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歸去

哲一

遠方。行腳千里,
重覆跨越每一座山,落得
太無謂的蒼莽。
天與地,所有轉述的遼闊
至此衹臆測,眼中的湛藍一片,
無不空得可憐。沙層縱會四散,
以前,也真有一堆鳥獸散盡餘生,
踏實不多的路程,遺留飛遁、
也可默默途經的自由。

失去了歸宿,漫然
已是不諳變通、不能淘汰的胡言。
知命者,沿著一切不吭不發,
最終都留下來,日而復夜,
抽著最苦命的霧霾。不顧世間朦朧,
願灰屑直達未存在的地帶,直至,
也成了齏粉,活像越碎
就越去得老遠的田地,
而彼此,總輕盈得
如沒存在過一樣 ……

石頭城

楊冰峰

石頭城
——唱和葉芝《當你老了》

我在其中,你在其外,
我是被圏養的豬,
你將我禁室培慾。
你來時,我裸體,
每寸肌膚我都洗刷乾淨,
每根毛髮都梳剪過,
床單一塵不染,
燈光柔和,
音樂悠揚,不急不慢,
我為你準備了晩餐,
玫瑰花。
你想吃飯還是,
先推倒我?
我看着你的眼睛,
猶豫、急躁、不耐煩,
你一時不知如何選擇。
我挑起你的裙,
撫弄你的乳房,
你推開我,
坐下來開始用餐,
我沒有動,
默默地看着你咀嚼,
你問我有甚麼好看,
我説你有殘忍的美,
我想記住。
我們來到床上,
換了幾個姿勢,
你一直在吼叫,
你知道我害怕空寂。
之後我們就這樣躺在床上,
發覺語言可恥,
我們沉默。
直到你將城門打開,
我靜靜地為你關上,
回望一屋的狼籍,
懊惱殘夜如何收拾。

2018年5月16日

村八分

丁智逸

輾過銀光閃閃的高速公路
一片翠綠的田野
盡入眼簾
微黃的薄霧下
恬靜得令人羨慕
旅遊巴的玻璃窗外
看見的
就只有世外桃源

然而,又誰會知道
仙境外的厚門
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以來
從來沒有人碰過一下

只因
那道世代相傳的護身符
早已牢牢的烙在村民的額角上
他們手牽著手、彼此作揖鞠躬
在溫暖的微笑中
互相打量著對方的腳尖

透明的繩索下
一對對嬌小的三寸金蓮
被「村八分」的刑部綑綁著
日與夜
由老到幼
必需時刻警醒
觀察著空氣
務必傾盡全力跟別人一樣
拼成一條直線

一雙雙化膿的小腿
縱使不斷地顫抖
也要忘記自我
努力地拼成一條直線

就算化為塵土
也要捨去靈魂
拼命的站成一條直線
因為誰也知道
只要稍一分心
「村八分」的代表
隨時會為你、家人、朋友、後代……
送上一個鮮紅的蘋果

黑白配

歐陽學謙

他眼裡的混濁
是街市死魚的不新鮮
掙扎求存

一層層霧化的薄片
黑白無常
在這扇窗中
任意揮灑自己
融為一體

不可能?可能!
歪理?真理!
那良知的白 早被染污
蓋上斑駁的謊言

黑白的漸變
整個色系的體現
遍地的
虛情假意 爾虞我詐
冷冷在人間亂舞

每天看見
越見混濁的視野
如此理直氣壯地狡辯

黑白在人們身上的完美結合
那暗黑對人性的極致破壞
純淨 • 邪念
兩色高尚得
再也不能被世俗分開

健美

楊冰峰

生而不完美,
故我不斷地雕刻自己,
即使知道上帝終將將我推倒成灰。
上帝偽善或大善,
我誠實,也易被摧毀,
我不卑不亢。
上帝強大的力,
借着美在天空盤旋,
橫行而無所顧忌,
我閉目不能直視,
仍感受到衪的無所不在,
像置身於水深火熱中,
被鑄造或被毀滅,
歐冶子的五把劍,
不是鋒芒畢露,
是美的肆無忌憚,
她為莫邪,
我為干將。
上帝嘲諷衪創造的美,
吹熄我雙目的光芒,
我昂首擺出阿基琉斯好戰的姿勢,
同時掩藏我受傷的腳跟。
你可以毀滅我,
美的最後是毀滅,
但我的驕傲,
是灰燼中揚起的力。
上帝,
你摧毀我,
是否也像我一樣對美的極致難以忍受?

