鯉魚旗

施勁超

在白色遮蔽的空間
消毒藥水的氣味仍舊濃烈
妳臥在病榻上,冒着陽光
噘起蒼白的唇
擠出綿長的呻吟

我替妳捲下簾,輕拊妳髮端
哄妳安靜睡去
日漸消瘦的胴體
已然失去熟悉的温度
恰如一齣缺角的連續劇
劇本再好都留有遺憾

梅雨時節
東灜的小村落被漫天的鯉魚旗
淹沒
雨點濺落木杆上積聚蟲蟎
妳對我說:要永遠微笑
作為對世界最後的叮嚀

生命是如此
總在最明瞭的一刻
匆匆而去

酩酊的彳亍
分不清虛與實
在鯉魚旗的陰影下
辨認妳
遺留在遠東洋的笑臉

夏蟬

郭韋辰

放眼望去的山色
在夕輝下緋紅

每逢夏暖之至
總是蟬語霏霏
我面日倚牆臨坐
做起了最忠實的聽眾

餘影斜映於涔涔長廊
只有你我的低語迴盪

暮蟬啊
人們只把你的鳴聲
做為夏日悄然拜訪的提示

午夜良宵
又是誰細碎呢喃?
你不曾製造紛亂
反而教我走向寧和

是你將我從隅角中解放
留給我泛天蔚藍晴霓

薰風潚潚而過
將你的聲韻逐漸隱沒

夏意正濃
夜月星河長佈
在那晚夏夜
再大的咆嘯都失了回音

只有你的輕音
能劃出我心湖的漣漪

灰空

施勁超

想像過從空中劃破氣流的一剎
不帶一頂降落傘
會張開的傘並不安全
任嗜血的麻鷹追逐
用鈎嘴撕扯失語的軀殼

灰濛的天空,密謀叛變
雨點隨着吊針打進骨髓
在雷擊與閃電之間,
着地

咯吱
碎細的骨與濕潤的土混雜
空餘一灘血色的水
髣髴渡過最後一次疼痛
便能重獲新生

搭訕一場

哲一

「一座山城的失守,全因基石
生自低凹,一直堅拒處下,
偏以登高扎根的足印絆倒為樂。
睥睨一個山客痀僂,就是每抔穢土
畢生習得的主旨。」

「不消肆意貶損。一間茶餐廳廉價如此,
壺漿簞食,尚留過失落的精緻。
包涵一切囫圇吞嚥的場面,
唾棄容易如流,而菜餚,未因隻字,
篡改一番翔實來歷。」

「時代不復思舊。室堂狹小,但難題
百世不解的同時,門路常開、階梯常在。
鑿不穿的縫隙側身即過,峭壁
巖巉無底,綁一圈套索繫得牢牢,
躍得出,一片天高海深。」

「認真下一碗麵,盛載的碗器明淨厚實,
該沒一根麵條感覺淪落、蹧躓。
溫水在前,煮不來滿身柔韌;
等一皿久候不至的爐火,泡到腍脹
都唯有辜負。乾硬的牛肉不知收放,
靠濃醬掩蓋,蒙混早醃得發霉的雪菜,
入不了口的下場再三細嚼,厚如臉皮。」

「沒有閱歷的小伙空言
登上樓閣的景色,枉對所有耕牛,
一輩子埋首不語。果腹的草料
不會一朝充裕,卻如斯巧妙,
代替了連篇打岔打諢,繼續發聲 ……」

「放牧遠方的牛放眼遍地蔥蘢。
一臉苦相,難免比一桶
鮮滑可口的奶汁更難榨取。
所有茶啡的細膩,提煉、沉積,
不是添加半杯糖精冷冰,統統摻和了事。」

「還是謝謝光顧。還是期盼
下次蒞臨會放輕腳步,仔細品出的
小小情味,絲毫不因歲月淺淡。
不刻意騰空位子,到了杯光碟清,
狼藉的時候總得善後,留待下位就座的 ……」

無題

雪里

整個人泡在鴆毒中,但我不喝。
皮膚裂了、聲音啞了,也不在乎。
沒有影子的我,一直只在找尋著自己的影子。
如果在路上與你相遇,就可以笑著哭出來。
並不期待你給的柔聲安慰,而就連你伸出雙手,我也別過頭去。
細雪或是櫻花瓣什麼的,請飄下來吧,在這仲夏。
我所需要的溫柔,不是能讓我變得溫柔的啊。

神經病

愛迪生

腦頻率大相徑庭,神經病
人本來就是單獨的個體
唯一,不奢望統一
說什麼呢,難道還能把那個自己
說服不成

絞盡腦汁咬文嚼字
為了什麼,圖個啥子
最終騙得了誰
大家都沒有在聽,神經病
不過是一部自導自演欺人欺己
的把戲

被蹩腳的悖倫耽擱
似是而非,荒謬卻唯美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管它的莊子,去它的秋水
你怎麼知道我想的不是你所想的
神經病,舉重若輕
突兀地講話題結束

