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花

和子

一斜枯枝
數朵乾蕾
一枝風乾的花
將它的花容凝固在
微放時

盛放的花兒總有期限
乾枯的花枝卻可永恆
它將生命鎖定在
枯死的那一刻

就像一棵
被砍斷的樹
一旦製成紙書
就成了永不枯萎的
長青藤

夢裡

哲一

興許,夢未完全碎掉。
千百場幻境相繼,只消一切默然正酣,
低眉頷首,避過本來的迴響。

無際無底,已是可以抖顫的理由。
原諒拳頭不長眼睛,涓滴不嫌杪小,
原諒誤植的情感至死沒有認知。
都會遇上一場結局,所在也昧沒荒老,
安然滌清,啞然地洗去。

不過是留念和積怨。舒一口氣
像淡淡一回天風,不再急疾如斯,
度過適宜惺忪來去的光景,度過待淹的水土,
或扎根而生,或散渙而終 ……

十四行兩首

陳德錦

#9

我變得像個可憐的懺悔者
跟隨你走上暗淡無光的樓閣
你拿出聖訓,讀來叫我嘆嗟
你的眼睛比文字更顯清澈
髮柔如絲,話語如酒如蜜
澆灌我與生俱來蕪穢的心田
但我耳如蠟封,走下同一道樓梯
走到陽光也追不及的界線
緊迫的空氣醇醪一樣使我鬆弛
街上的遊蕩者也洋溢滿足之情
如受聖訓,那麼我寧可忘記
你烏亮的髮絲使我如見神明
你是預言家,我早成無國之君
我以背棄贖得自由的身分

#10

那些年月我愛在庭台閒步
抓一把陽光揉成一個紙團
卻見你在對窗,似是低頭看書
你我相隔的距離不近也不遠
多年後那陽光的紙團已無法攤平
一切顯得陌生,桌上的文字
牆上的畫,窗外的風聲,雨聲
活在人群裡是為了換取親密關係?
我與你隔窗相對,你低頭閱讀
不可能走入你的世界,聽你閒話
學習你編織或家政的專注
當你抬頭時我閃身走入暗角
慶幸沒有呼叫,打擾你,還害怕
因我,叫你感到一絲存在的可惱

種子樹書

和子

一顆種子
從樹上掉下,跌落泥土裏
在黑暗與擠壓中找到
突破的方向
生命破土而出
喝著風雨陽光長大

一棵大樹
任伐木者砍倒
粉身碎骨化為白紙
印上人的悲歡智愚
成為書架上的長青樹
在人的共鳴和熱淚中永生

它本已死亡
卻獲得新生
它本無天分
卻是天才思想的居所
它本為木心
卻與靈性生命共呼吸

它本是草木之軀
卻藴藏最剔透的靈魂
它本是有限的厚度
卻承載最悠長的文化歷史
每一張紙都壓進樹木的機遇和命運
每一本書都是流淌的人類智慧與史詩

術語

哲一

一、消化
看清楚勢頭了,便背對底線離地,聚眾集體
遺忘。該知道經典預測過的,如何趨向消亡。

二、尋底
在推諉動力受累的環節,就想到引擎,
尤其手腳不減驅策,誰主快慢與開關。

三、粉飾櫥窗
能透支在一身行頭的,一次過遮攔
疽瘡癰瘍。待宰的金魚缸裡,還得講究衣裝。

四、拆配合供
瓦解積累的財帛疆土;榨取、堆填、摻水;
攤薄本來的音信。打誑的週期動聽得很。

五、季度結算
不宜與大戶對賭。按時交割、違約也如期的
市場,更替卻未輪換的,才是算賬唯一對象。

六、見頂
負隅的人還要低頭默默攀登。歇歇,
秉燭審視巔峰的氛圍,一股陰陽怪氣。

七、套戥
追逐一片蜃樓海市抑或長生祿位,差價漸次
泯滅:坐擁不來的怪物、火化不去的怨念。

八、報復式反彈
從缺。聞聲的春江鴨沉浮江洋太久,不會
尋釁般拍起蹼趾,讓潛伏的海嘯,有了藉口。

現世行

小害

被人
挾在生活的夾縫
你說:你是俠
當碩果再無同義詞
僕僕的身影都是自我犧牲
你更像一隻羔羊
牢牢地代罪於木俎之上
蟲豸經過,蹩腳的蝨子
如是拐步上達青雲
四處百犬吠聲,闔上眼
攥不住一片黶翳
鎩一地黑羽
青天從你的心坎穿過
泥濘遽然搓成惡鬼
把有心的,置之刃下
少年頭已白了
一次又一次,舉杯酹酒
皓月亦沒盈沒缺
淋漓案上熟透的海芒果
冷眼無非是現世
對你的微笑

是這樣嗎

句芒

穿上迷幻的彩服
手托先進的歩槍
槍托銀光閃閃
我們的眼睛被它的光芒炫惑了
侵略者竭斯底地吶喊
兵士們!
射出每粒子彈吧!
不要理會他們
倒地死亡
或者痛苦流血
侵略者在狂笑
他們在掂量着身上的錢袋
驕傲地微笑掐算着:
今天它會添加了多少的重量?

向海

幽永

#1 其一. 木伐
木伐
被麻繩束在
岸邊
等待維修的
時機
並向途人展示
它破舊的身驅

種種
曾傲游大海的
態度

#2 其二. 小舟
一艘被棄置
在岸邊的
小舟
近海
又無法駛向遠洋
被拒絕於
海中心外
令它帶著傷痕
和回憶
擱淺

#3 其三.海的思考
它正在考慮
應該何時潮退
或潮漲
應是深藍
或是黃至綠的
漸變
還是在仔細思考
你的名字
與它
是否無關

#4 其四. 回去
海的平面
一直延伸
遙望
無際
觸及每一個岸
從天墜落的霧
分離

浪伴隨
漸褪的
波紋
和變淡的泡沫
散去

你帶著
你的側影
向海
歸去

#5 其五. 大海的一節課
曾得到甚麼
曾捨棄甚麼

是大海教我
一旦愛上了
就要寬容

嚴冬的試煉

和子

冬至
像神奇的咒
僅一日,就結束了一年中
最短的晝
僅一夜,就結束了一年中
最長的夜

時鐘
像利索的刀
僅一敲,就分開了
除夕和元旦
僅一秒,就斷開了
去年與今年

嚴冬
是蕭瑟的劍
僅一季,就殺滅了
脆弱的植物和動物
僅一雪,就埋葬了
金黃的秋色

烈火
是試煉的爐
僅一燒,就分出了
鳳凰與山雞
僅一煉,就試出了
真金與爛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