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

影雪熊

離別後 淩晨
一點
有點冷

將自己縮小 成
一點
藏在
遺下的外套
沾染 你的氣味

偽裝成你
便能多愛自己
一點

古可兒

我想找一首關於雨的詩
然後發現所有詩集都有兩三首
所有詩人都寫雨
所有雨都被詩人打濕
所有傘都很在意雨
所有雨都從城市底下偷偷與海匯合

所有人都詛咒雨
所以雨照樣滂沱傾倒
所以學生要讀雨
甚至有一日要將雨讀懂

鱼的暗语

半纳

迁徙,岸或者天空
池水忒清
也忒热
侏罗纪或白垩纪记忆模糊
缘木求鱼不是逛语
水上飘零的落叶
许是俺的前世

苟活,梦游于水
龙门失火芦苇下也有春天
宅在折射的阳光里
偶尔吐个异化的泡泡
我仍是鱼
但鱼已非我
快乐与痛苦比浮云还麻木
俺的世界三秒刷新,什么庄子惠子
专家口水你也当真

北冥千里不见落雁
遑论熊掌
只有刀俎和满天甩下的网
与香饵

相忘于江湖,钓钩在喉头
低吟浅唱

【作者简介】陈毅功,笔名半纳,58年生,高级工程师,广东省科技厅评审专家,曾任中诗及中国诗歌流派网编辑,现任世界诗歌文学诗词执行主编。曾获 “我的奥运”诗歌大赛二等奖等多个全国性诗歌奖项,2017年获中国新归来诗人优秀诗人奖。作品散见《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歌周刊》《诗潮》《中国诗人年选》《华语诗歌年鉴》《香港诗人报》《美国诗天空(中文诗刊)》《澳洲彩虹鹦诗刊》《世界汉诗年鉴》《中国新归来诗人》等。

那頂米色的帽子

王因

你為何要戴那帽子?
半個世紀之前,
你只是一個襁褓中的嬰孩,
任何一頂帽子都讓你暴聲狂哭。

2018年1月21日,
玻璃屋頂上的薄雲,
向著東南快速移動,
天空不藍,
飛雲卻有著潔白的姿態,
你焦慮著思前想後,
怎樣的一首詩?
足以描繪你的其實。

孟子滕文公篇,
其實皆什一也。
十分之一的算術公式,
也是在半個世紀之前,
就已經學會的一種邏輯。

後來
時間 再也不能與其他交錯。
唯有看見帽子的時候,
想要說說話,
對著後來的自己,
一定要保持視力良好啊!
才可以看見帽沿之上,
稀薄的白雲飄過冬日天空。

《光輝》、《星空》

愚者

《光輝》

我看著眼前的光輝,
看著我身後的黑暗。
就知道,這是真實的。
真實的感覺,是真的。

《星空》

點點星空,
衹是這一刻。
無上即為何,
無窮無盡。
其實,
所有也會到盡頭。
衹是快與慢和時間。
何必珍惜,也不如輝煌一刻。
求生命永恆,也不如順其自然。

拜拜 象形台北

樓小樹

這個夏天要跟台北說再見。如果只是再見。怎樣完整我即將出發的心。

【拜】ㄅㄞˋ□ 一種禮節行為 □對人低頭拱手行禮 □訪問人或看望人的客氣說法 □恭賀 □奉派任官 《出處:國語辭典簡編本》
【拜】自2013年夏季以後,新增延伸出象形意義。代表城市的網絡,心情的編織還有舉手揮別的意思等等。

「拜」是串連起台北城的軌道:地上的、地底的。足跡編織畫作。沿著城市的遷息,自比旅程,仍在城市的懷裡。
我和我的棲息旅行,和著情感的必需,斷開在每一段地點和生活碰撞的瞬間。 重新選擇風景的機會,都該用淚水去澆熄爆發瞬間的刺眼炙熱。
嶄新陽光灑進窗台,掀開床單鋪出下段洗淨後的生活。深信仍會被這城市抓牢,轉進城市軌道裡,不曾被遺忘。
換了街景,輕易的想換掉心情。卻在最熟悉的運行裡,發現縫補靈魂的竟是不曾遺忘停靠開門的規律音頻,響音點點滲入撫平自以為很勇敢的旅行。自此渴望遊歷在城市的軌道裡,和著選擇同一城市居住的人群,在同一節車廂裡靠近,到站揮別的充滿必須,不須訝異。

「拜」微旅行,山和海的連繫,順著水流前行。跳脫摩登是容易,在自然中享受旅行的輕輕。
老街探索的風情四起。走進山裡台灣電影的鏡頭拉近:踩著腳踏車男主角的側影,伴著微風的速度,掃起沉澱的心懷想要飄揚起來。台北盆地無處不是山,小徑彎曲入泉,溪水彙流入海,而海洋喚起記憶的方式,就是風可以吹拂的強勁。
陽光奮力曬掉一望無際的壞念頭。能對海洋大喊得那聲,同樣於山谷裡回盪不已。
顛著腳走鐵軌的必行,繽紛天燈之下仰望的儀式,涼夜中尋找一盞最暖的燈火,草叢裡蟲鳴大地的聲音,回音深深的存在記憶底。
震耳音樂與海浪合鳴,沙爬上腳背,觸動季節節奏開關,樂曲律動的重拍,打上岸邊的浪花乘著聚光燈的沁白,衝破彎曲海岸線上奔馳跳躍的靈魂。
順著軌道貼著影像,旅行輕盈心情,快門按下時連餘音都還迴盪在飄揚的展覽裡。

