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米奶奶

雪里

蕾米奶奶真正的名字應該不是蕾米,百絃這樣猜。

百絃花了很多時間在霞雲市的小旅館社交圈。她想多認識這個城市、這裡的人,那天的彩霞染上她的臉龐,她不會忘記夕日隱沒之後這個城市是如何使她心中滿懷希望,Santom選中的城市,而蕾米奶奶也是她選中的人。

蕾米奶奶可能有 80 歲了喔,可是她跟小旅館的客人聊天的時候,聲音依然精神、而且判斷力相當精準,唯一百絃感到不解的一點就是她對著什麼都喊蕾米,或者雷米。

「蕾米,這裡是非常乾淨的地方,你找不到老鼠的啦!」坐在旅館的交誼廳的奶奶說。
「奶奶,那隻貓咪真正的名字叫做胖橘才對!」田百絃雖然剛到這個城市,可是一下子就記住許多她感興趣的小情報。
「蕾米妳怎麼知道?」聽見蕾米奶奶把自己叫錯成蕾米,百絃感到有點感傷,奶奶應該是年紀大了,心裡有點生病了。

不過這個想法卻又與奶奶其它的狀況矛盾。

「蕾米」奶奶總是坐在交誼廳的那張軟沙發上,跟來往的陌生或者熟悉的房客聊天,除了「蕾米」的稱呼,她懂得聆聽,喜歡微笑,有時說起悄悄話也很有老者獨有的情調。

「蕾米,今天旅館的早餐醬瓜太酸……稀飯得裝多一點喔!」
「如果你明天要 check out,出旅館前身上得帶把傘,親愛的蕾米。」說著這句話的蕾米奶奶居然摻雜英文呢!

也許是百絃聽見這句話的訝異表現在神情上,蕾米奶奶對她說,「小蕾米,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學過英文喔。」
百絃覺得蕾米奶奶很聰明,當年她的英文一定學的很好。

蕾米奶奶有一次指揮著旅館的廚娘們料理,結果非常成功。她做起針線活,幫百絃縫補衣裳,紮實的線結不輸女工。她跟百絃說雖然蕾米很可愛,可是貓咪很難照顧。「蕾米的」、「都是蕾米」、「蕾米最棒了」,什麼的。

「蕾米奶奶,妳覺得喜歡一個人,可以是非常膚淺的嗎?」
「妳指的非常膚淺是什麼呢?」

「好比說,像是電影冰雪奇緣的安娜那樣,胡亂的就喜歡上第一次見面的人阿,而且她還要跟那個人結婚耶,這樣是不是笨死了?」百絃雖然這麼說,不過她期待的卻是跟自己的言論相反的答案。
「蕾米,我也只不過是不想忘記。」蕾米奶奶這樣回答。

「不想忘記電影的劇情嗎!」百絃以為奶奶認同了她說的,從蕾米奶奶對面的沙發一逕站起身來期待的看著她。
「親愛的蕾米,妳坐下來吧,現在我要說的,是另一個親愛的蕾/雷米的故事。」

────那個時候她偷偷的自學英文。名為雷米的他教會了她很多英文,也教會了她很多事。很久以前他曾經借給她一本英文小說,指出他最喜歡的段落,不過在那之後……他們雖然相愛了,卻也不得不分開了。而那本小說,Wuthering Heights────

「我看過 Wuthering Heights。」百絃完全忘記自己的問題,她現在想的都是蕾米奶奶的過去,她想知道得更多。
「Heathcliff 最後談到 Catherine 的段落,還記得嗎?」
「不記得了。」
「那我們一起讀吧,蕾米。」聽見蕾米奶奶又一次的叫她蕾米,百絃感到有點不對,從來聽起來,這都不是屬於自己的名字,關於名字可以有太多記憶,明明是關於奶奶的他的。

「我房間有一本 Wuthering Heights,不過被翻得很破爛了。」蕾米奶奶不好意思的笑笑,「妳用妳的手機搜尋吧!我閉著眼睛也能背出那些段落。」

「Everything reminds me of her. I look down at the floor and I see her face. It’s there in every stone, every cloud, every tree, everywhere, everywhere! Everything tells me that once she lived and that I lost her. I lost her!」蕾米奶奶的發音並不無懈可擊,可以聽出並不是真的向西方英語系國家的人學習過的口音,可是百絃聽得出那個字 lost,裡面包含太多情感。

百絃想著,到底是他失去奶奶,還是奶奶失去他呢?這個段落,是 Heathcliff 對 Catherine 最後最後、反過來說也絕對不會再有最後,的渴求。

「什麼都讓我想到雷米,我只是想一直記得他,縱使我失去了他,我也依然一直看見他。所以我使終在呼喚他的名姓。我是不是笨死了,百絃?」

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一次「百絃」的呼喚,使她發現奶奶始終都是明白的。自己對於田桑(さん)的情感跟奶奶對那位雷米比起來,根本真的差得遠。

就這麼讓它 lost 吧,百絃想。

p.s. Wuthering Heights 即《咆哮山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