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我睡在我父母的房子裡

楊冰峰

昨夜我睡在我父母的房子裡,
我母親拖著比我印象中更大的影子,
像一塊岩石。
我記得父親的一切,年輕時的咆哮,
像風暴一樣收割過大地,
而今他露出潔白的牙齒,
問我的生活是否如前朝一樣辛酸。

昨夜我睡在我年輕時的房間裡,
燠熱的空氣充斥著尿酸味。
一隻蚊子在我的耳朵上鳴放,
我掌摑自己為了向蚊子證明,
瘋子有多可怕。
沉寂的夜裡我揮動雙臂,
努力抓住夜晚沉重的時間。

昨晚我在我父母的房子裡徹夜未眠,
母親抱怨父親的鼾聲掩蓋了蚊子的蜂鳴,
她眼睛看到牆上的一個個小黑點,
像一群狡黠的吸血鬼。
我裸露着身體,
悄無聲息地躺着,
像一具發熱發臭的屍體。

2019/4/8

未醒之城

綺軒

石路空淨
輕軌在路上成一種指南
空氣有橙花味道
進出酒館的人已歸,霓虹溫柔安睡
幕落,音聲慵懶靜瑟

在空無一人的街路寫信(給你)
寫寫,一個城市靈魂
樸素,甘心等待某個季候
在未知未醒的節分

恆常靜佇未醒之城
人群無聲能聽見你的律動
光未貫穿迷戀你的沈默
恆常聆聽輕擊的第一個幽深
驕傲耽溺隱退,以嚴實的牆
抵抗笙歌,堅定面貌展開繁複日常

(我喜歡)
數算,冷清模樣
愛著靜地以抵禦燥熱難耐的疏離
我是愛你的,在脆弱時
是孤獨的,當安靜
一個人
走在你未醒之路

抹黑

小害

偷去平凡的光
影子,歪歪斜斜
瘋長在默哀的邊城
入夜,不過是
太深的藍染
老是惦記住底下
被俘的時鐘
分、秒,各自後退一格
像走失的孩子
四出呼喊母親之名
始與終,終會
糾纏成最耀目的火把
拍打著蛾翼,每下
都重如判槌
不需照見前方,不需
被愛恨擦得
如此分明
有人,會在泥濘中嬉水
有人自會在墨跡中
留白

星晨花 第十五章

充滿死亡味道的醫院從不討人喜歡。
死氣沉沉的灰白牆壁,濃烈嗆鼻的消毒藥水氣味,聲聲入耳的病者呻吟,傳進心坎的家屬號哭……
然而,眼淚無用。逝者不會復生,未來的寂寞仍得獨自面對。哭泣,徒令人生難以避免的死亡變得難以接受。

剛到醫院實習一星期的年輕護士還未麻木,會因聲聲淒厲的哭喊而不忍,紅着眼睛安慰家屬,說一句無甚作用的「死者已矣,請節哀」。
心情沉重地走進洗手間平復情緒,卻聽到廁格傳出陣陣低泣。聲音不響,卻帶着深切的徬徨無助,還有明顯的悲傷抑壓。是誰躲起來哭,也不能盡情發洩?
輕輕敲門,問:「我是實習護士白姑娘。需要幫忙嗎?」沒有回答,但那細碎的哭聲壓得更低。
數分鐘後,緊閉的門開啟。一個蒼白的年輕女子腳步踉蹌走向洗手盤,雙手扶着盤沿,看進鏡內的眼睛哭得紅腫,雪白的衣衫染上斑斑血跡。
「需要幫忙嗎?」護士想拍拍她的肩,但伸出的手卻不敢碰她。
呆望鏡子片刻,年輕女子搖頭,然後低頭用冷水洗臉。她洗得很慢很仔細,彷彿要洗掉這張臉,又像要把自己淹死。抬頭再次看進鏡子,鏡裏的人已回復冷淡——戴上冷靜自若的面具,絕不輕易在人前流露脆弱。

葉崇天和妻子李若雅剛踏進醫院,就被大批記者包圍,鎂光燈向他們閃個不停。
「葉先生,你是否因個人或業務上得罪了勢力人士,才令令郎受傷?」
「令郎這次受傷與他在學校的男女關係有關係嗎?」
「葉先生將會有什麼行動?會否懸紅緝兇?」
「你認為這次案件與二十年前在柬埔寨的命案有沒有關係?」
面對記者此起彼落的提問,葉崇天全以「謝謝關心」回應,緊握妻子的手艱難前行,走向那總為他惹麻煩的人的病房。

