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之上

隆隆的發動機 輕柔的歌聲
天空和大海的藍融為一體
白雲橫亙其中
藍白相間的千層糕
小朵小朵的雲
噗噗
在大海上如爆米花綻放
海浪沖上大地
青 綠 黃 啡
田野整整齊齊排列
方塊 骰子 想與天地下盤棋
大地被無數積木插著
這是個黑白灰的世界
但我還是偏愛蔚藍翠綠

該發生的事

幽永

#1
甚麼事會發生
若是夢境中的我
走慢了
來不及醒來

我會否錯過
你的清晨
逕自起床
對自己說早安?

#2
甚麼人會出現
倘若
我在樹林中逗留
找不到出口

你會否
找遍整個森林
尋回我
再對我說
"對不起
我來遲了"

#3
該發生的是
我出現了

#4
剛好發生的事
你也出現了

#5
有甚麼事會發生
若是夢境中的我
發了一個夢
而你
剛好讀懂

影子比光更明亮

吳燕青

麻鷹盤旋海空白色海鷗低飛海面
白蘭地在蘭桂坊舉杯集體訴訟
黑皮膚黃皮膚白皮膚
英語法語日語韓語廣東話普通話
維多利亞海港嘴角微笑
石板街忙碌一群電影人
女主角化清冷的妝演繹
一個撲朔迷離的愛情喜劇片
北角新光戲院京劇演員唱昆曲
駱克道酒吧街扭著袒胸露乳的異國女子
同樣是異國男子的荷爾蒙超越酒精濃度
中環辦公大廈走出黃皮膚的精緻白領
廣東道1881裡的店鋪名全是English logo
唯一的中文命名是傅儀眼鏡店
異國歸鄉她似乎已不認得出生地
蛇和蝴蝶常出沒在她的夢境
恍恍惚惚只覺得日子芊瘦月色肥美
對木銅鏡梳妝影子比光明亮

那莫名焦慮的藍鯨

林頌華

 

 

 

 

( 照片來自葉曉燕的錄像裝置作品)

 

你要我記下日常生活裡面的一些事情和想法
說這樣子或許對我有幫助。那我就試試看
我,最近都在泳池游泳 

泳池的氣味很討厭,只要嗅到那漂白水我已頭皮發麻
彷彿它是藉著氣味而無孔不入地攻擊我的髮膚似的。不過
就像面對很多無可奈何的事情一樣,我已學會了忍耐 

我甚至會隨身攜帶著泳衣和泳鏡 

有時候我會像正常人一樣,先做一點熱身
也有時候,我就像浮上水面太久的鯨魚
要立即潛進水裡去才能生存一樣 

我很喜歡池水下的狀態,總覺得那兒跟我的世界比較接近 

藍的、灰的、白的
在池底下不太會看到人臉
(挺多看到一雙一雙被池水退掉了血色的小腿)
不會被人正視、也不用正視別人
所有言語都被池水過濾掉,剩下的只有毫無意義的聲音
這樣子的世界令我很安心 

現在我只要置身游泳池裡
就能視那突如其來的恐懼為水壓而已
也許游到淺水處就能避得過 

你有試過在水底哭嗎?
只要脫掉泳鏡,眼淚就會從眼角處開始
隨水流消失
沒有臉頰那兩行熱度時
眼淚跟那莫名的抑鬱,竟好像不曾存在一樣 

偶爾我還是會想到死亡
然後我讓自己在池底下閉氣,直至身體每個細胞都在呼喚氧氣
再待不下去為止 

(我能夠想像你那刨得近乎完美的鉛筆筆尖,現正在墊板的文件上作記號) 

