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雨

林頌華

黃雨後的街道上,雨水在不平坦的地方結集成一個又一個小水窪,倒影著路旁的黃槐。天空還在下一點點微雨,傑沒帶傘,走到橋底避雨時,還差點踢到剛離家出走的嘉壹。

嘉壹身上穿著學校運動服和白波鞋,就這樣坐在自己的小背包上。而傑今天佯病,向公司告了一天病假,也正閒著。

兩個正在逃避生活的男子就此在天橋底下聊起上來。

傑:「你為什麼離家出走?」

還沒想過要當爸爸的傑,對於小孩子的絮語其實毫無頭緒。他大概聽懂的是六歲的嘉壹不喜歡上面試班,而且最討厭英語會話。傑本能反應地敷衍著嘉壹說:「你媽是為你好吧,你長大了就懂。」在偷來的一天假期碰上一個流落街頭的小孩,還真是有點傷腦筋。他現在該送嘉壹去警局嗎?

正當傑在盤算該不該擱下這孩子不管時,嘉壹睜著那雙炯炯的孩子眼追問著說:「那我要長多大才會懂?」傑竟一時語塞。

傑今年28歲,想起自己穿著一身上班服出門,無非就是要瞞著家人自己在佯病不上班。他真想告訴這孩子,到你不會把所有事情都告訴媽媽時,大概就是你懂得媽媽老是為你好的時候了。

可是該怎樣跟六歲的小孩子解釋呢?

「很快你就懂啦。」傑只好繼續敷衍著。這時候,傑收到女朋友的whatsapp:「今天上班有遲到嗎?」傑看看手錶,然後回覆: 「遲了5分鐘。」為了自然一點,還補上了一個滴汗笑臉的emoji。

女朋友也回覆了一個笑出淚來的笑臉:「add oil today!」

傑舒了一口氣,但還是有點心虛。他得找個人來說點話,但身邊只有六歲的嘉壹。

「你在幼稚園交到女朋友嗎?」

「有呀,她說升上小學就會嫁給我。」

傑的大笑聲在橋底迴盪:「那還不錯。我女朋友說我買層樓後才會嫁給我。」

「你有層樓了嗎?」

「沒有。」

「那你去買呀。」

傑站得有點累,索性用公事包墊著,跟嘉壹一起坐在地上。

雨點一顆一顆打在水窪上,傑沒有在笑了,他忽然在想,買樓和跟女朋友結婚,到底那樣比較艱難呢? 黃槐樹的倒影在水窪內顫抖。

傑嘆一口氣,原本今天打算獨個兒放空一下而已。然後,他看著身旁那位托著腮,剛離家出走的六歲小孩,再嘆了一口氣。

這場雨什麼時候停? 黃槐樹沒有回答。如果可以,傑此刻很需要一罐金黃色的啤酒。

(《黃雨》是2018年9月《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的創作文本,原文首次刊於表演場刊)

綺軒

我已不能好好寫信給你,不宣揚且
秘密

-

走ㄧ段路心懷雀躍,挑一隻好筆
只為流利寫下幾日積攢的話語

信簽是種武器,所有顏色必須審議再審議
所有字跡必須是圍城情事

-

我已不能好好寫信給你,例如書店遷移和
心跳不ㄧ

背包裏的滄桑和筆,急速且犀利

-

我已不能好好寫出秘密,例如
不再戀你

一〇〇一

耘乙

程式的背後,沉潛動能是一〇〇一
一〇〇一背後是整合和運轉
如日與夜,解讀著陰陽零距離由終極的屬性
有人淪為地獄的縱橫術士
將一個遙控的䧟阱匿蹤
讓您、任我,因不甘寂寞而觸碰
要不繳交贖金
要不叩應網上流傳的造愛改運
觸屏閃現:骷髏骨頭

就是不讓點擊落伍
彈鍵譯碼,以飛秒速度運算
點擊。點擊偷天,由航拍實時傳真
洩露一個四腳朝天的扶桑人
誠惶誠恐,從小白球的沙圈爬回政壇
點擊。點擊換日,連線利空
幾個區塊貨幣的市場
挹注一個俄籍的說書人
把荒腔走板用在終端機
覆蓋著老在喊叫優先的一個天之驕子

