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之上

隆隆的發動機 輕柔的歌聲
天空和大海的藍融為一體
白雲橫亙其中
藍白相間的千層糕
小朵小朵的雲
噗噗
在大海上如爆米花綻放
海浪沖上大地
青 綠 黃 啡
田野整整齊齊排列
方塊 骰子 想與天地下盤棋
大地被無數積木插著
這是個黑白灰的世界
但我還是偏愛蔚藍翠綠

該發生的事

幽永

#1
甚麼事會發生
若是夢境中的我
走慢了
來不及醒來

我會否錯過
你的清晨
逕自起床
對自己說早安?

#2
甚麼人會出現
倘若
我在樹林中逗留
找不到出口

你會否
找遍整個森林
尋回我
再對我說
"對不起
我來遲了"

#3
該發生的是
我出現了

#4
剛好發生的事
你也出現了

#5
有甚麼事會發生
若是夢境中的我
發了一個夢
而你
剛好讀懂

影子比光更明亮

吳燕青

麻鷹盤旋海空白色海鷗低飛海面
白蘭地在蘭桂坊舉杯集體訴訟
黑皮膚黃皮膚白皮膚
英語法語日語韓語廣東話普通話
維多利亞海港嘴角微笑
石板街忙碌一群電影人
女主角化清冷的妝演繹
一個撲朔迷離的愛情喜劇片
北角新光戲院京劇演員唱昆曲
駱克道酒吧街扭著袒胸露乳的異國女子
同樣是異國男子的荷爾蒙超越酒精濃度
中環辦公大廈走出黃皮膚的精緻白領
廣東道1881裡的店鋪名全是English logo
唯一的中文命名是傅儀眼鏡店
異國歸鄉她似乎已不認得出生地
蛇和蝴蝶常出沒在她的夢境
恍恍惚惚只覺得日子芊瘦月色肥美
對木銅鏡梳妝影子比光明亮

那莫名焦慮的藍鯨

林頌華

 

 

 

 

( 照片來自葉曉燕的錄像裝置作品)

 

你要我記下日常生活裡面的一些事情和想法
說這樣子或許對我有幫助。那我就試試看
我,最近都在泳池游泳 

泳池的氣味很討厭,只要嗅到那漂白水我已頭皮發麻
彷彿它是藉著氣味而無孔不入地攻擊我的髮膚似的。不過
就像面對很多無可奈何的事情一樣,我已學會了忍耐 

我甚至會隨身攜帶著泳衣和泳鏡 

有時候我會像正常人一樣,先做一點熱身
也有時候,我就像浮上水面太久的鯨魚
要立即潛進水裡去才能生存一樣 

我很喜歡池水下的狀態,總覺得那兒跟我的世界比較接近 

藍的、灰的、白的
在池底下不太會看到人臉
(挺多看到一雙一雙被池水退掉了血色的小腿)
不會被人正視、也不用正視別人
所有言語都被池水過濾掉,剩下的只有毫無意義的聲音
這樣子的世界令我很安心 

現在我只要置身游泳池裡
就能視那突如其來的恐懼為水壓而已
也許游到淺水處就能避得過 

你有試過在水底哭嗎?
只要脫掉泳鏡,眼淚就會從眼角處開始
隨水流消失
沒有臉頰那兩行熱度時
眼淚跟那莫名的抑鬱,竟好像不曾存在一樣 

偶爾我還是會想到死亡
然後我讓自己在池底下閉氣,直至身體每個細胞都在呼喚氧氣
再待不下去為止 

(我能夠想像你那刨得近乎完美的鉛筆筆尖,現正在墊板的文件上作記號) 

每次當我在水面像劫後餘生一樣地喘著氣時
知道嗎,這樣我才終究感覺到我體內尚存的生命力
彷彿必須在窒息的邊緣遊離
才能夠從新記起平靜的輪廓 

近來我差不多每天游泳
睡得好了
胃口也開了點
頭痛得要嘔吐的次數也好像減少了 

我有預感,很快
我就不用再給你寫什麼事情和感受
只要這個夏天漫長一點、雨水小一點
我的焦慮,大概就會痊

註:本篇是【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其中一篇的初次發表。

【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送出五張門票

 

是次活動由林頌華小姐送出五張門票,場次為23/9/2018,星期日,下午4時正,有興趣參加的朋友可留言給我們,先到先得,而內容詳情如下:

