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信片

之城


不便攜帶手信
這成了
唯一答應送你的
一片

揭過背後
筆墨順流而下
化成流泉
撫過
輾轉無眠的漫夜
停不下
追逐著風的追逐

繫上這遠行的淡香
流向墨綠 矗立著的小箱
裏在 那熾烈跳動 所指之處
卻始終
裏在 那侷促跳動 所向之處

當時光被我喊停
倒懸在
花瓣海洋中
散落一片片

星晨花 第十四章

葉翹楓年幼時很喜歡雨天。
母親告訴他雨水落在山川河谷,潤澤大地;各種小動物、大樹小草花兒得以生長,令世界變得多姿多彩。雨後,父親會抱着他看落在花瓣、樹葉的雨點,生命的奧秘彷彿展現眼前,如此簡單,卻又如此奇妙。
但漸漸,他討厭下雨。
他多次在淅瀝雨聲中聽見妹妹抱怨,抬頭卻空無一人。後來,他不再聽見妹妹的聲音,卻發現雨水總愛散播寂寞,滴答雨聲像低訴她的委屈與徬徨。

往事湧現,葉翹楓趁雨勢稍停,叼煙踱步到湖邊。

他記起那年雨季,父親跟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見面後,對窗發呆,然後揮筆寫道:
風吹楊柳,柳身隨風擺,半點不由己;
雨入鏡湖,湖水任雨打,七分非己願。
寫畢,父親轉身彎腰問他:「翹楓,你明白嗎?」那時他根本不知道要明白什麼,所以只是搖搖頭,茫然抬頭看着父親。
葉崇天沒有解釋,只是摸摸他的頭,無聲歎氣。

他不再喜歡雨天,也不會再次撐傘跟在父母身後,故意踏進水窪,快樂地讓雨水濺到水靴。
「這種天氣,你竟不帶傘?」
冰冷的水點終於不再滴在頭上。葉翹楓摸摸頭髮,回頭,看見秦天恩撐着天藍色的雨傘,歪着頭靜靜看着他。
「天恩。」他不喜歡雨天,但喜歡在雨季出生的她。露出笑容,指指頭上茂盛的樹冠,「大樹好擋雨。」
秦天恩皺眉,看着被困雨幕,衣衫略濕,像個迷路小孩的葉翹楓。「這麼大雨,別出去吧?」
「怎麼可以?」葉翹楓笑笑,接過秦天恩的傘。「今天可是特別的日子。」
心中突然泛起不安,明顯得叫她難以忽略。「去哪?」看向天空,厚厚的烏雲低低壓着,那壓逼是真實的。
眼裏閃過一絲狡黠,故意壓下聲音說:「分享一個秘密。」

天空越發哭得厲害,淚水一滴一滴打在傘上,亂人心弦。
長長的架空鐵橋在密密麻麻的雨中仰躺。朦朧間,百煉鋼將被淚水瓦解,化為繞指柔。
一雙戀人在鐵橋中央漫步,身邊偶有汽車經過;雨水飛濺,為召喚神靈翩翩起舞。
「你的外衣濕透了。」葉翹楓半個人在傘外,秦天恩卻安然在傘下,沒怎麼被雨水沾濕。
葉翹楓抖落風衣上的水點,問:「哪有?」
秦天恩靠向他,推推他微涼的手,讓二人躲在雨傘的庇佑。「我們該帶大點的傘。」
葉翹楓點頭笑道:「好啊!從此以後,我們一起……」倏然止住說話,收起調侃的笑容,眼神直射向疾駛而來的電單車。雨傘墮地,葉翹楓迅速把秦天恩擁入懷。一陣灼熱略過耳際,身旁的欄杆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以身體掩護秦天恩,拉着她的手在滂沱大雨中奔跑,僥倖再逃過兩顆子彈。