不以駭客論英雄
在半靈半詭的硅谷
畢竟,有人化身天國的解鎖匠人
神工於擺脫迷宮,在關鍵的電子時刻
開啟一個的數位共和

2018-8-1。硅谷

匈牙利點滴

句芒

從捷克的布拉格南下,來到了斯洛文尼亞。在酒店的早餐上,與同桌的一對美國夫婦搭訕;我對男的說,你們的總統夫人梅拉尼亞是斯洛文尼亞人,從而打開了我們的話匣子。最熱門的話題,當然圍繞著他們的總統特朗普,我對男的說,你對於特朗普,你們的總統有什麼的看法?他的答覆令我感到驚訝。他説,噢!他嗎?是個無赖騙子!我好奇地再問這個剛認識的美國人,為什麼這麼有這樣的說法呢?他回答,譬如說,有人同他做完一單工程,他稍有點不滿意,就會斷拒絕付錢,而且對你説,我不怕同你打官司,我有的是金錢和時間。

離開斯洛文尼亞再南下,進入了克羅地亞。旅巴停在克羅地亞與匈牙利的邊界等候過境。在我們的前面,早已停上二輛旅巴在等候。我們在旅巴上等了大約45分鐘,前面的旅巴開走了,才有一位身裁高大的匈牙利邊防員走上來,逐個團員收集了我們的証件,便下車走回他的辦公室。我們在車上再苦候15分鐘,他拿著我們的証件,吩咐全體下車,在導遊的協助下,他逐位團友叫名,拿回自己的証件后便返回車上,這就辦完了過關手續。旅巴繼續向着匈牙前進。

旅巴在匈牙利的平原上奔馳,大幅草原上,星羅棋布的銀色閃亮的風力發電桿高聳雲端,風車的葉片隨風緩緩地轉動。對面的公路上,一輛輛的貨櫃車川流不息如貫地奔往奧地利。匈牙利位於東西方的交滙點,東方的貨物經匈牙利輸往西歐。

我們在路邊的一間餐館享用了驰名的匈牙利杉木烤羊肉。羊肉鮮嫩肉滑而且發出微微木杉的馥郁。猶如廣東的荔枝柴燒烤鵝般,別有一番風味!

旅巴稍停在路邊的候車處,讓大家去洗手間方便方便。我看見一群男學生飛奔地像赛跑般跑往廁所。奇怪的是,他們都排隊輪候廁格,尿兜卻又空著,他們沒有用。難道他們各人都在拉肚子嗎。我站在尿兜前方便時,噢,我明白了。尿兜的設計高了點,連我有米七的身高也要踮起腳尖來相就相就。這即時想起過關時那位身材高大的邊防員。我也留意了匈牙利的男兒真的個個昂昂七尺。

進入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聞名的藍色多瑙河緩緩的流水,流過西岸的城市布達和東岸的佩斯,二個城市合而為一,這就是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多瑙河的名珠!

匈牙利人擁有亞裔人的血統—馬扎爾人。馬札爾人從西伯利亞南邊的草原進入多瑙河盆地,建立了現今匈牙利。布達佩斯見證了匈牙利的多災多難的城市!13世紀,它遭到蒙古人入侵,燒毀布達佩斯;16世紀,又遭遇土耳其人入侵,落入諤圖曼帝國統治了150年;第二世界大戰,又遭到納粹德軍蹂躪。因此,匈牙利人是多麼渴望響往和平和自由!正如,他們的愛國詩人裴多菲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不幸地,斐多菲為了鼓吹匈牙利獨立而被統治者奧地利王朝哈布斯殺害,死時,年僅26歲!

