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明時分有個輪廓像你的背影

霧裏煙

微明時分有個輪廓 幾分像你
的背影
敲了曾是你家的門 悄悄地
悄悄離去我的未來 你的過去
完美主義的你 習慣了 不在
從來不在 早上抽第一口煙
那剪影吞雲吐霧得
自然 不似你
清晨的咳嗽

習慣聽自己清晨夢囈 習慣你 不在
忘了敲門不是你 相片不是你 你已成輕煙一縷
哪天你 不再不在

那剪影說話 沒有聲音
繼承了你一半
的寡言
我凝視地上剪影 模仿你的姿態
低聲呢喃
你啊 遺失了你另一半
的我

讓時間說話

幽永

光線
在眉前傾散
眼角冒起水點
輕拭了走到窗旁
外邊
剛好有雨
傾盆下起了來
像雪花般的滲透
風一樣狂亂

這時的冰冷
我想起
一份冷漠
一份未平復的憂傷
一種多想
和一種愚蠢以致的
無藥可救

半支洋酒
一盞暖茶 一句謊言
可當作解藥
用於自我安慰
填自己的崩缺口
也騙內心
不需要重塑
原本的我
很好
很好

習慣了悲傷
以後
海洋可以沒有魚
天空不再湛藍
鳥獸即使折了翅膀
也能在半空中飛旋
我可以拒絕思考
在夜半中
不說話
不打攪

胡思亂想
是一杯搖晃中的紅酒
到後來都需要氧化
然後才相信
美酒要等待
也經歷過苦澀
才換得一口的溫甜

溫柔像酒一樣 同時也需要發酵

對不起
不用再找藉口
說自己不夠成熟
幼稚有時候
會是一種調和
在顧慮
愉悅
或在你

就讓雨天的每一個日子
都滿口謊言
而我
暫時
不說話
不打擾
讓時間來
說話

桃花

楊冰峰

低頭穿過商場,
扎進盛開的一棵桃花樹中,
一個女人笑得前仰後合。
我驚懼苦笑,
歷盡紅塵又有一劫,
就在這舉頭之處?
母親曾掌一樹桃花,
燒一串呢喃,
在我身邊繞圏趕鬼。

命運比掌紋複雜,
花瓣一片片掉落,
了無詩意倒有死意,
沈園留詩早成過去,
頹垣上的墨蹟,
香味依舊。

這棵怒放的桃花充滿敵意,
命運也充滿敵意,
誰種這一樹桃花,
驕艷如脥,
似是而非的花語,
隔壁的王亁娘。

我無袖可揮,
元宵燈下那半張謎語,
在面紗後張狂,
它是想我猜還是不猜?
這一樹桃花,
我是想它放,
還是凋敗?
無關乎勇氣或智慧,
命運在經歷一切之後,
宿命早已形成。

2018年3月4日

紅橋

林頌華

連接河道兩邊的,是一條漆上了紅色的行人橋。

行人橋沒有一個正式的名字,人們就叫它紅橋。這信手拈來的名字,也成了這地方和附近一帶店舖的名字。紅橋商場、紅橋茶餐廳、紅橋理髮店。乘小巴到這兒,也是喊一句「紅橋有落」就行。

這兒是我和細細一起成長的地方,橋的兩岸分別是我們的家,和唸書的中學。

但紅橋現在已變成了細細的娘家 ; 嫁到了港島後她也像其他人一樣,總抱怨說紅橋這地方,真是很遠很遠。我和婚後的細細不常見面,上一次見她已是大半年前的事。今天收到她的短訊後,我走到從前跟她常去的河堤公園,坐在石凳上,點了一口煙。

她說她再次懷孕了。

我看著河面上紅橋的倒映,那被橋染紅了的波光。想起女子為了生育,到底願意流多少血? 細細曾告訴我,頭三趟人工受孕不足一星期已經落紅,她哭成了淚人 ; 第四次人工受孕,孩子逗留在她內六個星期後流產。細細說,但那一次,她再沒有哭,她甚至冷靜得把手伸進廁所的血泊中,確認那只有一厘米的生命是否已從她內流失掉。

