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鄭竣禧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熙和樂韻徐徐奏響,宛若潮水,將炎陽四溢。

晴恩從 Telegram 傳來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影片,這個傻妹竟然在警察防線前唱 “Sing Hallelujah”。影片中,她的瓜子臉白皙如鴿,雙瞳翦水。她的俏臉曾令我心動,也令少年教友著迷。可惜,雨傘運動後,這位女傳道失業至今……

我在哪裡?金鐘夏慤道!可別以為我在示威區,我在教會唱 “ Sing Hallelujah”。反《逃犯條例》 修訂罷工舉行前,堂主任便呼籲教友祈禱,求神阻止同運人士藉反修例宣揚同婚。家長們聽見同婚後,恍如扯線公仔,給扯進教會 —— 真受教!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曲終,燈光熄滅,禮堂裡的屏幕播放特首的受訪影片:「我有兩個兒子,如果我每次都遷就他們,他們長大後會怪責我縱容他們。現在,年輕人罵我賣港,我怎樣賣港?」說罷,特首低泣。

影片結束,堂主任領禱:「求主讓特首的母愛感動反叛青年,也求主改變他們的性傾向,阿們。」當他說「阿們」時,語帶嗚咽。台下婦女也為示威者嘆息。

「砰砰!」突然,窗外發出巨響,嚇得教友驚惶失措。我掀開窗簾,只見人潮中冒起一縷輕煙。不久,晴恩來電:「秀仁,明仔右眼中槍!」

「他為何被射傷?」我趁教友走近窗前,與晴恩通電。

「他只是喊口號,警察就射布袋彈和催淚彈!他血流滿臉,你過來陪伴他吧。」

「但我現正參加祈禱會。」

「他嚷著要見你;明仔是你一手湊大啊!」

聽著,不禁憶起四年前,晴恩力勸我探望明仔。當年,他因同性戀傾向被禁領聖餐,後來更因參與雨傘運動給逐出教會;晴恩亦因維護明仔而遭解僱。道別那夜,她站在教會門外哭訴:「明仔是你一手湊大啊!」

「你忘記耶穌教我們效法好撒馬利亞人嗎?忘記阿摩司先知教我們行公義、好憐憫嗎?忘記神學院老師教我們解放神學嗎?」晴恩在示威區聲淚俱下,把我從回憶帶回現實。

我當然記得《聖經》的教導,也知道解放神學強調改革不公義的社會制度。然而,在香港做傳道人,務必背熟《羅馬書》第十三章第一節:「政府的權柄,人人都應當服從。」

至於明仔,他不受教才被逐;耶穌不是說「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吧」嗎?我怎能關心教外人呢?

立時,我掛斷電話,然後站在台上說:「冷靜!剛才示威者用利器襲擊警察,但警方仁慈, 只射布袋彈。」

漸漸,教友從窗旁返回座位。我帶領祈禱,求神懲罰暴徒、醫治警察。最後,司琴彈奏:「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祈禱會結束,教友離開禮堂。堂主任拍了拍我肩膀:

「秀仁,剛才你很快就平復教友的情緒,真醒目!」

「過獎,我資歷尚淺,還要跟堂主任多多學習呢。」

「你這麼好學,一於參加『教牧國情研習訪京團』吧!」堂主任遞來訪京團單張,然後說 :「只要取得統戰部信任,就算《逃犯條例》修訂,我們也不會受宗教打壓。」

「我哪有資格見內地官員呢?」我皺眉道。

「你不跟統戰部打好關係,擔任局長、議員等信徒,怎會投票支持你升任牧師?」

聽見「牧師」,我張大眼睛,眉花眼笑。

堂主任離開後,我獨自從窗邊遠望。太陽下山,將白雲染得通紅。紅雲下,“Sing Hallelujah” 的歌聲消失了,槍聲砰砰再響。

我拉下窗簾,握著訪京團單張唱歌:「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