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种蓝来描述见过的风

孟祥磊

1.

我们敲一口午夜的钟
用一种蓝来描述见过的风
每个人都成为每个人的迷宫
我在所有人身上都看见一种疼
陌生的拥抱和陌生的吻
城市慷慨的只是有限的温存
如果用夏天来兑现一种可能
你可不可以成为我的天空

2.

雨季来临
变质的事情一件件发生
人性的霉味比欲望还要难忍
重复的日常是个人的战争
看不见的命运被随意地操弄
挣扎够力气吗 为了生存
抉择的时候才能见证光荣

3.

如同一条河流流入了生命
所以生活的枯丰有了时令
冬天总是一年接着一年变长
我总在怀念着奔涌
差一场唤醒夏天的季风
差一次怦然加速地心动

災害

幽永

#1
絳紅
讓我們的血液
深沉下來
血流如海嘯
翻覆
飛湍
流奔每一段脈絡
每一次呼吸
都有窒息的可能

#2
潛藏在心臟一帶
豢養著猛獸
在狼吞所有語言
吞併了你我間的清晰
撕咬間
沒有傷亡
只剩一堆不會說話
瀕危的動物在
沉吟
怕有一日
不言不語會
醞釀成一場災禍

#3
剛好 我說了空話
要是有一刻你不再清澈
嘴唇有湖畔的生疏

假若每一寸肌膚
都有著不該說的話
而你我
- 如沼澤般濕濡

暫時在洞穴裡
棲息如一隻猛獸
在岩層間撿起一塊陌生的臉
在沼澤中烹煮
痛惜的美饌

#4
最多
把我想像中的怪獸
想得正常
讓 這一個晚上
完全
安然無恙

母親

楊冰峰

我為很多女人寫過詩,
但不曾為你留下片言隻語,
我常仔細察看女人好看的容顏,
卻忽略你老態龍鍾,
我用整夜聆聽女人的綿綿情話,
但你嘮叨的聲音總叫我厭煩,
我十指緊扣一個女人又一個女人,
卻羞於橫過馬路的幾十秒,
我吮吸女人的乳房提升她們的情慾,
而吃過你的奶理所當然。
母親啊!你這個沒有性別的物種,
你擁有女人的一切,
比一個男人的特徵還多,
你總是將言語留在錄音機上,
我開啓馬上關閉。
害怕你不斷重複呼喚我的名字,
害怕你將我冬季的衣服捎上,
害怕你埋伏在我減肥的路上,
害怕你告訴我風濕敲打你一夜的窗欞,
害怕你告訴我那些錯亂的日子,
我刪除所有留言。
我的日子還正長,
像正午的陽光一樣明媚,
我為一個女人又一個女人神傷,
母親啊!你太老了,
比我更弄不清這些女人古怪而自私的想法。
她們用濃重的鼻音讀詩,
用遊戲而非愛情吻我的前額,
永恆比鮮花還易凋謝,
她們是一群墮落的仙女。

2018年2月23日

剪影

幽永

黑夜月色焦褐
時間開始麻醉
月光下秒針不再瞬移
放緩節拍
十倍
百倍
甚至 停頓
走向 沒預定的方向

樹影
與垂頭人偶
趕路趕車所落下的黑影
意外連接
每一棵陌生的樹
都帶著
人的氣息

我剪下影子
要與你黑影
重疊
令你 每一個背面
有我

然而
你比光
遷移得更快
以致
我追不到你的影子
挽回你每一個眼眸

星晨花 第十一章

考試季節終結,圖書館格外寧靜。陽光偷偷觸摸書卷,閃閃發亮的塵埃於空中嬉戲。點點微塵隨推開的門飄到室外閱讀區——蟬鳴正盛,陽光肆無忌憚蒸發葉面水份。
葉翹楓坐在樹蔭下的長椅,向陸澄煦點頭示意。
「楓哥,找我何事?」
葉翹楓沉默地遞過報導,望着自己的影子陷進草地上的斑駁樹影。