病房外,一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站在陸澄熙身旁,甫看見葉崇天,立即上前與他握手道:「葉先生,葉太太,我是負責令郎案件的高級督察張德傑。警方很重視這次槍擊案,所以請你放心,我們會儘快把兇手繩之於法。」
「我相信你們的能力,但現在我們先見見醫生。」嘴裏客氣,但眼裏藏着毫不掩飾的不耐煩;不待對方回應,便轉身推門。陸澄熙緊隨其後,忙着接電話的張德傑亦跟隨入內。
葉崇天與李若雅走向病床,看見兒子戴着氧氣罩,昏迷不醒。主診醫生走到他們身邊,緩緩道:「令郎的情況並不樂觀。子彈從背部射入,留在左肺上葉。雖然我們已為他取出彈殼,但他的肺部受到嚴重傷害,加上失血過多……」看見葉崇天越發難看的臉色,醫生歎了一口氣,續道:「現在我們只能等他度過危險期。」
坐在病床側的李若雅聽完醫生分析,輕撫兒子的臉龐,問:「他何時才算脫離危險期?」
「三天。只要他熬過這三天,性命便算保住了。」
「他康復後會否有後遺症?」幹練的女人思緒有條不紊,但輕蹙的眉頭洩露了內心的擔憂。
「葉先生肺部的功能,最多餘下七成。所以他容易咳嗽、氣喘、患上氣管病,不能做劇烈運動,特別要避免抽煙。」
葉崇天靠着牆,眼角瞄瞄葉翹楓:「即是說,他變了病君?」
醫生搖頭,「不至於。但體能一定比不上從前。」猶豫片刻,指向房間一角,道:「也許,你們該勸勸令郎的朋友接受檢查。」
葉崇天朝他所指方向望去,一名年輕女子頭髮微濕,衣服染上血跡;應該狼狽,卻神態自若,安靜端坐角落,散發置身事外的冷漠。

「天恩?」陸澄煦驚訝叫道。
「我說過,叫我秦天恩。」沒費心抬眼,秦天恩紋風不動,依舊盯着地板。
陸澄煦愣住,回神後才尷尬道:「我記住了。請問發生什麼事?」
「警察已取口供,我知道的全說了。你有疑問可以問他們。」抬頭問守在門口,剛掛電話的警察:「德傑叔,你何時才讓我走?」
張德傑正要說話,葉崇天已冷冷道:「秦小姐,你這樣出去,恐怕會成為傳媒焦點。」
張德傑點頭附和。「我們剛接獲線報,黑幫元老快不行了,惟一心願是為兒子報仇。」看向秦天恩,道:「天恩,他們的目標是你。」
秦天恩輕輕歎氣,彷彿不感意外。望向葉崇天和父親舊友張德傑,淡淡笑道:「已經無所謂了。」
陸澄煦看見這雲淡風輕,卻流露脆弱的笑容,但覺似曾相識;又讓他想起葉翹楓的香煙,被火光折磨後化作不羈白煙,只能悄悄訴說疲憊與迷惘。

在一片靜默中,秦天恩準備離去,葉崇天制止道:「當年一腔熱血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刑偵幹探,抓了龍頭大哥的兒子,僥倖避過多次報復,得以在德國養尊處優,多不容易!」走向秦天恩,對她戒備的目光視若無睹。「只要你捨得打破令尊得來不易的平靜生活,我不阻攔你。」
秦天恩遙遙看向葉翹楓,片刻,終於不再執於離開,低頭問:「他知道嗎?」
「這不重要。」葉崇天走向病床,輕拍妻子肩膀,語氣平淡道:「你希望他知道,他就知道;否則,他永遠不知道。」
秦天恩眼眶紅了,半垂長髮遮蓋不了蒼白的臉,微顫的手捧着半滿水杯,杯裏的風波如腦海雜亂思緒,不肯停止。
一直沉默的李若雅見狀,溫柔道:「這是翹楓的選擇,你不用自責。」抬眼看向葉崇天,幽幽說:「這無止境的等待,我們要怎麼熬?」

