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公好蛇

阿民

偶生遊興,捎一壺酒
去為嚇破了膽的葉公
壓驚。這一驚,膽汁濺上
屋牆,識趣的,即連誇
一卷潑墨!
葉公好吟誦,偕私生
那龍子,一星期七趟
在文壇現身。
子高啊,我就說,蝨子
嚼不爛新詞,蓄了氣,
有脹成鴨子的。
大目犍連湖邊洗腳,鳥瞰
才知道,原來,一直
在如來的水砵裡搓泥。
貴公子局部鍍金,是好看,
可說大,大不過一條藤。
你不悟,不信,好了,
龍,真敲窗來了,
鼻頭把一丸夕陽,也頂進了
寢室。不過來問一問
作詩之道,鱗片做了名片,
再細,也是一塊盾牌。
你未看履歷,先嚇出半床
糞溺。膽汁噴過,從此,
就癱臥。誰都知道,你好龍,
是好膝下蛀了牙那金腳帶。
但這世道,我恭喜你啊
子高,誰不認為滑潺潺
這一綑蛇,經過解讀,就
香噴噴的,要比來學造句
那一條真貨,可親。

3-2018

我們的愛情

楊冰峰

我們的愛情
—這是我為你寫下最後的詩篇

我一瞬間就愛上了你,
卻一生浮潛在死海裡,
白日使雙目失明,
黑夜不斷地重複太陽的眩光,
我常仰望遠空,
不讓淚水閃爍的光芒,
刺痛别人的雙瞎,
和漬濕我光潔的胸襟。

天空除卻晦暝仍是晦暝,
煙雲如水墨畫,
那點起筆,
為最終的一抹混淆,
誰敢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名字,
不用山人二字。
時間,
長久的沉默後寫上某年某月,
赤裸裸地一絲不掛,
不是永恆卻説永恆。
結局展開的故事,
荒誕如你畫的眼線,
不為遮掩接吻時的羞澀,
而是流放天際風箏易斷的一根織線,
不是七夕的那根。

2018年1月24日晨

王煥之

有些事情
像等待風的風鈴
在沒有風的日子裏

風隨誰的意呢
沒有一片落葉
被騙得相信自由
它們飄落的地方
它們已認命了

風起時
請提醒樹上
不知誰掛著的風鈴
鈴聲不是你的
是風的

時間,仍住在裡面

暮云

除了走著,它跟著
沒有休止
甚至變成狹小巷弄
懷念比荒蕪更深刻

晾著微黃轉彎的夕陽
時間在邊沿縫出一列燈火

我遇見一群掉隊的枯骨
宿命正撰寫
細節無可挽回
揭示了它該有的止境

天黑更近了
冗長而又單調的歌
清冷著冬季的耳朵

一些呼應的情話
北方的懷思
像一個個蔓生的灌木

我為它許許多多的謎而來
藍色的名字,長河,皺紋
粼粼的,離情的沉默——

久違了
穿越記憶的叢林
回到從前

顯示更多

流動

綺軒

她的午后流動他的所有
一個概括名詞
擁有的很少,只是一個
擁擠城市居住一種
模糊的關係

譬如他來
譬如他不來
都無溫度的意義

微雨,勾勒線條鮮明亮麗
所有的人擁有許多,而
薄薄的光和很少的過去
是她停留的意義

slowly時光(都會女子系列)

人偶

綺軒

夏光沉靜
時間於她,彷彿路口
紅燈時候她止步,看車潮過
燈綠,跨上天橋讓車潮走

沒有屬於她的標誌,她說
意義對她的意義,沒有

佇立分隔天橋
川流車潮一節一節地過
她知道
有顏色的車道不一定直行
直行的路不一定安靜

(勇敢安靜地道別,在愛途)

寿与诗

秀实

很多亊物现在我已经不甚理解
譬如寿。寿也有其终点,而我希望看到
八十三年后在北纬三十七度上空掠过的一场流星雨
那时我在一个古老的城市,那里都是战火的痕跡
天台的风很紧,她把一条驼羊囲巾搭在我肩上

