有一隻鳥划空而下
並沒有
精神瞬間繃緊
曈穴放大
我看到一隻鳥划空而下
避開
而這時候
並沒有一隻鳥划空而下

贈好書活動(第二批好書)

編輯部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二篇入選作品:假言《落花的紫鳶尾》及《陰暗的顏色》

哲一短評:

一首《落花的紫鳶尾》,頗值注目。

「榕髯」、「羽化成翅」、「蝴蝶結」、「解開」、「榕葉」、「不落心扉」、「在風中纏成萬縷千絲」。縱觀全詩,篇幅不長,卻恰巧用上這些字眼,加上整體氣氛、內容與寫法配合,似乎是與詩人鍾偉民的名篇《相遇》和《蝴蝶結》呼應。

歲月總是多磨。或許,只等到風渡千峰、流水過盡,在一次回頭的驚詫裡,方明白鳶尾何以四季長紫,而榕髯,何以一生消瘦。

小害短評:

情詩佔了詩詞創作很大的部份,放眼古今皆如是,猶以浪漫主義時期為甚,而這兩首作品,或多或少,都滲雜了其色彩,盛一點唯美,載一點坦率,就似在一葉扁舟上把故事娓娓道來;然而,時移世易,縱使美得不可方物,美得像個圈套把人牢牢困囿,亦擺脫不了每個時代對愛情、對文字觀感鋒利的批判;「現代的愛情故事」究竟是什麼呢?是否曖曖昧昧,讓文字徘徊患得患失之間,才不啻於缺乏想像及發展的空間?

我們會另外發電郵聯絡作者有關贈書事項,謝謝!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一篇入選作品:綺軒《昨日》及《那個秋天》

小害短評:

兩首作品,我比較喜歡後者;秋天,暗有所指,不單單是一個季節,可以是一段經歷,可以是一個人,然而秋天總離不開秋心是愁的愁緒。所以,不知道你要走是詩的終局,但發展的過程有很多可能性,而這可能性由不同片段點點縷述,就如腦海中一個個回憶的畫面再一次回補,箇中有苦有樂;而以樂反襯苦,以輕鬆的句子、日常的瑣事帶出更深邃的苦味,一切回頭已太遲的時候才驚覺早為分離作出最好準備,這是作者給讀者的獨有感受。

猶喜歡兩組句子,「應早早愛上晚餐/變成胖胖兔子,離去時無法跳躍哀傷」及「將浴巾疊換鵝黃加淡藍/堅持純白日子一樣混濁」,說起來灑脫,但背後卻是沉重。

我們會另外發電郵聯絡作者有關贈書事項,謝謝!

******************************************
我們第一批的好書已全數送出,感謝各位支持,而另一批好書將會是全詩集,且更為豐富,包括鄭梓靈、陸婉慧《靈慧絮語》、迅清《迅清詩集》、陳德錦《秋橘》及秀實新作《與貓一樣孤寂》。部份作品市面難求,我們亦只有少量,有興趣的朋友希望能珍惜是次機會,踴躍來稿,活動在五月一號正式開始!

