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說

小害

盆栽

要剪下早已死去的花卉
但她突然醒來
在場的時間也怔住
刃口斷然受驚蜷縮

我時常用它修繕自己
毫不吝嗇的,刪去枝枝節節
半點雨也不用

究竟
是我太懂得折磨
還是妳未想得通透

石花

樹根仍牢牢地與牆壁砥礪
螞蟻翻越,三色堇擱下風的吹程

而妳頎長的影子
卻深埋土壤之中

當所有街燈熄滅,四處樹蔭蓬蓬
我把祈許,植入一顆小石裡
它會萌生更堅硬的心
叫,別離

紙鶴

雨終於停下
窗外一隻孤鶴仍佇立在人群
渾身濕透,思緒盤詰
像一個詰難找住根柢

陽光終於默許每根羽毛躺下
萃取地面的聲音

旁人冷眼經過

魚,又吃著同伴的屍體
由藏器,到腐肉,至骨頭
剩餘鱗片閃爍在缸底

我知妳會說,想要生存必需冷血
但,冷血不是生存的理由
而是一支恆溫的暖管

冷板凳

請你坐下
靜靜的坐下
沒有人會和你爭奪
沒有人會多說一聲
它不是王座
不是音樂椅
它是荊棘的身軀
和歷史的空席

現實

哲一

一個人容易躁妄,
於是水,最適合降溫。

刻意延緩一些時候,
重新窺視,一杯子拿起,
一輩子隔膜的世界
便開始倒流。

如是者,眶下滴瀝過的,
瓶嘴就補注多少,
直至漩渦回歸漣漪,漣漪
回歸靜止。

永恆不均源於永恆的博弈。
傾側的水平線上,的確
沒甚麼好嚮往。
層樓堆疊,倒映目前的都會
繁盛,煙花與夢魘,
泰半終於虛浮。

細味泡沫爆破以前,
不如杯中淹沒、滌清自己。
反正真妄可以顛倒,
一身淡漠,也沒甚麼不好。

市場之魚

陳德錦

再無後顧之憂了。
鯇魚,把頸部以下的身體
都割讓給魚販子,
用作雕刻的材料。
牠舉頭面對聽眾,
半開半闔的嘴巴
不斷演說陸上的見聞。

白鱔把長長的身體
弓成好看的弧形,
滑不溜秋,閃着詭異的光,
在魚販子手起刀落的瞬間,
扮演一條可怕的蛇。

自從虎皮蛙被喚作田雞,
擺脫了爬蟲的身世,
牠們就甘願在籠子裡等待,
等待那光榮的一刻,
千挑萬選被揪出來,按在砧板上,
並且幻想自己快將拍着翅膀,
飛到田野去。

《落花的紫鳶尾》及《陰暗的顏色》

假言

《落花的紫鳶尾》

四月的尾巴拖著落幕的黃昏
群鳥已經準備飛往另一處天明
只賸下一蝶紫鳶尾,棲止在原野
萼片還末羽化成翅
榕樹靜靜在旁看著
這一朵小而脆弱的花
謎般的蝴蝶結,他想解開
又想保護。榕髯,禁不住垂下
輕撫著花瓣,怎知道
意亂的風沙捲了進來
但榕樹斜撐著沉重的過去
他只能像所有遺憾的開端
用華麗的語言說服自己:
只是遮風,只是掩雨
當她飛揚時,他會把笑容送去
賸下的留給自己
不會哀傷的,因為,葉眸
已經準備好明日的露水

今天,鳶尾冉冉成長了
在虹中撲翅,開成一季暖春的繁花
我知道,明天,再沒有留下的理由了
或許,弱枝曾想過抓緊著妳
但榕葉,從來只能輕輕飄過,不落心扉

是妳故意留下,還是無意遺留?
葉片竟沾上藏蜜的花粉
且讓故事留白, 只任花粉寄予的
在風裡纏成萬縷千絲,在風裡
散去;散去的,會是幽香
那麼微微的幽香
漫延到未知的遠處,我們將單獨
但不孤單地,到另一個感情的落腳處
生根,萌芽……

當有一天,榕樹長出霜白的蒼鬢
所有故事已化成夢中的幻境
妳我都會想起歲月的問題:「要是
回到昔日初春,又會如何選擇?」
我會,細想那朵老去的紫鳶尾
仍如綻放時絢艷;落花
流水的歌,又在耳邊徐徐響起,我心裡清楚
當初,仍然會對鳶尾微笑

