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花 第四章

聖誕將至,學期即將結束。學生大多離宿回家,校園內只有零星學生;平日熱鬧擠擁的餐廳在陰冷的天氣下更顯冷清。
準備回家的陸澄煦走向落地玻璃前的桌子,放下餐盤和沉甸甸的背包,向望着半空紙杯出神的葉翹楓叫道:「楓哥。」看見對方沒任何反應,不禁笑問:「楓哥,你被施咒了?」
葉翹楓白了他一眼,皺眉道:「她要我喜歡我不喜歡的。」喝一小口果汁,望着紙杯輕歎:「誰會喜歡本就討厭的東西?」
「你已喝了兩星期,別再為難自己了。」陸澄煦看着他一口氣喝掉蘋果汁後,趕緊喝掉大半杯清水。把西多士切成小小的三角形,一面加糖漿,一面小心翼翼說:「崇天叔說,如果你不想與方曉敏出席舞會,他可以……」察覺對方情緒倏地改變,陸澄煦閉嘴抬頭,看見葉翹楓扭頭望向室外,一臉不耐煩。
「楓哥……」
葉翹楓掏出香煙,沒正眼看向默默進食的陸澄煦;轉身離開時勾勾唇角,低頭笑道:「現在才勸我拒絕投懷送抱?太遲了吧?」

聖誕歌興高采烈地逃離高速旋轉的牢籠,一蹦一跳鑽進人們耳朵;耐寒冷杉被逼穿上閃爍華衣,繃緊身軀裝作熱情可親,列隊迎接失控的舞者,參與普天同慶的狂歡。
方曉敏在舞池中央隨音樂忘我擺動身體,身邊不乏手舞足蹈,失控大笑的同伴。葉翹楓靜靜靠在吧枱,躲避刺目燈光。
「我……不行了,一會……才繼續。」方曉敏喘着氣走近葉翹楓,奪過他手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琉璃色的液體後趕緊放下,抹着嘴怪嗔道:「酒都賣光了?」剛要招來酒保,誇張地嘴嚼口香糖的邵紫玲已向她遞上酒杯。
方曉敏笑着親她的臉頰,道:「好姊妹!」
邵紫玲抬抬下巴表示贊同,盯着葉翹楓道:「曉敏,你每年聖誕也帶你的帥男友出來炫耀,真不怕我們拐走他嗎?」說着噘起嘴巴向沉默的他送上飛吻。
一旁的梁家怡搭着邵紫玲的肩,語氣曖昧附和道:「就是嘛!這種帥哥多受歡迎,你怎會不清楚?」
「只要你們讓他連續說超過十句話,我一定拱手相讓!」喝過伏特加的她笑得更放肆,說:「別像個傻子般呆在這裏嘛,陪我出去跳舞!」拉着葉翹楓走向舞池,為別人投來妒忌的目光而興奮。葉翹楓一直沉默,卻借人潮掙脫方曉敏的手,再次隱沒於黑暗。

舞會結束,醉倒的人傻笑胡言,東歪西倒地摟抱。苦澀酒精臣服了美醜之別,模糊了想要誰的慾望;而那一雙雙清醒的眼睛不懷好意,借酒壯膽,借醉開脫,彷彿一切身不由己。
葉翹楓卻覺得,甘願立於危牆之下,誰都不無辜。
「想什麼呢?」對鏡塗唇,方曉敏已然半醉,聲音含混不清。「你令我出盡風頭,想我怎樣報答你?」
「離我遠遠的。」正駕駛的他視線落在街上的天使裝飾,身處凜冽北風,仍低眉斂目雙手合十,是在為世人無私祈禱,還是拒絕看塵世紛亂?沉默恬靜,總教人猜不透……
方曉敏雙頰通紅,輕拋媚眼,朱唇半開,在葉翹楓耳畔低語:「真的?」
紅燈驟亮,汽車剎停。葉翹楓與方曉敏保持距離,冷冷斜睨她,道:「需要把你攆出去?」
「你可以試試。」在他耳邊呵氣嬌嗔,然後像個淑女般正襟危坐,卻在想起整夜得到的艷羨目光時,不由自主拍手哼歌。

