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數

王因

第一日,
37分22秒的郵輪行程,
永遠年輕的熱帶音樂,
也是百人的花樣主題,
好吧,從里斯本出發。

第二日,
已經開始咆嘯著登山,
綠色丘陵上的城堡夜,
百人縮縮減減五六十,
到底吹著甚麼妖風?

第三日,
這尋找香奈兒的遊戲,
必然有許多障眼法,
防止一目了然的結局,
所以,第三次參加派對。

第四日,
伏特加混和了杜松子,
四季代數成一個夏天,
好,喝酒的人閉上嘴,
拉拉伊伊拉,波尼達。

第五日,
勢必要認真左顧右盼,
那五個、六個人身影,
還不如禮物了一件內褲,
哼哼!
彩色或單色都高著彩度!

第六日,
回憶搖晃了各種意志,
誰都說服不了那徒勞,
神的國度思索神的問題,
亡國公主嫁成新國之后。

第七日,
杉浦日向子寫過:
如君這般美男子啊,
願得五、六人,
教我日日夜夜顛鸞倒鳳,
盡享魚水之歡。

第八日,
咦?
這張狂的代數學,
五個或六個,
如何取代一個?

道別

靡靡

是時候說再見了
繞了多少個輪圈
當鳴笛聲再度響起
迴盪在煩悶的現在

隨手攀折的柳
也不是這麼重要了
就丟進爐火燃燒吧
像炭或是愛的一切

是時候說再見了
在能源枯竭之前
你碾著回憶轉往未來
我也該離開杳無人煙的車站

我們的愛情

楊冰峰

我們的愛情
—這是我為你寫下最後的詩篇

我一瞬間就愛上了你,
卻一生浮潛在死海裡,
白日使雙目失明,
黑夜不斷地重複太陽的眩光,
我常仰望遠空,
不讓淚水閃爍的光芒,
刺痛别人的雙瞎,
和漬濕我光潔的胸襟。

天空除卻晦暝仍是晦暝,
煙雲如水墨畫,
那點起筆,
為最終的一抹混淆,
誰敢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名字,
不用山人二字。
時間,
長久的沉默後寫上某年某月,
赤裸裸地一絲不掛,
不是永恆卻説永恆。
結局展開的故事,
荒誕如你畫的眼線,
不為遮掩接吻時的羞澀,
而是流放天際風箏易斷的一根織線,
不是七夕的那根。

2018年1月24日晨

最美的樣子

站在左邊

無關緊要的歌
無關緊要的名字
遠眺過的山脊
告吹的戀情
每一次旭日升起
平凡在耳後呼吸

日子層層疊疊
記憶猶新
把日常投進許願池
但願一個小世界充滿愛與和平
親吻風鈴
夏天在喃喃自語

散步的鴿子與人
散步的午後
輕聲地下了一場雨
我們在雨中
我們不在雨中
淋濕無關接下來的風景
無關你

在海邊說再見可能會是最美的樣子
或教堂
車站也行
再見總該是
耀眼的
心裡都會拓印出一幅動人的畫
當眼淚不小心掉了下來
請把它記住
這會是它唯一一次
象徵幸福

眩暈

嚴瀚欽

兒時的眩暈伴我多年,
一如鐘錶病痛
在粗糙墻體上展示破敗的呻吟。
盲詩人用一支筆完成缺氧的謄寫
而後匍匐,而後
遁去
蒼白的背景點綴更加蒼白的修辭

每個夜晚都在夢裡發作
像擱淺前鯨的叫喊
而叫喊總和帝國一同褪色。
校對夢的瞬間,糖果已經過期,
嗜之者被定義為蟲子。
但搖晃還在持續
板塊與板塊之間我將取得怎樣的平衡
抑或化身齊整的瓦礫
滾入即將古老的河床

關於時間,人類總有諸多
感言
烽煙隨意揚起
兵變儘管兵變
昨天和明天都不是今天

在見過城市的胴體前
我尚且相信節慶
雪花和大地都與生殖無關
聲音和回響也還未對立
但他們說一絲不掛就對了
祖先的祖先本是如此
神明也在天庭交媾

星空被攪拌
烏鴉在眼前飄散
一顆不知名的隕石
撼動地表的光

種子

過去這點重量
怎會變成現在樣子?
是期待交織音符心
或是讓音樂流傳下去夢
過去和現在又相遇

不停延伸分枝,不斷伸長身軀
是想接觸藍色天空
或是為了黑暗細喃故事
沿着光緩緩
一點點與未來接觸

仍沒有成形旋律
被光滑、脆弱布幕包裹着
等待着登場驚艷
如果綻放時間到
會吸引它带來怎樣,遠方的旋律
未來又會是甚麼色彩?