雨聲未歇,與醫療儀器和唱一闋闋單調歌目,令等待更漫長。

之城

一躍
墜身
而下
河說著:
沿著哪條河航行
就唱那河流的歌
淺灘的綠苔
鑽著河回的音
清澈不見底
人總是善忘的
只有你 答:會抱著記憶
墮盪入那無法傷害你我的冷溫

心想:事成
隱起臂上
濕濡的觸感
流水的雙軌道
車輪滾下了耳朵
鎮壓住河的唇邊
蠢蠢欲動
讀著:
數隻字
被你的冒號打斷
思緒被攔去了
流動的數秒
哀求著:

留下我 懸崖邊的懸念

下潛
是吞吐著泡沫
讓它們伸出水面
零星地凋落是我的極烈吶喊
探入河深
喊著:救我
喊著
冒號
救我

山楂樹之戀

穆敐

遠處的灰白
是深擁風雨的山嵐

他在漫草中逆向
只為與曜日闌珊下
索眉茫然的她輕語

她窗沿下述繪樹色
他門廳旁探頭凝望

雨幕中
農人爭相散落
看著她的背影
在雰雰霧幕下漸朦

泥濘中河岸邊
涼亭旁平船上
校舍前家屋下
甜笑的蹤影
印附於足跡

每每離首
笑靨卻總是微掛

倒影中
揮手道別
微笑中,卻有淚

是最後一眼
他在她目中
健康的小麥色

不想眼眸汪淵深邃
卻再也看不見紛呈

在沉日下
模糊的視線讓人卻步
她的紅裳純真
也挽不了他的疾厄

歿

黑白相片上不了色
卻緊鎖至深情緣

翌年六月花開
山楂樹不再結出緋紅樹果
卻只剩滿幕孤白

人不在
月夜辰夕
獨留誰追憶

花落了
悠悠四季
也才紅一回

十四行:詩人們

耘乙

《雪萊將會海葬的地點》

後來,拜倫等友好,悲傷圍攏過來
給覆舟的遺體,塗抹乳香
以希臘的古禮來行火祭。灑把鹽,那火就旺了
之前,我輕拂書上的微塵
開始默讀,渲染的文字從《十四行:無題》
細算起來,《斷章》不斷
卻神蘊驚聞《阿多涅斯》,為悼念濟慈
眾心已抵達一場預言
造船時忍不住告知:雪萊將會海葬的地點
這時人間,傳來好幾聲,水鳥的鳴囀
迴響著滴答,滴答,滴答
樹木暫停下了年輪,正讓時光倒流
在一八二二年七月八日
從斯貝齊亞海灣回家途中

《但丁的人神共識一籖各表》

在佛羅倫薩的河邊遊過,一對中國鴛鴦
我邊嚐薄餅,邊邀你通觀《登幽州臺歌》
餐罷,送來籖語餅
在廊橋上,你我看談三界
天國,背後流傳,思戀祗一個貝雅特麗斯
煉獄,哪遺留的夢魘,淪落到處貨幣戰爭
人間,隨時,轉化為一門宿命的藝術
你突然問我,可知文藝復興的馬賽克
我知你正在開拓,現代的意大利語
再也不拘泥,一度於感測籖語
而在乎解讀:你,但丁的人神共識一籖各表
剛想轉回話題;你又為我添斟,半盃紅酒
看罷三幕歌劇《圖蘭朶》,行到另一場晩雪
但丁給野花,繞上圍巾一圈

《泰戈爾問我借簑衣》

我並不怎抱怨過黑夜
因為一趟靈感,撇在蒼凉的神殿外
當時我,正在修讀《吉檀迦利》(獻詩)
你滿頭銀髮,帶來加爾各答的新月
與我同登高臺,你說飛鳥
我轉而古稱,鳯凰
一九二四年的回憶,就留在《中國的談話》
遠從東方的航曲,你讚揚:
古老的神州和年輕的俄羅斯
經過敦煌,你認出飛天舞,有點眼熟
托缽二鍋頭,飲著,你嗟故鄉多假酒
而我想你把恆河沙,來換我的長江霧
於是,泰戈爾問我借簑衣,說明:
倒不如先行渡江,慢慢來,看個水源究竟