每次當我在水面像劫後餘生一樣地喘著氣時
知道嗎,這樣我才終究感覺到我體內尚存的生命力
彷彿必須在窒息的邊緣遊離
才能夠從新記起平靜的輪廓 

近來我差不多每天游泳
睡得好了
胃口也開了點
頭痛得要嘔吐的次數也好像減少了 

我有預感,很快
我就不用再給你寫什麼事情和感受
只要這個夏天漫長一點、雨水小一點
我的焦慮,大概就會痊

註:本篇是【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其中一篇的初次發表。

插畫家

郭韋辰

星斗垂掛
透過月夜
傳達出它的憂鬱

湛藍的湖心
與心秧相映襯著
粼粼波光粼粼

坐在湖波前
一舉一動
都能引起陣陣漣漪

吹氣
褪色的藍染有了生命
揮手
挪動了夜幕上的星點

白月沉落於黑水
星夜降載至帆布

在這鬱鬱的世界裡
在畫景的右下角
插畫家簽了名
-空白

新诗五

林齐


你要么是一颗星,要么爱一颗星。

把脚放在泥土里,
搅拌,
像你下午做土豆沙拉,
一样,
玻璃镶在砖墙的外面,
闪光,
它见过我们所有的祖先,
太阳。

不爱而且脆,
这是生菜。
生生的咬下去,
一片,
如同鸟,
打起了棋牌。

我们留日光在嘴上打转,
这使唇毛颗颗明显,
咽着舌头舒服的蹦起来,
直到它倒入水中。

看波影皱出眉头,
手终于伸进左脑部,
想把身体擦洗掉,
衣服就送给风。

南乡子双调
洗肺欲吞丹,老子朝朝食凤肝。
碎玉目张涎里火。
休弹,老木新弦一并残。
搓土握成丸,再过南山乱叫鸾。
况采白花兼有味,
犹酸,则是青根不可餐。

楊冰峰

夜是一叶孤舟,
你在太重,
不在太輕。
湖上漂滿烟霧,
你在太遠,
不在太近。
我們靜靜地,
聽着櫓聲,
不知在夢中,
還是在夢外,
我就這樣,
你就那樣,
在湖光中寂滅。
你是寂寞的風,
我是斜行的雨。

2018年6月9日

自焚的蝴蝶

吳燕青

這麼多年了
我在鏡中模仿你
模仿你頭髮生長的樣子
模仿你憤怒時溫柔的樣子
我漸漸長成你的臉你的眼你的笑
我成了一模一樣的你的外表
我伸手去觸摸心臟
X光掃描器警報大作
我沒有你的指紋
沒有你的瞳孔
異國海關員警面孔嚴肅問我
你究竟是誰?
我按壓著心臟問
我是誰?
心臟流過一陣高壓電流
暈厥 脫水 失憶
我是誰?
我是誰?
我是誰?
真相一寸一寸地
撲朔迷離
我化成一個自焚的蝴蝶
停在動物博物館的展覽中心

共享愛情

施勁超

多少個晚上
褪去身軀多餘的屏蔽
利用幾輪熱吻征服理智
再讓多餘的體温注入彼此

多少個晚上
刻意忘記已停頓的心跳
互相隱去內情
翻雲又覆雨
獨享僅存一床
餘温

難以解釋
怎麼用情太深
把靈慾黏得太緊分不開
淪為殘局上的一顆棋子
成為負累

昨夜的愛情
毒於砒霜
分不清真假愛恨

宣讀

幽永

在叢林中
宣讀一段誓言
如臨雨中刻劃
霧化了
而不曾實在

岩層間的空隙 你
留下了許多腳印 皮屑
之將要走的時候
親吻 愛撫每顆碎粒
並等待一塊天降的冰石化為
心臟

染上一片灰塵
在兩鬢間
袖口上的殘渣又變成另一頓美饌
風吹偏了枝椏 樹根
樹根沒有了結構
沒有形狀
被折斷了回溯到過去。 還有年輪
年輪削減了千層
時間不代表一切
不代表你
或是枯亡

花蕾 落在被單 如臨摹的手抄
以永生的方式
躍然於上。
(繼續宣讀著)
讓芬芳漫延
瑰寶般誘惑
水窪 有自白的留影
解釋著所有不清不楚
蒸發
又再冒起
於你我
沉默的表面

光影

郭韋辰

又是這樣的餘暉
在忙亂中潑灑

什麼時候也能停歇
放肆的仰頭瞻望

似往日的映紅
在沉靜中縈繞

視線握留光的餘影
凝結了天色

天際與瞳孔的間距
僅是暖徐的飄然微風

屬於我的光影在哪?
眉宇間的疑問裡
勾勒交織成繁複的天幕

剎那回眸

金陽在眼角中閃動
欲劃過微黃的輪廓

是光影
亦是不為人知的淚花

吳燕青


到海的心臟去
看海
呼喊又沉默
撕裂又完整
我們破碎的膚體
讓出空位給水和鹽
發酵
我們飽經滄桑的心
騰空靜脈和動脈
讓海水和一千尾魚居住
然後 飛蛾撲火
降到海底
下降之前
釋放出海水 鹽分 和魚
以還原海的完整
下降之前
吐出蛛絲覆蓋海面
吹一億光年的泡泡
讓海 豐滿 結痂 失憶
我們的殘缺
等待
光去縫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