沒有盡頭的長橋上,奪命的電單車進一步駛近,跑得再快,也逃不過死神的坐騎和他的手槍。葉翹楓回頭看向滿臉雨水的秦天恩,再一次緊緊抱着她,在她耳邊問:「天恩,你相信來世嗎?」
「別瘋了,快跑!」掙脫他的懷抱拉他繼續跑,但他的腿如鑲在地上,沒移動半分。
身後雷聲轟轟,秦天恩焦躁地道:「我不要來世!」
了然般點頭,掛上不羈的笑容,迅速摟住秦天恩,令她動彈不得。「天恩,再見!」
風馳電掣的疾駛掩蓋不了上膛的聲音,葉翹楓回頭,看見戴着頭盔的鐵騎士舉槍,瞄準,發射,俐落地收起手槍離去。急唸出車牌,一口鮮血溢出唇角,來不及滑下就被雨水沖淡。
「葉翹楓!」趕緊抱住倒下的人,但卻雙雙跌坐地上。葉翹楓的身體如斷線風箏,頹然倒在秦天恩身上。
「咳!咳!」更多鮮血自嘴角流出,呼吸越發急促,無力的手卻安撫似的撫着秦天恩濕透的髮絲。
輕輕推開他,穩住他的身體,鮮紅的液體繼續湧出,在他蒼白的臉上更見突兀。視線模糊了,心跳紊亂了。抹去他嘴角的血絲,直視他的眼睛,抑制聲音的顫抖,一字一頓道:「不,准,你,死!」
竭力牽起嘴角,扯出一抹笑容,軟軟伏在秦天恩肩上,在她耳邊呼氣道:「我,答應你……」

蒼穹仍在哭泣。
那真真切切的哭聲與呼喚,卻是誰的?

艾炙

之城

把艾草安放於彈殼

中空的捲條
被 填充滿滿

蠕動般伸縮向那一芥火種

沐浴於霎那星火

從此走廊上香火瀰漫

為國王穿上了新衣



手心握著 艾條邊上的綠色圖騰

上頭印繪了你的嗅覺

毫不察覺煙頭熏著了皮膚
讓
光滑表面溢出了汁

探入閉塞的血脈

在瘀血間蒸起雲霞

直墜滴熄了圖騰上 深紮的病根



稍微擦槍 著火

狠下心 向那心圖燙一下

灰燼在七孔內裡鑽出

滯留在半空中 不再散去

煙霧隨意繫起了絲帶

緊牢著闃暗中的 冉冉花香



艾草性溫

味苦,辛

是順遠古流下的精髓

回陽



自行施灸

今日營業中

週記簿

鄭竣禧


今天是我患抑鬱症以來第八個年廿八。數月前,臨床心理學家提醒我要感謝曾經扶持我的人,於是我今天覆診時,給她看我唸中四時寫的週記簿。

接受輔導後,我往醫院前的花園賞花。遍樹梅花在春雨洗滌後,綻放清新高潔﹔我找一張長椅坐下,在純白春色中翻開週記簿,重閱梅翠琼老師的話﹕

「『律己要嚴,待人要寬』,儘管爸爸有千個不是,他仍是你的爸爸,這血緣關係是不可改變的,嘗試體諒爸爸的病況。」

「『眾人皆醉我獨醒』,無需因家庭狀況而尷尬,你絕對可以抬起頭﹗」

「『我們之所以堅強,是為了把勇氣分給那些守護我們的人』,嘗試將媽媽的愛化作力量,去關心每位愛你的人。」

驀地,我眼泛淚光。紙張泛黃,但字句宛若紅酒,愈讀愈醇。倘若沒有梅老師的教導,也許我早已擁抱絕望。

忽然,手機傳來俊雄的WhatsApp錄音﹕「新年假前有空相聚嗎﹖『來年你共我或會長得更高,然而這段歲月青春不老』。」自中四那年起,他就不時唱《十八相送》。長大後,我才明白他從前憑歌寄意,說無論我十八歲、廿八歲、三十八歲,他也伴我同行。聽著這首歌,思海飄洋到九年前的母校……