《昨日》及《那個秋天》

綺軒

《昨日》

你我的昨日是否一樣
經過一個圓圓的滴答鐘擺
經過虛無或印記,而
每個昨日都像江河
都像角落
都像光
像你

輕激的浪拍打鬆垮過往
微明盡頭,心事自收藏
天寒,念不滾燙
像過站列車,像你靜坐候車站
咖啡尼龍外套的深度
單一

經過三三兩兩,昨日
削薄的都是光
是車程
是你

《那個秋天》

一整年,北國遊蕩
應早早舉起信仰,預售
入夜後隨時崩跌的準線

應早早愛上晚餐
變成胖胖兔子,離去時無法跳躍哀傷

寫好一些信簽
每日抽空淚腺複習愛情難度

倒入滿滿柔軟扮炒生活,上菜
青綠蔥點綴豆腐白

將浴巾疊換鵝黃加淡藍
堅持純白日子一樣混濁

應栽植一畝丁香,飄落
像雪,像你離去時腳步隱匿

還應該做些什麼和不做一樣
一個年,問句懸掛日子上

那時
我不知道你要走

《落花的紫鳶尾》及《陰暗的顏色》

假言

《落花的紫鳶尾》

四月的尾巴拖著落幕的黃昏
群鳥已經準備飛往另一處天明
只賸下一蝶紫鳶尾,棲止在原野
萼片還末羽化成翅
榕樹靜靜在旁看著
這一朵小而脆弱的花
謎般的蝴蝶結,他想解開
又想保護。榕髯,禁不住垂下
輕撫著花瓣,怎知道
意亂的風沙捲了進來
但榕樹斜撐著沉重的過去
他只能像所有遺憾的開端
用華麗的語言說服自己:
只是遮風,只是掩雨
當她飛揚時,他會把笑容送去
賸下的留給自己
不會哀傷的,因為,葉眸
已經準備好明日的露水

今天,鳶尾冉冉成長了
在虹中撲翅,開成一季暖春的繁花
我知道,明天,再沒有留下的理由了
或許,弱枝曾想過抓緊著妳
但榕葉,從來只能輕輕飄過,不落心扉

是妳故意留下,還是無意遺留?
葉片竟沾上藏蜜的花粉
且讓故事留白, 只任花粉寄予的
在風裡纏成萬縷千絲,在風裡
散去;散去的,會是幽香
那麼微微的幽香
漫延到未知的遠處,我們將單獨
但不孤單地,到另一個感情的落腳處
生根,萌芽……

當有一天,榕樹長出霜白的蒼鬢
所有故事已化成夢中的幻境
妳我都會想起歲月的問題:「要是
回到昔日初春,又會如何選擇?」
我會,細想那朵老去的紫鳶尾
仍如綻放時絢艷;落花
流水的歌,又在耳邊徐徐響起,我心裡清楚
當初,仍然會對鳶尾微笑

《陰暗的顏色》

當臉背向太陽
影子的陰暗面會有多廣
我真的不知道

再明亮的愛
對於影子,只會造成傷口發炎
假若銀鈴能在無風的下午響起
好讓我知道
還有一個尚未腐爛的心房
妳說多好

曾經徘徊在妳的樓下
寒風是一把沉默的軟刀
拂到內心最瘦弱的地方
剩下暮鴉企及在樓頂啼鳴
彷彿不會飛,更準備躍下

木頭車般的日子不斷前進
不容許駐足思念
希望只是一再撕裂的傷口
疤痕燒成跌宕萬里的山脈
但我不再抱夜沉淪
始終站在陽光下,等待
朝陽與夕暮,恨與愛
擁抱共同的顏色

被窩里的蛇

秀实

凌晨二時我从浴室出来。我刚用过玉衡送给我的手工皂淋浴。手工皂材料是薰衣草混搭沉香,並且是粗粒子的。

睡房只点燃著一盞LED枱灯。床上的被褥卷曲摺叠。小方巾丶抱枕丶書与纸笔等杂物散布床上。香炉丝丝的白烟渗出沉香。長时期失眠的我,料今夜很快抵达梦乡。

休歇下来,脑里自然想到玉衡。想到那些亲暱的话说和行为。玉衡瘦而均称,像一株秋日的榆树,有细碎的叶子,卻也有幼小而绰约的枝干。我常笑说,漂泊如季候鳥的我,迟暮了,想歇下来。但枝桠如斯单薄,不辛苦妳吗!有一次玉衡带我到边城一爿小区。那里有间露天茶座。我们边喝咖啡边谈小说。马路外的海滩,水渐后退,终于露出了难看的泥泞。水底与水面,本来就是兩个世界。玉衡说。但我不明白所指。

亊情总有一个真相,只是我们能否等待。我躺著軟枕,右腿搭在被褥上。我想,玉衡当日这句话,是这个意思吧。有时,我们连几个小时都等待不了。在这样的述说里,时间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终究会出现什么真相。假设,你等不及真相的出现,则当日你会把海面视作你所有的认知。你会说出,碧海蓝天和天涯海角等等的词彙,而你始终距离真相遙远。于她而言,在水一方,你好比局外人。

