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人生

楊雅如

在沒有燈火的街道,撿拾一枚金幣
按下開關,卻點亮滿天星星
人生是意外吧
把所有記憶安放在左邊口袋
不需時時查看

等到青蛙都睡了
才發現月光一直都在

我拾起那頭綫,你拾這頭綫
緊緊繫在雙方的手
喃喃地像許下神聖諾言
相信我們不會分散
不會像那隻飄浮在空中的氣球

命運輪盤輪呀、輪呀輪
被劃分吸着不同百份比氫氣
上升速度、高度再不是同步
就算努力拉緊、繫上各種結
依靠着回憶相連,忘了現在牽涉
相互牽連不斷削弱

舉高手看着纏繞綫
被風吹起
所有諾言比不上時間雕刻
那幾根淚和汗浸過牽絆,以為會成佳酿
舉杯時發覺只剩茶香的淡茶
如手深紅下陷處最後回憶
在那充滿炭酸夏天。

悲傷的顏色

綺軒

需要裝滿幾分悲傷,能和酒色一樣
琥珀又帶點橙亮

你說我是鹿,安靜美麗
卻有角的張揚
在成為某種物種前,覺悟
愛必有傷,像冬日褪去
仍有寒

揣測悲傷的溫度如體感高燒,淚
從而迸落
淚滴淌夜的色澤,喝下琥珀的酒就懂

懂的人,知道傷痕的顏色

暖陽經過的事

綺軒

在沒有言明的路上
鳥兒啾啾,花兒開落
澄碧的天寫些什麼
譬如愛情
譬如開始

我的破碎仍瑰麗
仍有美麗的語言和符號
在冬日暖陽
刻下你薄如玉雕的臉龐

我應是愛你的,冰冷的風有溫度
厚厚毛呢裏跳躍,匿藏著
就要燃火的心跳

貓優雅地走過交叉巷道
有一個人
在光影柔和的時候,安靜
走入我的國道

蝴蝶之死

陳子鍵

小巴站旁
看一只白蝴蝶
高高低低地飛
開展翅膀
奮力激起氣流
夏日的小節未完
蟬仍舊打著拍子
下沉
又升起
向馬路飛去

一念一動
不過拍翼的蝴蝶效應
然後靜待必然的相遇
何時開始蝴蝶是淒美的意象
在我的腦海總棲身山墳
仍未為記憶留下註腳
小巴就劃過了生命

陽光明媚
小節未完
翅膀攤在路邊
像白色的小絮花
因著歎息微微抖動了
一天的心情

下午六時的圖書館

蔡慰君

書架上一行行的燈關掉了
剩下三兩盞在工作台的頭上
冷氣機也關上了
日常的聲音也都關上

一列窗外傳送來來往往打球聲
哨子當起教練的號令
球場上排球隊師生規律的喊叫
在四樓圖書館的我
邊閱讀飲江的詩
邊拉起耳朵聽著

影印機待機中的時候原來很不安靜
拂過樹群的風吹不進來
紫羅蘭佇候在一式一樣的木書櫃頂
橡皮擦的老泥
發散在桌椅下的一角
腳印在昏暗中偷生
等待一夜過後
被清洗

五十厘米的絲
不作優雅姿態
從根本鬆脫掉到腳下
光影如電影的開首與結尾
如三千字的短篇故事
忽一回頭
原來很不漫長

別了,我們的日子

句芒

我吻着你濕潤淡紅的口唇
你眯着雙目
柔弱的頭顱
俯伏在我的肩膀上
我再三地回過頭來
與你吻別
這意味著
我們終於分離
我無奈地踏著
沈重的腳步
漸漸與你遠離
遠離我們曾經歡渡過
激情的日子

放下頭腦跟着人潮去
以為不會迷失
不協調雙腿又錯過節奏
海浪 將我捲走
又回到歧路面前

走遠路、走近路
吵鬧聲音在耳朵不停振動
如所羅門王的審判,身體分為兩半
只好站在濃霧中,揮別好友
又再徘徊

人生地圖如能提早展出
就如飛行棋地圖早知全貌
沿着點數走的我
就會找到燈塔?
自欺欺人白日夢鎖着雙腿
又睡過去

夢中海味道、空中煙火、八月星空
揉合成一盞燈引誘我飛近
背負現實過於沉重,又再次倒下
就算不停重復
我都想有一次飛蛾撲火結果
被一直渴望包圍。

霧化世界被這刻決心吹散
踏上被禁止路 再續夢後續
握着最後一縷火花
再堅持下去
就算被人指責錯誤選擇
我也 笑着走下去

再次成為追夢者

我所害怕,期待的敲門聲
在破爛的紅色房子一直響着
自欺欺人摀住耳朵
沿着習慣軌跡又再行駛

一直被切割的膽
連拿走泛黃畫框能力也沒有
只是望藍玖瑰的美麗困着囹圄
習慣的安全、熟悉的味道
誘惑我將獅子之心收藏
就這樣不要變
在界線之前又折返

在定型生活另闢新地
是否是很不自量力?
在空中飛舞木棉純白希望
有多少的棉絮能迎風飛佔領新地
抑或只是滾入溝渠
就如我手中那發脹的棉花

再現那身破爛的盔甲
依附傷痕質問我為甚麼放棄
突然襲來寂寞,停止大腦重新運作
我不要這樣下去
相隔的門消失了
孩童的我笑着說:我在等你
手牽手缺失情感都回來
連勇氣

