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邦C小調前奏曲

小害

欲說,夜幕彎身,
就從黑色的斷崖開始。

望遠遠的墳冢,擊在
花白的浪尖,世上
只蕭瑟一個深海。
而我,卻帶著太多念頭。

自遺失的言語,海水
輕輕推開,一個接一個遲緩。
我躺在麻木的定聲,
捫心按下,像雲鳥低鳴,
水裡錯置的殘影。

冰川,消融它黯然的生命。
漫漫隆冬,
我闔上眼簾隨雪皚踽行。
往下一段音節,降下。
了卻一些,
未詳的失誤。

原來,最遙遠的距離,
早已跨越我們,
一切淡化在最短的時間。

每道狹長的隔閡,有一對無形的手,
撥弄生與死。
延後的連音總不能抵抗,
我會把盪來的浪,噤頤
生硬的指頭。

俯沉,再沉降,
直至不得不相信讖言,
直至不得不翦破反覆的音階。
墓園的行列:停頓。
我,以輕薄的力度,
無語。

4 則留言

    1. 噤頤是指「微動其頰」,也暗示竊竊私語,細語的意思。感覺上是一種不可發而發的隱晦聲音,於是我就用來形容我彈奏時那種拙劣的輕聲,對應著低鳴和踽行這些詞彙。如果你有興趣,可以找這樂曲一聽:Frédéric Chopin – Prelude in C Minor (op. 28, no. 20), “Funeral March”。謝謝讀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