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逝

煜軒

此人之名
還有幾許殘活?
又或是這自身孤絕
左手扼住他人心裡的我
右手勒著我認為別人心中是如何的自己
低眼感受雙手咽喉氣息漸失
而頸上繩索
是這名字與世間最後聯繫
佇立久盼
仍不願未見平安幸福就踏出
生死只一步,長長兩相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