又譬如缠绕我一生的诗。它等同于语言吗
或者说是独特而活著的稀有物种,而非养殖之物
我不间断地书写,较之案头的一场灯火更为持久
寿终正寢与油尽灯枯,那个词更为贴合
未来的结局。或有人说那是相同的
抬头时,我便看到這个伪诗人身后的万物

冬至

小害

天際以外的浮雲
結實得過份
是您又無故張開巨網
彷彿是神明在言說,過往的
一種恆常濕度
我晾了許久的衣
仍然未乾
牢牢捂蓋雙耳
好讓夏日的香氣再從腦海
滿溢
--然而

我能辨識的,只有葉脈間
那些偏愫的秋霜
葉尖的晨露早就被雨漬偷走
或,簡潔地說
我是個瞎子
看不透您,看不透海中
層層遞延的薄冰;冰點
以下的餘光
也許再照不見春寒
若一根魁木能為難言的
氣候代筆
一宿之後,年,會復年
日,會如日

小害

夜禮貌地靜下來
我說,我是冬天的棗子
在冬天發芽,在冬天降生
漆黑的、易碎
略帶點苦澀

半透明的瓶子裡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
世界漸漸匱乏
溶化為我褐色的表象
因冷而僵硬,卻猛烈如火
我把自己撲滅
便學懂謊言的真實

冷與暖之間,像星屑
在篝火中迸裂
毫無荊棘的軀殼
養成了消逝的習慣
是種難解的缺憾
讓不虞的冬日偷走了飄雪
我忘記擁有是個無底洞
所有失去的
都會在裡面發生

樹冠

小害

綠色的部份被顯露
如把巨傘
我在上面走過
下面的人仍在低頭
是默不作聲的城市被暗暗
節錄;我騰空了的
一個鐵框,遇到
牆壁,與牆壁對立

風雨花依然在枯萎後
佈下一些看不見的影子
在邊陲蠢動,閒蕩的工蟻們
弓著背,等待另一個被奥賽羅
扼殺的新娘;獵人
與獵物之間始終缺乏
原先的默契,死亡本身
失去存在的幽默

不幸讓斷翅的蝴蝶近乎偉大
半空中,空氣如此淨潔
我想謳歌一段
或誤譯一組二維條碼
--伊卡洛斯將徒步歸來
榮耀和恐懼混濁
我不得不把太陽再次升起

離開的緣故

哲一

以為風雨吹度時針,彆扭了自身,
彆出期許已久的彩虹如期而曲。
如果再遇斑斕的日子,活像痙攣
的背後,不知道,還算不算天堂。

終須附身的行囊、更行更深沉的腳踏石。
無法驚醒的那頭雄雞歡迎繼續噤口,
無從一白而飛的鳳凰,無視過的故地足跡
才如舊一步,穩接一步。

眾目沉溺的潮汛翻騰即是氣象;
不合漲退的止水,涓滴已深淵。
不妨擁抱不見浩瀚的汪洋,不疑那些
洗劫的大盜、滿口的白沫、吐不出的口音。

如是呼嘯過了滂沱過了,連時針
都會過時的空中樓閣,的確輕易仰止。
踏出虹橋,滾落危坡 ……
一個來回複沓的傻瓜,的確似曾相識。

三個寫詩的比喻

王煥之

1. 雪

如何形成和何時形成
都不會因為你的渴望或
無端的一點點的拒抗
而成為可以準確預測的事
你以為早已熟悉它的形相
和來臨時的種種可能的姿態
但它總是令你的體溫方寸大亂
那一夜雪落如無聲的奏鳴曲

2. 葉

你網絲般的心事
逐漸在葉脈上顯露了
其複雜程度
只有整棵樹才知道
每一片葉都有承受的限度
葉下墜時的沉重
只有有心尋找落葉
並以掌紋印證葉脈的人才知道

3. 魚

你的舉動永遠是
那麼如暗湧般曖昧
有人說水給了你限制
有人說水給了你自由
有人感受到你那游魚的快樂
有人在猜測你對飛鳥的妒忌
而你不過是一尾敏感的魚
嘗試以游姿在水中畫自畫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