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個沒有影子的世界

雪里

「酸葡萄不能成為紅酒」那時聽見你這樣說
完美的舉止下,有的是一顆怎樣洗鍊的心

窮到買不起火柴的這件事,我要告訴小女孩
會為我哭泣嗎?還是為自己哭泣?

世間的人們走在光之上,是一個沒有影子的世界
大力的劃破空氣,射出眼睛也看不見的箭
我們正與惡意並肩

腳下的花被踩扁了,就摸摸拍拍它
即使自己依然狠下心來大步行走

「我醉了」這麼說的我其實只是希望你不要發現我

飲了你的杯

乾花

和子

一斜枯枝
數朵乾蕾
一枝風乾的花
將它的花容凝固在
微放時

盛放的花兒總有期限
乾枯的花枝卻可永恆
它將生命鎖定在
枯死的那一刻

就像一棵
被砍斷的樹
一旦製成紙書
就成了永不枯萎的
長青藤

種子樹書

和子

一顆種子
從樹上掉下,跌落泥土裏
在黑暗與擠壓中找到
突破的方向
生命破土而出
喝著風雨陽光長大

一棵大樹
任伐木者砍倒
粉身碎骨化為白紙
印上人的悲歡智愚
成為書架上的長青樹
在人的共鳴和熱淚中永生

它本已死亡
卻獲得新生
它本無天分
卻是天才思想的居所
它本為木心
卻與靈性生命共呼吸

它本是草木之軀
卻藴藏最剔透的靈魂
它本是有限的厚度
卻承載最悠長的文化歷史
每一張紙都壓進樹木的機遇和命運
每一本書都是流淌的人類智慧與史詩

星晨花 第十三章

凌晨時份,漫天繁星躲在厚厚的雲層後。
秦天恩睜着惺忪睡眼躺在床上,半夢半醒間想着那些零碎的夢:童年時的快樂與不快樂,長大後的迷惘與失落,未來的不可知……
閉眼祈禱,浮現腦海的卻是那人——眼裏有揮之不去的憂鬱,習慣以吸煙紓緩情緒,臉上卻總掛着吊兒郎當的笑容。
在那氤氳的黃昏,她差點被漩渦拉進水底,掏出埋於深海的發黃照片,向他訴說段段塵封往事。他們會沉迷過去,忘了呼吸,忘了他們不能依靠回憶生存。

幸好,父親及時來電驚醒了她。
那夜藉詞離去後,她獨自看着房外丁香樹,想起只要找到五瓣丁香,就能實現願望,得到幸福的傳說。她多希望像兒時天真,相信傳說,相信丁香帶來的幸福,可以代替被偷走的運氣。
縱明知徒勞,她還是忍不住,在毛毛細雨中於丁香樹下走一圈,一如意料空手而回——她並不失望,只是雨絲挽着懊惱降臨身上,教她難以展顏。她決定好好睡一覺,希望美夢能烘乾渾身濕冷。

夢裏,他們不再孤身一人。
清朗的月光下,秦天恩踮起腳尖,細看樹上丁香花。葉翹楓倚樹曲膝坐在地上,指間夾着香煙,無奈看向她。「耗了一整晚,你可能什麼都得不到。」
「我知道。」拈起一串丁香花,香氣隨晚風散開。「無論如何,我嗅過花香。」溫柔地撫過花串,輕輕放下,便往另一棵樹下繼續尋覓。
葉翹楓寵溺地搖頭笑笑,欣賞她優雅地在樹間忙碌。天上星火閃耀,他的天使降落凡塵,為他在草地上漫步輕舞。
香煙燃盡時,他悄悄走到她身後。隨手從樹上摘下一朵丁香,看也不看便遞給秦天恩,在她耳邊低語:「如果傳說可信,我們怎會不幸福?」
秦天恩手心裏,正是她遍尋不獲的五瓣丁香。

夢醒後,窗外沒有明媚陽光,只有傾盆大雨,滴答滴答,沒完沒了。
走向窗邊,只見固執的雨水不住撲向沉默的玻璃窗,然後無力地滑落,在玻璃刻下道道淚痕。
兩扇窗後,各懷心事的兩人,不願傳說成真,教好夢落空。

