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消亡

小害

<錯過>

這是
雲的狀態
別要說
能繞過生死
落幕時,會更加
清晰;像我們
擦身而過的
距離

<別後>

若最初能連理
便不會枯萎
掉落是命運,爬起
就如等價交換
我將失去輪廓,你再
也認不出
在寒風中揮手
惟恐是另一次
搖搖欲墜

<冬夗>

把冬天深藏的
從不是陰冷的天氣
而是一個人
意外丢失
倆相的體溫

<回去>

眼鏡片上的霧氣
近在咫尺
卻又模糊不清
你用了一塊編造回憶
留下一塊
給我解答過去

<餘燼>


在記與不記起之間
擺渡忘與相忘
永遠活蹦亂跳
永遠持續地缺水
揚起沒有下落的餘燼
如煙冉冉

午后車廂

綺軒

喜歡坐火車的人,流浪的是心。天雨時候,車廂乘客稀落,有人陪伴無人干擾是舒適距離。

膽小的人,即使去的目的地很近也會想好路程,備好該有的行頭,而能隨時調整腳步或日程。

對號座位常是車廂空曠,忙碌都會人不在能運轉時離群索居。偶爾,好的時間讓人清醒,憂傷雨中午后,孤獨和情感坐上伴風雨而馳的車,隨速度消失。

對於一個人旅行,看陌生人.細微事.美麗之物和土地,相忘於塵世卻又呼吸於城鎮。也許洗滌於我,一個站有一個站的氣味和故事,過一個站像過一個坎。

車種,是執著的,喜歡慢慢到達。記站名景緻,遇見什麼人住這裡,這裡給人什麼,或許再回來只為一間古老的瓦屋,走一條相似的石路和心事,又或者完全陌生,陌生著為了下次相遇的熟悉。

憂鬱藍領,呼吸的人努力生活,貼近土地和傷的沉。日常時候、朝九晚五擠滿車廂為賺取一日生活,常在其間為擠爆的心事而悲傷。
偶而買一個遠遠的地方,疏離桎梏,買一個落雨午后稀釋日常。

喜歡火車旅行的人,也許各自存在故事。穿越聲音、穿越都市小鎮、穿越著自己,彷彿這樣走入的明天會遇見美麗路徑。

(午后車程. 天雨)

字根

哲一

一、苦
深藏的故事就由它作古。頭上
草更青青,下一個跺蹬上前,形同俯首領命。

二、盲
摘下天賜的冠冕再撇開心性。忙得總是善忘,
總是慧眼旁落,不埋不怨,都看個明白。

三、枯
擅開一張血口,便一把利劍當頭。旁觀,
就以為常綠;一個人,貫穿就無所忌憚。

四、迷
趁著糧足步健,不認命的行者苦途中
北顧南返;沒不堪承受的,也沒有好東西。

五、黯
守住心底的光明,立地招架幽暗。現實
晝短夜長,卻幻想知音,如聖者將必重臨。

六、老
鍾愛大半生的鄉土就算已斷裂無幾,
匕首短鈍無光,容不得蠻夷抽刀。

七、失
頂盡一股牛勁向前,會走遍角落,走出蒼茫。
雙臂懷抱空空,斧鉞從後,靜待收穫而動。

八、崩
臆測擎舉到尾的眾生如斯厚重不移;
還他雙腿,縱來日蔥蘢,從今揚長不回。

星晨花 第十二章

摩天商業大厦內,西裝筆挺的葉崇天背向書桌,君臨天下般望着落地玻璃外的繁華鬧市。當年與好友於泥濘打滾,笑着立誓要出人頭地,一起進出華街陋巷,遊走於光明與黑暗,不曾言倦。但——看向玻璃倒影,兩鬢漸見斑白,與他對視的雙眼沉着冷靜,昔日的憤怒與傲氣,反倒全被葉翹楓繼承了。

無仇不成父子。
葉翹楓從小不親近父母,像刻意與他們保持距離;惹上麻煩,也只會強裝成熟,就算把自己賠進去也不會求助,笨得無以復加!