兩份只有一半五線譜
融合
重新排序
會譜出怎樣歌曲
那未知結果
那首古老童謠又會怎樣變化
現在,沉睡吧

「我會否有足够能力? 」
反覆地問着自己
凋謝的它
對沉睡的新人說着那故事
因為種子,無限可能性。
在適合那天,將其唱下去。

水碓街

王因

明明喜歡第一部電影,
男主角精益求精那部,
也喜歡第二部電影,
有著聽起來是不是很棒的台詞。

忽略了第三部電影,
巴塞隆納的無政府肉慾愛,
直接嫌棄第四部電影,
東西不睦,邪氣逼人的絕望。

一個住在水碓街的人,
唯唯吶吶,走過擁擠樓房,
對他而言,決定是個不完美的結局,
然後那日,風吹進水碓街,
他還是忘記了電影引用哪句佛經,
於是,
咒咒喃喃,普天無災。

種子和大樹故事

可否灑一點陽光
喚醒那沉睡的種子
讓那棵樹再度擁抱
細談四季
這樣故事,我不明白

在無盡的迷宮
如果那人在迷失
我會怎樣呢
抑或視若無睹
或是蕨類一樣;輕輕抱着樹

強行加速世界
戀情、街道、大廈;
只要不願注射進化的基因
時光又連根拔起
你願意在原地等我嗎
像那一棵大樹

小時候明白
施予,接受真正意義
由幾時開始忘記、害怕
是怕我這附生植物太沉重
抑或是怕回頭你己不在

成長留下傷痕,躲藏高塔太久
這屬於你我的病症
如果像老人貢獻一切送那天使
伸出雙手,
抑或像被婦人愛着那一對孤女
把手疊上去。
或許我就明白種子同大樹故事

人類 ,蟬。

人類和蟬誰更明白生命?
推開窗傳來夏天讚歌
共鳴聲音
到底那個是答案?
人類,真是脆弱

我現在就站在你面前
為甚麼要祈禱明天的我
為何明知季節限定
仍發出嘹亮的歌聲
所以
在過期之前;請一直陪着我
欣賞最後盛放。

太陽不再刺熱;歌曲斷斷續續
現在是幾號?為何不願告訴我
現在我仍存在呀
一直成長、脱變只為登埸自由
直到無力歌唱;靜靜躺下
你的一切、我的一切
就會切斷。
其實,好害怕
但我仍笑着
希望你不會討厭這段時間

以鬆快的旋律講述悲傷的我
抑或
邊哭邊笑的你
誰是笨蛋?
那麼,再見。

複式三幕劇:餘燼

楊雅如

a.
森林失火
逃出幾只謊言
奔入另一座森林

萬丈巨雷劈開
天幕驟啓
大雨瀑下如幕
化烈焰為白煙渺渺
飄散四方

盤旋於焦土之上的
不是幽魂

b.
一啜一頓
對詩獨酌
月影未知去向

詩不言說
她手持微光 縱身潛入谷底

勿急
星辰早已入夢
何妨再坐會兒
續飲一杯

c.
幸存的小枝芽
終究墜落
滿地碎黃雜褐
一吹一亂
倉皇
漸遠

來年夏鳥初啼
松風又起
一片鬱鬱蒼蒼

綠苔身著新衣
卻已非昨日之青

王煥之

有些事情
像等待風的風鈴
在沒有風的日子裏

風隨誰的意呢
沒有一片落葉
被騙得相信自由
它們飄落的地方
它們已認命了

風起時
請提醒樹上
不知誰掛著的風鈴
鈴聲不是你的
是風的

你,我

拉底

冬天,
來不及穿上櫥櫃裡的毛衣與棉褲,
那一晚,
就和往常一樣,
裸著身體入睡,
只不過左邊卻沒有你,
而右邊也看不見自己。

後來我想不起那夏天,
卻惦記不復返的從前,
滴答滴答,
抓不住時間,
滴答滴答,
空無一人的房間。

鏡子前有兩支牙刷,
你的和我的,
一支橘色,
一支綠色,
我習慣對著橘色牙刷說話,
早安,
晚安,
我愛你。

滴答滴答,
過了一秒,
過了一天,
仍舊是空無一人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