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楊冰峰

三月是用來遺忘的月份,
我將你葬在群花中,
夏季的陽光不能深入潮濕的墓地,
沒有黑衣白衫的鐵索我也不能。
蟬聲切切,
纏綿悱惻如樹下窮目的那人:
沒有蹤影,
你或在極光明的陰影裏復活。

但你不可復活,
三月已如畫卷般展開,
落墨的地方驚起群鴉,
棲宿的枝頭在朱買臣的背上。

我拉動春雷,
將雨水導入夏季的瓶中,
埋在枕下,
出海遨遊。
明早,
天空的行者叩開滿是霧氣的玻璃窗,
掛一串風鈴般的呢喃,
問我瓶中的水酸不酸?

2018年3月17日

失語記

楊雅如

漸漸暈開
靜默深藍如海

當我不再欲求表達
探測
嘗試聯繫
當世界真空
傳遞思維的介質不再
而遁入決然孤立之境

不必為了處群而詳讀一本
人際關係手冊

當我復歸於一
如頑石之堅守
生命之含苞
遂以詩為名
昭告天下

稍息後
解散

當夏日的悠長遠去
知了艱難完成一個世代的任務
所有的一紛紛歸來
集點成行
積行成段
以段鋪陳出長長篇章
層層論述之中
我將再次降生
成為一組全新密碼

更短
更堅強

《破敗之美》、《致瑰頭飾》

秀實

《破敗之美》

我喜欢破败因为那才是真实的世相
譬如败絮般的爱,我也喜欢,因为那个女子的爱
也必定同样是真实的

真实的不会恆久,它沒山盟海誓的虛假陈述
但虛假的可能终老一生。而真实的
在一个诗人手中,会成为一场永不息止的雨水

如流的岁月中,那个女子静静地往复著
她以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堆砌为完美的段落
讲究起承转合,并擅用修辞与冗長的述说

如戴上帽子般,那是一种寓言体具有
纯真与教诲,而智慧的人会悟到
爱即慾,真实而短暂,破败而至美

《致瑰頭飾》

兩朵红玫瑰诠释了一种美。它生長在妳如流的
发河之岸

相遇的那天,這个新兴的城下著细如丝氈的
黃昏之雨

读到汤玛斯的话语,人类的思维,天使的翅膀
与乎我对妳那种扫瞄的目光

夜天使点亮了所有的螢火,让我看到黑暗里
所有的默不作声

而那确实存在著的赤裸,并沒有刺与泥土
只有露水的光华

仅仅是兩朵的依靠,即便拥有完整的花圃
拥有各在一方的完整的天涯

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楊冰峰

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致友人

我慶幸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高傲的種子何曾在腐爛的泥土裏孕育?
並非所有猿類能稱人,
也不是衣色可以借,
更不是烟語濛濛能說夢。
我從古都走來,
僕僕風塵是孔孟。
我也曾在花街柳巷遊盪,
尋找一段宮商角徵羽,
和唱菩薩蠻。
聽說每個朝代都有,
但今天不能算是一個朝代。
我也曾在午夜一直失眠,
輾轉反側寫一首詩,
聽說不正經的女人都喜歡别人讚美,
她們不懂但你一定得告訴她們:
這是我為你寫下的詩篇。
我慶幸我們這種預付式關係,
當看到你如此鍾情青銅爛鐵,
你是拾荒者嗎?
你笑聲和那種賣力的勁頭,
震得我褲襠叮噹響。
你赤裸的身體,
壓在大理石上,
像一場尋歡作樂。
我慶幸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聽說腐爛的泥土種不出香甜的果實。

2018年1月25日晨

女傭

楊冰峰

女傭
—寄我家女傭

處處都是皇帝的居所,
皇帝可以沒有皇后,
妃嬪何需男人,
宮女一直從遠古走來,
寂寞如一舟紅葉。
你抱讀牛津的批判性思維,
弓身在上架床上,
石灰粉和油漆的味道,
在白紙上奮筆疾書。
你讀着讀着讀到茫然處,
和那了不起的沉默。

今年三十有三,明年有四,
貧窮像一匹黑布,
包裹過他的身體。
你曾想過在春天,
啊!潮濕不好漂染,
在夏日採摘一束鮮花,
將它染成花床上的顔色。
夏季多雨水,颱風也多,
那匹精心的織造,
地氊般倦縮在陰暗的角落。

孩子仗着父母之勢,
嘲笑你沒有汁液的乳房。
你的背一點㸃地彎曲,
大地比你的臉色還要鐵青。
你以局外人冷漠的火,
不,用自己的油膏,
燒成餐桌上的菜餚。
偶爾你望向天空,
來印證自己的記憶:
一片污穢。

