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好書活動(第二批好書)

編輯部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九篇入選作品:楊雅如《扭蛋》

小害短評:

扭蛋是現代物,吸引你的可能是眾多款式中的其中一個,於是帶點僥倖的心態,賭賭
運氣,投幣後放手一搏,冀待你的心頭好。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場賭博,被表面所吸引,得知內蘊後抵銷,是黑是白,終局時才揭曉,或甚所押的選擇從一開始已跟本意相反,南轅北轍。

這也許是現代人的一種悲哀,另類的新玩意。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八篇入選作品:秋雨《杜采娟》

哲一短評:

無猜,是永遠扎在心頭的兩束辮子,雖說如田中稻穗,貌似稀鬆平常;但千百回兜轉的黃金海裡,在他的眼中,其實再沒有別的了。就這麼兩束,才算「珍貴」。

正是如此「珍貴」,她也都明白,眼前的他得來不易,才更願相信,他就是那個「不扯她頭髮的男孩」,她眼中的「一個好男孩」。對,就這樣青梅竹馬,教一切,都來得簡單、直接。

就這樣,當她受了傷害,他會拼死維護到底;當她踏上險路惡徑,他會牢牢的抓住她,叮嚀細語,然而就算千山萬水,也會相隨到底。

天意弄人。最是不想霎眼流逝的,偏偏,就這樣輕易地失去。情願託以餘生的她,就這樣成為故事,來時去時,了無聲色。

該醒來了。一切也就這樣結束。該是時候明白:傷好了,卻永不痊癒;花,縱有再開的佳期,縱有最美的一朵扎在手中,卻永遠無法透徹。只因心扉,早已為她永遠緊閉。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七篇入選作品:綺軒《悲傷的顏色》

小害短評:

從綺軒兩首作品《悲傷的顏色》及《暖陽經過的事》中,選了前者;兩首都是比較輕巧、易讀的情詩,在伯仲之間,因《悲傷的顏色》的一段以鹿為喻寫得比較出色,所以稍勝。

有時,我們都會問什麼是「意象」;鹿給人的感覺通常都是溫馴可愛,故有馴鹿之稱謂,套入情愛當中,便突顯了其美麗的一面;但同時,鹿也長了角--代表著傷害、具攻擊性的弊端。這正好反映在感情裡頭,情侶必然經歷的喜與悲,就如詩中所言的「愛必有傷」。而「張揚」一詞亦用得巧妙;鹿角是往外擴展生長,「張揚」給予了它一個堅實的形象,也令人聯想到一段過份張揚的感情最後都會招來惡果,符合詩中悲傷的主題。

整段(第二段)用字簡潔,但情感細膩,像一盤纏的心結隱隱地透著光芒,惟「顏色」那部份和上下詩文顯得不太協調,決定詩題時可再斟酌一下。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六篇入選作品:陳子鍵《蝴蝶之死》

小害短評:

托物言志、借景抒情,是一向文人墨客慣用的寫作手法,但「慣用」並非代表「老土」,皆因「景生情、情生景」乃人之常情,我們憑藉官能情感與世界交流溝通,而箇中的得著就是一份獨有的個人體會,而詩中蝴蝶之死便引發起作者戚焉的思緒,恍然有所領略。

一件平凡的事,放在不同人的眼中亦會有不同的說法,詩歌就是給予人一個想像的空間去演繹。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五篇入選作品:星沉《一場未竟的雨》

小害短評:

這篇詩以雨貫徹所有場景,當中包括氣候、閃電、貓狗(往後再述)、傘、雷聲、濕度等等詞彙,意象統一,在每個關聯的意旨上加以申述,逐步逐步表達作者所想的意思及內容。整首詩顯得有點冷峻,我會說,彷彿是作者正在壓抑某種情感,並刻意將文字投到事物的呈現上,而「未竟」即是重心,在詩中第二、五段重複出現,一直引申出末段的答案。

