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葉子

愛情是盲人
在空中 用雙手摸索
卻被刺穿 手心
血肉模糊
一滴 滴落地上
另一滴 在心上
馬 蟻隨其後
屑食沿路
你好痛 好痛
在茫茫中 四顧無望
惟有前行
終於遇上一個女孩
不顧忌你手心的空洞
擁你入懷以溫暖
挽你手以耳語
結在心上的疤 如鱗
撫之 似鐵
最後她如煙化於空中
你重重 摔在地上
再次站起來
便不敢亂走
竟盤膝坐下 雙手合十
從孔中 窺望
瞎了眼才黑得見的世界

踏月

蔡文涵

我曾踏月而來
星光圍繞著我
翩蹮起舞
你望向窗外
與我照面
你紅紅的俏臉
羞赧盯著我
拈香而至
你那嫣然
值得我傾注靈魂
我曾踏月而來
你牽引著我
直飄到你最深奧的靈魂核心
你靦腆之時
秀髮拂在我臉上
癢癢的酣暢淋漓
你羞怯走開
我正欣賞你那深情的回眸
你在何方﹖
何時可以貼耳訴心聲呢﹖

離開的緣故

哲一

以為風雨吹度時針,彆扭了自身,
彆出期許已久的彩虹如期而曲。
如果再遇斑斕的日子,活像痙攣
的背後,不知道,還算不算天堂。

終須附身的行囊、更行更深沉的腳踏石。
無法驚醒的那頭雄雞歡迎繼續噤口,
無從一白而飛的鳳凰,無視過的故地足跡
才如舊一步,穩接一步。

眾目沉溺的潮汛翻騰即是氣象;
不合漲退的止水,涓滴已深淵。
不妨擁抱不見浩瀚的汪洋,不疑那些
洗劫的大盜、滿口的白沫、吐不出的口音。

如是呼嘯過了滂沱過了,連時針
都會過時的空中樓閣,的確輕易仰止。
踏出虹橋,滾落危坡 ……
一個來回複沓的傻瓜,的確似曾相識。

〇一一〇

耘乙

是在桃麗羊和千年蟲那般的遙遠
稜鏡門中人透露訊息之戰
不想受駭,就要反黑
至於〇一一〇,是否易經中之連斷變相
或是算盤上輕敲著上子下珠之異趣
有待解碼

〇〇〇一報導:
什麼網紅的讚歌,變成想哭或編碼火星十二型
想必是北朝鮮幹嘛
破曉時分,偷越日本上空
譲關島的讀者曰出前欣賞到
而我們的詩經,尚未加密
經過一帶一路,讓沿途的歐洲人拜讀

〇〇一〇報導:
物流到非洲,藕斷,絲連著條碼
對開墾的異鄉人來説,一一〇一剛巧就是扯八
最要緊是什麼季候都有解暑解熱的苦瓜荷葉泡水
鄰居吟唱的詩人戴著面譜,上載逍遙遊
筆名要用二維碼
嘟,稿費已然支付
當聽過嘟一聲的時候
乞丐亦已走進數位的年代

三個寫詩的比喻

王煥之

1. 雪

如何形成和何時形成
都不會因為你的渴望或
無端的一點點的拒抗
而成為可以準確預測的事
你以為早已熟悉它的形相
和來臨時的種種可能的姿態
但它總是令你的體溫方寸大亂
那一夜雪落如無聲的奏鳴曲

2. 葉

你網絲般的心事
逐漸在葉脈上顯露了
其複雜程度
只有整棵樹才知道
每一片葉都有承受的限度
葉下墜時的沉重
只有有心尋找落葉
並以掌紋印證葉脈的人才知道

3. 魚

你的舉動永遠是
那麼如暗湧般曖昧
有人說水給了你限制
有人說水給了你自由
有人感受到你那游魚的快樂
有人在猜測你對飛鳥的妒忌
而你不過是一尾敏感的魚
嘗試以游姿在水中畫自畫像

扭蛋

楊雅如

一黑一白
兩扭蛋
你撿起黑,說
我喜歡神秘

未知的繩索拉著驚奇的尾巴
直向前方奔去
不容許暗示
禁止一切猜想

然而與臆測無關的是
有人出題就必定有人解題
此為毋庸置疑
分析原理
或稱設問法
好比說:
選擇未知到底是進還是退
是悲觀的表象還是放縱的隱喻
是一點不在乎
孤注一擲
是勇氣
是信

你放下黑
撿起白
不著一言

我瞬間墜入另一顆扭蛋的啓示

蔡文姬

桴亙

初秋,嫩寒如發酵的宣紙
我執筆如斧鉞,墨跡相抵于營外,
控弦且摧心的甲士
荒涼的州縣……國境線嬗變,
舞起一陣霧氣敷滿白銀,
澆滅城頭喋血的烽火而
直抵月亮的勁力而
月亮斷腕
洩漏更加蒼白的枯骨

突然

祥和是載滿死屍歸來,寂寞的
戰馬,
“我在呼喚你,我的王。”
可我該如何捨棄,凍瘡、乾澀的幼子呢?
那畸形的紅,是我寂滅又復燃的心血!
而新雪不停地在關山被趕製,
胡笳氣盡,在漢人高漸離的山嶽
凍作永久的木乃伊
那麽長空,你可瞥見我在漢地的啼血

如異域的浩淼?

