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前的翳焗

曾倍歡

暉穿不透灰濛濛的幔
逼——    壓——
溪邊土裂成萬絲
牽扯住脈搏
熱氣纏上白煙 裹著毛孔
要是放羽毛於半空
只會是飄飄揚揚
停留 裊裊
踱步
一甲子才到地

我就是等啊盼啊
唇乾齒燥
心頭那一股悶抽出來
也比不上暖溪中的魚可憐
活生生泡了個熱水澡
站著不是 坐著不是

隆——
妳終於掀開幔來了
也不枉我拿著傘的
等妳 在窒息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