葉崇天還記得那年聖誕,衣衫單薄的葉翹楓賭氣般走進漫天大雪,以為年輕就是揮霍的本錢。身為父親的他只能默默歎氣:身處弱肉強食的世界,虎毒雖不吃兒,卻不能為保護兒子奮不顧身。
「你這一着,不怎麼高明。」聲音低沉緩慢,冷靜如蟄伏的黑豹。
「太抬舉我了吧?」方國鴻無害的笑容,如為捕獲獵物的偽裝。「你兒子的賬,怎能算到我頭上?」
葉崇天冷笑一聲,不置可否。於大清早被電話吵醒後,匆忙從遷入不久的新居趕到寧月山,剛巧看見方曉敏一臉得意地離開。屋內,臉色蒼白的葉翹楓朝他點點頭,便再次陷進沙發,瞟向比他更早到來的方國鴻。
「我上星期表示要仔細考慮我們的合作關係,今天便出現這鬧劇,你不能怪我多想。」葉崇天走向酒櫃,慢條斯理取出一瓶白蘭地。
「我們一向合作良好,還要考慮什麼?」方國鴻一直保持微笑,「而且,我們雙劍合璧,商場、政界,誰能與我們匹敵?」
白蘭地緩緩淌進玻璃杯,把酒杯遞給方國鴻,漫不經心道:「但你打算毀了我兒子?」
方國鴻接過酒杯,嗅嗅美酒後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大家都是喝敬酒的聰明人,哪會笨得去討罰酒?」舉杯等待,向葉崇天發出邀請。
片刻後,玻璃相碰,敲出偽裝和妥協鐘聲;順昌逆亡,自古皆然。只有初生之犢,才會不顧後果,栽進廝殺。

電話鈴聲喚回心神恍惚的葉崇天,話筒傳來秘書公式化的聲音:「葉先生,沒有預約的……」
「不可以省時點嗎?」葉崇天來不及回答,葉翹楓已奪門而入,一臉焦急的秘書跟在他身後,顯得不知所措。
示意秘書離開,待她關上門後,葉崇天冷冷問:「你來幹嘛?」
「你幹嘛多管閒事?」與葉崇天隔着書桌,葉翹楓皺眉問。
「你何時開始關心我的生意了?」低頭翻開地產政策的諮詢文件,但一個字也看不進眼內。
瞥過桌上文件,坐進椅子,惡狠狠道:「你肯給他打電話,他就不會堅持那套遏制炒風的廢話!」
「頭腦簡單!」冷哼一聲,續道:「在我,在方國鴻眼中,你只是乳臭未乾的小子,沒資格與我們玩。」淡淡瞟葉翹楓一眼,不出所料看見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怒氣,於是忍不住火上澆油。「方國鴻怕我轉投他的競爭對手,以為手上有我不能公開的文件就能使我就範。與他撕破臉是早晚的事,現在只是給你順水人情,讓方國鴻催促他的女兒出國讀書,順道告訴外面的人,不能動姓秦的小姑娘,讓你與她過幾天安生日子。」
葉翹楓不自覺緊握拳頭,抑壓隨時爆發的怒火。「你準備為給我『人情』而身敗名裂?」
葉崇天斜睨他一眼,不冷不熱道:「利慾薰心的人都很愛惜自己。」再次低頭看向文件,揮手示意葉翹楓離開,「去享受你期待已久的愛情生活吧!」
半晌,葉翹楓從齒縫擠出一句:「我頭腦簡單,但你也不是多聰明。」便轉身離開。
聽到關門聲,葉崇天閉目思考片刻後,通過電話向秘書道:「如果方國鴻再找我,告訴他我有三個很簡單的要求:地價減半、提高地積比率、延長正計劃的南線鐵路。」確認秘書明白要求後,葉崇天深吸一口氣,補充道:「如果他不同意,就叫他別再聯絡我了。」
商場如賭局,下注越多,贏得越多;可一旦輸了,卻可能永不翻身。

一〇一〇

耘乙

一〇一〇,是叩關宻語
歡迎歸隊,一個千年的傳銷聚落
就從五陵起吧,將筆墨竹簡等物流
速遞到茂陵郵區司馬遷家門前
《史記》出版的前夕
該師承《尚書》抑或《春秋》呢?
先來視象連綫,向孔安國與董仲舒討箇給力
創刊頭條,當選千古一帝
嬴政身世大揭秘是也
隨刊共享,下載手游版《戰國策》

