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姬

桴亙

初秋,嫩寒如發酵的宣紙
我執筆如斧鉞,墨跡相抵于營外,
控弦且摧心的甲士
荒涼的州縣……國境線嬗變,
舞起一陣霧氣敷滿白銀,
澆滅城頭喋血的烽火而
直抵月亮的勁力而
月亮斷腕
洩漏更加蒼白的枯骨

突然

祥和是載滿死屍歸來,寂寞的
戰馬,
“我在呼喚你,我的王。”
可我該如何捨棄,凍瘡、乾澀的幼子呢?
那畸形的紅,是我寂滅又復燃的心血!
而新雪不停地在關山被趕製,
胡笳氣盡,在漢人高漸離的山嶽
凍作永久的木乃伊
那麽長空,你可瞥見我在漢地的啼血

如異域的浩淼?

我總喜歡沿著牆邊走

句芒

我總喜歡沿著牆邊走
並非想依傍著個靠山
而是,慵懶的我
不想去追趕別人
我緩慢的步伐
希望,我靠著牆邊走
不會妨礙他人的前進
我喜歡沿著牆邊走
在前方荊棘的路上
牆角的平直缐
給予我正確路標指示
使我在漫長的路途裡
在惶恐中
內心踏實
免踉踉蹌蹌走入歪途

我送一顆月亮給妳

小害

送一顆月亮給妳,淡淡的
玲瓏剔透

妳可觸,而不可望,可願
而不能許,像極
一個懷抱流溯於水湄

但我指縫間仍掛滿了
惱人的樹影,各自盈虧
卻又不跟時序
若那不是婆娑,又豈會是
妳所說留散的自由

那我只有送一顆月亮給妳
懸在我,永看不見的背後

與杜甫同坐時光機

蔡文涵

唉!我早說過
你不應該當詩人
不應該當官
你應該當記者
是時候深入南詔戰地
記錄當地人民的苦況
四周峰火不只連三月
無數行人弓箭各在腰
你的家書何止抵萬金,簡直無價
是時候搜集數據
究竟建設了幾多廣廈
如有千萬者,我們也不會為房價苦惱吧!
那些寒士,是某婦思念的小兒女,還是長安麗人呢﹖
他們只想吃飽穿暖,不欲雙照淚痕乾吧!
喲唷!蟻民為生計,你也不想他們變成路邊的凍死骨吧!
家鄉寸金尺土
看你!看你身無長物,兩手空空
長貧難顧啊!
你呀!又在痛斥權貴了吧!
玉環紅透半邊天哪!
連安祿山這個大胖子元帥,你都敢得罪
你呀,忙得糖尿纏身了,又何苦呢!
你真不知死字如何寫法
真乃長使英雄淚滿襟,嗚嗚……
還說什麼成仙成聖

暢銷書的主人公自白

在空白就啟動編輯計劃
現在這是那一個版次
突然出現枝節
就用紅筆刪去
為了登上榮獲榜
就添加無盡技能 讓我在時間拼命
喜悦 接受大家在追捧的你

不停運作機械聲、投入白紙
在書桌編寫下一個 我的任務
打開錄音機
享受如雷灌耳嫉妒掌聲
所以
你眼中的我 是由甚麼組成?
碳粉,或是……

戴上你為我製造的眼鏡
曾與船長共舞書桌
浮現出多角度音符
現在只有死寂和你的眼
由銷量統領世界
那片藍天會不會一刺就破?
原本五層階梯
為甚麼我只能在最低兩層排徊?