雨仍在下。
秦天恩閱畢報紙便離開圖書館。剛從傘架取回雨傘,便看見葉翹楓壁球場上的對手張振軒朝她走來。他撐着傘,穿着運動短褲,肩上搭着毛巾,顯然剛做完運動。
走進簷下收起雨傘,張振軒笑問:「我約了葉大少下星期壁球比賽,但他還沒開始練習,不是輕視我這個對手吧?」
秦天恩無稜兩可地聳聳肩,正欲離去,張振軒卻打趣般道:「還是他輸不起,打算繼續躲在房間?」
秦天恩馬上回頭,皺眉問:「躲在房間?」
發現自己話太多了,張振軒含糊道:「沒什麼,只是每次經過他的房門,那煙味……」看見秦天恩神情越發冰冷,張振軒以笑掩飾尷尬:「我很期待與葉大少一決高下,我會……」
秦天恩沒在意急步走遠的人說了什麼結束對話,只是心不在焉地轉動雨傘,想起葉翹楓一星期前告訴她要回家一趟,接着只以短訊聯絡她,令她誤以為對方仍在家中。
校園已被雨幕籠罩,她舉傘邁步,祈求天父別要他們荊棘滿途。

「咯!咯!咯!」秦天恩站在葉翹楓房門外,手中雨傘無聲啜泣,淚水落到地面,化成不規則的澤國。好一陣子仍沒回應,秦天恩不徐不疾地再敲門。「咯!咯!咯!」
「誰?」聲音沙啞,態度明顯惡劣。
「開門便知道了。」
房間隱約傳來衣櫃開合的聲音;片刻,濃烈的煙味隨打開的門傳出。葉翹楓眼裏滿佈紅筋,嘴角叼着香煙,神情有點慌亂,忙問:「發生什麼事了?」
意有所指地盯着眼前人未完全扣上鈕扣的襯衣,帶着戲謔問道:「金屋藏嬌?」
「說什麼傻話呢?」不自覺放鬆下來,葉翹楓失笑搖頭,後退一步,讓房間一覽無遺;然後轉身開窗,把香煙摁熄在煙灰缸。
秦天恩把雨傘擱在門外,輕輕關上房門。
一陣沉默後,秦天恩道:「我以為你回家了。」
葉翹楓點頭,「早了回來,本打算過幾天找你。」伸手理理頭髮,勉強扯出笑容:「免得你被我這樣子嚇跑。」
秦天恩點頭,走近立於窗旁的葉翹楓,給他一杯黑咖啡,與他一起呆望窗外雨。

窗外雨聲淅瀝;房間寂靜,瀰漫咖啡香氣與煙味。
片刻,秦天恩瞅瞅盛滿煙蒂的煙灰缸,問:「如此頹唐,因為你的父親?」葉翹楓訝然看向她,秦天恩續道:「你父親最近是報上的風雲人物。」
葉翹楓無奈笑笑,順手點煙。「我這輩子都擺脫不了他!」
不期望得到回應,葉翹楓繼續吞雲吐霧,呼出一個又一個煙圈;像烏雲飄進,像雨點即將落下。
秦天恩輕輕吹散煙圈,幽幽說:「吸煙減輕不了煩惱。」
葉翹楓深吸一口煙,露出享受的表情。「你怎知道?」
秦天恩取過葉翹楓指間香煙,試探般叼在嘴裏,深深一吸,然後不住咳嗽。葉翹楓拍拍她的背,取回屬於他的香煙,笑道:「對你來說,的確不能帶走煩惱。」
秦天恩緩過氣,說:「我什麼辦法都沒有。」葉翹楓投以疑問眼神,她卻低頭迴避,盯着書桌上記錄星晨花與蝴蝶短暫約會的發黃照片。
「我的爸爸是出色的警察,也是照顧家庭的好丈夫、好父親。但他立了一個大功,惹了些麻煩。」抬眼看進他的眼睛,續道:「結果我們經常搬家,後來更要避走德國,在異國經營小書店為生。」瞄瞄發出橙色火光的香煙,燃燒,再化為灰燼,像那逝去的童年。「我不喜歡這樣,但什麼也做不到。」
葉翹楓皺眉,與秦天恩四目交投,猶豫半晌,終忍不住問道:「在德國長大,為何來這裏讀書?」
別過臉,拾起身旁的銀灰色打火機,察看表面的冰冷花紋;打開蓋子,幽藍的火焰閃爍不定。「可能跟你一樣,想擺脫父親?」
勾勾嘴角,靠攏秦天恩,讓她手上的火焰,燃燒他咬在嘴角的香煙,笑道:「可能為了我?」
看着愣了半晌的秦天恩,葉翹楓伸伸懶腰,喝掉漸冷的咖啡,看向外面滂沱大雨,「不知這雨下到什麼時候呢?」
秦天恩倚着書桌,悵然道:「天文台預告,這雨將連綿不斷。」
雨聲從此再無歇止。