想起她說到此,那故作輕鬆的一下乾笑聲。我用力吸一口煙,煙頭的火光亮了起來。

河流獨有的異味,此刻彷彿夾雜了一點腥。倒映著紅橋的波光,在河上顫抖。我仔細地把煙吸入、呼出,讓煙草味充滿我的肺部和鼻腔。記得中學時的細細每次月經痛,我都會送她回家。沿途子宮每一次抽痛,她就會把我的臂膀扣緊一點。

我偶爾也會如此,懷念起那咖啡色圓領校服裙、小短襪的日子。曾經我們是如此的接近。

對於她再一次懷孕,我很想給她一個擁抱;可是此刻我在紅橋這邊,只能看著她的短訊磨蹭半天,然後回應一個「合十」的emoji。也不知該替她憂慮還是高興。

我是如此地喜歡著細細,可惜我只是一個住在很遠很遠的紅橋、而且無法令她懷孕的女子。

我把煙蒂擠熄,從河堤公園步行回家。

走上紅橋時我給女友撥了一通電話。有時候我會故意叫女朋友「細細」。她總問我為什麼,我答因為你細細粒。她不會知道有另一位細細的存在。

「喂。」

聽到她的聲音,還想起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會令彼此懷孕,這一點竟令我稍為安心。

(《紅橋》是2018年9月《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的創作文本,原文首次刊於表演場刊)

星晨花 第十章

花香散逸,運動場上哨子沉默,考試號角響徹校園。學生為爭奪剎那榮譽頭破血流,試場內的廝殺彷彿永無休止。
秦天恩放下小說,四顧圖書館滿目瘡痍。敗陣者垂死掙扎,僥倖生存的不得不拖着疲憊身軀準備下一場戰役;而她卻置身事外。
忘了從何時開始,她似再無欲求,只是默默走在正途,絕不踰越半步,也不參與任何戰役。噓——她的生命不要驚擾任何人。
惟獨那一次,她鼓起勇氣追求,卻被拒諸門外;丟盔棄甲落荒而逃,卻又小心翼翼暗暗期待。不奢望取勝,只願與他牽手走進如血晚霞,看大地焚燒——而他依舊毫髮無損。
倏地感應般回頭,看見架着眼鏡的葉翹楓溫文爾雅,笑對一片殘紅。秦天恩闔上小說,望着添了幾分書卷氣的他走到跟前,放下參考書,傾身在她耳邊說:「想我嗎?」
從容走進硝煙,只為送她一句悄悄情話。秦天恩白他一眼,用指尖敲敲他的參考書,輕攏長髮低頭繼續閱讀。
葉翹楓沒所謂地笑笑,開始靜靜溫習最後一科考試。

兩小時後,葉翹楓眨眨疲倦的眼睛,發現秦天恩托腮盯着他。笑着擱筆,歪歪頭,溫柔問:「出去走走?」
秦天恩搖頭,心不在焉地擺弄外衣的裝飾帶子。「你父親好像插手了。」
笑容凝住,葉翹楓重新執筆,低語:「他最愛多管閒事。」
秦天恩幽幽歎氣。他拒絕幫助,不需戰友,總以為自己孤軍作戰。
黃沙漫漫,沒有羅盤,何以凱旋歸家?

