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

哲一

興許,夢未完全碎掉。
千百場幻境相繼,只消一切默然正酣,
低眉頷首,避過本來的迴響。

無際無底,已是可以抖顫的理由。
原諒拳頭不長眼睛,涓滴不嫌杪小,
原諒誤植的情感至死沒有認知。
都會遇上一場結局,所在也昧沒荒老,
安然滌清,啞然地洗去。

不過是留念和積怨。舒一口氣
像淡淡一回天風,不再急疾如斯,
度過適宜惺忪來去的光景,度過待淹的水土,
或扎根而生,或散渙而終 ……

十四行兩首

陳德錦

#9

我變得像個可憐的懺悔者
跟隨你走上暗淡無光的樓閣
你拿出聖訓,讀來叫我嘆嗟
你的眼睛比文字更顯清澈
髮柔如絲,話語如酒如蜜
澆灌我與生俱來蕪穢的心田
但我耳如蠟封,走下同一道樓梯
走到陽光也追不及的界線
緊迫的空氣醇醪一樣使我鬆弛
街上的遊蕩者也洋溢滿足之情
如受聖訓,那麼我寧可忘記
你烏亮的髮絲使我如見神明
你是預言家,我早成無國之君
我以背棄贖得自由的身分

#10

那些年月我愛在庭台閒步
抓一把陽光揉成一個紙團
卻見你在對窗,似是低頭看書
你我相隔的距離不近也不遠
多年後那陽光的紙團已無法攤平
一切顯得陌生,桌上的文字
牆上的畫,窗外的風聲,雨聲
活在人群裡是為了換取親密關係?
我與你隔窗相對,你低頭閱讀
不可能走入你的世界,聽你閒話
學習你編織或家政的專注
當你抬頭時我閃身走入暗角
慶幸沒有呼叫,打擾你,還害怕
因我,叫你感到一絲存在的可惱

星晨花 第十三章

凌晨時份,漫天繁星躲在厚厚的雲層後。
秦天恩睜着惺忪睡眼躺在床上,半夢半醒間想着那些零碎的夢:童年時的快樂與不快樂,長大後的迷惘與失落,未來的不可知……
閉眼祈禱,浮現腦海的卻是那人——眼裏有揮之不去的憂鬱,習慣以吸煙紓緩情緒,臉上卻總掛着吊兒郎當的笑容。
在那氤氳的黃昏,她差點被漩渦拉進水底,掏出埋於深海的發黃照片,向他訴說段段塵封往事。他們會沉迷過去,忘了呼吸,忘了他們不能依靠回憶生存。

幸好,父親及時來電驚醒了她。
那夜藉詞離去後,她獨自看着房外丁香樹,想起只要找到五瓣丁香,就能實現願望,得到幸福的傳說。她多希望像兒時天真,相信傳說,相信丁香帶來的幸福,可以代替被偷走的運氣。
縱明知徒勞,她還是忍不住,在毛毛細雨中於丁香樹下走一圈,一如意料空手而回——她並不失望,只是雨絲挽着懊惱降臨身上,教她難以展顏。她決定好好睡一覺,希望美夢能烘乾渾身濕冷。

夢裏,他們不再孤身一人。
清朗的月光下,秦天恩踮起腳尖,細看樹上丁香花。葉翹楓倚樹曲膝坐在地上,指間夾着香煙,無奈看向她。「耗了一整晚,你可能什麼都得不到。」
「我知道。」拈起一串丁香花,香氣隨晚風散開。「無論如何,我嗅過花香。」溫柔地撫過花串,輕輕放下,便往另一棵樹下繼續尋覓。
葉翹楓寵溺地搖頭笑笑,欣賞她優雅地在樹間忙碌。天上星火閃耀,他的天使降落凡塵,為他在草地上漫步輕舞。
香煙燃盡時,他悄悄走到她身後。隨手從樹上摘下一朵丁香,看也不看便遞給秦天恩,在她耳邊低語:「如果傳說可信,我們怎會不幸福?」
秦天恩手心裏,正是她遍尋不獲的五瓣丁香。

夢醒後,窗外沒有明媚陽光,只有傾盆大雨,滴答滴答,沒完沒了。
走向窗邊,只見固執的雨水不住撲向沉默的玻璃窗,然後無力地滑落,在玻璃刻下道道淚痕。
兩扇窗後,各懷心事的兩人,不願傳說成真,教好夢落空。

