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水花

雪里

考量到「指尖水花」這家裁縫店期間限定的優惠,玄佐跟墜名迫不及待在首先開始優惠的星期五,就約好一起在工作結束後過去。

星期五上午時分,玄佐的心情就有些浮動。他在中午時分用餐的休息時間,反常地提前繼續做著下午的工作。暱稱叫做韌子的工作夥伴,端起飯盒,走到默默一個人用餐的玄佐旁說些話。韌子看了他的臉,側擺了擺頭,「玄佐,我沒聽說你下午要休假啊。」

「有考慮要休假一個小時或者兩個小時,但是內心還在掙扎應該要撐到今天工作時數完全結束,被你看出來了啊?」玄佐咬掉雞蛋糕的頭,盯著內餡看,「韌子,我都在工作了,還帶著小時候遠足前一天的心情處事,感覺有點不夠成熟呢。」

韌子告訴他,「怎麼就不說你都在工作了,還有事情可以讓你懷有這種小孩子的期待心情,是很不錯的?」

「活著不容易,你想這麼說對嗎?但是如果我從該做的工作上溜走,指尖水花的裁縫師們也當然有可能這麼對待他們的工作,我跟墜名不會願意看到這種狀況。是……這樣吧。」

韌子聳了聳肩,「但是我如果願意當你的代理人,裁縫師們之間當然也可以互相代理,你怎麼就沒有想到這一點。」

玄佐聽了默默地再把雞蛋糕的紙袋撕開,韌子看他不多說話,也大概明白他還在考慮。「這人要沉默時跟女朋友真像。相似的人總會湊在一起。」他作這樣想,抱著耐心走開了。

玄佐帶著被關心的心裡好感陸續進行下午的工作,心情上還是有些雀躍浮躁,但不知怎麼,因為韌子對他說了那些話,他反而可以如往常般沉穩進行例行步驟。因為韌子對他說的話,他反而可以客觀的從第三人的角度看著自己,玄佐發現有時候把願望說出口,心裡會踏實一些,韌子沒有多搭理他,玄佐工作到夕陽時分。

「結果沒有休假。」

「嗯,沒有休假呢。」

玄佐跟韌子碰了杯果汁,兩個人很開心地喝下平常一天份的小獎賞。韌子告訴玄佐,指尖水花的裁縫師有些遠從大湖泊的另一側而來,玄佐耐心的聽,他對於要跟墜名會合也很期待,韌子感覺也帶著好意關注這件事。

「韌子,今天是星期五。」

「是啊。再見面就要等到兩天後了。」

玄佐抱著對於工作夥伴的感激,坐在平台上跟他一起看著夕陽。「我該離開了。」一方這麼說。

玄佐在墜名工作的地方看見她依然在崗位上時,還是禁不住嘴角的微笑。墜名難得今天戴著眼鏡。她稍微比玄佐矮一點,當她走到玄佐跟前,把眼鏡脫下,甩了甩那頭短髮時,玄佐就看著那樣的她。墜名因為他的到來,而感覺心裡更加踏實,也更加滿懷期待,只是表現出來依然是非常幹練的樣子。她說,「等我一下,我換回工作結束後應該穿的鞋子。」單腳站立著,以指尖脫掉鞋子後跟時,她扶著玄佐。玄佐感到非常開心。

墜名挽著玄佐,兩個人大步走在街上,燈火讓氣氛很不錯,一個說,「指尖水花的裁縫師是一流的。」另一個回,「我們賺的錢也是一流的。」兩個人相視,都大笑出聲。太難得兩個人可以這麼開心的笑了。平常兩個人因為工作,都有辛苦的地方,花錢這件事情,可以讓兩個人都一起有機會當選擇者、任性者,某些時候無法待在一起,但是選擇跟任性的時候可以一起,帶著快樂一起看對方穿新的衣飾,兩個人心裡明白對方會穿著赴任職責,但星期一,距離現在的他們還非常非常遙遠。