縮頭烏龜

鄭竣禧

小志背著龜殼般的背囊,垂頭彎腰地在球場上抽煙。每逢假日,他也背著一大堆日用品去圖書館。閉館後,他就坐在露天球場上喝酒。他並非無家可歸,而是不願面對常常罵他縮頭烏龜的老母。

終於,凌晨1時,老母大概睡了。小志搖晃虛浮不定的腳步踏出球場。初春來臨,但今夜竟比寒冬淒冷,小志「哈啾」一聲,慨嘆天氣反常,社會更反常﹗在球場對面的公園裡,一對情侶在長椅上擁吻。此情此景,令身穿大褸的小志頓感寂寥,不自覺憶起1年前,前女友在公園罵他的片段﹕

「失業兩個月,每天在公園喝得爛醉,似什麼樣啊﹖」小志的前女友激動得緊握拳頭。
「對不起,我會振作,明天起找工作……」小志連連彎腰。
「從前只顧跑新聞,跑得連我生日也忘記。現在被炒魷魚,又縮進龜殼避開我。你不用避啦,今後你不會再見到我﹗」她摑了小志一巴掌,然後轉身,拂袖而去。

穿過公園,小志緩緩下樓梯,踐踏片片落葉。在暈黃街燈下,一份報章迎面飄來,呸,是《太公報》﹗這份他連墊煲底也嫌邋遢的左報,竟是他的米飯班主。從前,他揭發前發展局局長程孟邦經營劏房﹔如今,小志日夜顛倒地在左報報館當井底之龜。4天前,他明知財政預算案的派糖措施減少1成至300億,惠及基層的更只佔35億﹔但起新聞標題時昧著良心,讚揚剛升任財政司司長的程孟邦「賣力建設公義香港」。

忽然,小志發現不遠處有兩隻老鼠發瘋似的跑到溝渠邊。他還以為老鼠在發情交配,走近點,他才驚覺牠們圍著一隻成體巴西龜跑。龜兒把頭和四肢縮進殼裡,一動不動。一隻老鼠踏在龜背上亂舞,另一隻則亂爪龜殼發洩。兩鼠眼神輕蔑、語帶譏諷﹕「哈,你這隻縮頭烏龜又跑步包尾,似足你的監躉老豆般廢柴。索性冬眠吧﹗」聽罷,小志怒火中燒,燃點從前上中學體育課時欠奉的鬥志,拾起一根枯枝,衝前驅逐老鼠。老鼠嚇跑後,小志彎腰拾起龜兒,急步回家。龜兒呢﹖牠依然縮在殼裡,不知是受驚過度,還是永遠長眠……

「仆街﹗」回家後,小志才記起老母回鄉了,他心想﹕「早知我整天呆在家吧。」他租住的劏房僅九十尺,只夠放一張彈簧壞掉的單人床。平日,小志席地而睡,忍受滲水地板,並忍受老母在床上哭訴不孝子沒本事買樓。放下背囊後,他拿膠盤去盛暖水,替龜兒洗澡。感恩,牠將頭伸出龜殼﹔小志抹一把汗、鬆一口氣。

