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式三幕劇:餘燼

楊雅如

a.
森林失火
逃出幾只謊言
奔入另一座森林

萬丈巨雷劈開
天幕驟啓
大雨瀑下如幕
化烈焰為白煙渺渺
飄散四方

盤旋於焦土之上的
不是幽魂

b.
一啜一頓
對詩獨酌
月影未知去向

詩不言說
她手持微光 縱身潛入谷底

勿急
星辰早已入夢
何妨再坐會兒
續飲一杯

c.
幸存的小枝芽
終究墜落
滿地碎黃雜褐
一吹一亂
倉皇
漸遠

來年夏鳥初啼
松風又起
一片鬱鬱蒼蒼

綠苔身著新衣
卻已非昨日之青

王煥之

有些事情
像等待風的風鈴
在沒有風的日子裏

風隨誰的意呢
沒有一片落葉
被騙得相信自由
它們飄落的地方
它們已認命了

風起時
請提醒樹上
不知誰掛著的風鈴
鈴聲不是你的
是風的

你,我

拉底

冬天,
來不及穿上櫥櫃裡的毛衣與棉褲,
那一晚,
就和往常一樣,
裸著身體入睡,
只不過左邊卻沒有你,
而右邊也看不見自己。

後來我想不起那夏天,
卻惦記不復返的從前,
滴答滴答,
抓不住時間,
滴答滴答,
空無一人的房間。

鏡子前有兩支牙刷,
你的和我的,
一支橘色,
一支綠色,
我習慣對著橘色牙刷說話,
早安,
晚安,
我愛你。

滴答滴答,
過了一秒,
過了一天,
仍舊是空無一人的房間。

時間,仍住在裡面

暮云

除了走著,它跟著
沒有休止
甚至變成狹小巷弄
懷念比荒蕪更深刻

晾著微黃轉彎的夕陽
時間在邊沿縫出一列燈火

我遇見一群掉隊的枯骨
宿命正撰寫
細節無可挽回
揭示了它該有的止境

天黑更近了
冗長而又單調的歌
清冷著冬季的耳朵

一些呼應的情話
北方的懷思
像一個個蔓生的灌木

我為它許許多多的謎而來
藍色的名字,長河,皺紋
粼粼的,離情的沉默——

久違了
穿越記憶的叢林
回到從前

顯示更多

三天

王因

2017年12月23日的天空,
漂浮著濃重的濁霧,
沾黏著攝氏23度的溫度,
滲透著冬至後的陽光。
這是好好洗衣服的好天氣?
還是學習寫詩的聖誕前夕?
可能在遙遠的兩天之後,
我們才會知道,
聖誕節適合吟誦怎樣的一首詩?

12月24日,農曆11月初7,
紅樓夢第九十四回:
這花兒應在三月裡開的,
如今雖是十一月,
因氣節遲,還算十月,
應著小陽春的天氣,
這花開因為和暖也是有的。

12月24日的下午,
一隻母貓領著三隻小貓穿越柏油馬路,
其中一隻瘦弱的幼貓落在後頭,
短短的四肢被冬日映成長長的影子,
突然,另一個身影猛然衝向牠,
小貓凌厲轉身飛躍抵抗,
與那影子在空中交纏,落地,張口舞牙,
妖一般的起落,魔一般的咆嘯,
原來還有一個最頑皮的兄弟,
總是走在最後,
出奇不意展現身手攻擊親密手足,
張狂的暴力轉瞬平息,
牠們的身影回歸靜謐,
神一般的巡遊,
映著斜陽,
筆直的四肢緩緩走過路邊汽車車底,
引起各家家犬的吠聲連綿,
母貓不慌不忙,
今晚的上弦月下,
勢必有一場屬於牠們的狂歡派對。

12月25日,
可能要翻看十年前的日記,
或者十二年前,
那天色已暗,
走廊上,海岸邊,月光下,樓房旁,
不見誰的身影,
只有一隻小白鯊,
脫光衣衫露出人魚線拍攝牠的身體示眾,
這不是陽月該有的行為,
於是你懷疑著,
牠不是甚麼人或誰,
牠是遲來的密神使徒,
未唱聖歌而行,
經過一只棺木,
萬家燈火警戒,
滿城水晶煙花,
這次巡行、那樣追憶,
都是必然。

雪化粧

丁智逸

十二月的淡雪
將昏黃的街燈
鋪成一張綿軟的彈床
烏鴉穿上白色的皮裘
蹦蹦跳跳
咕咕地唱著喜悅的新歌

牠俯瞰著
行人路上的黑套裝人們
回眸一笑
為他們預備著一份又一份驚喜的禮物

流動

綺軒

她的午后流動他的所有
一個概括名詞
擁有的很少,只是一個
擁擠城市居住一種
模糊的關係

譬如他來
譬如他不來
都無溫度的意義

微雨,勾勒線條鮮明亮麗
所有的人擁有許多,而
薄薄的光和很少的過去
是她停留的意義

slowly時光(都會女子系列)