有時寫詩,我們都會著重意象;意象是一個人對外面世界的一種內心反映,可說是唯心的一種舉動。不過,寫詩是否真的完全唯心呢?這又未必。可能詩人親身「目睹」的景象,便是那一個特定的景象,「現實」或「超現實」都是唯物的,不經思索便寫在筆下,猶如海市蜃樓,猶如幻覺。詩中「關於落一場貓,或一場狗的分別」的一句令人不禁莞爾,英文的傾盆大雨便是"Rain cats and dogs"。創作此英文俚語的人是否真的看到貓狗跌落,我們無從稽考,然而傾盆大雨即是傾盆大雨,若置身其中,再掉什麼下來也無差別,亦如「未竟」即是「未竟」,在沒完沒了之中晴天經已是不可能。人,面對這憂患,究竟是生不逢時,還是適逢其會?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四篇入選作品:水盈《離鄉後已有些日子了》

小害短評:

說起「鄉」,總有點懷舊的味道,聯想到田野阡陌、鳥語花香,又不禁想起余光中的《鄉愁四韻》,遊子離鄉背井,不知再會何期。然而,在現今電子化的年代,人與人的距離逐漸收窄,城市取締鄉鎮,「鄉」就好像屬於上一代的產物,而我們即更看重於「家」,「家鄉」儼然分成兩個獨立的個體。但「離家」,或「離鄉」,本質上應該是相同,都是離開所熟悉的人和物,是主動也好,被動也好。套用《半生緣》一句話:「我們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彷彿已包含著所有愁緒,當然用來形容「回鄉」未必完全適合,不過,回不到一個想去的地方實令人千迴萬轉,夜不成眠;倘若反過來說,何處是「家/鄉」,何處又無不是「家/鄉」呢?如何在心坎中奠下一個無可代替的位置,這一命題或者要真正離鄉的人才找得到答案。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三篇入選作品:蔡慰君《陶瓷兔子愛德華》

小害短評:

這首詩的原委來自一本童話書,書中的內容、情節在每一段的詩文呈現,而作者亦不諱地留下了書名讓讀者查尋,所以這首詩並不是要「抄」一本書,而是一首另類的「讀書報告」。對話,在文學,又或者藝術創作上是重要的,因為透過對話我們可以展開探索;當然,對話不一定是真實,不一定必需面對面,口說筆錄的那種,可以是天馬行空,可以是無中生有。但我們對話的對象卻一定不能隨意,是要有針對性,譬如在辛波絲卡的詩中可找到她對花草樹木的對話,而通過這些自問自答的對話追尋生命、生活及人文等等的意義。而這首《陶瓷兔子愛德華》即是作者和主角愛德華的一場私人、專屬的對話,就像在密室裡外人不能干涉的交談,最後以詩的形式對外公布。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二篇入選作品:假言《落花的紫鳶尾》及《陰暗的顏色》

哲一短評:

一首《落花的紫鳶尾》,頗值注目。

「榕髯」、「羽化成翅」、「蝴蝶結」、「解開」、「榕葉」、「不落心扉」、「在風中纏成萬縷千絲」。縱觀全詩,篇幅不長,卻恰巧用上這些字眼,加上整體氣氛、內容與寫法配合,似乎是與詩人鍾偉民的名篇《相遇》和《蝴蝶結》呼應。

歲月總是多磨。或許,只等到風渡千峰、流水過盡,在一次回頭的驚詫裡,方明白鳶尾何以四季長紫,而榕髯,何以一生消瘦。

小害短評:

情詩佔了詩詞創作很大的部份,放眼古今皆如是,猶以浪漫主義時期為甚,而這兩首作品,或多或少,都滲雜了其色彩,盛一點唯美,載一點坦率,就似在一葉扁舟上把故事娓娓道來;然而,時移世易,縱使美得不可方物,美得像個圈套把人牢牢困囿,亦擺脫不了每個時代對愛情、對文字觀感鋒利的批判;「現代的愛情故事」究竟是什麼呢?是否曖曖昧昧,讓文字徘徊患得患失之間,才不啻於缺乏想像及發展的空間?