微旅行中發現「拜」貓咪的鬍鬚。
貓讓城市裡的風景靜置和滑動。自然。上揚。伏著地的姿態,心貼著脈動。平穩的呼吐,優雅的伸展。

「拜」是地圖。台北城人分兩種。有車和沒有車的。有車的地圖是Goolgle map;而捷運路線圖和公車繞行方向,也連接成最緊密的網絡,給需要的城人。
雨記冬。飛奔在年末。
顆顆雨滴凝結似緩慢下墬,著厚衣的人群慢動作。冬季的劇情,尤其多雨的寒冬的場景,在白霧車窗亮白車廂的燈光下幕啟,加夾著無比的寒意氣氛下進行。打開車門,亮光宣洩成一早才有純淨,加入天色還是紫藍色的晨曦,接上已發出第二班的Metro。
冬季是色調偏藍的曝光,儲存在我的眼裡。溢滿不畏寒冬運動的人們和低頭斜背書包的學生。招手停下一部公車,通往新的一天裡;舉手觸碰停車的按鈕,接續另一個車廂著地開始旅程。

握著方向盤,夜裡的奔馳。夏夜。
喜歡路燈黃的像月亮的孩子們。喜歡前方的車燈,紅色的久些,閃著左右方向的快些;遠方閃著是星星,是標記著心裡的歸途。
也是方向。
夏天的凌晨,柔軟的黑。延伸輕拂。城市夜裡的呼吸。靜默。
搖下車窗。享受著樹密集提升的瞬間,讓涼爽的風穿梭車內,吹開略有疲態的身軀。城市給的倦,給城市的夜治癒。生活總該有想閉上眼的時刻,才能顯得休憩的完美閑靜。
滑行城市邊緣。關上車燈,止住運行。
晚安。黑最後吸進亮光聲響,涵養著明日,等待天啟。

「拜」舉手揮別的模樣,揮動的手,快速而模糊了視線。
買下城市的播映權。平鋪直敘的表現手法。順著四季輪替、順著景觀興建、順著關係濃淡。順著城市的茁壯,枝枒四展。似飛風啟了。藍天展開一幕。
3. 2 Action!
只是送走的是自己。當年的結局。
簡單的加入人群裡毫不費力,戴上合適的耳機進行配樂,溺在順暢的流動,獨特又不由得的美麗。
揮手道別或是舉手招呼。停頓在城市的風景裡。
BGM 沒入記憶中。與背景相容的劇中。終。

雨季

王春

能不能不離開
為我多停留一秒

能不能回頭看看我
只一秒就好

能不能重新來過
哪怕只有一秒

能不能在夢中繼續相見
一秒、兩秒、三、四秒

機械人

丁智逸

歡迎來到資源中心
你好
我是一個機械人「六六」
為使用者提供服務

請輸入指令
「夢想」
關於這個指令……
對不起,輸入錯誤
電腦系統裏面沒有這個程式
請再一次輸入指令
「希望」
對不起,這不在既定程序裏面
請重新輸入

跟據開發者的資料顯示
我的中央處理器
只能識別「有用」或「沒用」的編碼
請再次作出指示
「有用」?「沒用」?

對不起
已過了輸入期限
機械人「六六」已作廢
使用者可在資源中心
自行挑選
另一個機械人

盼望

句芒

誰把你遺棄
在齷髒的路旁
你纖瘪的莖上
鈎著
數瓣羸弱的葉子
我把你
安放在陽光底下
昨夜
一瞥間
你枝頭已冒出
點點淡黃的蓓蕾
今早
你已穿上
橘黃色的衣裳
綺麗妖媚
奈何短短的數天
你已枯萎凋零!
明年的春天
落下的綠葉
還會萌芽嗎?
還會長出淡黃的蓓蕾
鮮豔綻放的花朵嗎?

郭韋辰

燦陽晴旭浮映著大地
綠叢贈與我她的擁抱
墨瞳在既定的框架中
是侷限未了的繪圖
廓落的境域淡素了混濁
寒氣的颯然撫平了愁緒
靜穆的自由消泯了束縛
只有我,佇足其中。
心神也不知不覺在嘴角間
淺掛上一抹甜密的虹彩。

黑夜

松燕

又是夜深了,黑暗中隱藏著看不清和不想看清的事一情 。
讓它們這樣擱著吧!
活該的車輛駛過,車燈吹起了黑夜的裙襬,
就那麼的一瞥,
不該看的還是看到了。
燈滅了,
黑暗中的光疤卻悄悄的爬上來,
無恥的在黑夜裏蔓延……

軀殼

綺軒

大部份時候我是凌亂的
我的規則由別人安排
除此之外
不計算白晝黑夜
知道這世界會蠶食

有些時候我是黑暗的
島嶼和生命受著傷
卻安靜地承受
除此之外
無法安歇腳步

有時我是虛擬的
旅途上沒有安排情人
滿天星和黃色薔薇是花舖寄宿者
總知道,芬芳必須自購

更多時候我是愚蠢的
漫天信息飛舞,冷眼旁觀
我知道,我的懦弱
如一株小小的草
任風飄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