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歸

小害

不歸了,霧在四散
回家的路上,若說
是人影幢幢
挾著妳,踮著腳
仿佛一盞斷了燈芯的
走馬燈,骨碌骨碌
依舊在原地打轉

一圈又一圈
還未回神過來,一切
就已然熄滅
妳訝異這是場描摹的
噩夢,夢裡那些
都是不怕夢魘的人
他們磨著利牙
瞪住兩眼,熟練
如張潔白的臉譜
代言所有,關於妳
僅存的囈語

縱使青絲已盡去
仍付不清擺渡者的索錢
我們逃往生關
亦躲不了忘川的洶湧
是月落星沉嗎
掩蓋了酣睡的山頭
或許,妳真的不要回來
回來也不是淨土
雙手綁滿死結
然而彼岸的天空
愈漸緋紅

偷光者

幽永

腳尖還是向前
並未過多的打算 
在蘼萎的單程路上

逆 線 行 走

在跌宕之後
是否需要一個
頑固的身軀攙扶
也是否需要
我 在所需的引路上
為你 
偷光

血染的貓頭鷹

鄭竣禧

1
冷傷風了,
樹幹倚著我。
蜷縮,皺了一身的皮剝落,
蓋住一雙凍僵的腳踝,
期待另一雙腳出現。

2
冷月下,
「砰砰」巨響﹗
一隻受槍傷的貓頭鷹,
奮力拍打折翼,
血花飛舞。

3
一株給蛀蝕三十年的老樹,在街燈下
木訥、靜度餘生。
一對新婚的愛情鳥,在樹枝上
相依、夢裡纏綿。
唯獨我從樹下奔跑到湖邊,
展開骨瘦如柴的雙臂,
欲抱住貓頭鷹,
卻迎來「撲通」一聲,
湖中月綻開。

4
街燈柔柔弱弱,
映照血染的浪花。
遇溺的牠,看著
湖邊無助的我。

5
趁月尚在,問老樹借舟,
划向嫦娥的行宮,
祈求仙女憐愛,
庇佑凡塵中
血染的貓頭鷹。

在酒面前

嚴瀚欽

至少在酒面前你我暫時可以
宣稱平等——那清醒時候從未擁有的均衡
一樣的天地搖晃一樣的杯子
一樣的冷風吹亂一樣的歷史
一樣的行人一樣前進,在一樣
彎曲的馬路、天橋、課堂
和海裏,於是
我們眩暈甚至
連眩暈都是一樣的

你我目睹一樣的雪堆填
在一樣蒼涼的海岸
一樣的果核生長一樣的禁忌
一樣的權力翻動一樣的書
一樣的方式書寫一樣的我們
一樣的我們一樣地議論著
然後呢?你我是否擁有
一樣的憤怒
投向一樣漆黑的彼岸

天地一朝,萬物須臾

消亡於我們而言一樣沉重
一樣的年輪碾過一樣的信仰
一樣的碎片重構一樣的虛無
然而這些年總該有些事物不盡相同
例如傻子
在不一樣的邊緣染患不一樣的疾病
渴望著一樣的黎明

喝醉了才會如此罷
總該有人是清醒的
例如詩人

一樣的詩人嘔吐一樣的文字
連血都是一樣的

2018.10.12凌晨

外星人

丁智逸

只怪做人過份老實
逢人見面
便百無禁忌地露了真身
忍痛踏著草屐
將眼球埋永葬禾田
反正
自卑早已吞噬了視線
任人踐踏又如?

踏……踏……踏……
四時三十分
大審判的鐘聲
一如既往著地高喊著
可惜
我這個外星人的腦袋
卻不懂玩這種遊戲方程式

「你豈敢將釘子拿出來!」
「不……請原諒我!因為說明書上沒有提到……」
「滾!給我滾出去!」
「你連你的血液也給我滾出地球!」

我拭去衣服上的泥濘
只管
謝天謝地
縱使肉體仍要被演技支撐
但靈魂
卻在今後
得以自由走動
因為

畢竟是外太空的……

十四行:兩個我

耘乙

《為星辰在湛藍的失眠》

聽從紫羅蘭的花頌
審美少女的胴體
才曉得青春的酥潤
因而修行慾與靈,卻可觀測兩個的我
在太陽和太陰之間的一場滾動
不要讓,睡海棠的時光旋轉
也不要讓窈窕的燈影,為我映掩
昨夜並不比今夕,亮晃 
來吧,夜曲的感召,一起參與燭光之祈禱
為星辰在湛藍的失眠
自己閒不下來,繞過一些三葉草的節拍
初聆天籟,迴盪床邊
我來到紅葉輕喚的窗前,遙望著你
一通覆訊,轉經星宿海……