我們會另外發電郵聯絡作者有關贈書事項,謝謝!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一篇入選作品:綺軒《昨日》及《那個秋天》

小害短評:

兩首作品,我比較喜歡後者;秋天,暗有所指,不單單是一個季節,可以是一段經歷,可以是一個人,然而秋天總離不開秋心是愁的愁緒。所以,不知道你要走是詩的終局,但發展的過程有很多可能性,而這可能性由不同片段點點縷述,就如腦海中一個個回憶的畫面再一次回補,箇中有苦有樂;而以樂反襯苦,以輕鬆的句子、日常的瑣事帶出更深邃的苦味,一切回頭已太遲的時候才驚覺早為分離作出最好準備,這是作者給讀者的獨有感受。

猶喜歡兩組句子,「應早早愛上晚餐/變成胖胖兔子,離去時無法跳躍哀傷」及「將浴巾疊換鵝黃加淡藍/堅持純白日子一樣混濁」,說起來灑脫,但背後卻是沉重。

我們會另外發電郵聯絡作者有關贈書事項,謝謝!

******************************************
我們第一批的好書已全數送出,感謝各位支持,而另一批好書將會是全詩集,且更為豐富,包括鄭梓靈、陸婉慧《靈慧絮語》、迅清《迅清詩集》、陳德錦《秋橘》及秀實新作《與貓一樣孤寂》。部份作品市面難求,我們亦只有少量,有興趣的朋友希望能珍惜是次機會,踴躍來稿,活動在五月一號正式開始!

蝴蝶之死

陳子鍵

小巴站旁
看一只白蝴蝶
高高低低地飛
開展翅膀
奮力激起氣流
夏日的小節未完
蟬仍舊打著拍子
下沉
又升起
向馬路飛去

一念一動
不過拍翼的蝴蝶效應
然後靜待必然的相遇
何時開始蝴蝶是淒美的意象
在我的腦海總棲身山墳
仍未為記憶留下註腳
小巴就劃過了生命

陽光明媚
小節未完
翅膀攤在路邊
像白色的小絮花
因著歎息微微抖動了
一天的心情

悲傷的顏色

綺軒

需要裝滿幾分悲傷,能和酒色一樣
琥珀又帶點橙亮

你說我是鹿,安靜美麗
卻有角的張揚
在成為某種物種前,覺悟
愛必有傷,像冬日褪去
仍有寒

揣測悲傷的溫度如體感高燒,淚
從而迸落
淚滴淌夜的色澤,喝下琥珀的酒就懂

懂的人,知道傷痕的顏色

沐溪水库遇雨

秀实

雨落在沐溪水库时,我们正躲在一个掤屋內
我想起不属于這里的一种海產叫蚝
艰澀的名字叫牡蛎,市井的名字叫蚵仔

玩弄词语只因我想隐瞞一些亊故
日子是良辰,眼下是美景,蚝为珍珠的制造者
如此竟都出现在一场不期而遇的秋雨中

竹棚外的雨水相当无奈,它就说著简单的话语
为了嫉妒我们的行程它一直缠绵地落著
我们把傘遗留在一家饭店內,叫蚝庄

如此所有书写都変得合理化了。那即才华
传说有许多,而活著只有一种方式
那叫命,可以注定也可以无常如這一场雨

扭蛋

楊雅如

一黑一白
兩扭蛋
你撿起黑,說
我喜歡神秘

未知的繩索拉著驚奇的尾巴
直向前方奔去
不容許暗示
禁止一切猜想

然而與臆測無關的是
有人出題就必定有人解題
此為毋庸置疑
分析原理
或稱設問法
好比說:
選擇未知到底是進還是退
是悲觀的表象還是放縱的隱喻
是一點不在乎
孤注一擲
是勇氣
是信