走在布達佩斯的街頭,看到有的建築物,外牆還留下纍纍的子弾孔,凹陷的孔窿,它們正在告訴我們:戰爭的殘酷!和平的珍貴!看看,哪聳立在布違佩斯中心,蒼翠的山丘上的自由女神像,高舉橄欖枝向着蒼穹訴説和平和自由。不遠處的英雄廣場是紀念馬扎爾人定居匈牙1000週年建立的。廣場的中竚立的阿爾帕徳王及七位追隨者的部落首領的雕像。阿爾帕德王朝(889-1301),由一個部落聯發展成為一個稱雄中歐東部的強國。望著英雄廣場上匈牙利歷史裡的著名的國王、大公及政治人物的雕塑,仿佛他們正在向我訴說:「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星晨花 第九章

壁球場內,一身清爽運動裝的陸澄煦給對玻璃撥弄頭髮的葉翹楓遞過罐裝咖啡,歎氣道:「楓哥,我可是嚴重哮喘病患者,你仍不手下留情,真想要我小命?」
葉翹楓邊喝咖啡邊打量神清氣朗的陸澄煦,笑問:「你病發了?要送你去醫院嗎?」
「我竟然健康地過了六年,幸運之神一定很愛我。」笑容燦爛,比室外陽光更明媚,那抺黯然卻駐足眼內。
抬眼瞟瞟他,「想你那舊情人?有時間就多結交女朋友,別再刺探我的私生活,出賣給不相干的人。」
「如果你肯與崇天叔好好說話,我需要當傳聲筒麼?」
冷笑一聲,「我當年不應告訴你找錯門,乾脆讓你代我當他的兒子好了。」
陸澄熙得意一笑,「早說嘛!我爸媽一定求之不得。」

毛毛細雨像連綿不斷的哀愁,欲斷不斷,比傾盆大雨更惱人。
十歲的葉翹楓從教堂回家,快被妹妹舉家失蹤三個多月,杳無音訊的無助溺斃。覆上外套帽子,想起第一次與妹妹相遇,也是一片細雨。那時他獨坐家門前,一動不動,任由雨水沾濕衣衫。是笑意盈盈的她如小精靈般出現,帶他走進繽紛世界。
踱步到家門前,發現一個身影蜷縮在階梯。葉翹楓帶着期待盯着不速之客,那身影緩緩抬頭,露出蒼白稚氣的臉孔,一副剛哭過的模樣—— 一個陌生男孩。
微仰下巴,語氣不善,問:「你是誰?為什麼坐在這裏?」
「陸澄煦。爸媽給我鎖匙,要我來開門……」抽抽噎噎,緊緊揣着手中的鎖匙,眼睛又紅了一圈,「但我開不到,爸爸媽媽不知什麼時候才回來……」
「這是我的家,你找錯門了。」憤憤跨過他,正要踏入家門,卻聽見那男孩叫道:「這裏不是十二號嗎?」
倏地站住,回頭問:「你住十二號?」
陸澄煦點頭;發現自己只是找錯門口,立即破涕為笑。
轉身彎腰平視這陌生的小男孩,問:「你認識之前那家人?」
「不認識……爸爸!媽媽!」陸澄煦突然大叫,不理會這酷哥哥,直衝向一對中年夫婦。
「你不是先進去開暖爐嗎?冷病了怎辦?」那男人語氣雖帶責備,但更多的是擔憂。
女人溫柔地擁着兒子,柔聲道:「傻孩子,怎麼老認錯門?還煩着鄰家的哥哥了?」
陸澄煦一句話也沒說,只緊緊捉着雙親的手,在大門打開的一刻迅速竄進去——如果着涼哮喘病發,那可不是好玩的。
葉翹楓呆呆看着十二號門前的三個陌生人走進小屋,恐懼油然而生——他的妹妹真的消失了,也許從此無處尋覓。

「楓哥,我還真想不到為了打探你那初戀小妹妹的去向,你竟拉着崇天叔來訪我家。」陸澄煦笑得像逮到老鼠的貓,以完美的拋物線把汽水瓶扔進垃圾桶,挑戰般望着在壁球場上把他殺個片甲不留的人。
葉翹楓別過臉,一副往事不多提的模樣,陸澄煦更樂了。

那時候大門打開,葉翹楓終於窺見神秘的十二號;雖知道這不再是她的家,但他仍忍不住踱步張望,希望找到關於妹妹的蛛絲馬跡。
家居明亮整潔,還有未散去的油漆味。他竟不知道這家人何時裝修,還敢扔掉妹妹的東西!不知妹妹有沒有帶走她的寶貝相機?還有那些她拍得亂七八糟的風景照?
皺眉怒視一臉無害,乖巧地奉茶予客人的男孩,剛要發作,卻見葉崇天接過茶,和藹笑道:「真乖!」摸摸這孩子的頭,抬頭問他的新鄰居:「請問你們認識之前的住客嗎?」