夜幕低垂,葉翹楓呆望天花,眼裏滿是倦意,卻未能入眠—— 一貫的難以進入夢鄉。
歎氣離開被窩,溫柔地把小提琴與琴弓放回琴盒。燃點香煙走到窗前,看見窗外柳樹被狂風吹得東歪西倒,但不遠處,老榕樹在昏黃的燈光映照下,仍泰然屹立,彷彿任世事轉變,仍能始終如一。
「啪!」一聲巨響,榕樹毫無先兆地倒下,柔弱小草成棺槨,暗淡燈光作殮裝,狂亂風聲奏輓歌。
葉翹楓慣性地勾起嘴角,卻因夜色而顯得寂寞。葬禮一蹴而成,生滅只是一瞬之間,愚蠢的思念卻那麼漫長。過剛易折,順昌逆亡,現實最恨抵抗。
指間夾着香煙,上升的白煙模糊了視線。煩躁地吹散煙霧,他只想好好睡一覺,為何卻那麼難?
抖落幾縷煙灰,看向窗外凌亂景觀。世界紛亂,樂土難尋。他不介意為一己寧靜,為世界增添那麼一點點混亂。

石頭城

楊冰峰

石頭城
——唱和葉芝《當你老了》

我在其中,你在其外,
我是被圏養的豬,
你將我禁室培慾。
你來時,我裸體,
每寸肌膚我都洗刷乾淨,
每根毛髮都梳剪過,
床單一塵不染,
燈光柔和,
音樂悠揚,不急不慢,
我為你準備了晩餐,
玫瑰花。
你想吃飯還是,
先推倒我?
我看着你的眼睛,
猶豫、急躁、不耐煩,
你一時不知如何選擇。
我挑起你的裙,
撫弄你的乳房,
你推開我,
坐下來開始用餐,
我沒有動,
默默地看着你咀嚼,
你問我有甚麼好看,
我説你有殘忍的美,
我想記住。
我們來到床上,
換了幾個姿勢,
你一直在吼叫,
你知道我害怕空寂。
之後我們就這樣躺在床上,
發覺語言可恥,
我們沉默。
直到你將城門打開,
我靜靜地為你關上,
回望一屋的狼籍,
懊惱殘夜如何收拾。

2018年5月16日

村八分

丁智逸

輾過銀光閃閃的高速公路
一片翠綠的田野
盡入眼簾
微黃的薄霧下
恬靜得令人羨慕
旅遊巴的玻璃窗外
看見的
就只有世外桃源

然而,又誰會知道
仙境外的厚門
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以來
從來沒有人碰過一下

只因
那道世代相傳的護身符
早已牢牢的烙在村民的額角上
他們手牽著手、彼此作揖鞠躬
在溫暖的微笑中
互相打量著對方的腳尖

透明的繩索下
一對對嬌小的三寸金蓮
被「村八分」的刑部綑綁著
日與夜
由老到幼
必需時刻警醒
觀察著空氣
務必傾盡全力跟別人一樣
拼成一條直線

一雙雙化膿的小腿
縱使不斷地顫抖
也要忘記自我
努力地拼成一條直線

就算化為塵土
也要捨去靈魂
拼命的站成一條直線
因為誰也知道
只要稍一分心
「村八分」的代表
隨時會為你、家人、朋友、後代……
送上一個鮮紅的蘋果

黑白配

歐陽學謙

他眼裡的混濁
是街市死魚的不新鮮
掙扎求存

一層層霧化的薄片
黑白無常
在這扇窗中
任意揮灑自己
融為一體

不可能?可能!
歪理?真理!
那良知的白 早被染污
蓋上斑駁的謊言

黑白的漸變
整個色系的體現
遍地的
虛情假意 爾虞我詐
冷冷在人間亂舞

每天看見
越見混濁的視野
如此理直氣壯地狡辯

黑白在人們身上的完美結合
那暗黑對人性的極致破壞
純淨 • 邪念
兩色高尚得
再也不能被世俗分開

健美

楊冰峰

生而不完美,
故我不斷地雕刻自己,
即使知道上帝終將將我推倒成灰。
上帝偽善或大善,
我誠實,也易被摧毀,
我不卑不亢。
上帝強大的力,
借着美在天空盤旋,
橫行而無所顧忌,
我閉目不能直視,
仍感受到衪的無所不在,
像置身於水深火熱中,
被鑄造或被毀滅,
歐冶子的五把劍,
不是鋒芒畢露,
是美的肆無忌憚,
她為莫邪,
我為干將。
上帝嘲諷衪創造的美,
吹熄我雙目的光芒,
我昂首擺出阿基琉斯好戰的姿勢,
同時掩藏我受傷的腳跟。
你可以毀滅我,
美的最後是毀滅,
但我的驕傲,
是灰燼中揚起的力。
上帝,
你摧毀我,
是否也像我一樣對美的極致難以忍受?