我總喜歡沿著牆邊走

句芒

我總喜歡沿著牆邊走
並非想依傍著個靠山
而是,慵懶的我
不想去追趕別人
我緩慢的步伐
希望,我靠著牆邊走
不會妨礙他人的前進
我喜歡沿著牆邊走
在前方荊棘的路上
牆角的平直缐
給予我正確路標指示
使我在漫長的路途裡
在惶恐中
內心踏實
免踉踉蹌蹌走入歪途

我送一顆月亮給妳

小害

送一顆月亮給妳,淡淡的
玲瓏剔透

妳可觸,而不可望,可願
而不能許,像極
一個懷抱流溯於水湄

但我指縫間仍掛滿了
惱人的樹影,各自盈虧
卻又不跟時序
若那不是婆娑,又豈會是
妳所說留散的自由

那我只有送一顆月亮給妳
懸在我,永看不見的背後

與杜甫同坐時光機

蔡文涵

唉!我早說過
你不應該當詩人
不應該當官
你應該當記者
是時候深入南詔戰地
記錄當地人民的苦況
四周峰火不只連三月
無數行人弓箭各在腰
你的家書何止抵萬金,簡直無價
是時候搜集數據
究竟建設了幾多廣廈
如有千萬者,我們也不會為房價苦惱吧!
那些寒士,是某婦思念的小兒女,還是長安麗人呢﹖
他們只想吃飽穿暖,不欲雙照淚痕乾吧!
喲唷!蟻民為生計,你也不想他們變成路邊的凍死骨吧!
家鄉寸金尺土
看你!看你身無長物,兩手空空
長貧難顧啊!
你呀!又在痛斥權貴了吧!
玉環紅透半邊天哪!
連安祿山這個大胖子元帥,你都敢得罪
你呀,忙得糖尿纏身了,又何苦呢!
你真不知死字如何寫法
真乃長使英雄淚滿襟,嗚嗚……
還說什麼成仙成聖

暢銷書的主人公自白

在空白就啟動編輯計劃
現在這是那一個版次
突然出現枝節
就用紅筆刪去
為了登上榮獲榜
就添加無盡技能 讓我在時間拼命
喜悦 接受大家在追捧的你

不停運作機械聲、投入白紙
在書桌編寫下一個 我的任務
打開錄音機
享受如雷灌耳嫉妒掌聲
所以
你眼中的我 是由甚麼組成?
碳粉,或是……

戴上你為我製造的眼鏡
曾與船長共舞書桌
浮現出多角度音符
現在只有死寂和你的眼
由銷量統領世界
那片藍天會不會一刺就破?
原本五層階梯
為甚麼我只能在最低兩層排徊?

想將你所認為的我書籍
用火柴燒掉
讓這冰冷文字明白甚麼温暖
但,我怕你傷心
但,再繼續下去
我快和那把錨一樣
被鏽化。

那位曾打開藍天門的英雄
到底去那裏
朦朧的海面
好像
有一隻小船遠遠飄來
喃喃地說為了自由

犬願

心亙

我總起得比你早
靜待晨光照進你睫毛的縫隙
然後溫柔地把你吻醒
有時我的熱切會把你驚醒
你只會寵溺地摸摸我的頭
回我一個帶著甜蜜口氣的吻

我愛坐著看你為我準備早餐跟午餐
想我喜愛的口味
想我喜愛的餐具
想我用餐時喜愛坐著的軟墊顏色

我愛聽那大門開啟的瞬間
鑰匙轉動的聲音
你總會第一時間
給我一個飽含思念的擁抱
幸運的時候
會附帶一個蜻蜓的吻

我愛讓你牽著在公園散步
看著夕陽照在你下巴上零星的鬚根
映襯著你的臉龐閃閃發亮
看到追著我跑的你一臉挫敗
總能惹得我開懷大笑

我愛看著她為你準備晚餐
你一臉幸福地大快朵頤
然後是一個深情的濕濡的吻
我總得在這個時候
轉開眼垂下尾巴靜悄悄地
退回那個你親手打造的
只屬於我的一隅柔軟
與憂鬱和寂靜肩並肩一起
整夜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