考量到「指尖水花」這家裁縫店期間限定的優惠,玄佐跟墜名迫不及待在首先開始優惠的星期五,就約好一起在工作結束後過去。

星期五上午時分,玄佐的心情就有些浮動。他在中午時分用餐的休息時間,反常地提前繼續做著下午的工作。暱稱叫做韌子的工作夥伴,端起飯盒,走到默默一個人用餐的玄佐旁說些話。韌子看了他的臉,側擺了擺頭,「玄佐,我沒聽說你下午要休假啊。」

「有考慮要休假一個小時或者兩個小時,但是內心還在掙扎應該要撐到今天工作時數完全結束,被你看出來了啊?」玄佐咬掉雞蛋糕的頭,盯著內餡看,「韌子,我都在工作了,還帶著小時候遠足前一天的心情處事,感覺有點不夠成熟呢。」

韌子告訴他,「怎麼就不說你都在工作了,還有事情可以讓你懷有這種小孩子的期待心情,是很不錯的?」

「活著不容易,你想這麼說對嗎?但是如果我從該做的工作上溜走,指尖水花的裁縫師們也當然有可能這麼對待他們的工作,我跟墜名不會願意看到這種狀況。是……這樣吧。」

韌子聳了聳肩,「但是我如果願意當你的代理人,裁縫師們之間當然也可以互相代理,你怎麼就沒有想到這一點。」

玄佐聽了默默地再把雞蛋糕的紙袋撕開,韌子看他不多說話,也大概明白他還在考慮。「這人要沉默時跟女朋友真像。相似的人總會湊在一起。」他作這樣想,抱著耐心走開了。

玄佐帶著被關心的心裡好感陸續進行下午的工作,心情上還是有些雀躍浮躁,但不知怎麼,因為韌子對他說了那些話,他反而可以如往常般沉穩進行例行步驟。因為韌子對他說的話,他反而可以客觀的從第三人的角度看著自己,玄佐發現有時候把願望說出口,心裡會踏實一些,韌子沒有多搭理他,玄佐工作到夕陽時分。

「結果沒有休假。」

「嗯,沒有休假呢。」

玄佐跟韌子碰了杯果汁,兩個人很開心地喝下平常一天份的小獎賞。韌子告訴玄佐,指尖水花的裁縫師有些遠從大湖泊的另一側而來,玄佐耐心的聽,他對於要跟墜名會合也很期待,韌子感覺也帶著好意關注這件事。

「韌子,今天是星期五。」

「是啊。再見面就要等到兩天後了。」

玄佐抱著對於工作夥伴的感激,坐在平台上跟他一起看著夕陽。「我該離開了。」一方這麼說。

玄佐在墜名工作的地方看見她依然在崗位上時,還是禁不住嘴角的微笑。墜名難得今天戴著眼鏡。她稍微比玄佐矮一點,當她走到玄佐跟前,把眼鏡脫下,甩了甩那頭短髮時,玄佐就看著那樣的她。墜名因為他的到來,而感覺心裡更加踏實,也更加滿懷期待,只是表現出來依然是非常幹練的樣子。她說,「等我一下,我換回工作結束後應該穿的鞋子。」單腳站立著,以指尖脫掉鞋子後跟時,她扶著玄佐。玄佐感到非常開心。

墜名挽著玄佐,兩個人大步走在街上,燈火讓氣氛很不錯,一個說,「指尖水花的裁縫師是一流的。」另一個回,「我們賺的錢也是一流的。」兩個人相視,都大笑出聲。太難得兩個人可以這麼開心的笑了。平常兩個人因為工作,都有辛苦的地方,花錢這件事情,可以讓兩個人都一起有機會當選擇者、任性者,某些時候無法待在一起,但是選擇跟任性的時候可以一起,帶著快樂一起看對方穿新的衣飾,兩個人心裡明白對方會穿著赴任職責,但星期一,距離現在的他們還非常非常遙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