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樹之戀

穆敐

遠處的灰白
是深擁風雨的山嵐

他在漫草中逆向
只為與曜日闌珊下
索眉茫然的她輕語

她窗沿下述繪樹色
他門廳旁探頭凝望

雨幕中
農人爭相散落
看著她的背影
在雰雰霧幕下漸朦

泥濘中河岸邊
涼亭旁平船上
校舍前家屋下
甜笑的蹤影
印附於足跡

每每離首
笑靨卻總是微掛

倒影中
揮手道別
微笑中,卻有淚

是最後一眼
他在她目中
健康的小麥色

不想眼眸汪淵深邃
卻再也看不見紛呈

在沉日下
模糊的視線讓人卻步
她的紅裳純真
也挽不了他的疾厄

歿

黑白相片上不了色
卻緊鎖至深情緣

翌年六月花開
山楂樹不再結出緋紅樹果
卻只剩滿幕孤白

人不在
月夜辰夕
獨留誰追憶

花落了
悠悠四季
也才紅一回

十四行:詩人們

耘乙

《雪萊將會海葬的地點》

後來,拜倫等友好,悲傷圍攏過來
給覆舟的遺體,塗抹乳香
以希臘的古禮來行火祭。灑把鹽,那火就旺了
之前,我輕拂書上的微塵
開始默讀,渲染的文字從《十四行:無題》
細算起來,《斷章》不斷
卻神蘊驚聞《阿多涅斯》,為悼念濟慈
眾心已抵達一場預言
造船時忍不住告知:雪萊將會海葬的地點
這時人間,傳來好幾聲,水鳥的鳴囀
迴響著滴答,滴答,滴答
樹木暫停下了年輪,正讓時光倒流
在一八二二年七月八日
從斯貝齊亞海灣回家途中

《但丁的人神共識一籖各表》

在佛羅倫薩的河邊遊過,一對中國鴛鴦
我邊嚐薄餅,邊邀你通觀《登幽州臺歌》
餐罷,送來籖語餅
在廊橋上,你我看談三界
天國,背後流傳,思戀祗一個貝雅特麗斯
煉獄,哪遺留的夢魘,淪落到處貨幣戰爭
人間,隨時,轉化為一門宿命的藝術
你突然問我,可知文藝復興的馬賽克
我知你正在開拓,現代的意大利語
再也不拘泥,一度於感測籖語
而在乎解讀:你,但丁的人神共識一籖各表
剛想轉回話題;你又為我添斟,半盃紅酒
看罷三幕歌劇《圖蘭朶》,行到另一場晩雪
但丁給野花,繞上圍巾一圈

《泰戈爾問我借簑衣》

我並不怎抱怨過黑夜
因為一趟靈感,撇在蒼凉的神殿外
當時我,正在修讀《吉檀迦利》(獻詩)
你滿頭銀髮,帶來加爾各答的新月
與我同登高臺,你說飛鳥
我轉而古稱,鳯凰
一九二四年的回憶,就留在《中國的談話》
遠從東方的航曲,你讚揚:
古老的神州和年輕的俄羅斯
經過敦煌,你認出飛天舞,有點眼熟
托缽二鍋頭,飲著,你嗟故鄉多假酒
而我想你把恆河沙,來換我的長江霧
於是,泰戈爾問我借簑衣,說明:
倒不如先行渡江,慢慢來,看個水源究竟

《翻閱李白的推文》

早上,翻閱李白的推文
輕噓舊胎輪,二手老車豈能熬到長安
若然輕騎出蜀,馬糞沿途,太不環保
不過一到達金市東時,則風氣盛行
高適、杜甫等一大幫,銀鞍白馬,爭相纒頭
不也可保五陵少年的顏值
於胡姬酒吧,泡泡洋妞、喝喝洋酒
十五二十,炒高詩價
酒令中途,還數度凍飲,王老吉凉茶
降降温,太刺激了
一旦崩盤!唯有徒步遠走夜郎
讀到這裹,我隨手關機
跨境而往邊陲碎葉城
會面李白幼時,操著藩語,向我竪起中指

《有一個漂泊的公眾號》

我有一個漂泊的公眾號
每次打開,一陣陣的電子菸味
以及一卷卷贈閱的佛經
收過,一撮冒雪寄來的剪報
我也是一個九十後詩人
冷捧六朝怪談,零寫禪詩
倒接嘻哈(音樂),轉譯十四行詩
曾在網上束髻七日,叩讀漫畫《道德經》
隨便更換,自己飛翔的郵箱
一次,蹲坐在二零四六的編號下
比雁群更懂養生,許是翅膀太凝重吧
雖然我食在鴨脷洲,來串魚肉燒賣
區區一抹秋意,凉風裏
偶然泛起了,銅鑼灣到鰂魚涌的鄉愁

