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

雪里

「青訣哥,很難受的話說出來吧,不要一個人逞強,你還有我跟姊姊不是嗎?」
青訣苦笑了一下,雖然胸中疼痛,可是頭腦還清楚,他很明白姊姊現在不在這裡了。

時間近晚,青訣跟妹妹莉藏正在玫瑰花園中走著,這是姊姊生前最喜歡的地方,雖然離他們家很遠很遠,可是每逢姊姊的忌日他們總會來走上一遭。一想起姊姊,青訣就感覺胸中一熱,眼眶溫暖。雖然妹妹做的很好,但是妹妹是不能取代姊姊的,甚至妹妹要是取代了姊姊,失去的妹妹位置也沒有人可以來替補了,這是不對的,青訣想。

青訣與其說是哥哥,不如說是莉藏的朋友。他不會擺出哥哥架子,不照顧妹妹也不引導妹妹,因為他在心裡,一直覺得莉藏需要的是姊姊,而不是哥哥。姊姊離開,他無法理所當然的承擔起哥哥的角色。隨著姊姊逝去,青訣的效能,精神上的效能,有部分也失落了。

「青訣哥。」
「什麼事?」

「我還記得姊姊很討厭玫瑰的刺。」莉藏輕輕說,踢開一塊石頭。
「嗯,她說女孩子不一定要張牙舞爪,玫瑰沒有刺會比較溫柔。」
「哥覺得我是溫柔的人嗎?」
「怎麼突然這麼問?溫柔的人嗎?」青訣想了一下,沒有正面回答,「莉藏妳是有喜歡的人了嗎?」
莉藏沒有說話,只是又踢開一塊石頭。「姊姊……」莉藏一抬頭,看向遠方的晚霞,禁不住的思念。
青訣覺得自己不夠格當莉藏的哥哥,可是古怪的是他突然想到如果是自己喜歡上女孩子,以他的個性是不會跟家人說的,所以莉藏這麼問,是重視自己的意見,這樣子就可以了,他能夠幫上她嗎?

「哥,我有喜歡的人了。」
從玫瑰花園回到平常的生活,有天莉藏跟青訣一起在書房看書的時候,這麼說。
說完這句話,莉藏嘻嘻笑了一下,「嘿嘿,哥有喜歡的人嗎?咦,我是不是正在欺負哥啊?」
青訣無法不喜歡莉藏輕鬆開朗的個性,可是他知道有時候妹妹笑著說什麼的時候,心裡是非常不安的。

「怎麼?知道來問哥啦?」青訣也回以笑容,把寂寞藏起來。
莉藏把書擱到旁邊,站起身來。
「姊姊她……比不上哥哥了解男生。」莉藏突然的一句話,青訣卻無法、無法再聽下去。
「姊姊她……姊姊她已經去到遙不可及的地方了。所以哥,幫幫我。」莉藏雖然一字一句清楚的說,青訣卻感到十分痛苦。原來是因為這樣,所以莉藏才來找自己的,因為姊姊不見了、消失了,他才能代替她,從今以後,能夠幫助莉藏的不可能是姊姊了,而是自己,他卻忍不住感到寂寞。

「好啊!」出乎青訣意料,自己把寂寞隱藏的很好,他跟著站起身來,雖然胸中的疼痛叫他示弱,可是他畢竟是哥哥。

就由他來,就由他來當妹妹的刺,保護她。

對不起呀姊姊,可是這一次,我不能再把玫瑰讓給妳了。

p.s.莉藏(ㄘㄤ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