雨仍在下。
秦天恩閱畢報紙便離開圖書館。剛從傘架取回雨傘,便看見葉翹楓壁球場上的對手張振軒朝她走來。他撐着傘,穿着運動短褲,肩上搭着毛巾,顯然剛做完運動。
走進簷下收起雨傘,張振軒笑問:「我約了葉大少下星期壁球比賽,但他還沒開始練習,不是輕視我這個對手吧?」
秦天恩無稜兩可地聳聳肩,正欲離去,張振軒卻打趣般道:「還是他輸不起,打算繼續躲在房間?」
秦天恩馬上回頭,皺眉問:「躲在房間?」
發現自己話太多了,張振軒含糊道:「沒什麼,只是每次經過他的房門,那煙味……」看見秦天恩神情越發冰冷,張振軒以笑掩飾尷尬:「我很期待與葉大少一決高下,我會……」
秦天恩沒在意急步走遠的人說了什麼結束對話,只是心不在焉地轉動雨傘,想起葉翹楓一星期前告訴她要回家一趟,接着只以短訊聯絡她,令她誤以為對方仍在家中。
校園已被雨幕籠罩,她舉傘邁步,祈求天父別要他們荊棘滿途。

「咯!咯!咯!」秦天恩站在葉翹楓房門外,手中雨傘無聲啜泣,淚水落到地面,化成不規則的澤國。好一陣子仍沒回應,秦天恩不徐不疾地再敲門。「咯!咯!咯!」
「誰?」聲音沙啞,態度明顯惡劣。
「開門便知道了。」
房間隱約傳來衣櫃開合的聲音;片刻,濃烈的煙味隨打開的門傳出。葉翹楓眼裏滿佈紅筋,嘴角叼着香煙,神情有點慌亂,忙問:「發生什麼事了?」
意有所指地盯着眼前人未完全扣上鈕扣的襯衣,帶着戲謔問道:「金屋藏嬌?」
「說什麼傻話呢?」不自覺放鬆下來,葉翹楓失笑搖頭,後退一步,讓房間一覽無遺;然後轉身開窗,把香煙摁熄在煙灰缸。
秦天恩把雨傘擱在門外,輕輕關上房門。
一陣沉默後,秦天恩道:「我以為你回家了。」
葉翹楓點頭,「早了回來,本打算過幾天找你。」伸手理理頭髮,勉強扯出笑容:「免得你被我這樣子嚇跑。」
秦天恩點頭,走近立於窗旁的葉翹楓,給他一杯黑咖啡,與他一起呆望窗外雨。

窗外雨聲淅瀝;房間寂靜,瀰漫咖啡香氣與煙味。
片刻,秦天恩瞅瞅盛滿煙蒂的煙灰缸,問:「如此頹唐,因為你的父親?」葉翹楓訝然看向她,秦天恩續道:「你父親最近是報上的風雲人物。」
葉翹楓無奈笑笑,順手點煙。「我這輩子都擺脫不了他!」
不期望得到回應,葉翹楓繼續吞雲吐霧,呼出一個又一個煙圈;像烏雲飄進,像雨點即將落下。
秦天恩輕輕吹散煙圈,幽幽說:「吸煙減輕不了煩惱。」
葉翹楓深吸一口煙,露出享受的表情。「你怎知道?」
秦天恩取過葉翹楓指間香煙,試探般叼在嘴裏,深深一吸,然後不住咳嗽。葉翹楓拍拍她的背,取回屬於他的香煙,笑道:「對你來說,的確不能帶走煩惱。」
秦天恩緩過氣,說:「我什麼辦法都沒有。」葉翹楓投以疑問眼神,她卻低頭迴避,盯着書桌上記錄星晨花與蝴蝶短暫約會的發黃照片。
「我的爸爸是出色的警察,也是照顧家庭的好丈夫、好父親。但他立了一個大功,惹了些麻煩。」抬眼看進他的眼睛,續道:「結果我們經常搬家,後來更要避走德國,在異國經營小書店為生。」瞄瞄發出橙色火光的香煙,燃燒,再化為灰燼,像那逝去的童年。「我不喜歡這樣,但什麼也做不到。」
葉翹楓皺眉,與秦天恩四目交投,猶豫半晌,終忍不住問道:「在德國長大,為何來這裏讀書?」
別過臉,拾起身旁的銀灰色打火機,察看表面的冰冷花紋;打開蓋子,幽藍的火焰閃爍不定。「可能跟你一樣,想擺脫父親?」
勾勾嘴角,靠攏秦天恩,讓她手上的火焰,燃燒他咬在嘴角的香煙,笑道:「可能為了我?」
看着愣了半晌的秦天恩,葉翹楓伸伸懶腰,喝掉漸冷的咖啡,看向外面滂沱大雨,「不知這雨下到什麼時候呢?」
秦天恩倚着書桌,悵然道:「天文台預告,這雨將連綿不斷。」
雨聲從此再無歇止。