「你竟不知道他們姓什麼!」
一縷陽光穿透窗戶落在光潔地面,反射出眩目光線。葉翹楓瞇起雙眼,輕輕說:「她說她是天父派來的小天使,不需名字。」
陸澄煦搖頭笑笑,躊躇片刻,問道:「有名有姓的秦天恩呢?方曉敏上星期去法國讀書了。這……是好消息嗎?崇天叔說……」
葉翹楓抬手阻止他繼續說話,「我知分寸,叫他別插手。」
陸澄煦收好球拍,拍拍葉翹楓的肩,歎氣道:「楓哥,你覺得可能嗎?」
球場內,壁球高速擊向牆壁發出清脆碰撞,球鞋與地面纏綿的摩擦聲戛然而止,並無迴響。

雲海之上

隆隆的發動機 輕柔的歌聲
天空和大海的藍融為一體
白雲橫亙其中
藍白相間的千層糕
小朵小朵的雲
噗噗
在大海上如爆米花綻放
海浪沖上大地
青 綠 黃 啡
田野整整齊齊排列
方塊 骰子 想與天地下盤棋
大地被無數積木插著
這是個黑白灰的世界
但我還是偏愛蔚藍翠綠

該發生的事

幽永

#1
甚麼事會發生
若是夢境中的我
走慢了
來不及醒來

我會否錯過
你的清晨
逕自起床
對自己說早安?

#2
甚麼人會出現
倘若
我在樹林中逗留
找不到出口

你會否
找遍整個森林
尋回我
再對我說
"對不起
我來遲了"

#3
該發生的是
我出現了

#4
剛好發生的事
你也出現了

#5
有甚麼事會發生
若是夢境中的我
發了一個夢
而你
剛好讀懂

影子比光更明亮

吳燕青

麻鷹盤旋海空白色海鷗低飛海面
白蘭地在蘭桂坊舉杯集體訴訟
黑皮膚黃皮膚白皮膚
英語法語日語韓語廣東話普通話
維多利亞海港嘴角微笑
石板街忙碌一群電影人
女主角化清冷的妝演繹
一個撲朔迷離的愛情喜劇片
北角新光戲院京劇演員唱昆曲
駱克道酒吧街扭著袒胸露乳的異國女子
同樣是異國男子的荷爾蒙超越酒精濃度
中環辦公大廈走出黃皮膚的精緻白領
廣東道1881裡的店鋪名全是English logo
唯一的中文命名是傅儀眼鏡店
異國歸鄉她似乎已不認得出生地
蛇和蝴蝶常出沒在她的夢境
恍恍惚惚只覺得日子芊瘦月色肥美
對木銅鏡梳妝影子比光明亮

那莫名焦慮的藍鯨

林頌華

 

 

 

 

( 照片來自葉曉燕的錄像裝置作品)

 

你要我記下日常生活裡面的一些事情和想法
說這樣子或許對我有幫助。那我就試試看
我,最近都在泳池游泳 

泳池的氣味很討厭,只要嗅到那漂白水我已頭皮發麻
彷彿它是藉著氣味而無孔不入地攻擊我的髮膚似的。不過
就像面對很多無可奈何的事情一樣,我已學會了忍耐 

我甚至會隨身攜帶著泳衣和泳鏡 

有時候我會像正常人一樣,先做一點熱身
也有時候,我就像浮上水面太久的鯨魚
要立即潛進水裡去才能生存一樣 

我很喜歡池水下的狀態,總覺得那兒跟我的世界比較接近 

藍的、灰的、白的
在池底下不太會看到人臉
(挺多看到一雙一雙被池水退掉了血色的小腿)
不會被人正視、也不用正視別人
所有言語都被池水過濾掉,剩下的只有毫無意義的聲音
這樣子的世界令我很安心 