《翻閱李白的推文》

早上,翻閱李白的推文
輕噓舊胎輪,二手老車豈能熬到長安
若然輕騎出蜀,馬糞沿途,太不環保
不過一到達金市東時,則風氣盛行
高適、杜甫等一大幫,銀鞍白馬,爭相纒頭
不也可保五陵少年的顏值
於胡姬酒吧,泡泡洋妞、喝喝洋酒
十五二十,炒高詩價
酒令中途,還數度凍飲,王老吉凉茶
降降温,太刺激了
一旦崩盤!唯有徒步遠走夜郎
讀到這裹,我隨手關機
跨境而往邊陲碎葉城
會面李白幼時,操著藩語,向我竪起中指

《有一個漂泊的公眾號》

我有一個漂泊的公眾號
每次打開,一陣陣的電子菸味
以及一卷卷贈閱的佛經
收過,一撮冒雪寄來的剪報
我也是一個九十後詩人
冷捧六朝怪談,零寫禪詩
倒接嘻哈(音樂),轉譯十四行詩
曾在網上束髻七日,叩讀漫畫《道德經》
隨便更換,自己飛翔的郵箱
一次,蹲坐在二零四六的編號下
比雁群更懂養生,許是翅膀太凝重吧
雖然我食在鴨脷洲,來串魚肉燒賣
區區一抹秋意,凉風裏
偶然泛起了,銅鑼灣到鰂魚涌的鄉愁

2019-3-3。硅谷

橋咀

幽永

怎麼
去過又去過的地方
不生厭
走一條連島的海路
是潮汐的時候
我們選擇的路

初時
是乾涸熾熱的沙
我們忍受刺痛前往
踏尖石而行

後來踩進海水
浸透雙腳
暫緩痛楚
受苦是必需品

走得最辛苦的
大概就只有今天
直至
上了岸
海水被曬乾
在腳上
成一片鹽田

十四行兩首

陳德錦

#9

我變得像個可憐的懺悔者
跟隨你走上暗淡無光的樓閣
你拿出聖訓,讀來叫我嘆嗟
你的眼睛比文字更顯清澈
髮柔如絲,話語如酒如蜜
澆灌我與生俱來蕪穢的心田
但我耳如蠟封,走下同一道樓梯
走到陽光也追不及的界線
緊迫的空氣醇醪一樣使我鬆弛
街上的遊蕩者也洋溢滿足之情
如受聖訓,那麼我寧可忘記
你烏亮的髮絲使我如見神明
你是預言家,我早成無國之君
我以背棄贖得自由的身分

#10

那些年月我愛在庭台閒步
抓一把陽光揉成一個紙團
卻見你在對窗,似是低頭看書
你我相隔的距離不近也不遠
多年後那陽光的紙團已無法攤平
一切顯得陌生,桌上的文字
牆上的畫,窗外的風聲,雨聲
活在人群裡是為了換取親密關係?
我與你隔窗相對,你低頭閱讀
不可能走入你的世界,聽你閒話
學習你編織或家政的專注
當你抬頭時我閃身走入暗角
慶幸沒有呼叫,打擾你,還害怕
因我,叫你感到一絲存在的可惱

鍾偉民詩集《一卷灰》

《一卷灰》前言
  七年寫一部《紅香爐紀事》,閒角兒多由詩人去演,寫完一拾掇原來詩也攢了一篋笥。有些話貼心,不捨得割捨,又不好楔入那一爐文字氤氳隨人生滅,能挑出個囫圇樣兒的,一闋闋按時序排好付梓,也算個補遺,是小說的餘燼。
  據說,爐上供一線心香,香灰打卷,所求之事必應,吉兆。這書,現成叫《一卷灰》好了。
  六年前初夏,揀出招眼的長短句配了黃澤雄先生畫作印了一冊《稻草人》,這趟沒把結過集的剔出來,圖有個七年一脈的全貌。湫隘囂塵之地,潲水上是長不出詩來的,儘管有人播種,佯裝看見花開。細想,也該是最後一卷了,不傷知音稀,都黑齊了,這本來就是偶蹄目開朗誦會的夜色。4-2018

《紅香爐紀事》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gStWDwAAQBAJ

《一卷灰》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K1aDwAAQBAJ

《紅香爐紀事》鍾偉民

「他竄進釘着一萬多隻甲蟲的標本箱,箱裡,鋼針電線杆一樣密植。藍玻璃的籠蓋下,死者坦然地垂注他……一隻紫扁胸天牛對他說:『偶像,不管什麼材料造的,影子覆蓋得夠廣大,就沒人會覺得自己活在它影子裡。小說的一個功用,不就是把影子的邊界描出來,讓人知道這一個黑暗國境的範圍嗎?過去你躲在妻子墓碑的陰影下,那太局促了,那一方哀傷之地,大小只擱得下一口棺材。鑽得進杳港這一隻標本箱,是你的因緣,眼界自是開闊,但也別妄想輕易能出去了。』說完,這隻天牛從針頭掉下來,打着陀螺轉,落了一片花瓣似的。」