《陰暗的顏色》

當臉背向太陽
影子的陰暗面會有多廣
我真的不知道

再明亮的愛
對於影子,只會造成傷口發炎
假若銀鈴能在無風的下午響起
好讓我知道
還有一個尚未腐爛的心房
妳說多好

曾經徘徊在妳的樓下
寒風是一把沉默的軟刀
拂到內心最瘦弱的地方
剩下暮鴉企及在樓頂啼鳴
彷彿不會飛,更準備躍下

木頭車般的日子不斷前進
不容許駐足思念
希望只是一再撕裂的傷口
疤痕燒成跌宕萬里的山脈
但我不再抱夜沉淪
始終站在陽光下,等待
朝陽與夕暮,恨與愛
擁抱共同的顏色

《昨日》及《那個秋天》

綺軒

《昨日》

你我的昨日是否一樣
經過一個圓圓的滴答鐘擺
經過虛無或印記,而
每個昨日都像江河
都像角落
都像光
像你

輕激的浪拍打鬆垮過往
微明盡頭,心事自收藏
天寒,念不滾燙
像過站列車,像你靜坐候車站
咖啡尼龍外套的深度
單一

經過三三兩兩,昨日
削薄的都是光
是車程
是你

《那個秋天》

一整年,北國遊蕩
應早早舉起信仰,預售
入夜後隨時崩跌的準線

應早早愛上晚餐
變成胖胖兔子,離去時無法跳躍哀傷

寫好一些信簽
每日抽空淚腺複習愛情難度

倒入滿滿柔軟扮炒生活,上菜
青綠蔥點綴豆腐白

將浴巾疊換鵝黃加淡藍
堅持純白日子一樣混濁

應栽植一畝丁香,飄落
像雪,像你離去時腳步隱匿

還應該做些什麼和不做一樣
一個年,問句懸掛日子上

那時
我不知道你要走

夏藏

小害

霧起了,但我還認得
島,下陷的輪廓,清晰而銳利
如齒輪咬合的扣鎖
縱使海浪洶湧著嘲笑的泡沫
就這麼,讓海,寬起來

且把霧歸咎於曠野上
那人跡罕至的禿林
烏鴉是幸存的拾荒者,盤旋
霧的雙眼;撕走
部分黑暗,而白再不一樣的
灰白。煩惱像絲線
解開,或被叼走

有人解答了,有人守口如瓶
有人凝住水氣讓光禮貌地通過
我還記得島上若隱若現的
杏花,無味,白與粉色的血
流淌時像條跋涉的小澗
一一被礫石包圍,並
叫嚷著空濛的哀慟

花落,雨渡

小害

探雙手去
攥著風中的沙,撫按
胸前,握緊;遺漏的
是涔涔命數

以為漆黑的海
每夜仍混濁得令人發燙
顧盼身後伶仃,藍影
冰冷如臨摹極光

悵惘,囚住
截去翅膀的蝴蝶
撲火,早不是燈蛾獨有
青盆上的薔薇,因刺痛而連理
趕不及枯萎,已倦至
垂暮、低首

沒有彼岸的雨
了無傘的痕跡;削斷兩舷的船
無人前去送迎
花,各自凋零;時光逆行逆溯
擱淺海心的燭火
餘燼撒落,惟恐
是留下今生無明的路引

大帽山上的浮雲

陳德錦

認定這條小徑上山,
很多記得與不記得的草坪和岩石,
很多聽到或聽不到的泉水的嗚咽,
都無阻於一次重新的出發,
像黃牛忘掉曾經俯臥的濃蔭,
為追尋嫰綠而走入隱蔽;
這樣的高度不用再高蹈,
不必再把連綿的山勢
看作自我歲月的層積,
西邊的城和南面的海
都不是冀望能逃脫的紅塵;
惟一可以肯定是更接近移動的雲,
彷彿伸手可及卻又不可碰觸,
當它撒開灰網,網住了白日,
不管站在什麼地方都會帶來
一陣寒風,凜凜刺骨。