文字、舞蹈、影像互為互動。由宋代畫家馬遠的作品《水圖》出發,三位女子從各自善長的媒介,以水為意像,誘發一場多媒體互動演出。

作者林頌華從視覺藝術家葉曉燕錄像裝置作品中提取靈感,寫成三個短篇故事:《那莫名焦慮的藍鯨》、《黃雨》以及《紅橋》。舞蹈家馬師雅為作品編舞,用身體演繹焦慮的莫名。三個媒體以民藝復興的音樂作連結,勾劃出是次 【水、圖、調】的跨媒體表演。

【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

日期: 9月22日 (星期六,晚上8時)、 9月23日 (星期日,下午4時)

演出地點: 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灣仔港灣道2號

票價: $100 購票: http://www.urbtix.hk/internet/eventDetail/36386

錄像裝置

葉曉燕,視覺藝術家、策展人。葉氏主要以攝影為創作媒介,其作品曾於香港、中國及英國等地展出。2012年成立RAC,將藝術學院課程帶入民間。除教授藝術、攝影外亦有撰寫藝術評論文章,專欄現於《Milk》連載。出版刊物包括《100香港人自攝像》、《春光》。曾於香港藝術學院及香港城市大學任教,現為香港公開大學創意藝術系講師。

舞蹈

馬師雅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舞蹈系學士(榮譽)學位,主修現代舞及編舞。在校期間曾獲學院頒發多個獎學金,以及分別到廣東曼谷作交流。2007年獲獎學金赴美國參加American Dance Festival,其間被William Forsythe Company選入Forsythe’s Project接受訓練。畢業後活躍於舞臺演出,並積極與不同藝術媒介和藝術家合作與交流。包括香港藝術節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東邊舞蹈團、香港舞蹈團外展部,多空間劇場、香港舞蹈聯盟、城市當代舞蹈團外展部等等。曾參與話劇包括香港話劇團《頂頭鎚》、劇場工作室《四千金》、浪人劇場《磒石旁的天際》、進劇場《Antigone》等。

馬氏亦醉心編舞,近期創作包括為香港藝術節 賽馬會當代舞蹈平臺 《烏》、東邊舞蹈團之《Soulless》、城市當代舞蹈團《舞蹈青年2015》,多空間i dance 舞蹈節《樓上樓下》,話劇《莫扎特之死》等等。2009年起成為城市當代舞蹈中心兼職導師。2016 年起在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擔任兼職導師,教授雙人舞技巧。

文本 / 獨白

林頌華於香港大學翻譯及比較文學系畢業,曾獲青年文學獎新詩獎,畢業後為歐遊當了兩年半空中小姐,旅遊見聞散見各大報章。其短篇小說集《空中小姐》在2008年出版後,於2015獲藝術發展局資助,出版第二本小說集《春光》,褪去青澀,以人妻的尺度書寫愛慾恨纏。現為作者/明報網上雜誌MING’S BLOGGER /大機構小白領,收入穩定,繼續寫作。

插畫家

郭韋辰

星斗垂掛
透過月夜
傳達出它的憂鬱

湛藍的湖心
與心秧相映襯著
粼粼波光粼粼

坐在湖波前
一舉一動
都能引起陣陣漣漪

吹氣
褪色的藍染有了生命
揮手
挪動了夜幕上的星點

白月沉落於黑水
星夜降載至帆布

在這鬱鬱的世界裡
在畫景的右下角
插畫家簽了名
-空白

新诗五

林齐


你要么是一颗星,要么爱一颗星。

把脚放在泥土里,
搅拌,
像你下午做土豆沙拉,
一样,
玻璃镶在砖墙的外面,
闪光,
它见过我们所有的祖先,
太阳。

不爱而且脆,
这是生菜。
生生的咬下去,
一片,
如同鸟,
打起了棋牌。

我们留日光在嘴上打转,
这使唇毛颗颗明显,
咽着舌头舒服的蹦起来,
直到它倒入水中。

看波影皱出眉头,
手终于伸进左脑部,
想把身体擦洗掉,
衣服就送给风。

南乡子双调
洗肺欲吞丹,老子朝朝食凤肝。
碎玉目张涎里火。
休弹,老木新弦一并残。
搓土握成丸,再过南山乱叫鸾。
况采白花兼有味,
犹酸,则是青根不可餐。

楊冰峰

夜是一叶孤舟,
你在太重,
不在太輕。
湖上漂滿烟霧,
你在太遠,
不在太近。
我們靜靜地,
聽着櫓聲,
不知在夢中,
還是在夢外,
我就這樣,
你就那樣,
在湖光中寂滅。
你是寂寞的風,
我是斜行的雨。

