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ris 之美好

雪里

藍本篤:「我帶來了草莓奶酪!」
田百絃:「哦,小篤妳以為區區草莓奶酪就可以滿足我的胃嗎?!」
藍本篤:「田百絃妳不要太囂張。」
瑞雪:「我來沖咖啡……。」
沈盟:「啊啊啊,瑞雪妳拿去墊咖啡壺的紙是我的答案卷!」
程玄佐:「傷腦筋欸沈盟,咖啡不是好東西嗎?這種時候就需要你的考卷來襯托住了。」

五個人配著咖啡,把草莓奶酪吃了個乾淨,坐在各自的位置上,看著斜射在課桌椅上的光束中照著的灰塵,還有桌上白瓷瓶裡的藍紫色乾燥花。

高遠的,超越的,專注的,即將消逝的,始終都是活潑的時光。

專屬品嚐的時光已逝,五個人坐在教室裡散落的位置上,各自讀著自己帶來的書。沈盟用藍芽喇叭放自己手機裡的歌,Itris 的〈毅力不可以輸給蓓蕾〉。五個人就是靜靜的看著小說,偶爾有人用筆電記錄下一些特別喜歡的段落,瑞雪自己有帶橙片茶,杯子就口喝了幾口。只有玄佐看的不是小說,是關於釀酒尋訪的遊記。

所以其間或有咖搭咖搭的敲鍵盤聲、也有翻書聲、教室外接近操場,常常可以聽見其他學生在進行球類活動或者田徑活動的喊喝聲。百絃讀累了會站起來伸展一下,她這就跑到瑞雪的位置那邊,看看她讀到哪裡了。

「沈盟,If only I were a young.」「Only if this you’ll never lose your faith.」沈盟十分有默契地接著在玄佐之後說。

「抱歉,是 Itris 的歌詞,文法並不正確,不過玄佐跟我滿習慣這樣一拋一答的。」沈盟說。

「If only I betrayed you.」 「Thus winter would give itself an end.」「踢躂踢躂,果實集齊了。」三個女生跟著各自唱出喜歡的歌詞。

「淨是些古怪的句子呢,Itris。」瑞雪笑著說。
「小篤妳不是滿喜歡這種莫名其妙,文法全盤皆錯,卻很有個人風格的那種感覺嗎。」百絃代替小篤跟成員們說出她的喜好傾向。小篤偏著頭睨了她一眼說,「從妳這個呆瓜口中說出來怎麼顯得我更呆瓜!」然後一把抱住百絃窩在她的外套裡,說,「是這樣沒錯,學長們。」耳朵紅了。

「剛剛我們五個也正在看書吧,我很久以前有從一本喜歡的作者寫的書中讀到:語言是橫跨時空的,是具實驗性而不死的。」程玄佐說。沈盟接著說,「對這個你說過,語言應該是沒有限制,純粹的誤解使用是另一回事,但若是想把語言拆成拼圖,不同鄰近片的拼圖即便並不相合,依然可以被挑選出來擺在一起形成另一片景色。」

「是這樣。」玄佐作結。

「然而在某些人的眼中可能容不下。」瑞雪說。
「瑞雪!我最愛妳了,妳不要對小篤這麼嚴格!」嚴格來說,小篤跟瑞雪之間,百絃還是會選擇小篤。

瑞雪噗哧笑了出來,「別在意別在意!並不是我!但是小篤對這種人並不陌生。」
小篤彷彿貓咪一般探出身子來說,「高明跟不高明,都在路途上,但是有些人總是會斜視正走在前往高明路上的不高明。」

「If only I were a young.」沈盟開口說,這次換玄佐接後段:「Only if this you’ll never lose your faith.」

別失去信心。Itris 的音樂段落梳理的浮浮柔柔。曲子即是這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