想將你所認為的我書籍
用火柴燒掉
讓這冰冷文字明白甚麼温暖
但,我怕你傷心
但,再繼續下去
我快和那把錨一樣
被鏽化。

那位曾打開藍天門的英雄
到底去那裏
朦朧的海面
好像
有一隻小船遠遠飄來
喃喃地說為了自由

犬願

心亙

我總起得比你早
靜待晨光照進你睫毛的縫隙
然後溫柔地把你吻醒
有時我的熱切會把你驚醒
你只會寵溺地摸摸我的頭
回我一個帶著甜蜜口氣的吻

我愛坐著看你為我準備早餐跟午餐
想我喜愛的口味
想我喜愛的餐具
想我用餐時喜愛坐著的軟墊顏色

我愛聽那大門開啟的瞬間
鑰匙轉動的聲音
你總會第一時間
給我一個飽含思念的擁抱
幸運的時候
會附帶一個蜻蜓的吻

我愛讓你牽著在公園散步
看著夕陽照在你下巴上零星的鬚根
映襯著你的臉龐閃閃發亮
看到追著我跑的你一臉挫敗
總能惹得我開懷大笑

我愛看著她為你準備晚餐
你一臉幸福地大快朵頤
然後是一個深情的濕濡的吻
我總得在這個時候
轉開眼垂下尾巴靜悄悄地
退回那個你親手打造的
只屬於我的一隅柔軟
與憂鬱和寂靜肩並肩一起
整夜想你

意外人生

楊雅如

在沒有燈火的街道,撿拾一枚金幣
按下開關,卻點亮滿天星星
人生是意外吧
把所有記憶安放在左邊口袋
不需時時查看

等到青蛙都睡了
才發現月光一直都在

我拾起那頭綫,你拾這頭綫
緊緊繫在雙方的手
喃喃地像許下神聖諾言
相信我們不會分散
不會像那隻飄浮在空中的氣球

命運輪盤輪呀、輪呀輪
被劃分吸着不同百份比氫氣
上升速度、高度再不是同步
就算努力拉緊、繫上各種結
依靠着回憶相連,忘了現在牽涉
相互牽連不斷削弱

舉高手看着纏繞綫
被風吹起
所有諾言比不上時間雕刻
那幾根淚和汗浸過牽絆,以為會成佳酿
舉杯時發覺只剩茶香的淡茶
如手深紅下陷處最後回憶
在那充滿炭酸夏天。

沐溪水库遇雨

秀实

雨落在沐溪水库时,我们正躲在一个掤屋內
我想起不属于這里的一种海產叫蚝
艰澀的名字叫牡蛎,市井的名字叫蚵仔

玩弄词语只因我想隐瞞一些亊故
日子是良辰,眼下是美景,蚝为珍珠的制造者
如此竟都出现在一场不期而遇的秋雨中

竹棚外的雨水相当无奈,它就说著简单的话语
为了嫉妒我们的行程它一直缠绵地落著
我们把傘遗留在一家饭店內,叫蚝庄

如此所有书写都変得合理化了。那即才华
传说有许多,而活著只有一种方式
那叫命,可以注定也可以无常如這一场雨

悲傷的顏色

綺軒

需要裝滿幾分悲傷,能和酒色一樣
琥珀又帶點橙亮

你說我是鹿,安靜美麗
卻有角的張揚
在成為某種物種前,覺悟
愛必有傷,像冬日褪去
仍有寒

揣測悲傷的溫度如體感高燒,淚
從而迸落
淚滴淌夜的色澤,喝下琥珀的酒就懂

懂的人,知道傷痕的顏色

暖陽經過的事

綺軒

在沒有言明的路上
鳥兒啾啾,花兒開落
澄碧的天寫些什麼
譬如愛情
譬如開始

我的破碎仍瑰麗
仍有美麗的語言和符號
在冬日暖陽
刻下你薄如玉雕的臉龐

我應是愛你的,冰冷的風有溫度
厚厚毛呢裏跳躍,匿藏著
就要燃火的心跳

貓優雅地走過交叉巷道
有一個人
在光影柔和的時候,安靜
走入我的國道

蝴蝶之死

陳子鍵

小巴站旁
看一只白蝴蝶
高高低低地飛
開展翅膀
奮力激起氣流
夏日的小節未完
蟬仍舊打著拍子
下沉
又升起
向馬路飛去

一念一動
不過拍翼的蝴蝶效應
然後靜待必然的相遇
何時開始蝴蝶是淒美的意象
在我的腦海總棲身山墳
仍未為記憶留下註腳
小巴就劃過了生命

陽光明媚
小節未完
翅膀攤在路邊
像白色的小絮花
因著歎息微微抖動了
一天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