2018年6月9日

自焚的蝴蝶

吳燕青

這麼多年了
我在鏡中模仿你
模仿你頭髮生長的樣子
模仿你憤怒時溫柔的樣子
我漸漸長成你的臉你的眼你的笑
我成了一模一樣的你的外表
我伸手去觸摸心臟
X光掃描器警報大作
我沒有你的指紋
沒有你的瞳孔
異國海關員警面孔嚴肅問我
你究竟是誰?
我按壓著心臟問
我是誰?
心臟流過一陣高壓電流
暈厥 脫水 失憶
我是誰?
我是誰?
我是誰?
真相一寸一寸地
撲朔迷離
我化成一個自焚的蝴蝶
停在動物博物館的展覽中心

星晨花 第八章

三月上旬,橘紅色的夕陽灑在湖面。斑斕蝴蝶成雙飛舞,蝶影肆意親吻含苞待放的花兒。一簇簇期待盛開的丁香花掛在樹上,優雅的香氣靜靜溢出,如待字閨中等待心上人的姑娘。
樹下情侶喁喁細語,綿綿情話瀰漫校園。「今生今世,我只愛你一個。」「你是我的唯一。」「我永遠也不會離開你!」……發自真心,日後卻不履行承諾;從不相信,那刻卻甘心受騙——只怪香氣醉人,委身作愛情毒引。

葉翹楓坐於長椅,脈脈看着長裙飄飄的秦天恩徜徉湖畔,沉醉於花香飄逸,粼粼波光,由遠及近。
「天恩……」淺淺低喚,如輕柔春風。
微怔,回首,凝立,皺眉。
秦天恩覺得景色頃刻改變。她討厭這和煦的陽光,討厭這淡淡的花香,更討厭這使人悸動的溫柔。
葉翹楓挪開長椅上沉甸甸的書本。「陪我坐坐吧!」看見秦天恩仍僵硬站立,自嘲笑道:「雖然沒你那麼乖,但除了某次大半夜去女同學房間借宿,我這學年很規矩,你不需躲得遠遠的。」呼出煙圈,拍拍身邊位置,作出邀請手勢。
幽幽歎氣,秦天恩坐下時,二人衣袖輕擦,如蝶拍翼。
「兩個多月,你不再坐在這看書,甚至不去餐廳吃飯。」葉翹楓瞄瞄與他並肩而坐的秦天恩,轉向另一面呼出煙圈,問:「為什麼把自己困於房間?」
「躲你。」秦天恩低頭整理裙子,「結果還是被你逮到了。」
「我才是被逮住的人吧?」
四目交投,復迅速分開;默然望着湖面夕陽漸淡。在最後一絲餘暉消散時,葉翹楓走往樹下,隨手採摘樹上的小花,輕嗅後笑着把花遞到秦天恩鼻尖——香氣隨風飄逸,縈繞樹下疏離又纏綿的人。
瞥過手心丁香花,不帶憐惜隨手拋到泥土。「就算多吸引,我也不喜歡。」凝望秦天恩,半帶玩笑半帶認真,如透露一個古老秘密:「我只喜歡星晨花。宇航公司本計劃在寧月山發展地產項目……」惡作劇得逞般笑笑,「這公司的主席卻把那間屋送給我,作為十八歲的生日禮物。他的公司說他不惜工本把我流放在那。」
「事實卻是你笑得樂不可支。」
點點頭,慣性叼着香煙;打算掏出打火機的手卻抬取過香煙。「我不想離開。」把煙枝放回煙盒,深邃的目光投向神色淡然的秦天恩。「那裏有我最快樂的回憶。」
一股悶疼湧上心頭,秦天恩走到湖畔欄杆,舉頭看月。
月華瀉地,於湖面鍍上一層銀白;散而再聚,柔而不弱,卻承載不了寸縷思念。
「最快樂的日子,永遠在未知的將來。」
葉翹楓倏地抬頭,望着秦天恩的背影——花樹下,微曲長髮風中輕揚,沐浴於月光,不染塵埃。眨眨眼,鎖住懷念與期待走到她身邊,低沉聲音略帶沙啞:「曾有人跟我說過同樣的話。但有天,她人間蒸發,我再找不着她。」
秦天恩回頭,垂眸避開那雙落寞的眼睛,幽幽道:「找不着,何不選擇忘記?」
「你希望我忘記?」葉翹楓挨近秦天恩,近得幾乎吻上她的臉,在她耳邊低語:「如果我被過去困住,你願意幫我嗎?」
搖搖頭,拉開與葉翹楓的距離。「我也是被困於過去的人。」
揚眉笑笑,在二人之間比劃,「證明我倆天生一對。」
「就算不能走到最後?」
沉默片刻,葉翹楓望向朦朧月色,有節奏地敲着欄杆。「天災、人禍,我們可能明天就會死掉;哪有時間計較那麼多?」
光陰荏苒,聚散無常。蝶戀花,抵不住日暮花落;小孩愛甜吃,阻不了雪糕融化墜落地上。
秦天恩抬手看錶,他們身處夜色,已浪費太多時間。「你會後悔的。」
葉翹楓微仰下巴,壞笑道:「天恩,我從不懂什麼是後悔。」

