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船夫的對答

楊冰峰

船夫問要不要上船,
繩索已解,
竹篙抵着碼頭的岩石,
船上的離人,
或怨或恨,
在一片沸水之上。

我回首身後一路的空寂,
無止無盡。
沙塵不滾,
比風化的石頭沉靜。
從海上奔來的,
是如風的撒花仙女。

狹窄的船能容納我嗎?
船夫傲然回答:
不就六尺身軀。
現在逆風何時到達?
他揚一揚長篙:
一篙距離。

2018年2月1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