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關係

哲一

《朋友》

有沒有察覺
縱情游弋的時日久了,
不解的大海
如常不解。離群放眼
誤讀成孤僻,
連可能觸及的漣漪
漸漸稀釋,也不帶音信。

想過回眸,甚至想過涉足
捕撈趕不及的倒影。
一切已成涇渭,
努力填補的水聲滿了,
終歸寥落。潮汐依舊
而渡船,向來不止一艘。

不復熱情,更不匹配
自比不憂心機的雛鳥。
青春,本無關過期,
是恐怕追逐的浪花,總成凛冽;
況且今天捨棄的,
不日,還須帶走多些。

寧願仰臉不再啟齒;
偶然,會用哽咽
代替慷慨,代替吶喊。
一樣打聽所有訛傳和寄望,
渺茫的,儘管回歸浩瀚;
一樣深信彼此的印象
並非空洞,是留白 ……

《仇敵》

闔眼默禱,
一雙手,方勉強攤開。
極力丈量、撫平的聲浪,
猶自無理迸射。

如是擺脫不得更易,
一張可以濕透風乾的面目;
如是拳盡握碎、齒不復切;
如是者,沉著
立成傲骨瓦解的頌辭。

循環,風雨裡
最單薄的依據。
不疑光明降臨的厚望,
似傘,不宜貿然高舉。

選擇了低頭,在諂諛攻訐、
難以慎獨的氣候,點滴
通常銳若芒刺。
一切祈求包容業已無用,
便不忘假摔、裝死,
齷齪般靜待所謂機緣,
火與水、此與彼,
一概蒸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