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

雪里

因為有自由的時候,有離開的時候,歸回才會成為一種意義。墜名態度冰冷的往街區遊民的碗裡投下糖果。

她雖然很喜歡玄佐的溫厚,不過也很喜歡玄佐的理解,自己是個依賴個人空間的人,時常有些時候必須遠離身邊的人獨處,玄佐對她的喜愛她很了解,所以更感謝玄佐不捨離開她,卻依然任她離開他,片刻。

本來糖果是想買給玄佐的,聽說今天是個這個關口特別在意與經營的節日──Halloween,墜名離開旅館在街區走著時,也按耐不住自己好奇排隊之人對事物的踴躍。包裝繁複的糖果,簡約樸素的糖果,花俏的糖果,神秘的糖果,終於輪到墜名可以挑選之時,她考慮了玄佐會喜歡哪種,最後還是決定買兩種。一種是可以給遊民的,另一種是要給玄佐的巧克力。

圓圓的糖果,薄薄的糖果紙,應該很好拆開,應該很甜,應該不錯。「哼,我才不是要給你們,是玄佐會想要給你們。」墜名倔強的想著,連著玄佐的份一起考慮,因為玄佐也總是考慮她。

態度冷漠,但不過分高傲,僅僅只是表情冷淡的往他人的碗裡丟下幾顆糖果……。

「謝謝妳,我的碗居然成為糖果的歸處了!」古怪的話語入了墜名的耳,她有些楞住,但立刻回道,「希望您有天也能找到歸處。」

說完這句話,她自己才真心感到在這個片刻幫助到別人,有些難為情的走到下一條大街了。
那麼,她的巧克力的歸處就算是玄佐的口,她的歸處,就算是玄佐的心海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