2018年5月24日

五月三十五日晴

古璞

某年
螳螂學會了擋車
廣場上站著的女神像
受不了六月的嚴寒 

聽說紅色的雪
能點起燭光
有光便有陰影 這是不可避免
瞎子 從不相信黑暗
蠟燭沒有存在的必要

時間是水
傷口上的血跡 早沖淡了
耀陽紅得著火似的
某人說 真亮
再飽也吃得下饅頭 連同赤色的心
吞下
企鵝不懂熊的思緒 但──
誰都懂吃 

捱餓 某隻不肯歌唱的籠中鴿
大概魚兒都渴求 在陸地上暢泳
「真苯」他們說
水份 蒸發 烤乾 
在誰的肚子裡那平原散步

旁邊的人在歌唱
馬照跑 舞照跳
管他血流成河 不要濺到我家門前便行了
也對 反正管不著
難道天要下雨你也要管一管嗎 
還不是到簷篷迴避

人們只會在每年的某日偶爾談起那場雪
殊不知 夏天早失蹤了
留下了連綿的雨 一輪紅日 
溫暖的雪在活埋著青蛙

內心深處那丁點火光
有把傘正撐著 便夠了

好酒,不見

愛迪生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
以骨刻字,妄作成詩
貓看著鏡子
貓看著一具殘屍
是,或不是
都只剩下一天
我還有一天

沒有什麼值得留戀
不就是一罐半咸的甜
既然留不住那逐漸模糊的臉
乾脆,視而,不見
一口喝下灼喉的朗姆酒
難道就非得不死不休

何其荒謬,片甲不留
diu~
卡著心口的一個毒瘤
蠶食著狂想成鳩
屍鳩之仁,稍有不慎
成了綠茶味的人

臨終前的恨
狂呼著等一等
貼著睫毛的利刃,毫不留情
扎進心神
念念不忘,你以為
有迴響?別傻了
根本就沒有天堂
乾坤朗朗
祂偏要跟你抬槓

傻了吧?殺了吧
只剩下一天
我,還有一天

翼雲

被填滿的日記本
映照著那潭心湖
如那晚霓虹的燈火
爛漫的哪也去不了
最後 那斑斑光點
都化為夾上的一抹苦澀

雨中微光 映著你的側臉
涔涔長廊 斑斕的沒有盡頭
依稀那抹清香
只見你肩 已到那灼灼出口
那迂迴眉頭 就如我

臨海的日子

綺軒

「現在懂了,沈寂想念是讓人
靜默的事
分針混凝著無法回覆
如一座城鎮孤寂 」

去過的碼頭清晨諸多海鳥
我喜歡你溫暖而陰鬱,有海洋和忍冬的氣息
七月的雨落在港口潮濕黏膩
季風裏城鎮人們忙碌疏離
無法佇立並為你儲存來過的每個晨夕
魚蟹的生死這裏顯得容易

我要走並且遠離,曾經愛過的
清晨大雨像靈魂一樣受傷斷續
八月風球在遠遠海洋蘊釀名字
藏匿摧毀擁有人的重量

帶走陌生鳴笛放入七月行囊
海風仍潮濕,已閱讀
你給過的每個潮汐

吵雜喧嘩的港口,我是安靜的
靜聽
你的遠去不語

慾望

楊冰峰

我對你的慾望如潮漲,
月亮一直影響着我,
太陽的光芒,
掩蓋不住淡淡而充滿嘲弄的月暈。

科學解剖世間萬事萬物,
天使躺在手術台上發抖,
愛情與慾望,
解讀成動物繁殖需要的九十天。

我激流中的鰥夫,
慾望如潮水,
洶湧地衝擊着護城岩,
你止我在淡淡的月輝之下。

2018年3月27日

老去

句芒

可聽到秋天的風聲
看到夏天的雷雨?
我的容貌在風雨中
漸漸憔悴!
青春的歲月啊
在嘻哈歡笑懊惱中
倏忽而逝!

已遺忘,怎又勾起
那條小巷
它的面貌早已改變
地上的磚石
依然見證我倆
曾經纏綿的日子!

冷眼

暮云

在江楓過去漁火恁地不停
宛若來回掃落一季蕭瑟欲說還休

我在虛空中引爆
無數星群
閃爍,傾斜,落下──

這些裸體般漫過夢裡終成眷屬
天地彷彿透露這片山谷有我
那過去多麼輝煌或暗淡

一次次遙遠回聲
抽空
血脈裡風塵僕僕的旅人
在千里之外

現在或許明白
人事已逃亡摒棄愛慕的名字

我察得人在崖岸,心在風中
思如泉湧
像我年輕時漫過煙霧
眼淚。熱切。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