「消息人士透露,政府計劃大幅調低給予地產商的優惠,以紓緩日漸熾熱的炒風。據稱,一直支持地產界的官員方國鴻一反常態支持是次計劃。消息人士指,方國鴻欲藉此機會,改變其偏袒地產商及官商勾結的形象……」

陸澄煦閱畢,暗暗歎氣;抬頭,發現陰影下的葉翹楓格外憂鬱,只得故作輕鬆問:「要我轉達什麼嗎?」
不間斷的蟬鳴教人心煩,葉翹楓抬頭,因刺目陽光瞇起雙眼:「你什麼都別做,別做傳話筒,就是幫忙了。」
「你們父子倆都這樣,有什麼辦法?」陸澄煦無奈地聳聳肩,續道:「六年了,為什麼你們仍不能好好說話?」
葉翹楓架起墨鏡,冷冷笑道:「我已經習慣這樣。」

他忘不了六年前的漫天飛絮。
大地換上雪白新裝,一塵不染的雪花粉飾醜陋人間。葉翹楓看着窗外皚皚白雪,越發想吐。
「你做出這種事,我怎向方世伯交代?」耳邊響起葉崇天的責問,葉翹楓收回視線,望向臉色陰沉的父親,還有他身旁木無表情的方國鴻。宿醉仍在折磨他,於是閉目揉揉不住跳動的額角,把自己更深地埋進沙發,皺眉道:「是他的女兒引誘我。」

聖誕舞會樂聲喧鬧,迷幻燈光照射全場。
葉翹楓接受每個人塞給他的酒,但淺酌後便悄悄放下——他記得父親說過,縱橫商場,要廣結人脈;他即將成年,雖然還做不到長袖善舞,但可以避免開罪他人。
然而,起哄與他乾杯的人一個接一個;酒醉微醺時,瞥見打扮性感成熟的方曉敏如狼似虎地盯着自己,隱隱察覺不妥時,下一杯烈酒已然送上。
舞會結束時,葉翹楓腳步輕浮。迷糊間不知誰送他回家,又像看見方曉敏突然在他的房間出現,熱情地投懷送抱。
他冷冷地說:「別鬧!」揮手趕走她,她卻不依不饒地纏上來,之後……

「曉敏才十三歲,會有這心思?」葉崇天冷哼一聲,視線落在方國鴻身上。
葉翹楓猛地睜眼抬頭,不可置信地問:「你認為我是故意的?」得不到回應,眼眶倏地發澀,他趕緊低頭眨眨眼,再次抬頭時,眼神已變得冷硬:「你上輩子可能作了很多孽……請問你是什麼,才會生下我這樣的衣冠禽獸?」
「我會有這麼愚蠢的兒子嗎?」語氣冷靜,卻隱隱帶着的不甘。
「的確沒有。」葉翹楓贊同地點頭,「以後我的事與你無關。葉先生!」葉翹楓嘴角勾起一抹報復的微笑,於最後三字加重語氣。
方國鴻看着各不相讓的葉氏父子,像息事寧人般悠悠開口:「你們何必為我的女兒爭吵?只要翹楓娶曉敏,我們親上加親,我還追究什麼?只要曉敏不受委屈,什麼也可商量。」
葉崇天附和道:「合作多年,你的用意,我當然明白。」示好般拍拍方國鴻臂膀,眉心卻不易察覺地打結。
「誰與他親?他只是覬覦你的錢!」葉翹楓霍地站立,憋在心中的怒火猛烈燃燒,卻轉瞬被葉崇天冰冷的眼神澆滅;他咬牙低吼一聲,拋下一句「你們繼續吧!」便轉身離開。甫打開門,寒風撲面,葉翹楓打了個哆嗦,卻固執地不肯回頭。輕飄飄的雪花落到臉上,融化,順着臉頰滑下,仿若淚痕……
葉翹楓狠狠抹一把臉,強忍寒意走往屬於他與妹妹的小教堂。推門而入,內裏空無一人,只有偌大的耶穌受難像。葉翹楓疲倦地坐下,對虛空溫柔低語:「你的哥哥變罪犯了。你再不回來,我就真的要娶她了……」

