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雪里

整個人泡在鴆毒中,但我不喝。
皮膚裂了、聲音啞了,也不在乎。
沒有影子的我,一直只在找尋著自己的影子。
如果在路上與你相遇,就可以笑著哭出來。
並不期待你給的柔聲安慰,而就連你伸出雙手,我也別過頭去。
細雪或是櫻花瓣什麼的,請飄下來吧,在這仲夏。
我所需要的溫柔,不是能讓我變得溫柔的啊。

月亮

雪里

我想與你一起看那月亮
那月亮越是明亮,我的心中越是澄澈
喜歡牽著我的手的你
就算放手,也不是要離我而去
而是伸手指向那月亮
那月亮越是明亮,我的心中越是澄澈

水窪並沒有

雪里

水窪並沒有如往常那樣被日光曝曬而消失
理直氣壯的蘋果臉紅 輕拉起手的害羞 笑著說不在意的爽朗
是的呀 何時才能憶起根本不存在過的曾經
一大片的藍色在我的心中幻化成海豚
「做得到吧!」真想就這樣躺在你的懷中進入夢鄉
在每個回眸之前都先吸一口氣
在每個擁抱之前都先緊握著手
我知道你要離開了,所以我不跟你說再見

如果想不起來最心愛那首歌的旋律,又該怎麼辦呢
我坐在秋千上,緊握著繩子
什麼嘛,路過的小狗根本也不想看我一眼,看來我手上有的只有誠實
被刺到痛處的時候 被搔到癢處的時候
什麼時候眼淚才能停下來 才能好好說清楚不屬於我的謊言

歡笑的聲音 與自由的風一同進入我耳中
「那是星星雪吧!」我好奇的這麼想著
頓時明白了有人在等我
我知道義大利麵與義大利的不同
可是一直無法好好分清二者

相遇 然後分離 在我們最用力耍弄的歲月
沒有什麼是我們做不到的
就是有這樣大的口氣誇口
因為我們知道 如果膽怯 失去的將不只是自己

我與他 一同進入灰燼 在那之中 發現了錫作的愛心
「那個給我吧」我笑著遞過去
誰又知道我多麼希望小錫兵一直是小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