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雪里

「怎麼了?一個人在這邊發呆?」沈盟找到程玄佐,他躲在圖書館的樓梯間,晚自習的休息時間快要結束了,大家都吃飽了晚餐,各自準備好拿出練習閱讀程度的本子上晚上的英文課。

晚上的校園,好安靜。彷彿連哼著不成曲調的樂音,都覺詭異而不平常。圖書館有黑暗的死角,別棟教學大樓也只有一樓的燈光亮著,其他角落陰暗而像是不斷地在吸取黑暗、吸取生氣。

「沈盟你很吵。」玄佐鬧著脾氣想要不理會他,但是他自己也知道差不多該回到教室上課了。他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瞥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一眼,沈盟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嘴唇抿成一直線。

「待會可能會下雨,如果你一直在教室棟大樓跟圖書館大樓之間來回,應該連就算帶著傘也會很麻煩。」沈盟直指事實。
玄佐回答道,「沒差阿,反正等下就要結束回家了。」雖然自己心情不太好,但是沈盟還是過來關心他,也沒有被他挑釁走。他的心裡還是暖的。

兩個人在冷風颳起的夜裡走回班級教室。

「你到底是因為什麼不高興?」「不告訴你。」
「如果是因為化學考試,告訴你,那個我們班沒有幾個人及格。」「哦。」
「如果是進場排演有糾紛,我覺得以你的能力可以解決。」「真的嗎?」

「你……雖然這樣子冷淡,但我還是覺得你是可以把很多事情都處理得很好的人。」沈盟在夜晚的烏雲下站定看著玄佐。「你要多相信你自己。」

「我還沒說是因為什麼事難過呢。」換程玄佐站定,笑看沈盟。
「有個陌生女一年級給我的情書,我還沒看就被我搞丟了。你覺得這個可以輕鬆解決?」程玄佐因為感受到沈盟的心意,而把事實、不可能輕易由沈盟個人的解決,或者自己努力的付出就可以有結果──的現實難題直說了。

「我很糟糕吧!」程玄佐又蹲了下來,神情自責的看著什麼都沒有的黑色柏油路地上。

沈盟輕輕用腳背踢了他一下,「你真的很糟糕耶!」
玄佐愣住,抬頭看向沈盟,他以為沈盟要不是走情感認同、就是走提出方法。「在這種時候,就是應該明白自己真的很該死阿,下次才有可能更加小心,更加溫柔阿,你看什麼看?」沈盟冷冷地說。

「嗯,有你罵我太好了……!」程玄佐鬆了一口氣。但是事實還是不會改變。
「事情有各種方法可以解決,有分成必須自己一人來、或者委託別人幫忙。程玄佐你不喜歡跟別人求幫助吧,所以才沒有告訴我。」沈盟說。

「雖然看似沒有把我當朋友,但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你想自己解決的負責態度。雖然你很消沉,但也要顧慮到朋友的心情啊。」沈盟再幽幽的說。

月亮出來了。

雖然烏雲剛剛擋著月亮,不過月亮溫柔的亮光並不會總是被遮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