界線之外是未知算式,隨便假設是甚麼
震耳欲聾的王之歸來;
以幻想進行末來,日子要終結
那棵被嘲笑木棉樹遍滿世界的夢
就算仍末成功,仍然準備下一次風起
那纏繞身體不要改變咒語
被沖出畫框的藍玖瑰化解

我所拋棄的你,一直門外等待
小心保存那時與夢相遇;
搖滾激昂的心情,炙熱的味道
「我們重新開始」
再度融合
再次成為追夢者。

窗外

念頭
是一支握在手中的煙火
你若燃點它
美麗便會一直燃燒至殆盡
除非
此刻你伸手忍痛把它握滅
直到你再有勇氣
把剩餘的剎那光輝
繼續盡情燒掉
又或者
你從來沒有這個念頭
讓熾熱的煙火燦爛地跳舞
卻又將這枝
手中一直握著的煙花
面向已擦了盒邊的
那枝正在燃燒的火柴頭顱
電光火石間
不經意的觸碰
美麗
便燃燒殆盡

老人與海讀後心得

林裕盛

誠 硬漢

硬漢的特質之一是他們大多是沉默的,因為經歷過太多,所以相對於哭喊苦痛,他們選擇沉默與獨自承受。
硬漢特別愛享受自虐之樂,他們不追求利益、成就,反而在挑戰自己的潛能、培養勇氣面對困境的心態上戮力而為,「自虐」是他們內生的天然衝動,不為什麼,就只是「我想這麼做」。
【老人與海】楊照譯本在文字流動上有種乾淨但充滿力道、清新(雖然那是個歷經很多事的老人之故事)的味道,我們也可從此項特點體會海明威的「冰山理論」,也就是在短短幾句描繪當下的句子裡,體會到人物的過往、心境以及成堆的資訊。
書中老人(桑地亞哥)雖然在現實生活中是被打敗的(連續80幾天補不到魚、唯一的夥伴—小孩子的父母也禁止他與桑地亞哥接觸),但他卻有著極純粹、乾淨的心靈,並且在完全無現世價值的他身上,呈現了種高貴、強悍、硬漢般的精神力量。
我想此本書吸引人的地方在於那些日常生活中的戲劇性:桑地亞哥與馬林魚的對手情懷(漫畫中常出現的對於棋逢敵手的喜愛)、小孩子與桑地亞哥之間的感情、激烈搏鬥、生死交關之後還是一無所有的老漁夫等,但這些戲劇性卻很有可能發生在地球上任何一個角落,甚至可能每天都發生;「日常」中的戲劇性除了提供強烈的衝突感外、也讓人心有所感。
馬林魚、鯊魚和海代表的是現實、桑地亞哥就是我們,當我們專心一志地征服了某些困難,到頭來或許什麼都得不到(價值、回饋、名聲),但那過程卻是永遠縈繞心頭;又或者,我們根本就打不贏現實,但支持著我們活著的信念跟自己手上、心上的厚繭成正比般地存在。
其實關於現世價值,大部分出自於「比較」,如果我們獨自如盲聾般地活在世上,那些成就、利益與我們半點毛關係也沒有,或許是很開心的一件事;但桑地亞哥生活的地方,比鄰而居,可能早上起來拉泡屎在馬桶上看的書掉進馬桶全村的人都會知道,鄉下的特點之一就是這種過於親密、令人煩躁的熱鬧,那他勢必得活在比較之中,但他的靈魂卻是超然於現世之外,那是人歷練出來的智慧;除了默默承受生命中發生之苦的硬漢特質、他還具有純玉般乾淨的靈魂。
海明威的文字在具有魔力之感的句子上都非常地貼近原始和根本,那造就了閱讀上資訊跳接的迅捷感、但又有某種踏實的力道,在完全不帶贅字的現實描繪功力下,更讓人變身為攝影機跟隨著桑地亞哥激鬥於那烈日高照、一望無垠的深藍大海上,誠然畫面味十足。

《一場未竟的雨》——給F.T

星沉

天空曾為我們傾盡所有可能造就的雨季。

你看見貓群川流不息
走向一個不再可能的氣候
那些多貓的日子,可能
有我們未竟的故事

還有甚麼不可能被證明,閃電的指涉
早已逐一修正,劈向途人
的雨勢,還有一段不夠乾燥的路

關於落一場貓,或一場狗的分別
我們早已逐一談及
包括那些並不爽朗的天氣
預告。至少黑夜能夠為我們澄清
世界昏聵的本質

肯定有過一場無所事事的雨
你的語氣比晴天更為暴烈,而我們
選擇了一次未竟的歷險,為了證明雨季的存在

撐傘。而不必在意傘下的人
會否因肩膀濕漉而離去,否則陽光不可能
透徹我們而頑固成影子
繼續人群濕漉的生活

雷聲驚醒我們乾澀的夢
學習成為平庸的人,拒絕陰天以外的濕度
雲團曖昧不明
那些氣候總難以決斷

在各種輪廓模糊的氣候裏
雨天是唯一的匿藏,途人躲避
每一座擁有陰霾的屋脊
我們都知道影子成為我們的過程 :
「天空曾為我們傾盡所有
可能造就的雨季,以致再沒有更多
明朗易讀的天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