九年前的年廿八,我遲到了,午飯後被罰在一樓禮堂前作文。

看著同學們在球場上揮灑汗水﹔聽著從有蓋操場傳來的鋼琴聲,我倍覺孤寂。

突然,校園電台傳來廣播﹕「以下這首《十八相送》,由4B班黃俊雄點唱給鄭家賢……」

俊雄剛才不是罵我經常遲到嗎﹖他抱怨又送歌給我﹖我雖感動,但聽到「讓我歡送十八,整個十八,寫進日記簿」時,不禁皺眉。我未畢業,更未滿十八歲,他歡送我什麼呢﹖

想著想著,忽見梅老師從樓梯步下。我曾承諾她不再遲到,結果我失信了。我尷尬得垂下頭,裝作看不見她。

梅老師徐徐步近。她愈走近,我就愈緊張,字寫得愈快。

「咚咚﹗」梅老師敲了敲桌子,我抬起頭,只見她微笑道﹕「下課後一起談談,好嗎﹖」


下課後,梅老師和我坐在禮堂外的圓桌前。微風吹拂,她的長髮輕飄柔舞,清秀的娃娃臉在陽光照耀下別具文青氣質。即使她教了整天書,雙眼仍圓大清澈﹔我則目光呆滯。

「昨晚睡得不好嗎﹖」梅老師問。
「爸爸又發瘋,我怎會睡得好﹗」
「他打你媽媽﹖」
「他最近沒打人。」
「既然爸爸態度改善了,你就體諒他吧。」
「怎樣體諒也有限度啊﹗他整晚掟杯掟碟﹔今天年廿八,我回家後竟然要清理碎片﹗」我激動得緊握拳頭。的確,自從爸爸自殺獲救後,他不再對媽媽拳打腳踢。然而,每當他失控,我也徹夜無眠,翌日上學遲到。今早,我更缺席中文小測。
「你媽媽今早致電我﹔我明白你的難處。放心,我會安排你補測。」
「她真多事﹗」我歪嘴。
「媽媽很疼愛你,她不想你被誤解才聯絡我。」

我知道媽媽愛我,可是我不願家醜外傳。所以,她在家長日向梅老師透露家境後,我便向媽媽抱怨。但梅老師的關心鼓勵,讓我漸漸放下自尊、打開心窗。驀地,我想起梅老師在週記簿上的話﹕「媽媽承受的壓力非常沉重,對於她為你做的一切要衷心感謝啊﹗」

我平復心情,深吸一口氣說﹕「其實,我一直感謝媽媽的付出,我希望將來能照顧她。」
「那麼你要努力讀書﹗」
「嗯,我會每天溫習,將勤補拙。」
「你看,你現在積極很多。其實,當我們擁有要守護的對象,就自然堅強起來。」梅老師拍了拍我肩膀。
「除了媽媽,我也謝謝老師守護。」說時,我臉頰發紅。
「守護學生是老師的本份嘛﹗日後你在功課上有疑難,可隨時請教我。啊,講起功課,你的作文全班最高分,我打算用那篇文章代表學校參加徵文比賽﹗」
「《青春不老》﹖」
「是啊,想不到你寫得這麼正面﹗文中那句『我們之所以堅強,是為了把勇氣分給那些守護我們的人』,不是我常跟你說的話麼﹖」梅老師再次輕拍我肩。


與梅老師道別後,我步向校門。

「啪」一聲,俊雄從我身後用力拍我兩肩﹗

「五時了,你還未走﹖」我問俊雄。
「我有哪天不等你一起下課呢﹖但若然你遲到太多次而留班,甚至成績太差而被踢出校,我就等不到你哦﹗」
「你剛才點那首歌『歡送』我,是要咒我被踢出校嗎﹖」我語帶不爽。
「傻瓜﹗我藉那首歌說我會陪伴你。新年假後,我每天陪你去自修室,你成績進步了,就不會被踢出校。其實你作文有天分,只是要改善答題技巧。」
「三天夠啦﹗」
「三天就三天﹗『來年你共我或會長得更高,然而這段歲月青春不老』。」

聽著這首歌,我明白為何我會將《青春不老》寫得正面了。


合上週記簿。

驀然回首,當年新年假後,俊雄陪伴我溫習,我的學業成績突飛猛進。可是,升讀中五後,我竟遺傳爸爸的情緒病﹗我鬱鬱寡歡,以淚洗面。自此,我邊治療邊求學﹔期間父母離婚、母子流離失所、父親病逝、母親入院……抑鬱──恍如暴雨灑向我的青蔥歲月﹔然而,我的青春也如雨後春梅。每當壓力大得我喘不過氣時,我就翻看週記簿。在週記簿的陪伴下,我重考文憑試,升讀副學士,然後走過學士生涯。

一朵梅花從樹上飄落在週記簿上。我把回憶放進背囊,然後起程回家。如今,歸家路上再沒有俊雄相伴。感恩的是,那句「來年你共我或會長得更高,然而這段歲月青春不老」,仍然從手機傳來。