2018年1月28日

葉公好蛇

阿民

偶生遊興,捎一壺酒
去為嚇破了膽的葉公
壓驚。這一驚,膽汁濺上
屋牆,識趣的,即連誇
一卷潑墨!
葉公好吟誦,偕私生
那龍子,一星期七趟
在文壇現身。
子高啊,我就說,蝨子
嚼不爛新詞,蓄了氣,
有脹成鴨子的。
大目犍連湖邊洗腳,鳥瞰
才知道,原來,一直
在如來的水砵裡搓泥。
貴公子局部鍍金,是好看,
可說大,大不過一條藤。
你不悟,不信,好了,
龍,真敲窗來了,
鼻頭把一丸夕陽,也頂進了
寢室。不過來問一問
作詩之道,鱗片做了名片,
再細,也是一塊盾牌。
你未看履歷,先嚇出半床
糞溺。膽汁噴過,從此,
就癱臥。誰都知道,你好龍,
是好膝下蛀了牙那金腳帶。
但這世道,我恭喜你啊
子高,誰不認為滑潺潺
這一綑蛇,經過解讀,就
香噴噴的,要比來學造句
那一條真貨,可親。

3-2018

我們的愛情

楊冰峰

我們的愛情
—這是我為你寫下最後的詩篇

我一瞬間就愛上了你,
卻一生浮潛在死海裡,
白日使雙目失明,
黑夜不斷地重複太陽的眩光,
我常仰望遠空,
不讓淚水閃爍的光芒,
刺痛别人的雙瞎,
和漬濕我光潔的胸襟。

天空除卻晦暝仍是晦暝,
煙雲如水墨畫,
那點起筆,
為最終的一抹混淆,
誰敢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名字,
不用山人二字。
時間,
長久的沉默後寫上某年某月,
赤裸裸地一絲不掛,
不是永恆卻説永恆。
結局展開的故事,
荒誕如你畫的眼線,
不為遮掩接吻時的羞澀,
而是流放天際風箏易斷的一根織線,
不是七夕的那根。

2018年1月24日晨

王煥之

有些事情
像等待風的風鈴
在沒有風的日子裏

風隨誰的意呢
沒有一片落葉
被騙得相信自由
它們飄落的地方
它們已認命了

風起時
請提醒樹上
不知誰掛著的風鈴
鈴聲不是你的
是風的

時間,仍住在裡面

暮云

除了走著,它跟著
沒有休止
甚至變成狹小巷弄
懷念比荒蕪更深刻

晾著微黃轉彎的夕陽
時間在邊沿縫出一列燈火

我遇見一群掉隊的枯骨
宿命正撰寫
細節無可挽回
揭示了它該有的止境

天黑更近了
冗長而又單調的歌
清冷著冬季的耳朵

一些呼應的情話
北方的懷思
像一個個蔓生的灌木

我為它許許多多的謎而來
藍色的名字,長河,皺紋
粼粼的,離情的沉默——

久違了
穿越記憶的叢林
回到從前

顯示更多

流動

綺軒

她的午后流動他的所有
一個概括名詞
擁有的很少,只是一個
擁擠城市居住一種
模糊的關係

譬如他來
譬如他不來
都無溫度的意義

微雨,勾勒線條鮮明亮麗
所有的人擁有許多,而
薄薄的光和很少的過去
是她停留的意義

slowly時光(都會女子系列)

人偶

綺軒

夏光沉靜
時間於她,彷彿路口
紅燈時候她止步,看車潮過
燈綠,跨上天橋讓車潮走

沒有屬於她的標誌,她說
意義對她的意義,沒有

佇立分隔天橋
川流車潮一節一節地過
她知道
有顏色的車道不一定直行
直行的路不一定安靜

(勇敢安靜地道別,在愛途)

寿与诗

秀实

很多亊物现在我已经不甚理解
譬如寿。寿也有其终点,而我希望看到
八十三年后在北纬三十七度上空掠过的一场流星雨
那时我在一个古老的城市,那里都是战火的痕跡
天台的风很紧,她把一条驼羊囲巾搭在我肩上

又譬如缠绕我一生的诗。它等同于语言吗
或者说是独特而活著的稀有物种,而非养殖之物
我不间断地书写,较之案头的一场灯火更为持久
寿终正寢与油尽灯枯,那个词更为贴合
未来的结局。或有人说那是相同的
抬头时,我便看到這个伪诗人身后的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