傳銷論壇,舉證成果
曾經兜售春風,給李白於胡姬酒肆
列席皆知,謫仙狂狷貪盃
此刻此一次,欲蓋彌彰
暫不宜用青蓮居士這個筆名
也曾租賃裘馬,給少陵先生在長安冬日
來融資修築浣花溪畔的草堂
茅屋和破舟姑且留著,將來換藥
再來聽讀一闕貼文:
「不如意事年年,消磨絕塞風煙
輸與五陵公子,此時夢繞花前」
出自一個不稱職的帝王侍從
用詩詞填寫履歷,那能幹活長久
納蘭性德果然被楞伽山人累翻了
產業鏈中,推薦連瑣和小倩等的駭客軟體
夢境服務到家,開創神傳文化
無限風光在聊齋,所謂談天室
正在討伐虛擬貨幣的存量
卻提前反應在退群的流量

網紅網黨分享,五陵風氣和活在當下
說著玩著,濟濟一堂
崔塗有請,讚!曾修圖過的豪俠儒生
哄著鼔掌,鬧著擊筑
爭相觀看,實時直播
攀登傳銷金字塔頂的一個
五陵少年

2018-10-18。硅谷

慣性

綺軒

人,沈默前行

心似城市承載道路
無法釐清季風走向
蜷縮的冬天,誰握著火把

接近天堂的陽光你知道溫度嗎
似貓的眼睛,誘惑著

.

逝去,如前行者

築起的護城河,摸過的磚
擁有冰冷卻不足抵擋
烽火漫天

誰問愛,誰又迷失在誰的臂膀
嚮往春暖的人,未必
心擁海

.

人,一貫地前行
說愛的人
在白雪紛飛的酒館,掩埋
心的跳動

輪回遊戲

林月關

0645 玩家801與被窩怪奮力搏鬥拉扯
   咒罵寒流之聲不絕,玩家801卒之慘勝
   再被冰水精靈攻擊,直取首級
   原地復活,玩家801倉皇逃離,彼時飢餓度100%
   NPC賣價值十個金幣的麵包,和二十金幣的傳送陣

(在清晨與薄霧之間 呼一口 再吸一口
人縫間透明玻璃上毛毛的指紋 和黏著了的油
睡眠社區醒來 窗外路線不變的風景)

1130 這個節點是最難破的,容易破功
   玩家801不斷儲存
   進度難能可貴,初級紅藥漸失回血功效
   高級紅藥撲熱息痛,給了支撐下去的好理由

(全球期貨交易額度第二高的 中樞神經興奮劑
每條血管沸騰哀嚎
噓!別吵!沒有任性的本錢)

1300 玩家801、玩家176、玩家2482和玩家536離開公會任務大廳
   玩家536提議燒烤豬便當
   玩家2482表示想享用九層塔車打薄餅
   已獲榮譽頭銜的玩家176一錘定音,去嘉露咖啡店填滿飢餓度
   其餘玩家只好跟隊,默默吸收錫紙包裝的不廉價快餐

(時間彷彿渡渡鳥:渡渡 渡渡 渡渡 渡渡……
虛與委蛇的那條蛇吐信 吐出一字一句
毫無意義拼湊交際)

1600 顯然而見,玩家801需要使用第二次高級紅藥
   無法安裝外掛系統。榮譽老玩家176:自由騎乘者拉怪開戰
   玩家801被動組隊參戰,小隊身負debuff瘋狂扣血
   終於完成對戰,玩家176獲得勝利經驗值升級,大呼過癮
   只剩血皮的玩家801再補一次回血紅藥

(行軍蟻推進 置身當然一員
拚命抬起微薄的砂糖狂奔
觸角分到一絲甜蜜 依然要貢獻)

1930 日常任務完結得尚早,玩家801拾到少量戰利品
   離開任務大廳攻打下一個副本,且戰且走。
   大量玩家躲入地底深處的傳送陣,以為自己是最後一個
   玩家9499是個新手,不懂灰色地帶,遺留在陣外
   傳送一個再載三個,玩家777是幸運和苗條的