往事歷歷在目,陸澄煦記得他應聲開門時,從教堂回來的葉翹楓臉色蒼白,嘴唇冷得發紫,發着抖焦急問道:「你真的不知道妹妹搬了去哪?」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面對如此狼狽的葉翹楓。
「楓哥,你有沒有想過,也許你那時什麼也沒幹?」
葉翹楓輕蔑一笑,「酒醉也有三分醒。這種冤我可忍不了。」
陸澄煦疑惑,「既然有意識,為何……」
「面對投懷送抱的女人,這世上有多少個柳下惠?」自嘲笑笑——事隔多年,有些事只能避重就輕。
「但是……」陸澄煦欲追問,葉翹楓卻搖頭,拍拍他的肩,道:「事不關己,你告訴——」指尖敲敲桌上的報導,「別多管閒事。」
陸澄煦搖頭苦笑,「這怎麼可能?」
二人的沉默被蟬鳴掩蓋。陽光灼熱,只要增加一點點溫度,大地便能熊熊燃燒。

孤獨的對話

丁智逸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知道當人身處於圍爐中
卻感覺受不到暖意
那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知道它無影無踪
卻在不經意間刺痛了你
那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知道它像一個漏水的馬桶
在黑夜中擾人清夢
那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管手按耳朵
仍然聽見內心的哀號
這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管閉上雙眼
仍然看得出自己是個局外人
這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管塞住自己的鼻孔
仍然嗅到裏外不同的氣味
這便是一個答案

我不禁問
倘若
將「五感」交上
那麼
「孤獨」還會來纏擾我嗎?

秋分

句芒

赤炎的太陽立在赤道的正端
彷若女神的天秤把兩極瓜分
我從天秤的另一偶伸出頭來
火熱的帶子纏繞着我的脖子
如眾僧侶的佛珠掛在頸項
我彷彿聽到六祖說
“無樹無台本無物”
看到道濟沿門托缽
瞬息間,一把銀光閃亮亮的鉸剪
從天而降
無情地把牽曳著佛珠的線條剪斷
我魂隨着佛珠四散逃竄
滾入了一個平凡的甕缸裡

雪里

明明有很多話想說,到了這個關頭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未知的、已知的,串在一起成為項鍊,圍繞頸項。

我已經不想再矯情下去,握在手中的東西卻只有沙子。

天空如此美麗,在盡頭的那一方你看到的卻是燈火。

一定在什麼地方有人正開心的笑著,但我卻只是遙想。

抬起頭的話,淚珠會滑落阿。

再怎麼珍貴,失去了的不是我的。

數著一、二、三,唱著兒歌,要把被奪走的贏回來。

自傲與自卑,可以並存才能平衡,所以我不打算繼續隱藏了。

蘭姨

句芒

「良心的事,誰人能説個明白?」

蘭姨離開我家返鄉已經三年多了。現今我們已請了個菲傭,但我們感到她始終不及蘭姨的䏻幹。蘭姨離開的時候,說過歡迎我們去順德探望她。畢竟我們主僕相處時,關係融洽。她經過這次的打擊,又是孤苦一個人,確令人同情!至今我們也沒有去探望她,只是恐怕再面時勾起她的往事,畢竟芳姐是我們的小姨。

回想三年前,我倆因年紀老邁需要個傭工做點家務,若然請個菲傭或印傭,我是個頂厭尖的人,恐怕與外來者住在一塊兒,感覺窘迫不太習慣。我倆本打算雇個家務助理之類,但聽了親朋對此類的員工,多是劣評,便打消了本意。

