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

山鬼

遊魂穿越瞳孔飛越囟谷駕電驂光閃越
東海,叩神都天門。朝朝陽之鄉,
河央,蒼鷺劃破東河。銜魚
呼嘯過耳,削水成肩,鎖
柳指梢骨───

      挑弦月出水如眉。翩然,淡照
都鳥朱唇。自中土山門歸來,赤足
步履冰,淡巳輕彈薄冰碎。
巳,萬籟未止。赤鏈自柳梢降落
柳腰,婉蠕蠕,濡其首,守漣漪
流轉。野鳧聚凝紛驚躍,隨芍藥
碰擊的笑聲蕩漾朝雲。

河水為榫,河道為卯。
卯,其中有眼。東河之狸
跳脱慢步,繞河濱如野兔
踏青,芳華鬱鬱。潮漲,
魚子翠藻湧入,灌充河卯。

日掛中天,川波翻伏,玲瓏
浮凸如雪山峰。光暈抱巔動搖,日照
溶而崩,過谷滑坡
傾而瀉,激光玄目,川水迷曚,化野駿
奔騰嘶叫 ; 拖鬢鬃
晃晃耀眼,昏惑眾生。

6點12點12點6點……
噫!12點!氾濫的潮水
潮水的標記:藍銀、爍白、
藻綠、猩紅──形體的記號
透明的限度。透明。不透明。
閉目而視吧。山椒魚閉合雙目
細閱指爪蹼綠藻貝殼的聲音
冥冥蒙蒙,東川之籟。睜開你的眼睛。
唉,別!我要沿辛澀的香氣鑽入椒房
在幽邃中。瞧,旋律開始了。
你聽見嗎?潮水的火焰燒燬神都天門
按被貶的牡丹綻蕾的節奏
流動。不,飛奔。
睜開眼睛吧。現在!

夕照川水成篝火,摻水
顰焰艷,是香魚溯游惹的禍?
火離水合,丹照香魚通彤,穿龍門
明迅暗,躍水出,入,水淺如塵
靡靡,掀出瓣瓣紅蓮灼灼。

嫩蕊延頸秀項,招誘
不黯水性的岸游人,映遊
如水星羞幽;等間悠游
如友禪放流,眄睞的眼睛
靜旋發光。

于是擊空明,倚暮鴉
和而歌,歌曰:

「遠望兮離火麗,近察兮坎水媚。
淏光鱗鱗兮皓齒,焰暈恍恍兮豔唇。
柔兮銳兮,綽約而鋒芒。
聽素女之鼓瑟兮,觀宓妃之弦琴。
東川巫兮顧雲國,洛水神兮盼鄄邑。」

于是託遊魂於波光
幽薇,燒醉櫻花蕭蕭
暮雨盡歛的東川,荏苒
翻騰的火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