你放下黑
撿起白
不著一言

我瞬間墜入另一顆扭蛋的啓示

杜采娟

秋雨

   采娟是外省女孩,扎著兩條小辮子,盪起來像兩隻黑蝴蝶在後腦勺飛舞。可村裡的男孩偏偏不懂得欣賞,總趁她不留神時伸手扯她辮子,扯著疼,惹著她一陣惱,舉起小手追打。采娟本身就長的俊俏,臉蛋是熟透的蛋白,晶瑩剔透,嘴唇細嫩細嫩的,睜大一雙眼睛更含著一汪秋水,她就是村裏的一朵杜鵑花。因為她的美,村裏總會鬧出一兩宗同齡小孩說長大後要娶采娟的話,可落到采娟耳裡,記起那些渾小子的調戲就氣兇兇的跟父母說:「他們藏過我鞋子!」就在那段時間她家門口突然多了好幾雙鞋子,繡花的,裹棉的….出現了一大堆,忙得她出門挑鞋子也要廢心思。村裡的小孩臉皮薄,不敢當眾示愛,被拒絕就抬不起頭做人,像被閹割的公雞再沒有昂頭跨步走的霸氣。藏鞋子不行,他們就扯辮子,惹得采娟追打就讓他們樂上幾天。有時候辮子扯疼了,采娟就蹲在角落裡哭,一邊罵那堆狗娘養的孫子,一邊哭著說要剪掉自己的辮子,村裏男孩聽了慌,扯辮子的情況才稍微緩和了一些。

   我卻很喜歡那兩束辮子,覺得它是田裏的稻穗,珍貴!有一次放學遠遠看到那兩隻黑蝴蝶,就追上去問她可不可以讓我摸摸她辮子,曾經被扯辮子扯得惱,以為我也來扯她辮子取樂,采娟就回了我一個狠狠的眼神。吃了閉門羹,改天我就上小賣部買了一瓶香橙汽水,在校門口遞給她,再次問可不可以摸辮子,眼看她伸手接,雪白的潔齒咬著吸管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躬下半個身子,倆隻蝴蝶就緩緩停在我手心,躺平了像一頭黝黑的小獸靜靜睡在手裡,清晰的紋路閃著油光,留下淡淡的清香。回頭我起勁嗅自己手心。回到家後,我媽看我一直嗅手心就疑惑起來,問我發生什麼事了,我喊著說:「摘了村口的杜鵑花啦!」隱隱聽到她在廚房裏傳來:「村口杜鵑是村長的,讓他知道小心剁了你的小手!」

   從那之後,采娟就和我好了起來。村裡只有我可以碰她的辮子。一旦發現有誰再扯她辮子,我就像瘋狗似的撲上去跟他在地上扭打起來,騎在那班孫子身上,直往他們臉上吐唾沫。碰見比我壯的,就在地上撒兩塊石頭,右手一個,左手一個。左手被抓著,右手石頭就往他腦袋去。有一次鄰村的二狗扯哭了采娟,一怒之下我單槍匹馬跑去隔壁村找他單挑,在空地瞄到他的身影,跑過去籌著他衣服就往死裡打。不料周圍還有十幾個鄰村的孩子,看見自己村的人被打就一窩蜂衝上來,拉扯開扭打在一起的我們。然後他們一個拿我腳,一個夾我手,一個掐住我脖子往土裡摁,我記得有個疤臉一邊捶我胸口一邊罵:「操你媽,操你媽!」情況活似十幾隻野狗撕咬,當我看到二狗的手在人縫中若隱若現,身子猛得竄上去在他手背生生咬出一個深深的血牙印。事後,二狗他媽就鬧上我家,說:「誒!你家養孩子怎麼養成了一條野狗?!咬人咬得把肉都快扒下來!」待她在家門口灑了一趟野拍拍屁股走後。我媽氣得血都往脖子去了,牙齒磨得喀喀作響,說家裡沒肉給你吃嗎?餓到去咬別人家孩子身上的肉?!她嚷著要敲掉我的牙,揪出來就是一頓毒打。打完夜晚我偷溜出去找采娟,問她難道我真的像一條野狗嗎?她告訴我,我是不扯她頭髮的男孩,一個好男孩……