小志倦怠躺在彈簧床上,扭開陳年收音機聽新聞﹕「任期不足半年的財政司司長程孟邦,疑耗費約200萬元公帑,裝修只入住4個月的官邸。程孟邦接受本台節目《政壇追擊》訪問時,稱傳媒太夜查詢,要待翌日答覆。本台於上周四向財政司司長辦公室查詢裝修金額,連日未獲回覆……」

頃刻,膠盤裡的龜兒瞇眼張口,彷彿想咬收音機般。同時,小志激動得站在床上,褪下沉重大褸,把收音機丟在地上──「啪啦」﹗然後,他怒罵屋主﹕「你加我租就似隻碩鼠牙擦擦,被問裝修官邸就左閃右避。你這個劏房司長才是縮頭烏龜﹗」

今夜,小志無眠,邊擁抱龜兒邊哈哈大笑,享受一股前所未有的痛快。

是這樣嗎

句芒

穿上迷幻的彩服
手托先進的歩槍
槍托銀光閃閃
我們的眼睛被它的光芒炫惑了
侵略者竭斯底地吶喊
兵士們!
射出每粒子彈吧!
不要理會他們
倒地死亡
或者痛苦流血
侵略者在狂笑
他們在掂量着身上的錢袋
驕傲地微笑掐算着:
今天它會添加了多少的重量?

向海

幽永

#1 其一. 木伐
木伐
被麻繩束在
岸邊
等待維修的
時機
並向途人展示
它破舊的身驅

種種
曾傲游大海的
態度

#2 其二. 小舟
一艘被棄置
在岸邊的
小舟
近海
又無法駛向遠洋
被拒絕於
海中心外
令它帶著傷痕
和回憶
擱淺

#3 其三.海的思考
它正在考慮
應該何時潮退
或潮漲
應是深藍
或是黃至綠的
漸變
還是在仔細思考
你的名字
與它
是否無關

#4 其四. 回去
海的平面
一直延伸
遙望
無際
觸及每一個岸
從天墜落的霧
分離

浪伴隨
漸褪的
波紋
和變淡的泡沫
散去

你帶著
你的側影
向海
歸去

#5 其五. 大海的一節課
曾得到甚麼
曾捨棄甚麼

是大海教我
一旦愛上了
就要寬容

嚴冬的試煉

和子

冬至
像神奇的咒
僅一日,就結束了一年中
最短的晝
僅一夜,就結束了一年中
最長的夜

時鐘
像利索的刀
僅一敲,就分開了
除夕和元旦
僅一秒,就斷開了
去年與今年

嚴冬
是蕭瑟的劍
僅一季,就殺滅了
脆弱的植物和動物
僅一雪,就埋葬了
金黃的秋色

烈火
是試煉的爐
僅一燒,就分出了
鳳凰與山雞
僅一煉,就試出了
真金與爛銅

午后車廂

綺軒

喜歡坐火車的人,流浪的是心。天雨時候,車廂乘客稀落,有人陪伴無人干擾是舒適距離。

膽小的人,即使去的目的地很近也會想好路程,備好該有的行頭,而能隨時調整腳步或日程。

對號座位常是車廂空曠,忙碌都會人不在能運轉時離群索居。偶爾,好的時間讓人清醒,憂傷雨中午后,孤獨和情感坐上伴風雨而馳的車,隨速度消失。

對於一個人旅行,看陌生人.細微事.美麗之物和土地,相忘於塵世卻又呼吸於城鎮。也許洗滌於我,一個站有一個站的氣味和故事,過一個站像過一個坎。

車種,是執著的,喜歡慢慢到達。記站名景緻,遇見什麼人住這裡,這裡給人什麼,或許再回來只為一間古老的瓦屋,走一條相似的石路和心事,又或者完全陌生,陌生著為了下次相遇的熟悉。

憂鬱藍領,呼吸的人努力生活,貼近土地和傷的沉。日常時候、朝九晚五擠滿車廂為賺取一日生活,常在其間為擠爆的心事而悲傷。
偶而買一個遠遠的地方,疏離桎梏,買一個落雨午后稀釋日常。

喜歡火車旅行的人,也許各自存在故事。穿越聲音、穿越都市小鎮、穿越著自己,彷彿這樣走入的明天會遇見美麗路徑。

(午后車程. 天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