(收了的街市寂靜漆黑 彷彿城市死掉的細胞
新陳代謝 所以再無運動
翌日復臨 又再重生)

色與空

暮云

那深沉的鐘聲
是何種顏色

像水面
回以冉冉的
陽光的臉

那霧散了
帶著昨日而去的
那個夜晚

慢慢蒸發淡忘

一片醒來的雲天
和不斷擴充的空間

我投入人世間
游在翻滾的濤浪

我不斷投入染缸
連自己也變色了

此刻
我如同海面上的雲
以為自己是天空
遨遊的鳥

然而
我游來游去

除了
魚一般的呼吸
又有思維和情緒

我是色
像有著生命
延續視野

我是空
遠天與海洋

《紅香爐紀事》鍾偉民

「他竄進釘着一萬多隻甲蟲的標本箱,箱裡,鋼針電線杆一樣密植。藍玻璃的籠蓋下,死者坦然地垂注他……一隻紫扁胸天牛對他說:『偶像,不管什麼材料造的,影子覆蓋得夠廣大,就沒人會覺得自己活在它影子裡。小說的一個功用,不就是把影子的邊界描出來,讓人知道這一個黑暗國境的範圍嗎?過去你躲在妻子墓碑的陰影下,那太局促了,那一方哀傷之地,大小只擱得下一口棺材。鑽得進杳港這一隻標本箱,是你的因緣,眼界自是開闊,但也別妄想輕易能出去了。』說完,這隻天牛從針頭掉下來,打着陀螺轉,落了一片花瓣似的。」

小說寫一百年前的杳港,杳,就是遠得見不着的意思。寫作七年,人物千奇百怪,有不老不死的,有能穿牆能發光的,有兄弟連體但善惡判然的,在一座泥像蔭庇下,活得沸沸揚揚。舊時有寫癡人,寫強人,寫侫人或者淫惡之人的小說;這一部,多着墨詩人,順帶闡揚當地文風,算得上是議論小說的小說。當大夥吟風玩月,地面一個個黑窟窿乍現,窟窿吃人,然後吃房子,吃掉鬧哄哄一場大巡遊的痕迹……

鍾偉民詩集《一卷灰》

《一卷灰》前言
  七年寫一部《紅香爐紀事》,閒角兒多由詩人去演,寫完一拾掇原來詩也攢了一篋笥。有些話貼心,不捨得割捨,又不好楔入那一爐文字氤氳隨人生滅,能挑出個囫圇樣兒的,一闋闋按時序排好付梓,也算個補遺,是小說的餘燼。
  據說,爐上供一線心香,香灰打卷,所求之事必應,吉兆。這書,現成叫《一卷灰》好了。
  六年前初夏,揀出招眼的長短句配了黃澤雄先生畫作印了一冊《稻草人》,這趟沒把結過集的剔出來,圖有個七年一脈的全貌。湫隘囂塵之地,潲水上是長不出詩來的,儘管有人播種,佯裝看見花開。細想,也該是最後一卷了,不傷知音稀,都黑齊了,這本來就是偶蹄目開朗誦會的夜色。4-2018

《紅香爐紀事》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gStWDwAAQBAJ

《一卷灰》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K1aDwAAQBAJ

災害

幽永

#1
絳紅
讓我們的血液
深沉下來
血流如海嘯
翻覆
飛湍
流奔每一段脈絡
每一次呼吸
都有窒息的可能

#2
潛藏在心臟一帶
豢養著猛獸
在狼吞所有語言
吞併了你我間的清晰
撕咬間
沒有傷亡
只剩一堆不會說話
瀕危的動物在
沉吟
怕有一日
不言不語會
醞釀成一場災禍

