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世之情

蔡文涵

就是一股恆久的傻勁
就是一種出色的堅毅
千錘出悠久的經歷
百鍊出黃金的時代
這時候,我要伸手摘星
你凝望著我,那深情勉勵
我躍躍欲飛,雙手擁你入懷
穿過星塵,跨過月光
我依然念著你的嫣然
那小小的酒渦
那婀娜的風姿
你酣睡的時候
是最美的

你就像海一般深邃寬廣
我被你溫婉的水包圍
優雅靜謐,一股淺淡的節奏
沁人心脾,已經上千年
我是一塊卑微的珊瑚
在海藏中起舞
你在水中跟我和唱,來個大合奏
宮商角徵羽,在四面八方交織
陣陣音韻冉冉上升,化成天籟

時光,迅疾得教人難以捉摸
你的深情震撼所有山川,恨不得與你相見
一訴相思
就是一股恆久的傻勁,如絲般長韌
竟然連綿不斷
我向月老打賭我們的深情
可接上一千輩子

黑手

句芒

我聽到電鑽的聲響
在我的骨頭處打窿
為什麼我神經末梢
沒絲毫的感覺
難道我的靈魂出竅
飛離了我的軀壳?

孤魂站在街頭一角
來來去去的過路人
他們,像受電子操控的木偶
淡漠的神態
冰冷的表情
年長的狡猾
年青的暴戾
孩子沒童真
啊!是否隻無形的黑手
把他們牽扯愚弄?
我願掀起那張帷幕
掄起尖銳的匕首
把那躲藏者 砸掉!

咒語

楊雅如

散落一地玩具
……餅乾屑屑
昨晚我是乏了

軟軟的小肚臍們還在緩緩起伏
憨睡著一臉
一臉無辜
腳趾頭排排站好
圓圓糯米團子似的
噢——
小小拳頭也張開了

揉揉睏乏的眼
心中小爐火又一點
一點燃起
劈里啪啦
烤蘋果香香
暖暖呦 甜甜的

莫非
我被下咒了
上帝說:
你是媽媽呀

為一株未種的花哀悼-送M

子言

M
為了記念妳,
我來到曾經夢想過裁種妳的地方哀悼。
比起黛玉的悲慟,
我的悲傷顯得太淺。
人家的花期待結果,落地的痛
葉知道。
當最燦爛的瞬間褪剩枯黃,
葉子為了什麼保持翠綠?
是為了保持原狀,裝着什麼也沒有發生;
還是鐵了心腸,不願人知道
哀傷累積,不論有葉子還是沒有葉子的
都可以在秋天落一場
分不清誰和誰,沒了痕跡就沒了傷痛的
雨–現在還是九月
外面的花草正茂,落地的痛
地知道。
千手千象的花海裏
芸芸中栽種出獨一模樣,
雖然在別人眼中都屬雷同
只有你心知道那一節被誰折過
那一瓣敏感的受過傷,埋在裏面;
而我,我這一株可憐的花
竟然沒有自己的形狀。
在某一個夜裏我把妳夢過,
就把那當成你無上的嬌容;
再從比現實更現實的,
等待千萬遍你還沒有出現的夢土裏,拔一把
種妳的土,那一種痛
心中的根知道。
可憐,可憐妳
還沒有生根就經已謝了
所以沒有人知道。
知道又怎樣呢?
我該說什麼好呢?

唯有說想像中我們相遇無份
沒有種過的花也會落下是最淒美的。

小害

夜禮貌地靜下來
我說,我是冬天的棗子
在冬天發芽,在冬天降生
漆黑的、易碎
略帶點苦澀

半透明的瓶子裡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
世界漸漸匱乏
溶化為我褐色的表象
因冷而僵硬,卻猛烈如火
我把自己撲滅
便學懂謊言的真實

冷與暖之間,像星屑
在篝火中迸裂
毫無荊棘的軀殼
養成了消逝的習慣
是種難解的缺憾
讓不虞的冬日偷走了飄雪
我忘記擁有是個無底洞
所有失去的
都會在裡面發生

隨形

葉紫婷

想變成會被太陽曬溶的女孩,

那麼就不會從鏡子中看見自己
那麼就能任意地穿透衣服的纖維
停留在樹梢上,
與微風一起飄揚

那麼就能依附在月光傾瀉的斜坡上,

如影隨形地
與你一起。

樹冠

小害

綠色的部份被顯露
如把巨傘
我在上面走過
下面的人仍在低頭
是默不作聲的城市被暗暗
節錄;我騰空了的
一個鐵框,遇到
牆壁,與牆壁對立

風雨花依然在枯萎後
佈下一些看不見的影子
在邊陲蠢動,閒蕩的工蟻們
弓著背,等待另一個被奥賽羅
扼殺的新娘;獵人
與獵物之間始終缺乏
原先的默契,死亡本身
失去存在的幽默

不幸讓斷翅的蝴蝶近乎偉大
半空中,空氣如此淨潔
我想謳歌一段
或誤譯一組二維條碼
--伊卡洛斯將徒步歸來
榮耀和恐懼混濁
我不得不把太陽再次升起

愛情

葉子

愛情是盲人
在空中 用雙手摸索
卻被刺穿 手心
血肉模糊
一滴 滴落地上
另一滴 在心上
馬 蟻隨其後
屑食沿路
你好痛 好痛
在茫茫中 四顧無望
惟有前行
終於遇上一個女孩
不顧忌你手心的空洞
擁你入懷以溫暖
挽你手以耳語
結在心上的疤 如鱗
撫之 似鐵
最後她如煙化於空中
你重重 摔在地上
再次站起來
便不敢亂走
竟盤膝坐下 雙手合十
從孔中 窺望
瞎了眼才黑得見的世界

踏月

蔡文涵

我曾踏月而來
星光圍繞著我
翩蹮起舞
你望向窗外
與我照面
你紅紅的俏臉
羞赧盯著我
拈香而至
你那嫣然
值得我傾注靈魂
我曾踏月而來
你牽引著我
直飄到你最深奧的靈魂核心
你靦腆之時
秀髮拂在我臉上
癢癢的酣暢淋漓
你羞怯走開
我正欣賞你那深情的回眸
你在何方﹖
何時可以貼耳訴心聲呢﹖

離開的緣故

哲一

以為風雨吹度時針,彆扭了自身,
彆出期許已久的彩虹如期而曲。
如果再遇斑斕的日子,活像痙攣
的背後,不知道,還算不算天堂。

終須附身的行囊、更行更深沉的腳踏石。
無法驚醒的那頭雄雞歡迎繼續噤口,
無從一白而飛的鳳凰,無視過的故地足跡
才如舊一步,穩接一步。

眾目沉溺的潮汛翻騰即是氣象;
不合漲退的止水,涓滴已深淵。
不妨擁抱不見浩瀚的汪洋,不疑那些
洗劫的大盜、滿口的白沫、吐不出的口音。

如是呼嘯過了滂沱過了,連時針
都會過時的空中樓閣,的確輕易仰止。
踏出虹橋,滾落危坡 ……
一個來回複沓的傻瓜,的確似曾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