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poem series 01-04

秀實

[囚]

成了罪犯我蜷曲於牢籠內的牆角
陽光下有雪白的鷗子飛越瞭望塔有腳步聲如黃昏的驟雨

牆外是更迭了的王朝,而妃子與讒臣仍在貪嗔癡
世界還原為一場大火,城市的夜色猛烈地焚燃著
我只能在無垠的漆黯裏抖動著微弱的慾念

囚裏沒有光陰,絕對的寂寥與沉濁的呼息聲
是簡單的話語如溫柔的水流過一個蜷曲的身軀

( just poem series 01 )

[等待]

難以相互的溝通因為言語的歧義與多義
還有語氣的變改和嘴角上那偷偷的訕笑
軀體相擁時妳交疊在胸前的雙臂
是一種原始的儀式,讓野火不蔓延

窗外狂熱的夜色漸冷,或會有一場雨
但整個世界與我們無關我撫摸著
妳仍然蜷曲著身體如躲藏在漆黑的子宮內
天明時分,我將看到真正的妳在誕生

那時妳會說:生命在你,你想要便要
而我因為過多的擔憂把晨光引進
我要保持最安全的秩序讓妳出門去
等待也是一種歲月,不欺騙真實

( just poem series 02 )

[背]

背著的是蒼老歲月,妳無須面對
仍光滑如絲的背面是那動人的
胸肋和脊骨。粘連著呼息與背叛
撫摸著那波瀾背負黑暗氾濫

前方是反復咀嚼著的慾望
我不想描述,那有我收藏的記憶
和果實。所有柔軟的話語不能滿足妳
我感到妳背後隱隱的顫動和渴求

背光中,擁著白色的眷戀和慵懶
赤裸大地在等待秋分的祭祀
替妳繫上項鏈、扣好背鈕
在看不到的背景中有一個人
不用言語,用雙手呼喊著妳

( just poem series 03 )

[我想豢養一頭小豬]

屋前隔著一道小溪,對岸是城池的朱雀門
高聳的城牆內是一個天朝大國,但與我無關
為了理想,推辭厚重的官銜和俸祿
流放到這裏來,搭建小屋。小溪彎曲處
建一座筒車,聽旱季時咚咚的水聲
雨天時沙沙潺潺,窗外天昏地暗
城內那些賑災的官媒與貪婪的官函
料想都給毀滅在洪水之中

我想豢養一頭小猪,優雅的品種
開始時牠不胖,喜歡整潔,並在房內
東跑西跳作出煩擾的聲音和動作
我不忍責罵牠,我疼牠給牠無數的吻
或許牠是共產黨員,或許不是
我餵飼牠以最好的時光,牠會逐漸長胖
我把那柄鋒利的廚刀埋藏在屋後
然後在昏暗的燈下撫摸著我這畢生的事功

( just poem series 04 )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