我倆為了請傭工發愁的時候,小姨亞芳帶來了個好消息,她的同鄉姊妹亞蘭剛申請了單程證來港定居,正想找份工作。亞蘭提出的要求:早上來晚上走,不留宿。這正合我倆的心意。自此之後,蘭姨就成了我家的傭工了。

蘭姨若五十歲,順德人,丈夫早死,沒兒女。在鄉間的時候,靠幫人車衣做些針黹養活。最令我倆愜意的是,她煑得一手美味的順德菜。有時候,我倆的衣服需要修補,這都是她為我們一手代理。老伴對她讃不絕口。有一天,我見她滿懷心事,做事總是心不在焉。我又不是個多事的人,也沒有去追問她。

過了不久,蘭姨沒有來我家幾多天了,我們找也找不到她。我去問小姨芳姐,芳姐囁嚅且吞吐地說:“蘭姨,她嘛⋯現正踎緊監啊!好似⋯要踎⋯三個⋯個月啊!”

我追問其中究竟的原因,芳姐初時說不大清楚,當我再追問,她才含糊地說:“好似,聽講,她⋯她呃⋯呃咗政府的錢喎。”芳姐有意地避開了我倆,再不願說下去。

過了三個月,蘭姨特然来到我在我家,懇求我們再次雇用她。老伴聽了非常開心,而我總是覺得她是個不老實的人。我要她老老實實地告訴我倆離開的原因。她悲憤地說:“我在鄉間賣了那間小小的裁縫店,拿到了六十萬元來港。到港亞芳慫恿我去政府處攞綜緩,礙於那筆錢,亞芳說可以暫時待她保管。於是我就照她的意思去做了。當時,她並沒有把我的六十萬保存著卻把它買了一間房子。現今,那房子已升值幾百萬了。我打算向亞芳取回那筆錢及希望她也給予我些少的利息。豈料她竟然說:『這間房子早已給了我的孩子住,等他賣掉了就會還給你。』這件亳無理由的事,我怎能答應呢?於是我频頻地向亞芳追討。一個令人憤慨的事終於出現了!亞芳的孩子走去舉報我,説我隱瞞了一筆錢卻去呃政府攞綜緩。最終,我坐了三個月監及被追回我已拿取的二十萬元綜緩金。現今,我什麼也沒有了,希望你倆讓我繼續留在工作,貯點錢回家鄉。”畢竟,這件事與小姨芳姐牽上關係而且彼此是親戚,我只好拒絕蘭姨了再在我家工作。

每當我回想這件悲劇,就念及人性良心的問題,也想起蘭姨和小姨亞芳。小姨亞芳所作所為固然不妥,令人憤怒;但是,難道蘭姨沒有錯嗎?她的錯是貪念作祟吧而亞芳就涉及良心的問題了。只不過的是:蘭姨已經受到了懲罰,那麼,小姨亞芳呢,她是否遭受到良心的譴責嗎?

無題

逆襲的人生劇本
除了一時眼熱
我仍是那個我
胸腔充斥着熱氣
從來不是甚麼勇氣

單純寫着我的志願 末來
隨時間變得斑駁一一落下
空話最終變成謊言
當時的我多麼幼稚
現在就多麼窩囊

對於明日的風憧憬
用盡全力找尋
除了白色襯衫留下汗迹
甚麼都沒有
也許,你是對的
當我想笑,現實就會迫近。

剪影

幽永

黑夜月色焦褐
時間開始麻醉
月光下秒針不再瞬移
放緩節拍
十倍
百倍
甚至 停頓
走向 沒預定的方向

樹影
與垂頭人偶
趕路趕車所落下的黑影
意外連接
每一棵陌生的樹
都帶著
人的氣息

我剪下影子
要與你黑影
重疊
令你 每一個背面
有我

然而
你比光
遷移得更快
以致
我追不到你的影子
挽回你每一個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