術語

哲一

一、消化
看清楚勢頭了,便背對底線離地,聚眾集體
遺忘。該知道經典預測過的,如何趨向消亡。

二、尋底
在推諉動力受累的環節,就想到引擎,
尤其手腳不減驅策,誰主快慢與開關。

三、粉飾櫥窗
能透支在一身行頭的,一次過遮攔
疽瘡癰瘍。待宰的金魚缸裡,還得講究衣裝。

四、拆配合供
瓦解積累的財帛疆土;榨取、堆填、摻水;
攤薄本來的音信。打誑的週期動聽得很。

五、季度結算
不宜與大戶對賭。按時交割、違約也如期的
市場,更替卻未輪換的,才是算賬唯一對象。

六、見頂
負隅的人還要低頭默默攀登。歇歇,
秉燭審視巔峰的氛圍,一股陰陽怪氣。

七、套戥
追逐一片蜃樓海市抑或長生祿位,差價漸次
泯滅:坐擁不來的怪物、火化不去的怨念。

八、報復式反彈
從缺。聞聲的春江鴨沉浮江洋太久,不會
尋釁般拍起蹼趾,讓潛伏的海嘯,有了藉口。

現世行

小害

被人
挾在生活的夾縫
你說:你是俠
當碩果再無同義詞
僕僕的身影都是自我犧牲
你更像一隻羔羊
牢牢地代罪於木俎之上
蟲豸經過,蹩腳的蝨子
如是拐步上達青雲
四處百犬吠聲,闔上眼
攥不住一片黶翳
鎩一地黑羽
青天從你的心坎穿過
泥濘遽然搓成惡鬼
把有心的,置之刃下
少年頭已白了
一次又一次,舉杯酹酒
皓月亦沒盈沒缺
淋漓案上熟透的海芒果
冷眼無非是現世
對你的微笑

向海

幽永

#1 其一. 木伐
木伐
被麻繩束在
岸邊
等待維修的
時機
並向途人展示
它破舊的身驅

種種
曾傲游大海的
態度

#2 其二. 小舟
一艘被棄置
在岸邊的
小舟
近海
又無法駛向遠洋
被拒絕於
海中心外
令它帶著傷痕
和回憶
擱淺

#3 其三.海的思考
它正在考慮
應該何時潮退
或潮漲
應是深藍
或是黃至綠的
漸變
還是在仔細思考
你的名字
與它
是否無關

#4 其四. 回去
海的平面
一直延伸
遙望
無際
觸及每一個岸
從天墜落的霧
分離

浪伴隨
漸褪的
波紋
和變淡的泡沫
散去

你帶著
你的側影
向海
歸去

#5 其五. 大海的一節課
曾得到甚麼
曾捨棄甚麼

是大海教我
一旦愛上了
就要寬容

《紅香爐紀事》鍾偉民

「他竄進釘着一萬多隻甲蟲的標本箱,箱裡,鋼針電線杆一樣密植。藍玻璃的籠蓋下,死者坦然地垂注他……一隻紫扁胸天牛對他說:『偶像,不管什麼材料造的,影子覆蓋得夠廣大,就沒人會覺得自己活在它影子裡。小說的一個功用,不就是把影子的邊界描出來,讓人知道這一個黑暗國境的範圍嗎?過去你躲在妻子墓碑的陰影下,那太局促了,那一方哀傷之地,大小只擱得下一口棺材。鑽得進杳港這一隻標本箱,是你的因緣,眼界自是開闊,但也別妄想輕易能出去了。』說完,這隻天牛從針頭掉下來,打着陀螺轉,落了一片花瓣似的。」