而我终究看到真相。但我现时不能述说。因为,我左腳踝処开始感到有东西慢慢鉆进我被窩里。我猜测,那惟有是玉衡。以前她也曾试过鉆进我被窩。我听到她那肌膚与棉被磨擦声如细碎的落叶声。然后她爬到我胸口,並把右腳搭在我小腹上。我开始吻她。我們的吻是独一無二的。因为每次我们都会把对方吻伤。然后,在飘漾的沉香气味中,我们嗅到那轻微的血腥味。玉衡此时会说,来吧。

但移动的那东西,皮膚沒玉衡的柔滑。玉衡爱泡浴,常护膚。雖则年过三十五感觉卻如嬰儿。我轻轻吻在她皮膚时,一直沉默無语。玉衡卻总在这时说,用力吻,把我灵魂吸吮出来。我不回话。我觉得爱是一种行为,而非语言。但过程中若有语言,则会比诗歌更具有感染力。我在書斋工作时,对玉衡说过,我把妳这些话语纪录下来,便是一篇先锋诗歌了。玉衡笑不拢嘴。而后来她也写起诗来。

移动那东西逐渐接近我胸口,我感到紧張。难以想像打破了浪漫会回归到怎样的现实!不是玉衡,那夜里在床上爬进来的,总不会是一个丰膄美人吧!此刻,我感到翳悶,因为圧在我身上的确是丰腴的沉重。我瞥见窗帘外城市的夜空,光怪陆离。一颗星子熠熠閃耀。而整个城都黯淡下来。我想到在玉衡居住的城东村附近海边,也看过类似如斯閃烁的星子。那次四野無人,我们相拥著抵抗海风。

疑惑中我迅速翻身下床。在凌乱如波涛的床上右角,大蠎蛇一截的身躯出现在我眼前。斑纹极其美艳,不同层次的黑色里,混杂不规则的橙色块和蓝色块。我沒有慌乱。我想,这是不是玉衡的梦,我终于进入了她那神秘的领域了!

忽尔門鈴急声骤如雨。我把大門打开。玉衡一襲黑色连身裙上的橙蓝色块狀,出现在我眼前。我拉她进房。狹小的睡房內,大蟒蛇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市場之魚

陳德錦

再無後顧之憂了。
鯇魚,把頸部以下的身體
都割讓給魚販子,
用作雕刻的材料。
牠舉頭面對聽眾,
半開半闔的嘴巴
不斷演說陸上的見聞。

白鱔把長長的身體
弓成好看的弧形,
滑不溜秋,閃着詭異的光,
在魚販子手起刀落的瞬間,
扮演一條可怕的蛇。

自從虎皮蛙被喚作田雞,
擺脫了爬蟲的身世,
牠們就甘願在籠子裡等待,
等待那光榮的一刻,
千挑萬選被揪出來,按在砧板上,
並且幻想自己快將拍着翅膀,
飛到田野去。

現實

哲一

一個人容易躁妄,
於是水,最適合降溫。

刻意延緩一些時候,
重新窺視,一杯子拿起,
一輩子隔膜的世界
便開始倒流。

如是者,眶下滴瀝過的,
瓶嘴就補注多少,
直至漩渦回歸漣漪,漣漪
回歸靜止。

永恆不均源於永恆的博弈。
傾側的水平線上,的確
沒甚麼好嚮往。
層樓堆疊,倒映目前的都會
繁盛,煙花與夢魘,
泰半終於虛浮。

細味泡沫爆破以前,
不如杯中淹沒、滌清自己。
反正真妄可以顛倒,
一身淡漠,也沒甚麼不好。

陳年藥酒——悼外婆

陳子鍵

永遠記得有一隻手
在我被柴刀割破時
用力止住了淚水
我怕你告訴媽媽
寧可流下更多的血
那天的太陽比記憶更渾黃
你指頭的肉繭微暖
由荔枝園回家的路很漫長
特別是被牽著的時候

緩緩流著又二十餘年
你的掌紋早被我的血泊填滿
我又浸泡在你的年華
有時,是我痛了
然後,是你走累了
支流終會匯入那個源泉
時間似鐮刀

最愛把人割裂開去
但你是一樽陳年的藥酒

從來都擱在我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