現在我只要置身游泳池裡
就能視那突如其來的恐懼為水壓而已
也許游到淺水處就能避得過 

你有試過在水底哭嗎?
只要脫掉泳鏡,眼淚就會從眼角處開始
隨水流消失
沒有臉頰那兩行熱度時
眼淚跟那莫名的抑鬱,竟好像不曾存在一樣 

偶爾我還是會想到死亡
然後我讓自己在池底下閉氣,直至身體每個細胞都在呼喚氧氣
再待不下去為止 

(我能夠想像你那刨得近乎完美的鉛筆筆尖,現正在墊板的文件上作記號) 

每次當我在水面像劫後餘生一樣地喘著氣時
知道嗎,這樣我才終究感覺到我體內尚存的生命力
彷彿必須在窒息的邊緣遊離
才能夠從新記起平靜的輪廓 

近來我差不多每天游泳
睡得好了
胃口也開了點
頭痛得要嘔吐的次數也好像減少了 

我有預感,很快
我就不用再給你寫什麼事情和感受
只要這個夏天漫長一點、雨水小一點
我的焦慮,大概就會痊

註:本篇是【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其中一篇的初次發表。

【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送出五張門票

 

是次活動由林頌華小姐送出五張門票,場次為23/9/2018,星期日,下午4時正,有興趣參加的朋友可留言給我們,先到先得,而內容詳情如下:

文字、舞蹈、影像互為互動。由宋代畫家馬遠的作品《水圖》出發,三位女子從各自善長的媒介,以水為意像,誘發一場多媒體互動演出。

作者林頌華從視覺藝術家葉曉燕錄像裝置作品中提取靈感,寫成三個短篇故事:《那莫名焦慮的藍鯨》、《黃雨》以及《紅橋》。舞蹈家馬師雅為作品編舞,用身體演繹焦慮的莫名。三個媒體以民藝復興的音樂作連結,勾劃出是次 【水、圖、調】的跨媒體表演。

【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

日期: 9月22日 (星期六,晚上8時)、 9月23日 (星期日,下午4時)

演出地點: 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灣仔港灣道2號

票價: $100 購票: http://www.urbtix.hk/internet/eventDetail/36386

錄像裝置

葉曉燕,視覺藝術家、策展人。葉氏主要以攝影為創作媒介,其作品曾於香港、中國及英國等地展出。2012年成立RAC,將藝術學院課程帶入民間。除教授藝術、攝影外亦有撰寫藝術評論文章,專欄現於《Milk》連載。出版刊物包括《100香港人自攝像》、《春光》。曾於香港藝術學院及香港城市大學任教,現為香港公開大學創意藝術系講師。

舞蹈

馬師雅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舞蹈系學士(榮譽)學位,主修現代舞及編舞。在校期間曾獲學院頒發多個獎學金,以及分別到廣東曼谷作交流。2007年獲獎學金赴美國參加American Dance Festival,其間被William Forsythe Company選入Forsythe’s Project接受訓練。畢業後活躍於舞臺演出,並積極與不同藝術媒介和藝術家合作與交流。包括香港藝術節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東邊舞蹈團、香港舞蹈團外展部,多空間劇場、香港舞蹈聯盟、城市當代舞蹈團外展部等等。曾參與話劇包括香港話劇團《頂頭鎚》、劇場工作室《四千金》、浪人劇場《磒石旁的天際》、進劇場《Antigone》等。

馬氏亦醉心編舞,近期創作包括為香港藝術節 賽馬會當代舞蹈平臺 《烏》、東邊舞蹈團之《Soulless》、城市當代舞蹈團《舞蹈青年2015》,多空間i dance 舞蹈節《樓上樓下》,話劇《莫扎特之死》等等。2009年起成為城市當代舞蹈中心兼職導師。2016 年起在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擔任兼職導師,教授雙人舞技巧。

文本 / 獨白

林頌華於香港大學翻譯及比較文學系畢業,曾獲青年文學獎新詩獎,畢業後為歐遊當了兩年半空中小姐,旅遊見聞散見各大報章。其短篇小說集《空中小姐》在2008年出版後,於2015獲藝術發展局資助,出版第二本小說集《春光》,褪去青澀,以人妻的尺度書寫愛慾恨纏。現為作者/明報網上雜誌MING’S BLOGGER /大機構小白領,收入穩定,繼續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