小說寫一百年前的杳港,杳,就是遠得見不着的意思。寫作七年,人物千奇百怪,有不老不死的,有能穿牆能發光的,有兄弟連體但善惡判然的,在一座泥像蔭庇下,活得沸沸揚揚。舊時有寫癡人,寫強人,寫侫人或者淫惡之人的小說;這一部,多着墨詩人,順帶闡揚當地文風,算得上是議論小說的小說。當大夥吟風玩月,地面一個個黑窟窿乍現,窟窿吃人,然後吃房子,吃掉鬧哄哄一場大巡遊的痕迹……

鍾偉民詩集《一卷灰》

《一卷灰》前言
  七年寫一部《紅香爐紀事》,閒角兒多由詩人去演,寫完一拾掇原來詩也攢了一篋笥。有些話貼心,不捨得割捨,又不好楔入那一爐文字氤氳隨人生滅,能挑出個囫圇樣兒的,一闋闋按時序排好付梓,也算個補遺,是小說的餘燼。
  據說,爐上供一線心香,香灰打卷,所求之事必應,吉兆。這書,現成叫《一卷灰》好了。
  六年前初夏,揀出招眼的長短句配了黃澤雄先生畫作印了一冊《稻草人》,這趟沒把結過集的剔出來,圖有個七年一脈的全貌。湫隘囂塵之地,潲水上是長不出詩來的,儘管有人播種,佯裝看見花開。細想,也該是最後一卷了,不傷知音稀,都黑齊了,這本來就是偶蹄目開朗誦會的夜色。4-2018

《紅香爐紀事》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gStWDwAAQBAJ

《一卷灰》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K1aDwAAQBAJ

午后車廂

綺軒

喜歡坐火車的人,流浪的是心。天雨時候,車廂乘客稀落,有人陪伴無人干擾是舒適距離。

膽小的人,即使去的目的地很近也會想好路程,備好該有的行頭,而能隨時調整腳步或日程。

對號座位常是車廂空曠,忙碌都會人不在能運轉時離群索居。偶爾,好的時間讓人清醒,憂傷雨中午后,孤獨和情感坐上伴風雨而馳的車,隨速度消失。

對於一個人旅行,看陌生人.細微事.美麗之物和土地,相忘於塵世卻又呼吸於城鎮。也許洗滌於我,一個站有一個站的氣味和故事,過一個站像過一個坎。

車種,是執著的,喜歡慢慢到達。記站名景緻,遇見什麼人住這裡,這裡給人什麼,或許再回來只為一間古老的瓦屋,走一條相似的石路和心事,又或者完全陌生,陌生著為了下次相遇的熟悉。

憂鬱藍領,呼吸的人努力生活,貼近土地和傷的沉。日常時候、朝九晚五擠滿車廂為賺取一日生活,常在其間為擠爆的心事而悲傷。
偶而買一個遠遠的地方,疏離桎梏,買一個落雨午后稀釋日常。

喜歡火車旅行的人,也許各自存在故事。穿越聲音、穿越都市小鎮、穿越著自己,彷彿這樣走入的明天會遇見美麗路徑。

(午后車程. 天雨)

種子樹書

和子

一顆種子
從樹上掉下,跌落泥土裏
在黑暗與擠壓中找到
突破的方向
生命破土而出
喝著風雨陽光長大

一棵大樹
任伐木者砍倒
粉身碎骨化為白紙
印上人的悲歡智愚
成為書架上的長青樹
在人的共鳴和熱淚中永生

它本已死亡
卻獲得新生
它本無天分
卻是天才思想的居所
它本為木心
卻與靈性生命共呼吸

它本是草木之軀
卻藴藏最剔透的靈魂
它本是有限的厚度
卻承載最悠長的文化歷史
每一張紙都壓進樹木的機遇和命運
每一本書都是流淌的人類智慧與史詩

縮頭烏龜

鄭竣禧

小志背著龜殼般的背囊,垂頭彎腰地在球場上抽煙。每逢假日,他也背著一大堆日用品去圖書館。閉館後,他就坐在露天球場上喝酒。他並非無家可歸,而是不願面對常常罵他縮頭烏龜的老母。