不寫情書

哲一

一、
孤獨地,熬到了盡頭。

瞥得見那些憧憬過的飛鳥、
分外黯淡的燕尾,
幸而,未剪去日落前的山景。

跟隨而來的流雲
已失掉血色;
以為可即的後路,
還是相隔很遠、很遠。

終知道冷鋒,四時纏綿而結;
芒草多刺,適合低頭 ……

二、
印象中,該沒有一場雪,
勾銷痕跡的瞬間留有餘地
計較清白。

沒有流沙,駱駝
也不至一生拖沓。
放心,在憨笑離開的場合,
逕自咬碎滿口佯裝的記憶,
並提早告誡天色:
往後一再告解的世界
都只屬夏季,
都不要絢爛 ……

三、
本來白描的故事重新吐字,
頓變婉言。

同一所寺院、同一尊
不輕信的神祇,
不必執著地合十,不必了;
不復萌生的種子就放下,
著地,無聲。

飛絮的結局注定
不安於住。
用不著頃刻
就過渡的歸宿;
用不著頃刻相告下一株:
汲乾的許願池何以
一直迴流不住 ……

四、
對於不經覺的雨,
來時若仍細膩,
天虹藏起,不改淒美,
不會再躲避
所有未備傘的日子;
以後,眼前
惟一臉空茫,
毋忘別處,
總有沾濕的地方 ……

五、
抵埗的此時,離程就該開始。
只願慢駛的驛站報不報廢,
行腳,還會較彼岸遲到。

沒關係的。
點一根抽不下去的菸,
替歲月送行;
陌路凝冰,
好封住赤足的冷 ……

六、
循來時的路回望,
浩瀚再三,猶是野草的身份;
天地無暇不捨的,
破曉後,也不見得晴空;
謊稱的露水在善於低頭時如點滴
不漏,隱忍更多的
是晚景,
不懂,也不會再書寫了 ……

《她會住在無人之境》 及外五首

秋雨

《她會住在無人之境》

我聽說
她長大後就會遠去
赤裸的站在沙漠裡
荒涼
璀璨的是天空
我聽說
她長大後就會遠去
跟著誰拉出的線
細長
似乎永無止境
她說她長大後
會住在無人之境

《都市》

偽裝的刺蝟
刺耳的聲音
我在聚會不敢說的
是孔雀不會跳舞
彩虹不會通往天堂
她說昨天在酒吧
遇見說天使沒有翅膀的傻子

《床邊》

我在床邊建起城牆
無比雄偉
又如此不堪一擊
我在枕邊放起音樂
以為就此安眠
卻在胡同外
徘徊的
是一陣冽骨的風

《那是屬於它的領域》

我觸碰過黑
嚐起來的味道
像一滴眼淚
翻起床單
濕了很大一塊
像蛋黃,渲染色燈光

《青盤》

四合院,縈繞歲月的煙
圈地畫牢,成規的方圓
守一場法事
神主牌拉出
一條細長的絲
繞雕龍梁木
繞滴水瓦頂
記住
牆外有刻著
通往深山的小路
那裡有一口大缸
藏了碧綠青盤

《空穴來風》

這時候
會有一隻鳥划空而下
並沒有
精神瞬間繃緊
曈穴放大
我看到一隻鳥划空而下
避開
而這時候
並沒有一隻鳥划空而下

逆光

小害

--無法癒合的傷痕,唯有交給
時光這騙子

蒼白的月亮緊貼著你,打盹的背影
似證實一切無恙,似證實短促
是沉睡者呼吸的落差
只好責難世界,太多紛擾與
習以為常的矯情;一隻飛蛾伏在肩上
似要找到殉身的答案

一輩子太長,或太短;或許是
天際線滲著雨的漬斑
天色已微亮,夜車上的乘客蒙上眼晴
他們夢不見你,你是現實裡
過於絢爛的佈景;然而--
待落空之後,可否為一隻死鳥
圓未了的謊,即使
醒來時,眼前將消失的
是光明

驚蟄,又過穗園小因

秀实

我在树影与灯光下穿过了永恆的日子
生命里所有的色彩与溫度都已然出现
在有红綠灯的闾巷中,一切卻如禾穗般简单
一个信念孕育在夜间,在梦里,复在清晨的雨水声中

龙口西路是一条短促的河流,但流水平静如惦念
店铺灯火亮了又熄灭,人脸桃花般往来
我宁願无名,宁願让一个爱可以轰然的来到
那些文字的声与色,都裝点著妳的朴素无华

简陋的旅馆內,困锁著一个洒落微雨的夜晚
寒意在这个惊蛰中悄然来臨
想念著的柔软,想念著的体溫与宁静话语
远离繁华,拒绝盛世,是我的暮年

2017.3.13. 凌时45分,將军澳婕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