#3
剛好 我說了空話
要是有一刻你不再清澈
嘴唇有湖畔的生疏

假若每一寸肌膚
都有著不該說的話
而你我
- 如沼澤般濕濡

暫時在洞穴裡
棲息如一隻猛獸
在岩層間撿起一塊陌生的臉
在沼澤中烹煮
痛惜的美饌

#4
最多
把我想像中的怪獸
想得正常
讓 這一個晚上
完全
安然無恙

散聚

哲一

不見蹙眉,不露半分底細,
逢人便道髮白地老不如落得乾淨。
湖水過處不記大限,深似
流遍途上興起復沉的節奏,笑著背對形跡。

亦輕颸亦如料峭。傾力迎面的情勢縱太久長,
便帶回一切哽咽退去。收拾的每次吐納
不改氣候,盡皆相類的境遇開張一陣,
安分骾進彼此心內。世上,永不因一字散失。

洞開門戶,騰空不動的落腳。
不必夷平的峰巒寇盜四出,小城日夕孤懸。
來去下葬的腸骨踏實層疊消融,
不再多言,不曾有過休戚。

不能逢時,做一趟真正的行客,
旋看一度絢爛,遠水罡風千萬山。
只好清理餘生的遺民依舊不懂
聚散,緣何很淡,很淡 ……

放手

勞國安

升上大學後媽媽承諾不會再干涉雋毅的生活,但暗裡卻經常偷看他的Facebook,最近媽媽發現幾張他與同系的一位女孩的親密合照,懷疑兒子正在拍拖。

媽媽不敢向雋毅求證這件事,以免他又投訴她侵犯他的隱私,但種種跡象都顯示他正在談戀愛。他無緣無故傻笑、風騷地哼着歌兒、走路飄飄然像在雲端上漫步、外出前必定塗上古龍水,又不時檢查手機上的訊息。他比以前樂觀,縱使中美貿易戰拖垮全球經濟,仍對未來充滿希望。他更一反常態,二十年來首次收拾好床鋪才上學(照顧他多年的菲傭被這景象嚇得目瞪口呆)!

因為怕兒子吃虧,媽媽對這女孩展開深入調查。媽媽人脈廣,認識不少家長,很快便查到不少資料,更找來她中學的校刊。雖然不是就讀名校,但她的中學文憑試的成績相當不錯。她曾經是合唱團成員,亦是天文學會主席。至於家庭背景,只查到她來自小康之家,有一位哥哥,一家人住在黃大仙。雋毅的好友同樣考入香港大學,媽媽於是向他繼續打聽有關這個女孩的事,他說她經常留連圖書館,喜歡自拍(媽媽在她的Facebook上也看到很多selfie),常與雋毅走在一起,但不清楚二人的關係。

媽媽告訴爸爸一切。爸爸認為雋毅已是大學生,墮入愛河屬正常事,毋須大驚小怪。與異性約會總好過終日躲在家裡打機,況且戀愛不一定影響學業,處理得宜還能產生互相勉勵的作用。爸爸接着自吹自擂,說兒子遺傳了他的優良基因,長得俊俏,很容易吸引異性,又自誇年青時有不少女孩向他示愛。

雖然爸爸不反對雋毅拍拖,但媽媽仍然感到憂心。媽媽從小苦心栽培雋毅,為他的未來鋪路。剛滿三歲他便開始學習多種語言備戰小學面試、課餘時間他報讀多個興趣班增強競爭力、為了製造履歷而不斷參加各樣比賽、為入名校全家遷往名校區居住、小學時已聘請名師為他補習、送禮物給老師拉關係、預先報讀外國大學設下安全網……幾經辛苦雋毅終於考入港大法律系,若果這時因為一個女孩而荒廢學業,豈不是前功盡棄!

老實說媽媽不希望他們走在一起。以雋毅的條件,將來還有很多機會結識異性,所以根本不用着急。媽媽認為這女孩是一塊絆腳石,阻礙雋毅邁向美好的將來,於是對她生出恨意。媽媽無情地對她評頭論足,在爸爸面前批評她的鼻太扁腿太粗,又嫌她的家境不富裕……

媽媽以為兒子只是貪新鮮才接近這女孩,二人的感情遲早轉淡(畢竟多年就讀男校,很少機會接觸異性,因此現在很容易對身邊的女孩產生好感)。但Facebook上的照片卻告訴媽媽他們比之前更加親密,他們不但在合照時拉手,更摟摟抱抱,互吻臉頰,看來已向外界公開這段戀情。

媽媽更加擔心,害怕電視劇的情節會在現實裡發生。擁有大好前程的青年抵抗不住誘惑,與女友發生關係,令她未婚懷孕,因而放棄學業,之後只能從事基層工作,下半生在「劏房」裡度過……媽媽不知如何是好,應該想辦法拆散他們?抑或直接勸勸兒子?