2018年5月24日

五月三十五日晴

古璞

某年
螳螂學會了擋車
廣場上站著的女神像
受不了六月的嚴寒 

聽說紅色的雪
能點起燭光
有光便有陰影 這是不可避免
瞎子 從不相信黑暗
蠟燭沒有存在的必要

時間是水
傷口上的血跡 早沖淡了
耀陽紅得著火似的
某人說 真亮
再飽也吃得下饅頭 連同赤色的心
吞下
企鵝不懂熊的思緒 但──
誰都懂吃 

捱餓 某隻不肯歌唱的籠中鴿
大概魚兒都渴求 在陸地上暢泳
「真苯」他們說
水份 蒸發 烤乾 
在誰的肚子裡那平原散步

旁邊的人在歌唱
馬照跑 舞照跳
管他血流成河 不要濺到我家門前便行了
也對 反正管不著
難道天要下雨你也要管一管嗎 
還不是到簷篷迴避

人們只會在每年的某日偶爾談起那場雪
殊不知 夏天早失蹤了
留下了連綿的雨 一輪紅日 
溫暖的雪在活埋著青蛙

內心深處那丁點火光
有把傘正撐著 便夠了

星晨花 第三章

「一生一世」是姻婚的承諾,所以這家能俯瞰繁華鬧市的高級餐廳是不少情侶向另一半許下承諾的地方。琴師彈奏抒情的古典樂曲,昏暗的燭光配上盛放的玫瑰,叫人看不清實況,糊裏糊塗地賣了自己的一生。但刻意營造的浪漫環境,融化不了坐於落地玻璃前的一對男女。

「葉翹楓,聖誕舞會,你要做我的舞伴。」十九歲的方曉敏不斷把玩酒紅色長髮,性感的貼身上衣和短得教人側目的迷你裙,教鄰桌血氣方剛的青年不住偷看。方曉敏回他一個挑逗笑容後,神情悅愉地看着木無表情的葉翹楓。
「你命令我?」語氣不帶起伏,冷冷斜睨方曉敏——五官標緻,比不少投懷送抱的女生吸引,葉翹楓卻只想遠遠逃離她。
「別這麼想嘛!」切下一小塊蛋糕,抬眼笑道:「雖然你不能拒絕,但可以因為我拒絕其他富家子,主動邀請你而自豪。」身為政府要員方國鴻的女兒,總有人為與方家攀上關係向她大獻殷勤,偏偏眼前這個男人總想把她拒諸門外。
葉翹楓冷哼一聲,看向窗外——夜色並未映入眼簾,只有倒影不屑地與窩囊的他對視。
「你總冷着臉對我,又招惹那麼多女人,我也沒向爸爸投訴,待你很不錯了。」突然伸手撫摸葉翹楓冰涼的手背,惹得他匆匆甩開她的手後,狠狠看着她。方曉敏故作無辜地笑笑,得意之情溢於言表,心滿意足道:「那天穿得帥氣點吧!我要在場所有女生羨慕我。」她慶幸六年前爸爸使了妙計,令葉翹楓只能消極抵抗。
葉翹楓垂眼看向桌上明滅燭火,禁不住自嘲地扯扯嘴角。他像立於舞台中央的木偶,幕後黑手拉扯絲線控制他跳着滑稽的舞步,貽笑台下觀眾。
如果火焰足夠猛烈,他不介意引火自焚,燒斷絲線脫離束縛。但他總是欠一點動力,不敢結束這荒誕可笑的木偶劇。

風捲殘葉,留下光禿禿的枝椏與烏鴉作伴。冷風吹過,摧毀空氣中僅餘的暖意與溫柔。
縱使裹着厚重大衣,學生仍冷得瑟縮發抖,恨不得躲在室內,享受源源不絕的暖氣。但凋零的丁香樹下,葉翹楓立起灰絨褸的領子,一派悠閒地咬着煙,彷彿享受凜冽刺骨的寒風。
當圍着長長白色頸巾,氣質清冷的女子出現眼前時,葉翹楓深呼吸,緊緊大褸,掛上笑容,輕佻喚道:「天恩。」
微怔回頭,帶着淡淡的疑惑:「我認識你嗎?」冷淡的眸子像沒有溫度的牆,隱藏背後的溫柔。
挑挑眉,笑着呼出一口白煙,一副吊兒郎當模樣。
「如果不認識,請別叫得這樣親密。」秦天恩皺皺眉,正要離開,手腕卻被抓住。
「葉翹楓。」臉上笑意更濃,「你認識我了,天恩。」手上更加用力,如溺水者緊抓救命草。
秦天恩沒急着掙脫,只是冷冷望着他。片刻,動動被桎梏的手,不帶感情問:「夠了嗎?」
「不夠。」但卻不再用力,只用五指輕輕握着她。
霍地掙開他的手,旋即離開。秦天恩看不見葉翹楓臉上的失望瞬間被玩世不恭掩蓋;他勾勾嘴角丟掉香煙,然後灑脫離開。
一陣冷風吹過,吹散樹下煙味,帶不走眸裏的悵然。

