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

鄭偉謙


很強韌
正在簌簌奔潟
於延展的土瓜灣道
這是個嚴寒的凌晨
唯一的月亮
咬掉
小孩的耳朵
各種苦澀的雨水
沖刷了人的腦海
再釀造新酒
隱約看見那夜婆
如常推著大小不一
才剛清醒的
紙盒子
陡峭舊廈的紅漆
隨著影子剝落
敲鑿那兜兜轉轉的巴士
它揚起了一扉
白色裙擺
和薄荷糖一樣清甜
像我們
用堆疊的煤氣鼓
教導我們怎樣安康
然後告訴
明天才會出現的希望
剩下幾小時的焦燥難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