考場燈光明亮,考生奮筆疾書,時間是最大敵人。葉翹楓趁思考時轉轉手腕,又匆匆低頭繼續書寫。
步出考場時,他摘下眼鏡,倚着欄杆揉揉乾澀的眼睛。
黃昏將至,高矮樹木拉出長短不一的影子,花卉逸出或濃或淡的香氣,不需為其獨特煩惱。
架回眼鏡時,瞥見樹下一個熟悉的身影。「天恩?」快步走到她身邊,臉上不自覺泛起笑容。「等好久了?」
歎着氣給他一個明知故問的眼神,沒好氣道:「剛好路過。」
「我剛巧想見你。」壞壞一笑,把她從陰影帶到陽光下。「這是心有靈犀,還是命中註定?」
秦天恩低語:「自作多情!」
葉翹楓寵溺地望向她,牽着她的手,笑得心滿意足。
初夏夕照懶洋洋,時間也彷彿偷得浮生,放緩步伐;走慢些,再走慢些,就這樣走到天荒地老……

古式木製書架佇立房間一角,昏黃的座枱燈光映照斜躺於椅子的小提琴,淡淡的煙草味道低訴它的惆悵。
「你不能將就一下嗎?這樣很奢侈。」秦天恩摸摸書架,問獨佔一室的葉翹楓。
「把我困在簡陋的牢房,還要我忍受一個發霉書架?」搖搖煙盒,續道:「而且誰能忍受睡覺時吸二手煙?」
「那是你父親縱容你。」轉身面向他,把冰凍的蘋果遞給她。
「他只想免卻麻煩。」緩緩咽下果汁,望向湖畔石椅。丁香樹長長的影子落在椅上,又隨着夕陽慢慢移離。
黃昏熱氣將散未散,葉翹楓望着漸漸黯淡的天色,想起在校園第一次看見秦天恩。黑夜初臨,她穿着白襯衣坐在石椅沉思,月般冷,水般柔,像誤墮凡塵的天使,茫然望向無星的夜空。
「笑什麼呢?」發覺葉翹楓望着窗外風景出神,還情不自禁露出笑容,秦天恩好奇問道。
四目交投,葉翹楓說:「在想你的過去,還有我們的未來。」望向書架上那幀發黃的風景照,淡淡地笑,「你信不信我們將來會很幸福?」
秦天恩朝他的視線望去,彷彿掉進照片裏紫色的星晨花漩渦。
兩人近在咫尺,就這樣一動不動,時間就此凝住。
德彪西的《月光曲》悠悠響起,溫柔地聚攏空氣中的欲語還休,贈予天上寂寞新月。
秦天恩翻找手袋,掏出仍在輕哼的電話。「爸?」抬頭給葉翹楓歉意的笑容,向他揮手走向大門,對話筒支支吾吾:「用不着。德傑叔是抓大賊的,我怎敢隨便煩他?」
葉翹楓來不及留她,關門聲已響起。
來去匆匆……
他突然覺得這房間太大了。他想關燈讓黑暗充塞這空洞的房間,但只是乏力地躺在床上,望着微黃的天花板抽起一根又一根煙,讓煙草味道和飄渺的白煙瀰漫孤獨的房間。半夢半醒一夜後,一絲陽光透過玻璃窗落在臉上,他站起望向湖畔—— 一夜薄雨霏霏,葉上水珠顯得格外晶瑩,如穹蒼憐憫大地的淚水。
按按隱隱作痛的額角,再次睜眼,發現這片恬靜缺了那人身影,不過是一幅沒有靈魂的廉價風景畫罷了。
呼出煙圈,葉翹楓以濃郁的黑咖啡及尼古丁代替頭痛藥,帶着一篇兩星期前的報導,離開煙霧瀰漫的房間。

鏡子的影像
沒有光線會怎樣
染上燈紅酒綠身驅
陪隨的不安份影子
不過是光的遊戲
光照射的我 真的我?
歸入黑暗 鏡子的我去那?