2019-3-3。硅谷

明信片

之城


不便攜帶手信
這成了
唯一答應送你的
一片

揭過背後
筆墨順流而下
化成流泉
撫過
輾轉無眠的漫夜
停不下
追逐著風的追逐

繫上這遠行的淡香
流向墨綠 矗立著的小箱
裏在 那熾烈跳動 所指之處
卻始終
裏在 那侷促跳動 所向之處

當時光被我喊停
倒懸在
花瓣海洋中
散落一片片

艾炙

之城

把艾草安放於彈殼
中空的捲條
被 填充滿滿
蠕動般伸縮向那一芥火種
沐浴於霎那星火
從此走廊上香火瀰漫
為國王穿上了新衣

手心握著 艾條邊上的綠色圖騰
上頭印繪了你的嗅覺
毫不察覺煙頭熏著了皮膚
讓
光滑表面溢出了汁
探入閉塞的血脈
在瘀血間蒸起雲霞
直墜滴熄了圖騰上 深紮的病根

稍微擦槍 著火
狠下心 向那心圖燙一下
灰燼在七孔內裡鑽出
滯留在半空中 不再散去
煙霧隨意繫起了絲帶
緊牢著闃暗中的 冉冉花香

艾草性溫
味苦,辛
是順遠古流下的精髓
回陽

自行施灸
今日營業中

橋咀

幽永

怎麼
去過又去過的地方
不生厭
走一條連島的海路
是潮汐的時候
我們選擇的路

初時
是乾涸熾熱的沙
我們忍受刺痛前往
踏尖石而行

後來踩進海水
浸透雙腳
暫緩痛楚
受苦是必需品

走得最辛苦的
大概就只有今天
直至
上了岸
海水被曬乾
在腳上
成一片鹽田

〇一〇一

耘乙

越來而越大,太陽耀斑的機率
朝向地球,僅僅十八小時就到達
閃,光,閃光現象
所釋放的能量,終斷⋯⋯了
風暴過後,是為未名的元年
暫時代號:〇一〇一
數位共和經歷了
前世記憶與今生解碼的進化史
智商基因的編列重整,無限號召著
但丁感測、莊周轉折、釋迦邊際⋯⋯
禪趣跟詩哲的複合螺旋,緊宻調硏
觀察在一枚的植入芯片
沿綫移動,一批批的工具詩人

一個個的行動詩社,在結緣
詩人善飲,都因捧一盞酒而紅了
先找准時機,跟對風月
揖讓而升,下而飲
你做初一,而今生態圈,我造十五
在管控的邏輯中央
既可在濠梁,侃侃而談魚,各擅各辯
還能預報,航拍飛行器墜機
在翻牆踰越的地點
難怪,雨天訪友不遇

原罪和原慾,網絡上交叉瘋傳
當下載一首辭廟的絶唱
一大堆善謔的意境,竟然綑綁在一起
漂泊的病毒,流傳天國、煉獄、人間
吹哨的聚落起哄,吟詩的難民落跑
藉由葬花的參數,多調高兩度的嗚咽
轉經一路夢蝶模組,還魂一番
再瞧瞧位元組序
精準定位,下一個文學的前置作業
玄學佈建,量子糾纏
慧學合成,人工智能

詩壇電競,於陽關大道的逍遙遊園
廣邀網紅族群;粉墨登場
身披一簑白羽,從天而降
揚灑綵帶和虹光,比比仙氣
一邊唱詩,浪漫呵較較書卷味
一邊蹈霧,瀰漫中更迷離
接傳騷動的賦鳴
眩惑又夢幻,瞑想之路上
攜手夢娜麗莎走進《清明上河圖》
文藝復興,明日大嶼
薄天之下,率土之濱
都用上全息投影:曲水流觴
從何而來,迴光反照,從何而往

祗剩,閃光
另一波的太陽耀斑
方可熔斷,遺言裏,體內的芯片

2019-2-12。硅谷

賦別

小害

一室花香
豢養了你遺留的標本
是蝴蝶的屍骸
那丁點
脆弱的美麗
沒意願再次飛了
如夢裡一塊漂白的壁板
釘在上面,才驚覺
枯乾得
曾是我們
完整的時間

夢裡

哲一

興許,夢未完全碎掉。
千百場幻境相繼,只消一切默然正酣,
低眉頷首,避過本來的迴響。

無際無底,已是可以抖顫的理由。
原諒拳頭不長眼睛,涓滴不嫌杪小,
原諒誤植的情感至死沒有認知。
都會遇上一場結局,所在也昧沒荒老,
安然滌清,啞然地洗去。

不過是留念和積怨。舒一口氣
像淡淡一回天風,不再急疾如斯,
度過適宜惺忪來去的光景,度過待淹的水土,
或扎根而生,或散渙而終 ……

十四行兩首

陳德錦

#9

我變得像個可憐的懺悔者
跟隨你走上暗淡無光的樓閣
你拿出聖訓,讀來叫我嘆嗟
你的眼睛比文字更顯清澈
髮柔如絲,話語如酒如蜜
澆灌我與生俱來蕪穢的心田
但我耳如蠟封,走下同一道樓梯
走到陽光也追不及的界線
緊迫的空氣醇醪一樣使我鬆弛
街上的遊蕩者也洋溢滿足之情
如受聖訓,那麼我寧可忘記
你烏亮的髮絲使我如見神明
你是預言家,我早成無國之君
我以背棄贖得自由的身分

#10

那些年月我愛在庭台閒步
抓一把陽光揉成一個紙團
卻見你在對窗,似是低頭看書
你我相隔的距離不近也不遠
多年後那陽光的紙團已無法攤平
一切顯得陌生,桌上的文字
牆上的畫,窗外的風聲,雨聲
活在人群裡是為了換取親密關係?
我與你隔窗相對,你低頭閱讀
不可能走入你的世界,聽你閒話
學習你編織或家政的專注
當你抬頭時我閃身走入暗角
慶幸沒有呼叫,打擾你,還害怕
因我,叫你感到一絲存在的可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