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雪里

從來沒見過的景色,自天空那頭落下細細的雪,雪潤無聲,多數的聲音則是出自人們,「哇!」、「真的下雪了!」,諸如此類的。

小篤一頭的少女短髮,染成白金色,雪落在她的髮絲上好像奶酪上的水光澤,細雪融化了,小篤並不很在意頭髮。她順了順髮絲,手腕相當好看,那動作在騎腳踏車經過的老先生看來是十分中性的,目光自然的吸引。老先生說了聲,「快回家!別著涼囉!」

「鈴──!」錯開而過的腳踏車,鈴聲相當清脆,小篤對老先生點了點頭,白雪緩緩的堆積在屋簷上,跟腳邊的小路旁草葉上。

「融化了。」這三個字使小篤相當生氣。絃在她理想的那個去處把小篤送她的雪白色串珠石手環弄丟了,她半開玩笑的說詞並沒有能使小篤寬容,因為絃的態度並不認真。

田百絃令人擔心,她太輕易的相信人,個性也輕浮不如自己穩重。即使這樣小篤仍然試著想像著大陸的現況,霞雲市會有的城市獨有雪景,絃她應該,把真正的雪看的比自己送她的雪珠石手環來的重要吧。

小篤還是很生氣,她用力轉開鄉下屋子常配有的古典門把,走進自家,空氣的轉換使她的鼻子有點不太適應,打了個噴嚏。「什麼噴嚏,絃她也不可能在這種時候想我。」剛剛起了這個念頭,手機就收到百絃傳來的照片,「都融化了,就在我的手上。」

絃傳來簡單捏好的雪球照,小小的,一小顆一小顆,排列成一個環狀。「是想模仿雪珠石手環吧。」小篤盯著照片看好久。

絃有想到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