依附着光生存的眼晴
所指示的事物
不過是世界局部的形
受着光和影戲弄
隱藏黑暗中的我
慢慢看清楚

仰望着光前進
就將一切惡都鎖起
「你才是不我」
拒絕接受 慢慢累積
如要清算會怎樣?
潛入黑燈瞎火世界
「由我孕育的你。」
其實才不是恐怖

伸手不見五指
就算在熟悉地方
也許變得徘徊不定
如果逃走
就會不明氤氳水氣
虛無的昇華。
就在天明前
在黑暗裏翩翩起舞。

青春

郭韋辰

20年的青春
不僅是灑脫的熱血
在記憶的殘影中
刻印著獨有的深邃
走在一名為歲月的步道
靠在時光的胸膛上
那怦然雀躍的心
伴陪著腦廻中
逐漸迷茫的點滴
敲響了曾經。

棧道築起於邊陲鏈接著一切
認命了,不停歇
那從來都不是負擔
是名為生命的詩篇。

施勁超

拎起高腳酒杯搖晃血色般的酒液
食指與中指之間夾着未完全熄滅的箊
點一下火讓煙灰掉落

麻痺感
被抽取的靈魂摺疊放回原處
癮君子抽搐口吐白沫
瘟癟的嘆息沾污混濁的大氣
病榻堆放腐爛的棺材
屍骨未寒

愚騃的侍者
請給我一杯特濃咖啡
保持足夠清醒看着這城沉淪
湮滅於資本主義的裙擺下
擷取現實的醜陋

蚁民

永辉

夕阳沉淀,
余晖在海面上泛起鳞鳞金光,
燕掠过巴士的小窗,
窗下,人头攒动,
街童们,手牵手在巷道,奔跑,嘻闹。
大人们,串流于车龙间,买卖,叫嚷。
大人们的笑容里有小孩们不解的愁。

回酒店路上的两侧,
绵绵斑驳砖墙背后,
黑影在墙缝里蠢蠢渡步,
众生们准备,夜幕低垂后,
争取当一夜地主的机会。

入夜,
城市逐渐卸了妆,坦荡荡,
在霓虹灯闪烁衬托下,
显得有点诡异。
殖民时期的建筑物,
在夜里获得永生,
嚣张的影子往外伸展,
誓言要把这个城市夺回。

深夜,
蚁民们倾巢而出,
淹没了城里的每一个角落,
蚁民们圈地成主,哪怕是一席之位。
在月色覆盖下,述说往事,
在这里,明天属于富人,
人潮往往是个背景。

城市的边缘,
林立的钟点酒店名字引人遐想,
密密麻麻的格子房间里,
不懂睡垮了多少岁月?
纵容了多少兽欲?
姑娘,
不要再去教堂,
你合手排扣于客人颈后时,
已经做了忏悔。
在这里,
跨越贫富间的桥梁,
原来得用肉体来建。

警车声,呻吟声,
都被那隔声性能绝佳的玻璃门,
如那道防海墙,堵住,
酒店里,
是个被玻璃罩,
罩住了的香格里拉,
玻璃罩下的客人在赌轮盘。

大厅里,
钢琴家在独奏,
键盘黑白的相间,只有缝隙,
却不容半点灰色。
那曲风太凝重,不安的我,
在黑白变奏时,
走出外透气。

围城外,
黎明将至,
那些墙缝像海绵般,
缓缓把蚁民吸入,
他们没有挣扎,
也没有反抗,
如日月的交替。
一切如此的自然。

酒店对面,
有位小小蚁民,
红肿的双眼,
泪水早被晚风吹干,
留下两道泪轨,
想必是昨晚吃了什么苦头,
还是什么都没吃。

我买了份早餐,
打算越过马路安抚他一下,
可是,
竟发现自己混淆了左右,
举步维艰,看着他背着我,
缓缓溶入于那些墙缝里。

我站在路中间,
被这座蚁城左右着,
久久不能自我。

戲子

施勁超

假日的車站
一向喧囂
狹窄了的通道飄散一陣腥臭
死水的氣味

偶發的職業病
戒除不了偽善的笑容
恐懼於躁動的人群
與侷促的空氣

列車不知何時安裝了電視
嫌這嘈雜的空間不夠嘈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