聖誕步近,北風漸緊。禿枝裹上燦爛燈飾,淒冷的景像與和諧的節日相忤又相依偎。
夜晚九時半,寧靜的飯堂幾近無人,只有剛離開自修室的秦天恩,默默吃飯,沉醉於書本之中。
「你的飲食習慣不太健康。」不知從何出現的葉翹楓坐在秦天恩身旁,放下一瓶溫暖的牛奶後,怡然自得蹺着腿。看見秦天恩神色疑惑,紆尊降貴地解釋道:「給你的!」
秦天恩接過牛奶,瞄瞄準備以打火機撬開啤酒瓶的葉翹楓,把尚未喝的果汁推給他。「給你!」
「交換?」饒有興趣地淺嚐杯中物,卻在瞬間放下杯,皺眉道:「最討厭蘋果汁!」像討厭吃蔬菜的小孩被逼吞掉整碗青豆,葉翹楓抿抿嘴重新捧杯,盯着秦天恩,強逼自己喝掉它。
秦天恩低頭不語,重投小說世界,彷彿感受不到同桌專注的目光,依然故我地看書吃飯,喝免費的溫熱牛奶。
「天恩,你就這樣毫無戒心喝可疑飲品?」葉翹楓突然打破沉默,意味深長地望向空空的牛奶瓶,刻意低聲說:「這個人兩天前勾搭你,男女關係亂七八糟。你不怕嗎?」
放下小說,抬眼看一臉壞笑的人,平靜問:「你為什麼不繼續喝你的啤酒,而喝光『最討厭』的蘋果汁?」
「你請的,我怎捨得不喝?」輕敲曾盛果汁的紙杯,未幾對它不屑一顧,轉而望進秦天恩的眼睛,眼神深邃而認真。「而且我在爭取好印象,一點犧牲在所難免。」用打火機輕敲酒瓶,聲音清脆,像為腦海中的旋律拍打節奏。
秦天恩別開視線,看見清潔工人不滿地看着他們。「你用得着這麼委屈?」
「只為你。」
正要轉身取過大衣的她愣住,彷彿不經意問道:「我的榮幸?」
敲擊倏地打住,葉翹楓把打火機放進尚有空位的煙盒,笑得不懷好意。「不幸!」
秦天恩不自覺皺眉,卻裝作充耳不聞,迅速收拾物品離開。

步出飯堂,繽紛的聖誕裝飾抵擋不了寒風撲面。秦天恩深吸一口氣,拉拉頸巾準備返回宿舍,背後的葉翹楓不出所料拍拍她的肩。
「不要了?」回頭,看見葉翹楓邀功似的揮揮她的小說,一臉等待讚賞的模樣。
匆匆取過書,不欲多留,剛邁步便聽見他道:「天恩,怎麼謝我?」
秦天恩轉身瞟瞟他手上的啤酒,道:「你的飲食習慣不太健康。哪天不討厭蘋果汁再找我吧!」挑釁似的抬頭,不經意間視線相接,隨即四目交投。
一陣風吹過纏繞樹榦的彩色燈泡,光影搖曳,燈飾閃爍,彷如紊亂心跳。

好酒,不見

愛迪生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
以骨刻字,妄作成詩
貓看著鏡子
貓看著一具殘屍
是,或不是
都只剩下一天
我還有一天