   「你見過兔子嗎?」我問采娟。采娟蹲在地上撿了幾塊小石子拋著玩,搖搖頭。「我們這裡有兔子嗎?」我聽了猛點頭,指向山那邊說:「前幾天跟我爸上山砍柴時看到過一窩。」采娟放下石子,用她那雙汪眼仰頭瞧起我來。一看采娟認真聽,我就開始指手劃腳描述起來「不捉大的,大的太會竄了,抱到小的我們就跑。放在我家園子裡圈個地方養。」采娟問:「那牠吃什麼?」「去田裡摘些白菜給牠吃就好」「不怕牠媽媽跟來嘛?」「牠敢來就剁了牠!」

   隔天一早,我帶了個網子,采娟煮了幾個雞蛋,用布裹著小心端在胸前說在山裡可以吃,一切準備好後我們就仰長往山上去了。上山前要經過一大片綠油油的稻田地,風摸過稻田再摸我倆的臉時充滿毛絨絨的觸感,洋溢著一股幸福溫柔的氛圍。采娟第一次看到那麼大片綠田,貪婪得像一隻蜜蜂瘋狂的搜索、汲取每一朵花,左瞧瞧,右蹭蹭。低頭驚喜地發現田裡有肥美的田螺,就彎腰撿幾個說回家蒸給嬤嬤吃。我說不可以,告訴她這田裡的田螺是吃村裡人屎尿的,你嬤嬤吃了會拉肚子,采娟聽了才不撿。我倆一路上在阡陌路上追追趕趕。兩葉黑舟盪入了這片綠色的海洋….

   到了山腳,我抓住采娟的胳膊苦口婆心的叮囑她千萬不可以走偏道!簇簇野草不要亂踩,裡面可能有蛇有蜘蛛!只可以走村裡人走的熟道。我腳踏那,你的腳丫也只可以到那。采娟瞪大眼睛直點頭,我又不耐煩地說了一遍,看采娟又是重重點頭才放心上山去。山路險得要緊,全是山下沒有的花崗大石,石頭上爬滿青苔,落腳時怕滑直滾下山就一路攀樹根往上爬,又怕采娟不夠氣力抓樹根一失手像個油桶滾下去,所以我就一直拉著她的手。上了平路,兩人皮都蹭破了,泛出絲絲血跡。橫生帶刺的樹枝勾爛采娟的衣服,她就埋怨回去嬤嬤又要罵她女孩子家出去野要抽她的了!就開始咬牙發脾氣,踢踢草自顧自的走,眼梢偷偷留意她胡亂扯樹枝發牢騷。