某日,雋毅又約了這女孩見面,媽媽決定跟蹤他,暗中監視兒子。

兩部計程車先後來到銅鑼灣的一間餐廳。媽媽與雋毅保持一段距離,小心翼翼跟在他背後。進入餐廳後她閃身坐到角落處,由於有柱子作掩護,雋毅不容易發現她。

終於親眼見到這女孩,她是如此平凡,不明白兒子為何會喜歡她。點菜後二人開始交談,由於距離太遠,媽媽聽不到他們談話的內容,只見雋毅無論說甚麼話,女孩都笑得合不攏嘴。他們談個不停,食物送來後也無意拿起碗筷進食,媽媽從未見過兒子如此快樂和幸福(晚餐時雋毅大部分時間都保持沉默,很少與父母交流)。

逗留兩個小時後,二人手牽手離開餐廳。步出餐廳時女孩發現遺下了手機,雋毅掉頭替她取回電話,這時剛巧碰上緊隨在他們背後的媽媽!雋毅吃了一驚,立即拿起電話,然後奔逃出餐廳。媽媽走到街上時二人已經越過馬路,一輛輛汽車在面前疾駛而過,媽媽惟有眼睜睜看着他們離去。

看着兒子的背影,媽媽憶起他小時候學走路的情景。因為擔心他跌倒,媽媽一直緊緊地捉住他的手。練習了一段日子後她才肯鬆開手,讓他自己走路。沒有了依仗,雋毅一時間失去平衡,差點跌倒,但他很快便穩住身體,並成功繼續踏步。他一步步向前走,頭也不回,離媽媽愈來愈遠……

綠紙

綠紙 綠紙 綠紙
有個人 不在寫信跟我說
我不在吃著綠色的紙
鏡子 綠紙 衛生紙 三個一塊錢
我拿起衛生紙捲成綠色的電風扇
誰拿了鏡子裡的三個選擇是一塊錢
紙寫著方向
不用面對善惡的分切
電風扇有插電正在轉

遊奧地利想起十九世紀二位知知的畫家

句芒

維也納是奧地利的首都,也是音樂大師莫扎特、勃拉姆斯、馬勒及舒伯特的故鄉。奧地利在十九世紀,出現了二位風格有點類似的著名藝術家—克里姆(Gustav Klimt 1862-1918)和 席勒(Egon Schiele 1890-1918)。克里姆比席勒年長28歲,他們同時在1918年逝世。論知名度,席勒萬萬比不上克里姆。

我漫步維也納的街頭,無論在售賣精品店或是大型的商舖以至路邊的攤販,都看見克里姆的藝術作品的商標印在名信片、水杯、花瓶及各種不同類型的器皿用具上。反之,席勒的作品就連最普遍的名信片上也找不到,真的相形失色了。話說席勒當年肄業的維也納當代藝術學院,倒有個趣聞:希特拉年輕時欲報考這間學院,可惜不被接納。希魔當不成藝術家卻成為一個邪惡的政治家。

席勒的畫,多是自畫像,他把人體強烈地扭曲及變形,去達到藝術的視覺感。他的畫就有點像現代的卡通漫畫的造型。可以這樣說,他是個絕對個人自由主義表達的藝術家。克里姆的畫,也多見於人像的,倆性之間的性愛及生與死的題材。他畫的人體也略似席勒的手法,不同的是,克里姆畫的人體的線條,蜿蜒流暢,衣著着色艷麗繽紛,喜用金、銀兩色,互相間格,閃閃生光,如片片金黃銀白在畫面上晃動,有中世紀歐洲宮廷高貴的味道。席勒的畫如啖橄欖,清淡甘香;克里姆的畫如啖蜜餞,濃郁醇厚,各有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