學生最討厭黃昏的課節。課室溫度過低,配合教授乏味的講課;學生們瑟縮座位,昏昏欲睡,半夢半醒間期待脫苦海後的晚餐。幾經等待,教授終皇恩大赦宣佈下課,學生心中歡呼,迅速收拾物品,輕快地步出課室。
秦天恩待人潮散去才離開課室,抬眼便看見葉翹楓斜靠牆壁,優雅慵懶。
「天恩,這麼遲。」抱怨着步向秦天恩,接過她手上沉甸甸的筆記。
向離開的教授點頭道別,回頭問:「你不是要上課嗎?」
「提早下課。」無辜地眨眨眼,別過頭欣賞呆板的油漆牆壁。
沒好氣地瞟他一眼,把外套放進背包,「三個月,每節都提早下課?」
一本正經點頭,碰碰她的手肘笑着說:「快點走吧!餛飩麵要涼了。」
秦天恩怔了半晌,低頭笑笑邁步與葉翹楓並肩而行。

飽餐後,二人默默在湖畔散步。暗黃街燈,偶爾蟲嗚,花香飄逸;指尖摩擦,迅速分離,期待下一次不期而遇。
雲散月開,悄悄在湖面蕩漾。
秦天恩抬頭,看見漫天繁星閃耀;葉翹楓也抬頭,只見漫天點點慘白光芒。
懶懶靠着丁香樹,葉翹楓指向漆黑。「傳說星晨花是流落人間的繁星,永不枯萎。」
「永遠……」秦天恩坐在樹下石椅,把長髮攏在耳後。「很動聽,卻很可怕。」
葉翹楓點頭附和,點起香煙,緩緩呼出煙圈,看着白煙在空中逐漸散去,如時光消逝不留痕跡。
沉默漫延。煙將盡,葉翹楓低語:「我永遠記得你。」
秦天恩嗤笑,搖頭道:「還未蓋棺呢!」
「真死了,要如何告訴你?」葉翹楓閉上眼,腦海裏是坐在丁香樹下的秦天恩,於微風下抬頭,與房裏的他四目交投。笑道:「這一刻,我永遠想你。」
秦天恩歎氣,抬頭望向滿樹盛放丁香。傳說五瓣丁香能帶來幸福,實現願望;但這「愛情之花」卻是一個一個滿載愁思的丁香結。若真解了,再無羈絆的陌路人該如何開花結果?
愛恨聚散,在時間長河相依相拒,隨流水往未知浮沉,卻又被瞬間冰封凝定,亙古不變。

共享愛情

施勁超

多少個晚上
褪去身軀多餘的屏蔽
利用幾輪熱吻征服理智
再讓多餘的體温注入彼此

多少個晚上
刻意忘記已停頓的心跳
互相隱去內情
翻雲又覆雨
獨享僅存一床
餘温

難以解釋
怎麼用情太深
把靈慾黏得太緊分不開
淪為殘局上的一顆棋子
成為負累

昨夜的愛情
毒於砒霜
分不清真假愛恨

宣讀

幽永

在叢林中
宣讀一段誓言
如臨雨中刻劃
霧化了
而不曾實在

岩層間的空隙 你
留下了許多腳印 皮屑
之將要走的時候
親吻 愛撫每顆碎粒
並等待一塊天降的冰石化為
心臟

染上一片灰塵
在兩鬢間
袖口上的殘渣又變成另一頓美饌
風吹偏了枝椏 樹根
樹根沒有了結構
沒有形狀
被折斷了回溯到過去。 還有年輪
年輪削減了千層
時間不代表一切
不代表你
或是枯亡

花蕾 落在被單 如臨摹的手抄
以永生的方式
躍然於上。
(繼續宣讀著)
讓芬芳漫延
瑰寶般誘惑
水窪 有自白的留影
解釋著所有不清不楚
蒸發
又再冒起
於你我
沉默的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