   「啊!」一聲尖叫刺向我耳膜,在腦海炸開村裡殺狗的畫面,往狗脖子捅白刀子也會發出這麼一聲長長的嗷嗚,紅刀子出,狗整個身子就軟了下去。采娟卻是輕聲嘶啞,刺穿我耳膜,却戳不破密盖的树冠。轉身已看到她跌倒在地,我連爬帶滾的趕到采娟身旁,撥開蓋著的草根和碎衣服,一鐵銹野豬夾死死咬住采娟的小腿,上面的鐵銹像一隻隻紅蟻佈滿猙獰鐵刺,裹著血凌亂的黏在鮮肉上。不見寒光,只見森森白骨涓涓血流…..須臾間,我兩手把著鐵夾,咬牙使出渾身力氣掰開,鋒利的刀刃生生割進肉裡,伴隨著低吼、伴隨著疼痛,而這夾就是絲毫不動….跟蟹螯鉸著一樣牢,在河裡要是讓螃蟹鉸到就算拿石頭砸個稀巴爛,蟹螯也不會放鬆一點,這夾也一樣。鬆開手,肉裡混進鐵銹和黏糊的血漬,心底明白用手根本掰不開!連忙坐下,一手把著鐵刺,腳板鑽進夾縫踩著鐵尖,彎腰作彈簧狀用力一拉,鐵刺卻猛得扎穿了鞋底直插到肉,一陣劇痛從腳底直灌到腦袋,疼得臉上血管鼓出條條青色蚯蚓,額頭泌出點點汗珠。可我不敢放,怕力一收鐵夾會乘這空檔咬得更深。呼吸變得沈重,緩緩放手,手指扯得開始出現變形的跡象。百般折騰下,手指內被刮下一層肉掛在滴血的手掌。疼痛和刺寒隨脊髓游滿全身,不斷哆嗦的我發現上下牙齒合不起來了,他媽的一直喀喀作響,骨頭磨骨頭的聲音在這無人的樹林顯得清脆如此。接下來身體起勁的抖,似靈魂怕得在體內抓狂正企圖逃出來,肩膀缩成一團,雙手緊緊抱著自己才勉強鎮定抖動的身體。凝神望著昏了過去的采娟,搖搖她白蛇般的手臂,一片死寂。倆條辮子濕黏黏裹成倆團,毫無生機的躺在地上,像沾滿血跡的兩隻蝴蝶,「快要」。我匆忙在草叢裡撿了塊石頭放在她手邊,轉頭跑下山去。

   滿山的花崗石星羅棋布的老實的壓在原地,石面鋪滿溼滑的青苔,胡亂踩下在這村裡不知摔斷了多少條腿,而我是跳下去的。腳板一落,一壓鐵刺扎的傷口立馬濺出兩朵血花,混在青苔上暈出血漩渦如吐出鮮紅的花苞。突然腳一滑摔個底朝天,後腦狠狠碰在堅硬的花崗石上,往後一摸,血在手心綻放,像開了的杜鵑花。撐起身子,我繼續跳下山去。

   衝出層層的樹林,沒入無際的綠海。上了阡陌路後我拼命的跑,嘴裏念著她快要死啦,她快要死啦!挺直腰桿,吸入一大口氣,過分撐大的肺部令胸口撕裂般的痛,一呼一吸猛烈得像拉風箱子,推動自己筆直的向前奔去。充血漲大的大腿貪婪的掠奪供給大腦的氧氣,缺氧和失血的情況下我只看到模模糊糊的畫面,朦朧下我似看到風的痕跡……聽到的只有呼吸聲,感覺到的是爆開的痛。我用生命在奔跑,和死神競爭兩個靈魂。

   「好想在這一刻突然死去。」

   「嘭!」如一頭野豬撞在小賣部的鐵門上,裡面大人們一陣驚。聽到是鐵門聲後,我發出這一輩子最大聲的大喊「杜采娟讓野豬夾給夾啦!」喊完張口大哭。終於撐不住了…..眼淚如缺提水灞,一發不可收拾,眼鼻口都嘩嘩流出黏糊的液體。事後聽我爸說,其實當時根本沒聽見「杜采娟讓野豬夾給夾啦!」,只是一連串大叫,中間含著一個夾字。一臉恍然的大人們跑出來看見一個小孩像瘋了一樣痛苦大喊也愣了一會,那喊聲是撕裂的,似經歷了這世界所有的苦難後發出絕望的嘶吼,從嘶啞到失聲,張口露出深深一張會吞靈魂的大嘴,一群大人們在大白天聽到也不由得怕了起來,但當看見我手掌翻開的鮮肉,心底才明白山裡出事了!急忙尋著地上斑斑血跡才在山裡找到了采娟。

