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害

幽永

#1
絳紅
讓我們的血液
深沉下來
血流如海嘯
翻覆
飛湍
流奔每一段脈絡
每一次呼吸
都有窒息的可能

#2
潛藏在心臟一帶
豢養著猛獸
在狼吞所有語言
吞併了你我間的清晰
撕咬間
沒有傷亡
只剩一堆不會說話
瀕危的動物在
沉吟
怕有一日
不言不語會
醞釀成一場災禍

#3
剛好 我說了空話
要是有一刻你不再清澈
嘴唇有湖畔的生疏

假若每一寸肌膚
都有著不該說的話
而你我
- 如沼澤般濕濡

暫時在洞穴裡
棲息如一隻猛獸
在岩層間撿起一塊陌生的臉
在沼澤中烹煮
痛惜的美饌

#4
最多
把我想像中的怪獸
想得正常
讓 這一個晚上
完全
安然無恙

母親

楊冰峰

我為很多女人寫過詩,
但不曾為你留下片言隻語,
我常仔細察看女人好看的容顏,
卻忽略你老態龍鍾,
我用整夜聆聽女人的綿綿情話,
但你嘮叨的聲音總叫我厭煩,
我十指緊扣一個女人又一個女人,
卻羞於橫過馬路的幾十秒,
我吮吸女人的乳房提升她們的情慾,
而吃過你的奶理所當然。
母親啊!你這個沒有性別的物種,
你擁有女人的一切,
比一個男人的特徵還多,
你總是將言語留在錄音機上,
我開啓馬上關閉。
害怕你不斷重複呼喚我的名字,
害怕你將我冬季的衣服捎上,
害怕你埋伏在我減肥的路上,
害怕你告訴我風濕敲打你一夜的窗欞,
害怕你告訴我那些錯亂的日子,
我刪除所有留言。
我的日子還正長,
像正午的陽光一樣明媚,
我為一個女人又一個女人神傷,
母親啊!你太老了,
比我更弄不清這些女人古怪而自私的想法。
她們用濃重的鼻音讀詩,
用遊戲而非愛情吻我的前額,
永恆比鮮花還易凋謝,
她們是一群墮落的仙女。

2018年2月23日

剪影

幽永

黑夜月色焦褐
時間開始麻醉
月光下秒針不再瞬移
放緩節拍
十倍
百倍
甚至 停頓
走向 沒預定的方向

樹影
與垂頭人偶
趕路趕車所落下的黑影
意外連接
每一棵陌生的樹
都帶著
人的氣息

我剪下影子
要與你黑影
重疊
令你 每一個背面
有我

然而
你比光
遷移得更快
以致
我追不到你的影子
挽回你每一個眼眸

孤獨的對話

丁智逸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知道當人身處於圍爐中
卻感覺受不到暖意
那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知道它無影無踪
卻在不經意間刺痛了你
那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知道它像一個漏水的馬桶
在黑夜中擾人清夢
那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管手按耳朵
仍然聽見內心的哀號
這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管閉上雙眼
仍然看得出自己是個局外人
這便是一個答案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
何謂孤獨
只管塞住自己的鼻孔
仍然嗅到裏外不同的氣味
這便是一個答案

我不禁問
倘若
將「五感」交上
那麼
「孤獨」還會來纏擾我嗎?

秋分

句芒

赤炎的太陽立在赤道的正端
彷若女神的天秤把兩極瓜分
我從天秤的另一偶伸出頭來
火熱的帶子纏繞着我的脖子
如眾僧侶的佛珠掛在頸項
我彷彿聽到六祖說
“無樹無台本無物”
看到道濟沿門托缽
瞬息間,一把銀光閃亮亮的鉸剪
從天而降
無情地把牽曳著佛珠的線條剪斷
我魂隨着佛珠四散逃竄
滾入了一個平凡的甕缸裡

雪里

明明有很多話想說,到了這個關頭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未知的、已知的,串在一起成為項鍊,圍繞頸項。

我已經不想再矯情下去,握在手中的東西卻只有沙子。

天空如此美麗,在盡頭的那一方你看到的卻是燈火。

一定在什麼地方有人正開心的笑著,但我卻只是遙想。

抬起頭的話,淚珠會滑落阿。

再怎麼珍貴,失去了的不是我的。

數著一、二、三,唱著兒歌,要把被奪走的贏回來。

自傲與自卑,可以並存才能平衡,所以我不打算繼續隱藏了。

無題

逆襲的人生劇本
除了一時眼熱
我仍是那個我
胸腔充斥着熱氣
從來不是甚麼勇氣

單純寫着我的志願 末來
隨時間變得斑駁一一落下
空話最終變成謊言
當時的我多麼幼稚
現在就多麼窩囊

對於明日的風憧憬
用盡全力找尋
除了白色襯衫留下汗迹
甚麼都沒有
也許,你是對的
當我想笑,現實就會迫近。

剪影

幽永

黑夜月色焦褐
時間開始麻醉
月光下秒針不再瞬移
放緩節拍
十倍
百倍
甚至 停頓
走向 沒預定的方向

樹影
與垂頭人偶
趕路趕車所落下的黑影
意外連接
每一棵陌生的樹
都帶著
人的氣息

我剪下影子
要與你黑影
重疊
令你 每一個背面
有我

然而
你比光
遷移得更快
以致
我追不到你的影子
挽回你每一個眼眸

微明時分有個輪廓像你的背影

霧裏煙

微明時分有個輪廓 幾分像你
的背影
敲了曾是你家的門 悄悄地
悄悄離去我的未來 你的過去
完美主義的你 習慣了 不在
從來不在 早上抽第一口煙
那剪影吞雲吐霧得
自然 不似你
清晨的咳嗽

習慣聽自己清晨夢囈 習慣你 不在
忘了敲門不是你 相片不是你 你已成輕煙一縷
哪天你 不再不在

那剪影說話 沒有聲音
繼承了你一半
的寡言
我凝視地上剪影 模仿你的姿態
低聲呢喃
你啊 遺失了你另一半
的我

讓時間說話

幽永

光線
在眉前傾散
眼角冒起水點
輕拭了走到窗旁
外邊
剛好有雨
傾盆下起了來
像雪花般的滲透
風一樣狂亂

這時的冰冷
我想起
一份冷漠
一份未平復的憂傷
一種多想
和一種愚蠢以致的
無藥可救

半支洋酒
一盞暖茶 一句謊言
可當作解藥
用於自我安慰
填自己的崩缺口
也騙內心
不需要重塑
原本的我
很好
很好

習慣了悲傷
以後
海洋可以沒有魚
天空不再湛藍
鳥獸即使折了翅膀
也能在半空中飛旋
我可以拒絕思考
在夜半中
不說話
不打攪

胡思亂想
是一杯搖晃中的紅酒
到後來都需要氧化
然後才相信
美酒要等待
也經歷過苦澀
才換得一口的溫甜

溫柔像酒一樣 同時也需要發酵

對不起
不用再找藉口
說自己不夠成熟
幼稚有時候
會是一種調和
在顧慮
愉悅
或在你

就讓雨天的每一個日子
都滿口謊言
而我
暫時
不說話
不打擾
讓時間來
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