小說寫一百年前的杳港,杳,就是遠得見不着的意思。寫作七年,人物千奇百怪,有不老不死的,有能穿牆能發光的,有兄弟連體但善惡判然的,在一座泥像蔭庇下,活得沸沸揚揚。舊時有寫癡人,寫強人,寫侫人或者淫惡之人的小說;這一部,多着墨詩人,順帶闡揚當地文風,算得上是議論小說的小說。當大夥吟風玩月,地面一個個黑窟窿乍現,窟窿吃人,然後吃房子,吃掉鬧哄哄一場大巡遊的痕迹……

怀念队友

雨中陽光

—Hi, 享利

“好久没有联络,
再联络,
已经没办法
再联络。”

#
你的浮影,
现在,
像冬天的雨霧,
積鬱而不下雨,
湿湿冷冷,
吹之不散。

打开脸书,
朋友们祝你,
生日快樂!
继续享受足球:
「在另一个世界。」

才知道,
折断,静得没声。#

#
你临走時想了什么?
有我们一起踢球的時光嗎?
像我現在?

我记得你每一次直线传中
刚巧到达我施射的位置,
而作为守门员,
你奋不顧身地扑救了,
每一次的危险。

当時对你的勇敢,
只懂惊讶。
队友间很多磨擦,
你都能,笑笑如海。

想來,
当時,你对身体,
已经有了,
清晰的领悟。

直线球已传给了,
读完大学的儿子了吧!
可惜,
这次却扑救不了……#

#
队長,
冬天的天空,
一片灰白,
它,静得没声。#

雨中陽光
2019.01.15

還可以再漫步嗎

幽永

可以再漫步嗎?

可否成為路上的燈
照著走路的行人
提醒每一個腳步

可否在你我變成
靜謐的松林前
讓果實盛開一次?

可否在風暴殃及之時
漫談至危命的海旁?

我們
還可以再漫步嗎?

句芒

我在水面的上空盤旋
時而把雙翅停頓滑翔
時而拍動雙翅捬衝
雙爪貼在水面時
濺起點點的浪花
瞬間又凌空飈升
我並非在玩耍
而是為了生活

甚麼時候

杏月

甚麼時候
我寫我的見解
要討你的尊寵

甚麼時候
我寫我的意見
要怕你的厭惡

甚麼時候
我不說鬼話
還要求你賣帳

甚麼時候
非黑即白
只有兩個單聲道

甚麼時候
天文台才有唯一的真相

十二行書

幽永

像似低頭行書
僅用餘下筆觸
最漫妙的旅程用一拙來形容
一切 是無預設的編排 故此
相愛是無他的選擇 也無差
在沐浴的過程將之參差地溶化

在無人的一隅 痛覺會彌留
留下來的會是一段關係 
守不住 – 回憶滿碎地記載
離開沒有理由 留下才需要
將你我 放置於羽化之時
遐邇之間 就能重新地存在

抹茶蛋糕食譜

丁智逸

歡迎收看「丁太烹飪」
今天為大家示範的甜品
乃是
千層抹茶蛋糕
首先
從雪櫃中取出千個僵硬的麵團
用針眼
剔除當中的芝麻和綠豆
使潔白的麵團
看起來更光潔

完成後
再用放大鏡檢查一次
如果有一些發酵過久的麵團
漲得比其他的不一樣
可用叉子
猛力地
將外皮刺穿
若搶救無效
可將它掉進垃圾桶
剩下的
再用兩枝麵棍一一夾起
打成九十度直角

接著
便要準備餡料
切記
我們用的是純正的抹茶粉
那些草原的純牛奶
熱情的干邑
真誠的柚子醬
久勝的枝豆
禍島的柿乾
黑船的雲呢拿香油
請你拿走!
因為它們
只會令口感不純正

最後
為利刀擦上紅豆
修飾凸出的邊緣
直至餅身
成為一個完整無缺的四方型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