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我睡在我父母的房子裡

楊冰峰

昨夜我睡在我父母的房子裡,
我母親拖著比我印象中更大的影子,
像一塊岩石。
我記得父親的一切,年輕時的咆哮,
像風暴一樣收割過大地,
而今他露出潔白的牙齒,
問我的生活是否如前朝一樣辛酸。

昨夜我睡在我年輕時的房間裡,
燠熱的空氣充斥著尿酸味。
一隻蚊子在我的耳朵上鳴放,
我掌摑自己為了向蚊子證明,
瘋子有多可怕。
沉寂的夜裡我揮動雙臂,
努力抓住夜晚沉重的時間。

昨晚我在我父母的房子裡徹夜未眠,
母親抱怨父親的鼾聲掩蓋了蚊子的蜂鳴,
她眼睛看到牆上的一個個小黑點,
像一群狡黠的吸血鬼。
我裸露着身體,
悄無聲息地躺着,
像一具發熱發臭的屍體。

2019/4/8

還可以再漫步嗎

幽永

可以再漫步嗎?

可否成為路上的燈
照著走路的行人
提醒每一個腳步

可否在你我變成
靜謐的松林前
讓果實盛開一次?

可否在風暴殃及之時
漫談至危命的海旁?

我們
還可以再漫步嗎?

未醒之城

綺軒

石路空淨
輕軌在路上成一種指南
空氣有橙花味道
進出酒館的人已歸,霓虹溫柔安睡
幕落,音聲慵懶靜瑟

在空無一人的街路寫信(給你)
寫寫,一個城市靈魂
樸素,甘心等待某個季候
在未知未醒的節分

恆常靜佇未醒之城
人群無聲能聽見你的律動
光未貫穿迷戀你的沈默
恆常聆聽輕擊的第一個幽深
驕傲耽溺隱退,以嚴實的牆
抵抗笙歌,堅定面貌展開繁複日常

(我喜歡)
數算,冷清模樣
愛著靜地以抵禦燥熱難耐的疏離
我是愛你的,在脆弱時
是孤獨的,當安靜
一個人
走在你未醒之路

句芒

我在水面的上空盤旋
時而把雙翅停頓滑翔
時而拍動雙翅捬衝
雙爪貼在水面時
濺起點點的浪花
瞬間又凌空飈升
我並非在玩耍
而是為了生活

甚麼時候

杏月

甚麼時候
我寫我的見解
要討你的尊寵

甚麼時候
我寫我的意見
要怕你的厭惡

甚麼時候
我不說鬼話
還要求你賣帳

甚麼時候
非黑即白
只有兩個單聲道

甚麼時候
天文台才有唯一的真相

十二行書

幽永

像似低頭行書
僅用餘下筆觸
最漫妙的旅程用一拙來形容
一切 是無預設的編排 故此
相愛是無他的選擇 也無差
在沐浴的過程將之參差地溶化

在無人的一隅 痛覺會彌留
留下來的會是一段關係 
守不住 – 回憶滿碎地記載
離開沒有理由 留下才需要
將你我 放置於羽化之時
遐邇之間 就能重新地存在

抹茶蛋糕食譜

丁智逸

歡迎收看「丁太烹飪」
今天為大家示範的甜品
乃是
千層抹茶蛋糕
首先
從雪櫃中取出千個僵硬的麵團
用針眼
剔除當中的芝麻和綠豆
使潔白的麵團
看起來更光潔

完成後
再用放大鏡檢查一次
如果有一些發酵過久的麵團
漲得比其他的不一樣
可用叉子
猛力地
將外皮刺穿
若搶救無效
可將它掉進垃圾桶
剩下的
再用兩枝麵棍一一夾起
打成九十度直角

接著
便要準備餡料
切記
我們用的是純正的抹茶粉
那些草原的純牛奶
熱情的干邑
真誠的柚子醬
久勝的枝豆
禍島的柿乾
黑船的雲呢拿香油
請你拿走!
因為它們
只會令口感不純正

最後
為利刀擦上紅豆
修飾凸出的邊緣
直至餅身
成為一個完整無缺的四方型為止

溫柔

雪里

晴朗的冬日午後。

三面都是通透乾淨玻璃的簡單咖啡廳內,田悠坐在可以看得到轉角二邊視野的中間位置,像小吧檯一樣的位置。她就這麼看著來來去去的人們,當然大多是學生,邊心不在焉的以精緻的金屬小湯匙攪拌、敲著咖啡杯。

「說真的景應該不會來吧……畢竟是討人厭的事。」邊小聲碎碎念,念完田悠又啜了一口咖啡。牛奶味很重,田悠喜歡的方式。

景也是田悠喜歡的類型。高高瘦瘦,對運動熱愛,可不是普通的運動呦,是跑酷、跑‧酷。景的個性卻很容易不耐煩,但是田悠覺得找出能讓他專注並奉獻的事情這一點,非常吸引人。

雖然田悠喜歡景,景對田悠也是冷冷的。田悠特別喜歡景偶爾的關注,貓一樣。

心裡想著景大概不會來,景也真的沒有來。田悠自己一個人聽著音樂,從專注的等待,到有些不耐的翻起書刊,到有點生氣又有點懷疑自己。「嗯也是當然的事嘛。」心裡這麼想著把手提包甩上肩頭。推回椅子,雖然有點大力。在離開的時候撥弄一下吧檯上的綠色盆栽。「妳也要乖乖的喔。」田悠走向擦得發亮的大門。

就在這時,田悠恍然看見剛經過這家咖啡廳的行人們中,以靖跟她朋友肩並肩,走著輕快的步伐。心中有什麼在鼓動。袖珍的嫉妒,盆栽一般舒展草葉,當然是指在田悠心中。
田悠看著以靖窄小弧度美好的肩膀,她的睫毛,跟隨意舒服的笑容。很不想理會自己看向她的那顆心,很不想回想起景說過她是美麗的女生。

當然景這時還是沒出現。

田悠的目光追隨以靖到人群盡頭。小小聲嘆了一口氣,走出大門往她的反方向走,去找景。

田悠以文科教學大樓前的廣場為目標前進。景有時會出現在那邊練習跑酷。晴朗的冬日午後沒有風。看見以靖後心中有扎扎的情緒。沒有風正好,不會把心吹痛。

田悠速速跑過人群,超越幾個人,再超越幾個人,手中抱著提袋,在滿是學生的馬路上一邊注意著車子一邊注意著自己的方向,陽光中田悠終於走上小道,她不知道自己的身影在陽光下也很宜人,只知道景。

田悠沒有發現風吹起了,天涼了,只在意光,跟溫暖。眼看目的地快到了,她加快步伐,又緩下步伐。

景在,就在廣場的花圃間練習翻越跟衝刺。

「果然在。」田悠輕輕的說,看著景的眼睛。
「老樣子,老地方。」景笑著說。
田悠看著景,一時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他,不過每次看到他都有光在,花草在身旁,自己也變得溫柔。景沒有找她的事情,已經沒關係了。

田悠靠著花圃,慢慢坐下,考慮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說:「原來你不喜歡咖啡,我以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景也看著田悠,他知道這個女孩子喜歡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原可以狠下心來徹底推拒她,可是卻沒有。

景把目光移開,如一直以來對待田悠那樣,只專心在自己的動作上。衝刺、一個俐落翻越花圃、輕鬆的落地,然後跟著以花香那樣的口氣說:「妳喜歡的,我倒是一直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