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合

雪里

「這個時候的小篤,不知道正在做什麼……。」懷抱著這樣的想法,田百絃躺在床上翻了個身,側躺著把手中的枕頭往床外一丟,差點沒有砸倒垃圾桶,她心裡閃現過的狡黠只是一瞬,自己的東西還是只能自己收拾,她光著腳丫下床,把枕頭撿回床上。該死的自己居然忘記把 Santom 的照片集帶在身邊,要麻煩小篤跑一趟霞雲市幫她送來。

她仰躺著看著天花板,想著如果小篤來到她的房間,多少可以多些樂趣吧。再一丟,啊,枕頭差點沒砸到電燈泡。有點過份或者古怪的遊戲田百絃樂此不疲。

想準備一些最近她在霞雲市角旅館附近街道探索的飲品跟點心給藍本篤。想了一想她把枕頭想像成小篤,拳頭在枕頭的肚子揍了幾下再拋起它,起身。

藍本篤喜歡甜又膩的東西,那麼烤的甜蘋果可頌她應該也會喜歡,雖然她再怎麼吃還是照樣纖瘦。百絃信步逛到那家店家,無法忽略過去周圍甜膩香的空氣。她拍了一下擺在透明櫥窗裡準備賣出的可頌,按了發送的按鍵給藍本篤看。

『田百絃妳還知道要好好招待我啊xD』/『Santom 的照片集在我火車上座位旁邊,我小心的從妳收藏的地方拿出來了,順道發現妳也有 Itris 的演唱會 DVD ,居然!』/『絃妳也在那邊待了很久吧,有沒有認識男生?』

田百絃看到小篤傳的這些訊息,想著要好好的當面開玩笑的罵她一頓!不過還是很高興小篤要來了。她無意識的伸手進裙裝的口袋,把剛才店員找給她的二十五元把玩的叮噹響。

若是看向市集中的天空,會發現白色跟深藍色的三角型布角綁帶橫貫高空。田百絃瞇細了眼,踮起腳尖看五、六條彩帶線的集合點,好遠的那方好像有貓,她只喜歡親人的貓,跟喜歡冰山美喵的小篤完全是不同的類型。

『抱歉,問了尷尬的問題。』/『百絃妳現在還在等 Santom 嗎?我聽說運送來臺的器材好像出了問題,演唱會延期了。』/『絃妳……』

田百絃看了小篤發送的訊息之後,覺得小篤要過來太好了,雖然 Santom 他們正在努力,小篤也不是沒事人。夕陽又在那一方的天空,霞雲市的景色她早已習慣,唯獨覺得不能忽略的是自己是客人的事實。舊交藍本篤平常可不是這樣溫柔,對她說話總是頤指氣使,好,今天換她展現不同的一面給小篤看!

「抱歉!抱歉!我現在才看到妳!」田百絃拉開咖啡館的拉門,突然又驚覺自己說話的聲音太大聲,抱歉的看著店員,店員好意的微笑讓她覺得應該可以在這間不限時的店再跟小篤聊到高興為止。

這家咖啡館是霞雲市中百絃跟剛下火車的小篤約好的會合點。

「妳說話太大聲了啦!」「過來啦!」小篤小聲但兇兇的招呼。
「東西先交出來再說!」田百絃站著不肯坐下。

兩個人都知道對方在開玩笑,一起同時玩了個響指。擠眉弄眼了一番百絃拉開小篤對面的椅子坐下。

「看過霞雲市的夕色了吧?」百絃先開口問,隨手翻了MENU。
「少了手環的襯托,妳的打扮真的跟以前不一樣感覺怪怪的。」小篤啜了口先到的時候早已點好的鮮奶茶。

「所以 Santom ……?」小篤探詢的想從百絃的臉上讀出什麼。
「Santom 很好,我相信他們也會一直這樣好。」百絃在口氣中壓抑著什麼,別過頭去,難得的又轉回來,視線落下來在小篤的手心。
「喝!幹嘛看著我的手,給妳一拳元氣彈!」小篤笑說,作勢把拳頭揍向百絃的肚子。
「元氣彈的遊戲太幼稚啦!我們藍本篤不是冰山美少女嗎?」百絃又露出笑容。

「我,妳,我們大概都很失望吧。可是霞雲市也是不錯的地方阿。我昨天大致欣賞了這個城市的夕色,比我們的故鄉都還美是真的,只是有種……不知道該怎麼說,有種太獨立的氣氛。」
「妳也這麼覺得嗎?」百絃認真的身體傾前看著小篤,隔壁桌的客人好像談到開心的事情,從旁傳來一陣歡笑。

「這也才是屬於這座城市的魅力吧,好像大家都有正經事要忙,大家的腳步都很快,談笑聲也恰到好處,所以暫時停留的我不免感到孤獨了。」百絃說出藏了很久的心中想法。
「所以我來了。」
「說什麼!如果不是我忘了拿照片集妳也不會過來。」
「如果不是 Santom 的巡迴時間延後,妳也不會孤獨,各種事情如果都要怪,會變得很麻煩。」小篤以姊姊的口吻對她總是放心不下的田百絃說教起來。

「欸藍本篤。」
「什麼?」

「妳覺得……我會不會總是在追求虛浮的東西?」百絃把剛剛點的美式咖啡拉靠近自己一點。
「我也一直在追求虛浮的東西,可是只要我周圍的人拉住我,我都會聽取他們的意見。」
「我對妳的意見就是謝謝妳。」田百絃最終還是這麼說。

「嗯。」藍本篤伸手把短髮塞到耳後,露出好看的耳朵,她覺得正是時候把照片集遞給百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