終於,凌晨1時,老母大概睡了。小志搖晃虛浮不定的腳步踏出球場。初春來臨,但今夜竟比寒冬淒冷,小志「哈啾」一聲,慨嘆天氣反常,社會更反常﹗在球場對面的公園裡,一對情侶在長椅上擁吻。此情此景,令身穿大褸的小志頓感寂寥,不自覺憶起1年前,前女友在公園罵他的片段﹕

「失業兩個月,每天在公園喝得爛醉,似什麼樣啊﹖」小志的前女友激動得緊握拳頭。
「對不起,我會振作,明天起找工作……」小志連連彎腰。
「從前只顧跑新聞,跑得連我生日也忘記。現在被炒魷魚,又縮進龜殼避開我。你不用避啦,今後你不會再見到我﹗」她摑了小志一巴掌,然後轉身,拂袖而去。

穿過公園,小志緩緩下樓梯,踐踏片片落葉。在暈黃街燈下,一份報章迎面飄來,呸,是《太公報》﹗這份他連墊煲底也嫌邋遢的左報,竟是他的米飯班主。從前,他揭發前發展局局長程孟邦經營劏房﹔如今,小志日夜顛倒地在左報報館當井底之龜。4天前,他明知財政預算案的派糖措施減少1成至300億,惠及基層的更只佔35億﹔但起新聞標題時昧著良心,讚揚剛升任財政司司長的程孟邦「賣力建設公義香港」。

忽然,小志發現不遠處有兩隻老鼠發瘋似的跑到溝渠邊。他還以為老鼠在發情交配,走近點,他才驚覺牠們圍著一隻成體巴西龜跑。龜兒把頭和四肢縮進殼裡,一動不動。一隻老鼠踏在龜背上亂舞,另一隻則亂爪龜殼發洩。兩鼠眼神輕蔑、語帶譏諷﹕「哈,你這隻縮頭烏龜又跑步包尾,似足你的監躉老豆般廢柴。索性冬眠吧﹗」聽罷,小志怒火中燒,燃點從前上中學體育課時欠奉的鬥志,拾起一根枯枝,衝前驅逐老鼠。老鼠嚇跑後,小志彎腰拾起龜兒,急步回家。龜兒呢﹖牠依然縮在殼裡,不知是受驚過度,還是永遠長眠……

「仆街﹗」回家後,小志才記起老母回鄉了,他心想﹕「早知我整天呆在家吧。」他租住的劏房僅九十尺,只夠放一張彈簧壞掉的單人床。平日,小志席地而睡,忍受滲水地板,並忍受老母在床上哭訴不孝子沒本事買樓。放下背囊後,他拿膠盤去盛暖水,替龜兒洗澡。感恩,牠將頭伸出龜殼﹔小志抹一把汗、鬆一口氣。

小志倦怠躺在彈簧床上,扭開陳年收音機聽新聞﹕「任期不足半年的財政司司長程孟邦,疑耗費約200萬元公帑,裝修只入住4個月的官邸。程孟邦接受本台節目《政壇追擊》訪問時,稱傳媒太夜查詢,要待翌日答覆。本台於上周四向財政司司長辦公室查詢裝修金額,連日未獲回覆……」

頃刻,膠盤裡的龜兒瞇眼張口,彷彿想咬收音機般。同時,小志激動得站在床上,褪下沉重大褸,把收音機丟在地上──「啪啦」﹗然後,他怒罵屋主﹕「你加我租就似隻碩鼠牙擦擦,被問裝修官邸就左閃右避。你這個劏房司長才是縮頭烏龜﹗」

今夜,小志無眠,邊擁抱龜兒邊哈哈大笑,享受一股前所未有的痛快。

是這樣嗎

句芒

穿上迷幻的彩服
手托先進的歩槍
槍托銀光閃閃
我們的眼睛被它的光芒炫惑了
侵略者竭斯底地吶喊
兵士們!
射出每粒子彈吧!
不要理會他們
倒地死亡
或者痛苦流血
侵略者在狂笑
他們在掂量着身上的錢袋
驕傲地微笑掐算着:
今天它會添加了多少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