橋咀

幽永

怎麼
去過又去過的地方
不生厭
走一條連島的海路
是潮汐的時候
我們選擇的路

初時
是乾涸熾熱的沙
我們忍受刺痛前往
踏尖石而行

後來踩進海水
浸透雙腳
暫緩痛楚
受苦是必需品

走得最辛苦的
大概就只有今天
直至
上了岸
海水被曬乾
在腳上
成一片鹽田

灰色

灰琴

天空塌下來的時候
霓虹燈碎裂
七色的粒子散落
妳的一呼一吸都有不同顏色

可它們最終被耗盡
看到了嗎
世界正變成灰色

之前我迷戀灰色
因為理性與秩序主宰王座
權力來自服從
我那麽著急褪色

但是後來
我感覺不到了
世界無色無味
無聲無響。

妳的呼吸聲卻在記憶裏面
偶爾回蕩
告訴我
無法達到的地方
還有想象

鐵質網格在頭上交叉合上
知不知道
我們在建造自己的監牢
我們沒有後路

妳有時望我
眼裏即使有灰色也絢爛
或許顏色並不代表靈魂
形式的美足以震撼

經過那麽多災難
我更加坐立難安
如果明天城墻淪陷
我愛妳這句話,
該不該留到今晚

〇一〇一

耘乙

越來而越大,太陽耀斑的機率
朝向地球,僅僅十八小時就到達
閃,光,閃光現象
所釋放的能量,終斷⋯⋯了
風暴過後,是為未名的元年
暫時代號:〇一〇一
數位共和經歷了
前世記憶與今生解碼的進化史
智商基因的編列重整,無限號召著
但丁感測、莊周轉折、釋迦邊際⋯⋯
禪趣跟詩哲的複合螺旋,緊宻調硏
觀察在一枚的植入芯片
沿綫移動,一批批的工具詩人

一個個的行動詩社,在結緣
詩人善飲,都因捧一盞酒而紅了
先找准時機,跟對風月
揖讓而升,下而飲
你做初一,而今生態圈,我造十五
在管控的邏輯中央
既可在濠梁,侃侃而談魚,各擅各辯
還能預報,航拍飛行器墜機
在翻牆踰越的地點
難怪,雨天訪友不遇

原罪和原慾,網絡上交叉瘋傳
當下載一首辭廟的絶唱
一大堆善謔的意境,竟然綑綁在一起
漂泊的病毒,流傳天國、煉獄、人間
吹哨的聚落起哄,吟詩的難民落跑
藉由葬花的參數,多調高兩度的嗚咽
轉經一路夢蝶模組,還魂一番
再瞧瞧位元組序
精準定位,下一個文學的前置作業
玄學佈建,量子糾纏
慧學合成,人工智能

詩壇電競,於陽關大道的逍遙遊園
廣邀網紅族群;粉墨登場
身披一簑白羽,從天而降
揚灑綵帶和虹光,比比仙氣
一邊唱詩,浪漫呵較較書卷味
一邊蹈霧,瀰漫中更迷離
接傳騷動的賦鳴
眩惑又夢幻,瞑想之路上
攜手夢娜麗莎走進《清明上河圖》
文藝復興,明日大嶼
薄天之下,率土之濱
都用上全息投影:曲水流觴
從何而來,迴光反照,從何而往

祗剩,閃光
另一波的太陽耀斑
方可熔斷,遺言裏,體內的芯片

2019-2-12。硅谷

清晰

幽永

時間, 帶我們行走 –20181127


海口
有一團煙霧
一堆人說話
每一個眼神
晦暗地把你擱下
而你閃身躲避

- 不自覺地
你從自己的中心走遠
直至 後來者
傾於 追隨你踉蹌的 腳步
卻追不上

直至無力的筆
將我寫成短暫的泡沫
在此刻鋥亮而剔透
誰能透徹地看穿
恬淡的言語
都是瑰麗的 冰雹上
最漫妙 最真實的溫度

- 泡沫
我們在裡面行走
在有時限的裡面行走…
數日
一年
留待時間追尋
我們會被描摹
被告白
會被雕刻成貝殼
被海水囤積
在海的中央

閃瞬間
海鷗帶來書信
海上的族群會為此鋪張
設一席豐盛的晚燕
請莞爾一會
目光和面貌
都在散發光芒
如鹽巴撒在海平面上折射
始終在刺目
而又
清晰
在彼此親疏之間

請試著
將時間清空
把未編纂成的心結牢封
好讓距離 淨化
歸零

我們的
不清不楚
讓海水明白

在入夢後喚醒我

幽永

衣襟上
依然存有你的餘溫
同在一張沙發上睜眼
各自
翻閱舊雜誌
播放一半首
陳舊的 安魂曲
那之後
我會
捨得睡眠
/
在將要離開的晚上
我不敢停留半秒
至少
不會因此感到詫異
並開始 習慣在
現實中昏睡
到夢裡
清醒開來
/
夢的另一端你總透白
宛如千束雪花落地
歷歷在我目光當前溶化
封裹不住的胸襟
成為我的溫床
那之後
我只想停靠
/
假如
送走了的清晨
不會回來
就請你記得忘記
在我入夢時
喚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