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队友

雨中陽光

—Hi, 享利

“好久没有联络,
再联络,
已经没办法
再联络。”

#
你的浮影,
现在,
像冬天的雨霧,
積鬱而不下雨,
湿湿冷冷,
吹之不散。

打开脸书,
朋友们祝你,
生日快樂!
继续享受足球:
「在另一个世界。」

才知道,
折断,静得没声。#

#
你临走時想了什么?
有我们一起踢球的時光嗎?
像我現在?

我记得你每一次直线传中
刚巧到达我施射的位置,
而作为守门员,
你奋不顧身地扑救了,
每一次的危险。

当時对你的勇敢,
只懂惊讶。
队友间很多磨擦,
你都能,笑笑如海。

想來,
当時,你对身体,
已经有了,
清晰的领悟。

直线球已传给了,
读完大学的儿子了吧!
可惜,
这次却扑救不了……#

#
队長,
冬天的天空,
一片灰白,
它,静得没声。#

雨中陽光
2019.01.15

昨夜我睡在我父母的房子裡

楊冰峰

昨夜我睡在我父母的房子裡,
我母親拖著比我印象中更大的影子,
像一塊岩石。
我記得父親的一切,年輕時的咆哮,
像風暴一樣收割過大地,
而今他露出潔白的牙齒,
問我的生活是否如前朝一樣辛酸。

昨夜我睡在我年輕時的房間裡,
燠熱的空氣充斥著尿酸味。
一隻蚊子在我的耳朵上鳴放,
我掌摑自己為了向蚊子證明,
瘋子有多可怕。
沉寂的夜裡我揮動雙臂,
努力抓住夜晚沉重的時間。

昨晚我在我父母的房子裡徹夜未眠,
母親抱怨父親的鼾聲掩蓋了蚊子的蜂鳴,
她眼睛看到牆上的一個個小黑點,
像一群狡黠的吸血鬼。
我裸露着身體,
悄無聲息地躺着,
像一具發熱發臭的屍體。

2019/4/8

還可以再漫步嗎

幽永

可以再漫步嗎?

可否成為路上的燈
照著走路的行人
提醒每一個腳步

可否在你我變成
靜謐的松林前
讓果實盛開一次?

可否在風暴殃及之時
漫談至危命的海旁?

我們
還可以再漫步嗎?

未醒之城

綺軒

石路空淨
輕軌在路上成一種指南
空氣有橙花味道
進出酒館的人已歸,霓虹溫柔安睡
幕落,音聲慵懶靜瑟

在空無一人的街路寫信(給你)
寫寫,一個城市靈魂
樸素,甘心等待某個季候
在未知未醒的節分

恆常靜佇未醒之城
人群無聲能聽見你的律動
光未貫穿迷戀你的沈默
恆常聆聽輕擊的第一個幽深
驕傲耽溺隱退,以嚴實的牆
抵抗笙歌,堅定面貌展開繁複日常

(我喜歡)
數算,冷清模樣
愛著靜地以抵禦燥熱難耐的疏離
我是愛你的,在脆弱時
是孤獨的,當安靜
一個人
走在你未醒之路

句芒

我在水面的上空盤旋
時而把雙翅停頓滑翔
時而拍動雙翅捬衝
雙爪貼在水面時
濺起點點的浪花
瞬間又凌空飈升
我並非在玩耍
而是為了生活

甚麼時候

杏月

甚麼時候
我寫我的見解
要討你的尊寵

甚麼時候
我寫我的意見
要怕你的厭惡

甚麼時候
我不說鬼話
還要求你賣帳

甚麼時候
非黑即白
只有兩個單聲道

甚麼時候
天文台才有唯一的真相

十二行書

幽永

像似低頭行書
僅用餘下筆觸
最漫妙的旅程用一拙來形容
一切 是無預設的編排 故此
相愛是無他的選擇 也無差
在沐浴的過程將之參差地溶化

在無人的一隅 痛覺會彌留
留下來的會是一段關係 
守不住 – 回憶滿碎地記載
離開沒有理由 留下才需要
將你我 放置於羽化之時
遐邇之間 就能重新地存在

抹茶蛋糕食譜

丁智逸

歡迎收看「丁太烹飪」
今天為大家示範的甜品
乃是
千層抹茶蛋糕
首先
從雪櫃中取出千個僵硬的麵團
用針眼
剔除當中的芝麻和綠豆
使潔白的麵團
看起來更光潔

完成後
再用放大鏡檢查一次
如果有一些發酵過久的麵團
漲得比其他的不一樣
可用叉子
猛力地
將外皮刺穿
若搶救無效
可將它掉進垃圾桶
剩下的
再用兩枝麵棍一一夾起
打成九十度直角

接著
便要準備餡料
切記
我們用的是純正的抹茶粉
那些草原的純牛奶
熱情的干邑
真誠的柚子醬
久勝的枝豆
禍島的柿乾
黑船的雲呢拿香油
請你拿走!
因為它們
只會令口感不純正

最後
為利刀擦上紅豆
修飾凸出的邊緣
直至餅身
成為一個完整無缺的四方型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