沒有什麼值得留戀
不就是一罐半咸的甜
既然留不住那逐漸模糊的臉
乾脆,視而,不見
一口喝下灼喉的朗姆酒
難道就非得不死不休

何其荒謬,片甲不留
diu~
卡著心口的一個毒瘤
蠶食著狂想成鳩
屍鳩之仁,稍有不慎
成了綠茶味的人

臨終前的恨
狂呼著等一等
貼著睫毛的利刃,毫不留情
扎進心神
念念不忘,你以為
有迴響?別傻了
根本就沒有天堂
乾坤朗朗
祂偏要跟你抬槓

傻了吧?殺了吧
只剩下一天
我,還有一天

翼雲

被填滿的日記本
映照著那潭心湖
如那晚霓虹的燈火
爛漫的哪也去不了
最後 那斑斑光點
都化為夾上的一抹苦澀

雨中微光 映著你的側臉
涔涔長廊 斑斕的沒有盡頭
依稀那抹清香
只見你肩 已到那灼灼出口
那迂迴眉頭 就如我

臨海的日子

綺軒

「現在懂了,沈寂想念是讓人
靜默的事
分針混凝著無法回覆
如一座城鎮孤寂 」

去過的碼頭清晨諸多海鳥
我喜歡你溫暖而陰鬱,有海洋和忍冬的氣息
七月的雨落在港口潮濕黏膩
季風裏城鎮人們忙碌疏離
無法佇立並為你儲存來過的每個晨夕
魚蟹的生死這裏顯得容易

我要走並且遠離,曾經愛過的
清晨大雨像靈魂一樣受傷斷續
八月風球在遠遠海洋蘊釀名字
藏匿摧毀擁有人的重量

帶走陌生鳴笛放入七月行囊
海風仍潮濕,已閱讀
你給過的每個潮汐

吵雜喧嘩的港口,我是安靜的
靜聽
你的遠去不語

星晨花 第二章

十一月末的大學校園寧靜清新。
陸澄煦於入學試取得佳績,如願入讀電影系,咬着筆為功課絞盡腦汁。「楓哥,你說世上真有永遠的愛情嗎?『同偕白首』,『誓死相隨』這些用字是否太不切實際?」久未得回應,陸澄煦推開床上的小提琴,重重坐下,抱怨道:「雖然我壞了你的好事,但也算替你趕走一個討厭的女同學。你就幫幫我,給點意見吧!」
「那些人根本趕不絕。」一直凝視窗外的葉翹楓摁熄手中香煙,終於轉身面向陸澄煦,眸子裏是慣常的淡漠。「你不覺那些過時的愛情觀彆扭?」
「真的很差勁嗎?」望着不足一年便要畢業的葉翹楓一臉不屑,陸澄煦洩氣地扔掉筆。
「現在的小孩還相信梁祝化蝶的天方夜譚?」回頭時眼裏閃過一絲笑意,視線再次越過玻璃,略過停在窗前的一雙蝴蝶,欣賞夕照下披上金黃的小湖。
「我……再修改吧!」陸澄煦眼珠一轉,隨葉翹楓的視線望去:「楓哥,你這房間的景色真好。」
「湖光垂柳,遠處還有一棵老榕樹,的確不錯。」金黃的陽光灑在湖面,泛起粼粼波光,閃耀四周;不識趣的輕風吹拂,牽起陣陣漣漪,撩動心扉;殘留的花香瀰漫校園,帶來絲絲甜蜜,勾起心醉。與這樣的風光相對兩年,始終未曾迷上。但自去年,一道影子靜靜飄進這幅圖畫,他才深深沉醉其中。
「我不是說這個。」陸澄煦笑笑,望向坐在湖畔閱讀的少女。「從德國回來,翻譯系二年級的秦天恩。低調、離群,卻讓楓哥終於放下初戀情人。」
沒理會調侃,葉翹楓淡淡說:「她只是誤入人間。」
「天使?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我總覺她有點面熟。」
「或許在前生見過吧!」漫不經心回答,看着窗前舞動的蝴蝶飛向那靜靜閱讀的人。這不正為兩人暗牽紅線?縱使真有月老,他也不敢妄接紅線,只能遙遙望着她。
輕風吹過,少女合上書,把被風吹散的頭髮攏在耳後,抬頭望向窗戶。
風動無因;情,不知所起……
葉翹楓愣住,半晌,掏出香煙,說:「我煙癮起。你回去繼續琢磨你的功課。」
「楓哥……」
葉翹楓開了房門,下了不能再明顯的逐客令。「你哮喘發作,我不會負責。」
「明白了。」步出葉翹楓的房間,聽見關門的聲音,陸澄煦難掩一臉憂色。他知道,葉翹楓會在午夜前吸掉整整一包煙——他總以為麻煩會與呼出的煙圈一同隨風而逝。

慾望

楊冰峰

我對你的慾望如潮漲,
月亮一直影響着我,
太陽的光芒,
掩蓋不住淡淡而充滿嘲弄的月暈。

科學解剖世間萬事萬物,
天使躺在手術台上發抖,
愛情與慾望,
解讀成動物繁殖需要的九十天。

我激流中的鰥夫,
慾望如潮水,
洶湧地衝擊着護城岩,
你止我在淡淡的月輝之下。

2018年3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