人偶

綺軒

夏光沉靜
時間於她,彷彿路口
紅燈時候她止步,看車潮過
燈綠,跨上天橋讓車潮走

沒有屬於她的標誌,她說
意義對她的意義,沒有

佇立分隔天橋
川流車潮一節一節地過
她知道
有顏色的車道不一定直行
直行的路不一定安靜

(勇敢安靜地道別,在愛途)

聖不聖誕快樂

小害

聖誕老人:

讓我寫一封信給你,讓我信裡的字句如你騎著鹿車的車轍,深淺不一地,溜過芸芸眾生的家門--縱使,所有車轍終被冰雪覆蓋--但劃出的痕跡會孕育成水份,沁進更深的土壤,留給徹夜蟲鳴。

或許神降生的一刻,人的罪孽就開始積累,就如岸邊層層疊疊的沉積岩抵抗著海浪的沖刷,像無止的戰爭,我們躲閃在摻雜砂石的浪花之中競相綻放,也許是一剎那,誠然的一瞬間,我們才獲得力量重複地祈求永遠,及和平。

和平的彼岸是什麼呢,是否另一種貪戀,或貪念;你揹負的禮物越多,得到禮物的人卻越少,若說這一是個累贅的包袱亦不失為過;但,誰又會放棄被祝福的權利,誰又會在貪婪面前承認貪婪,所以罪的終點不會是一場救贖,只會是茫茫的雪景。你選擇住進雪裡的原因,我長大後才漸漸明白,猶如卡在門縫辟啪作響的果核,而我所戒懼的,應是把門關上或者打開。

那都是久遠的事了,於你而言,當你在雪地馳騁,你就是無垠的慘白中最耀眼的火光,沿途的巨杉都向你垂注、肅穆,令人想起一根火柴燃亮另一根火柴的故事,然而人時始終有盡,這些不該說的話語我還是溜了嘴。

在沒有聖誕樹、聖誕襪、聖誕裝飾的家中,星光依然翻過破舊的窗簾,試圖張開我緊閉的雙眼,但長年厚重的積雪不是霎時可溶化,而光也不可觸,像你只能從渾濁的煙囪裡悄悄把不幸帶走。我家沒有煙囪,但我看得見你在窗外掠過,璀璨的燈飾掩飾你是一支狠狠命中目標的飛矢,叫世人陶醉。如果,真的有如果,你能否在我敞開窗扉時稍息片刻,並代為轉告:神若再降臨世間,人的面孔仍會是蒼涼和陌生。


不聖
誕快樂

越多禮物越看不見禮物

繼續祝願和平因從未成真

聖誕樹的葉會落,換了塑膠就不會

聖誕快不快樂,神沒有干涉

能在聖誕節前後請假,是老闆的恩澤

商場的聖誕老人沒一個能坐鹿車飛

情侶收不到對方的禮物,生命或受到威脅

同款的晚餐價錢漲了數倍,是主的安排

消費是芝諾放生的烏龜,七折是神節日限定的救贖
10
神若再重臨世間,人的面孔仍是陌生

寿与诗

秀实

很多亊物现在我已经不甚理解
譬如寿。寿也有其终点,而我希望看到
八十三年后在北纬三十七度上空掠过的一场流星雨
那时我在一个古老的城市,那里都是战火的痕跡
天台的风很紧,她把一条驼羊囲巾搭在我肩上

又譬如缠绕我一生的诗。它等同于语言吗
或者说是独特而活著的稀有物种,而非养殖之物
我不间断地书写,较之案头的一场灯火更为持久
寿终正寢与油尽灯枯,那个词更为贴合
未来的结局。或有人说那是相同的
抬头时,我便看到這个伪诗人身后的万物

冬至

小害

天際以外的浮雲
結實得過份
是您又無故張開巨網
彷彿是神明在言說,過往的
一種恆常濕度
我晾了許久的衣
仍然未乾
牢牢捂蓋雙耳
好讓夏日的香氣再從腦海
滿溢
--然而

我能辨識的,只有葉脈間
那些偏愫的秋霜
葉尖的晨露早就被雨漬偷走
或,簡潔地說
我是個瞎子
看不透您,看不透海中
層層遞延的薄冰;冰點
以下的餘光
也許再照不見春寒
若一根魁木能為難言的
氣候代筆
一宿之後,年,會復年
日,會如日

千世之情

蔡文涵

就是一股恆久的傻勁
就是一種出色的堅毅
千錘出悠久的經歷
百鍊出黃金的時代
這時候,我要伸手摘星
你凝望著我,那深情勉勵
我躍躍欲飛,雙手擁你入懷
穿過星塵,跨過月光
我依然念著你的嫣然
那小小的酒渦
那婀娜的風姿
你酣睡的時候
是最美的

你就像海一般深邃寬廣
我被你溫婉的水包圍
優雅靜謐,一股淺淡的節奏
沁人心脾,已經上千年
我是一塊卑微的珊瑚
在海藏中起舞
你在水中跟我和唱,來個大合奏
宮商角徵羽,在四面八方交織
陣陣音韻冉冉上升,化成天籟

時光,迅疾得教人難以捉摸
你的深情震撼所有山川,恨不得與你相見
一訴相思
就是一股恆久的傻勁,如絲般長韌
竟然連綿不斷
我向月老打賭我們的深情
可接上一千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