   從那之後我在市裡的醫院住了一個星期,手掌和腳掌縫了幾針,後腦包著厚厚實實幾層棉花。回村後,滿身傷的我只能躺在床上呆呆望著天花,問起采娟的情況卻沒有一個人回答我。想起那夾著的血腥小腿,我說我以後可以背著她上學,我爸說不用。我說我以後會娶采娟做老婆!他垂下了頭。盯著一旁無語的父親, 我血液開始翻滾,呼吸變得困難,那股喉頭灼燒的感覺洶湧而來,「我掰不開那夾!」 壓抑住的痛苦和恐懼令本來已破爛不堪的身體開始抽搐,「我看到她流了好多血!」我爸一看見我抓狂就衝上來緊緊抱住我大腿,我媽聽見尖叫聲也從廚房跑來摁住我裂開的手臂。過程中充滿低吼,咽泣,如溺水後拼命的咳嗽,兩個大人就這樣死死按住瘦小,拼命掙扎的小孩身軀整整一個小時,像壓住一頭垂死的成年野豬。待我冷靜下來後,疲憊奪去我兩眼的有神,空洞洞的問「采娟….是不是死了?」房間,突然靜了下來。

   晚上我媽告訴我,有人死的話鄉下地方會吹鎖吶,聲音就像扁嘴鴨子大叫,歡喜裡帶了點淒涼,會一聲一聲朝天邊傳去。那天起,我就睜眼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盯著天花,細心聽有沒有鎖吶滿天吹,可那時候整個月村裡都沒有死人,一聲鎖吶沒有。

   傷好了,村口杜鵑花也開了,扯了一大扎,放在手心。這花不香。

三個寫詩的比喻

王煥之

1. 雪

如何形成和何時形成
都不會因為你的渴望或
無端的一點點的拒抗
而成為可以準確預測的事
你以為早已熟悉它的形相
和來臨時的種種可能的姿態
但它總是令你的體溫方寸大亂
那一夜雪落如無聲的奏鳴曲

2. 葉

你網絲般的心事
逐漸在葉脈上顯露了
其複雜程度
只有整棵樹才知道
每一片葉都有承受的限度
葉下墜時的沉重
只有有心尋找落葉
並以掌紋印證葉脈的人才知道

3. 魚

你的舉動永遠是
那麼如暗湧般曖昧
有人說水給了你限制
有人說水給了你自由
有人感受到你那游魚的快樂
有人在猜測你對飛鳥的妒忌
而你不過是一尾敏感的魚
嘗試以游姿在水中畫自畫像

離開的緣故

哲一

以為風雨吹度時針,彆扭了自身,
彆出期許已久的彩虹如期而曲。
如果再遇斑斕的日子,活像痙攣
的背後,不知道,還算不算天堂。

終須附身的行囊、更行更深沉的腳踏石。
無法驚醒的那頭雄雞歡迎繼續噤口,
無從一白而飛的鳳凰,無視過的故地足跡
才如舊一步,穩接一步。

眾目沉溺的潮汛翻騰即是氣象;
不合漲退的止水,涓滴已深淵。
不妨擁抱不見浩瀚的汪洋,不疑那些
洗劫的大盜、滿口的白沫、吐不出的口音。

如是呼嘯過了滂沱過了,連時針
都會過時的空中樓閣,的確輕易仰止。
踏出虹橋,滾落危坡 ……
一個來回複沓的傻瓜,的確似曾相識。

愛情

葉子

愛情是盲人
在空中 用雙手摸索
卻被刺穿 手心
血肉模糊
一滴 滴落地上
另一滴 在心上
馬 蟻隨其後
屑食沿路
你好痛 好痛
在茫茫中 四顧無望
惟有前行
終於遇上一個女孩
不顧忌你手心的空洞
擁你入懷以溫暖
挽你手以耳語
結在心上的疤 如鱗
撫之 似鐵
最後她如煙化於空中
你重重 摔在地上
再次站起來
便不敢亂走
竟盤膝坐下 雙手合十
從孔中 窺望
瞎了眼才黑得見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