動輒就上升到什麼道德
胡扯蠻纏卻是得到什麼
現實的話語何其戲謔,這些
那些,誰又授權了誰去為了誰去救贖誰
一派胡言至理名言
雞湯至清爭相痛飲

神經病

時間對於這座城市來說
遠遠不夠
住在城中的人都不擅長減法
他們總把二十四硬生生加成四十八
那多出來的
吃掉了名叫睡眠的獵物

商店的霓虹燈唱著不夜城的曲調
靈魂長存於虛幻的路軌之上
鞋子未肯隨腳步聲遠去
黑色的襯衫親吻著透明的酒杯
腦袋漸漸熾熱
血脈賁張
碎裂的玻璃是催促離去而造的幻影

店外
躁動的風
微顫的雨
咆哮
一切萬籟俱寂
歸於帎上
數算一個個難以入眠的晚上

月亮

雪里

我想與你一起看那月亮
那月亮越是明亮,我的心中越是澄澈
喜歡牽著我的手的你
就算放手,也不是要離我而去
而是伸手指向那月亮
那月亮越是明亮,我的心中越是澄澈

團結 • 亂舞

歐陽學謙

地上湧現
各處飛來的牠們
不工整的
黑壓壓一團
職業足球員般的
你推我撞 持續
上演群雄割據

剛被途人灑上
麵包糠的園區
牠們瞬間已
收到探子通報
如低頭族般猛地
向下緊盯
緊盯自己領土寶藏
的完整——那看起來不錯的下午茶

此時盡見專注的
低頭 全是
年輕一族
散亂一地的 • 粒粒分明
正被這埋頭苦幹的民族
如吸塵機般地
吞噬 遺留光禿禿地面的乾淨

你看見嗎?
在低空盤旋 亂舞的
長輩 看似雜亂無章
其實
正守護著牠們的子孫
為保年幼的溫飽

以自己的身軀 築成
幻變的鳥牆
使勁揮動雙肩
直昇機旋翼般的極速
抵擋那些
四面八方|虎視眈眈|亦步亦趨
的外敵入侵

漆黑一團當中
偶爾的白
是鄰國的訪客嗎?
失焦的眼神
似乎是等待著
更多自己族群的到來

到來宣示主權?
不——
是和平共處的體現?
或許——
牠們共同展翅翱翔
天空的藍 能
給予依然四分五裂
混濁的世人
一些共生的啟示

死亡狂想曲

楊冰峰

死亡狂想曲
——某天看到一棟大樓,忽然想到我死後可能化成灰燼變成建築材料被固定在一個地方,不由悲從中來。

我想過就這樣被焚成一小撮灰,
可能是我眼睛的部分,
貼在高樓的幕牆上眺望這個城市的一角,
在那裡目不轉睛地盯一百年或二百年,
甚至更久。
我化成塵埃的耳朵留在餐桌上,
繼續細聽飢餓的故事,
如何從一張柔軟的嘴唇轉化成風暴,
抽打每個日落的黃昏,
永恆而冷寞。
我的嘴不因曾經有過甜蜜而獲得幸免,
如今被注入和平鐘的身體,
人們一如既往地賣力撞擊,
撞碎的聲音忽遠忽近,
但我得保證那不是我的聲音。
至於這氣味,
是我的鼻子在泥土裏種出的花香,
沒有人會相信是汗水、淚水,
和兩腿之間的腥味,
經過火的淬煉,
滋養出群花的芬芳。
我原想償還父母的骨和肉,
將靈魂寄託在荷花池中,
污泥是我灰燼的一部分,
如何清高?
風會將我剩餘的小部分,
不吹入尋常百姓也不落入帝皇家,
飄浮在河面上或沉入魚腹中,
你用筷子撥開,
灰塵的味道,
如裊繞的蒸氣我急於逃逸。

2018年4月22日

古璞


沉重
現實
沉重
在沉重之間
選擇那我能承受的
重量。於是,我
開始浮沉
浮沉在那半夢半醒之際
酣醉

伴隨著那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何如死去──
死在那一簾幽夢……
浮生若夢

旅人

張蒲

一輪月,一騎馬
踱蹀戈壁沙漠
環顧莽莽黃沙
飄渺海市蜃樓
同伴罡風

遙望
前路一線
閃爍黃雲
沙丘無數
卻有天鈴鳥無聲點綴

歸去 回來 
踟躕是昏黃的月下
月下是悄愴的飛沙
回去 歸來

一輪月,一騎馬
褪去沙漠霓裳
牽引老馬跛足
盤跚戈壁沙漠
飄飄蕩蕩
蕩蕩飄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