《背誦了蟄眠的生命》

實在來不及,耽擱內心的
一趟蛻變,從初生而至終亡
約談兩個的我,在湖間,會合兩岸的花影……
整整一個晌午,站在掉落松果的墳前
背誦了蟄眠的生命,起用舊信上轉載哪校歌
又聽到,一群遲餵的灰天鵝
吵喔叫停,來自湖水的俳句
我從墓舍後牆的另一端
走經一道蒼凉的彎路
沿途在複練鵝公喉腔,憨憨地
趨步偏僻的一隅,唸成給自己聽懂的悼詞
回家,暢睡一覺,偶爾一再夢遇
一位大學剛畢業的瘋子 
找個地球,即時借用霧霾,封藏一卦天機

2019-4-1。硅谷

石頭‧生命

和子

——為海子紀念館石雕像而寫

海子,一塊孤獨的石頭因你咧開了笑臉

從此,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你沉睡

也没有任何黎明能使你醒来

一塊孤獨的石頭因你而有了光彩

它說,在這一千年裏我只做自己

一塊寂默石头終於長出生命

那是詩心血淚綻放的花朵

那是無冕之王的最高桂冠

沒有身後

哲一

那就索性別醒過來。抽一根煙,
冷待煙火盛極,嗆得來者立馬乾癟枯槁。
一定比燭照的晝夜瞪得明銳,
卻假手臉白腮紅,蠟出世間偏信的模樣。
「安躺、聚眾、圍觀。縫好蓋上,
便得以始終。」旛上一片俗書無文,
而場下,趕集隨逐不過現眼成群,句無真意。
疊起而按捺惡心,回敬的髒穢此刻
無需代言,也懶得睥睨。
換上新的縲紲,拽向一所新的囹圄。
囑咐過的寬容不可能粉碎過後,無所後顧
抹掉鎮壓的硃砂;縱使,殊不耽誤穹蒼,
寧願邊陲紛揚到尾。一切體面,
都是些唯有體諒的面子;除了迭起的煙圈,
醒後,前路都不缺迷漫,都寥落如斯 ……

雨季

小害

雨季覆手再臨
閃電疾如耗子
過早熟透的木棉閒置太多花梗
天空將快要落下
忽爾卡住遠冬的寂靜凋零
如路牌抹去稱謂
錯過了最初佇足的原地

與自己的倒影相視對立
是節節後退的洩氣車輪
不急也不緩
始終會滾向盡頭
雨景輕取路燈,熹微如
人們攜傘,紛紛失去蹤影
低著身子改穿簑衣的
都是成群結隊降生的國王

不論男女、老少
且把拉鍊拉至咽喉以上
神會讓雨水禱告
再傾聽,還沉重的夙願
不附帶生命的生物
請永遠託付給宿主
像傳說一樣淺顯
稍為忘記呼吸
灑在傘的底下

那是一片陰鬱狹窄的黑海
源自同一黑洞,從後扭曲事界
沒鷗鳥飛翔
沒浪濤拍岸的喊聲
光的最深處是最孤獨
含混衣不蔽體的碎瓦
輕敲著踏空的步韻

洪水已溢出馬路
四處漂浮戲水的畜牲
只有渡河的鴨溺水
幼崽氾濫成災
所以,四月是最殘酷的月份
隱藏千年不雨的沙漠
貯存時間漏出的沙
養育由枯木疊起的傘骨

註:「四月是最殘酷的月份」取自艾略特(T. S. Eliot) 的《荒原》(The Waste Land)– “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