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去

句芒

可聽到秋天的風聲
看到夏天的雷雨?
我的容貌在風雨中
漸漸憔悴!
青春的歲月啊
在嘻哈歡笑懊惱中
倏忽而逝!

已遺忘,怎又勾起
那條小巷
它的面貌早已改變
地上的磚石
依然見證我倆
曾經纏綿的日子!

冷眼

暮云

在江楓過去漁火恁地不停
宛若來回掃落一季蕭瑟欲說還休

我在虛空中引爆
無數星群
閃爍,傾斜,落下──

這些裸體般漫過夢裡終成眷屬
天地彷彿透露這片山谷有我
那過去多麼輝煌或暗淡

一次次遙遠回聲
抽空
血脈裡風塵僕僕的旅人
在千里之外

現在或許明白
人事已逃亡摒棄愛慕的名字

我察得人在崖岸,心在風中
思如泉湧
像我年輕時漫過煙霧
眼淚。熱切。浮沉

思念

楊冰峰

我是如此躁動不寧,
只有你肉體和愉悅的嘆息能安慰我。
距離與時間橫在我們之間,
飛機火車甚至光都無能為力,
我急切的思念比甚麼都快。
但有時她慢得如同我緊握的拳頭,
經過幾個世紀才從脊骨傳來一陣痙攣,
通過四肢,
遍地是春去秋來的一地落魄。
啊!我思念中的思念,
結成一串串紅色的菓子,
而採摘的人又在何處?

2018年1月31日

聖誕夜

若琛

普圖基尼的彩筆下
有個無口的女孩
她流浪在天地之間
一雙荊棘的鞋

那拙劣卻華麗的頌歌
早非她所有
那燈飾的微光
卻在鞋側 燃點快樂之瞳

她站起欠欠身 拿著戰爭的桂枝
一下就捏碎
她坐下講道 那無翼的天使們
隨著寒星 遨翔

「咯咯」
她沒有信徒 沒有生命
卻有 自由而幸福的夢

與船夫的對答

楊冰峰

船夫問要不要上船,
繩索已解,
竹篙抵着碼頭的岩石,
船上的離人,
或怨或恨,
在一片沸水之上。

我回首身後一路的空寂,
無止無盡。
沙塵不滾,
比風化的石頭沉靜。
從海上奔來的,
是如風的撒花仙女。

狹窄的船能容納我嗎?
船夫傲然回答:
不就六尺身軀。
現在逆風何時到達?
他揚一揚長篙:
一篙距離。

2018年2月1日

盡頭下埋了什麼?

樓小樹

盡頭嘆氣 費力一頂 冒了芽
谷底 撼動 湧泉宣洩 車站 朝東行

館裡常規一冊書
明載棋法規範
布局分秒可議
棋海兒女 順向而行

世界大球預估失控
俗稱 當代絕症
黑暗大地萬苗鑽動 是不是盡頭?

座標失準 棋友散於四方
未知數混合無解 混沌

當個16世紀義大利即興喜劇演員吧
自由式特徵
接好台詞帶穩面具的竅門

復古的致敬
我們和我們尚未命名的年代

周年病

小樹

能與貓一同打盹的午後
認定如昔時光相接 續

奪目金陽 乍然拔鞘 侵眸

今天
詫然是一年後的今天了

光 斬下
一年。
闔上書冊 砍 幕下

律動三十六歲主角的拍子
影緩斜 中映出
鬈曲 坦蕩接收光束的貓

銜著繫上朱結的訊息
鴿劃過窗台
貓抬頭 弓身 線眼
「到另一端拆信 吧! 」

36 、 37。

飛禽走獸

楊冰峰

你將我困在小小的房間,
我是野馬,
天生在草原上奔跑,
與群馬交媾,
不為過於渺小的愛情。
我,飛禽走獸,
嚮往生命搏動的強大。
你教我道德,
曉我等價交易,
你畫了半圓,
另一半必須由我完成,
你説這是律法,
否則世界必將淪亡。
我,飛禽走獸,
只遵照自然法則,
太陽賦予我生命,
月亮有我的情緒,
我像植物一樣茁壯,
強壯如一頭公牛,
我,遊走在大千世界,
冷酷像個五更歸來的遊人。
你,裸體的女和尚,
囚我在潔靜的床上,
以千萬條衰老的蕁麻,
和無比沉悶的空寂,
溫柔地在我唇齒間,
穿針引線。

2018年5月6日

高鐵

句芒

彷若銀龍
穿梭峻嶺
泥黃衰草平原上
狂飈
鄉間市鎮
瞬間變了容貎

瓦頂陋寮
庄稼農舍
桑梓田壠
變身
石屎高樓
片片如積木
重重疊疊矻立在
光禿禿黃泥土上
石屎天橋
曲曲折折在山腰間
在平地上
蜿蜒架空地迴環

閃亮的大小鐵売
如貫地
左衝右突
來來去去
川流不息

鍋蓋似的天缐
圓圓發亮的水塔
片片灰白電路版
硬繃繃般
橫在疏落的
石屎磚砌的屋脊上

逶迤的山嶺
條條樹椏般的鐵塔
頭朝天穹
腰間伸出枝枝的長臂
互相拉攏
對山的靈空廟宇
飛檐翘角
腼腆而笑
互嘲

傳播
聲色犬馬

晨鐘暮鼓
打開人間心靈之殿。

無病

嚴瀚欽

可惜我總在思索前生和來世
對今生的曖昧如夢囈如白紙

少年與少年博弈
棋子落在空洞的網上
清風吞噬清風
尖浪刺穿尖浪
只是紅色的筆芯早被抽取
勝者信手是一片驕傲的蒼白

詩稿本可以筑起堅硬的城牆
甲骨上的文字卻在潮濕的年代癱軟成曲線
伴隨難以名狀的興與衰,錮我
如枷鎖
你說,崇高的原慾何必要屈從
玫瑰浪漫了一千年便是我們的錯
我也只好辜負深夜裏的燈火
承認這是夢

夢總會醒
夜總會褪色
床角凌亂的皺褶裏
有淒美的風來自無底的洞

鍾偉民詩集《一卷灰》

《一卷灰》前言
  七年寫一部《紅香爐紀事》,閒角兒多由詩人去演,寫完一拾掇原來詩也攢了一篋笥。有些話貼心,不捨得割捨,又不好楔入那一爐文字氤氳隨人生滅,能挑出個囫圇樣兒的,一闋闋按時序排好付梓,也算個補遺,是小說的餘燼。
  據說,爐上供一線心香,香灰打卷,所求之事必應,吉兆。這書,現成叫《一卷灰》好了。
  六年前初夏,揀出招眼的長短句配了黃澤雄先生畫作印了一冊《稻草人》,這趟沒把結過集的剔出來,圖有個七年一脈的全貌。湫隘囂塵之地,潲水上是長不出詩來的,儘管有人播種,佯裝看見花開。細想,也該是最後一卷了,不傷知音稀,都黑齊了,這本來就是偶蹄目開朗誦會的夜色。4-2018

《紅香爐紀事》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gStWDwAAQBAJ

《一卷灰》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K1aDwAAQBAJ

距離

林月關

我在布帛上寫詩
因為由經緯交織而成
在筆尖化開 化成一圈圈想像

和你看日落會有多美
而我竟然承受不起

笛卡兒將我們切成方格
從此思念有了數字

在維度的空虛裡
能給最寶貴的
花 與 沙

不是所有的話
或者是一無所有

但你不會褪色
共鳴迴音震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