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找不到(上)

小害

天,依舊亮起來。

把捲閘推上去,老闆娘又為餐廳新的一日籌謀。一輛單車踉踉蹌蹌撲到店外的欄杆上,然後奪門似的,一個全身黑衣的男人跑了進來。老闆娘小心翼翼把拭淨的餐碟放回廚櫃,轉身向男人問道:

「找到了嗎?」
「找到了,但不是全部。」

男人帶著一半透明的身體,緩緩走向一個靠牆稍暗的卡座。

事緣是這樣。沒有人清楚這個男人的底細,有關他的工作、住址、愛好、朋友圈子等等,老闆娘只知道他是餐廳的熟客,每日獨自吃過早餐之後,點一杯薰衣草咖啡,邊喝邊刷著他帶來的平板電腦,直至午飯前便會離開。日復如是,沒有什麼不同。事實上,來光顧的大部分都是熟客,因為鄰近商業區,不少是附近工作的白領。但他們總是匆匆忙忙,不像他那麼悠閒。不過,亦因為這份悠閒而顯得他有點別樹一幟,與周遭的客人格格不入。所以,很少客人跟他搭訕和打招呼。

發生當日如平常一樣,他坐在靠牆的卡座。過了早上繁忙時段,很快便是魚貫的午膳時間,客人一個接一個。但破例地,他並未有依時離開,只是尷尷尬尬要多一份精選午餐,再添一杯咖啡。午市和下午茶時間也瞬間過去,按規定,餐廳有兩個小時休業,準備晚市之餘員工也可休息一下。但老闆娘見他紋風不動,於是走上前,主動請他離開。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要預備晚市了,你可否先買單,兩個小時後再來幫襯?」
「對不起,我不見了一些東西。」他有點茫然的說。
「是什麼東西呢?我們可替你找找。」
「我的半身。」壓得很低聲音。他以目光暗示老闆娘往餐檯下望。

由腳及腰,通通都不見了,男人彷彿只穿著一件襯衫懸浮在椅上。老闆娘勉強從驚懼中嚥下喉嚨將要發出的尖叫聲,然後深呼吸,單手按住起伏的胸脯,故作鎮定地回到員工們身旁,詐稱今天忽然有些要事,需要提早打烊。

員工逐一散去,餐廳剩下她們兩人。

「何時不見了?」
「我沒有頭緒,應該是我上網時不見的。不過,我想強調,它沒有消失,充其量也只是遺失,甚至短暫變了透明,因為我的上半身仍感到它存在。我如何解釋妳聽,妳可能亦不能完全明白兩者維持著的那一份感應,譬如有一天妳腳下的影子不見了,妳也會覺得它會在某一個地方再次出現;以某一種形式再次呈現妳和它曾共有的姿態。」

他皺皺眉,接著說:「妳試過玩投影遊戲嗎?利用手指組成不同圖案,投影在牆上的那種。透過一連串生動的動作,提示妳的影子,訓練妳的影子,從而增進彼此的溝通及認識。妳可以在猛烈的陽光下結實的站在大地;在幽暗的巷弄裡擁有不會離棄的夥伴,就是靠這份不可言喻的默契。但無論如何,我只懇求妳相信,我的半身真的遺失在這裡,妳代我,又或者讓我找找吧!」然後赫然站了起來,一副哀求的樣子。

霎時間,老闆娘無法直視他那半邊懸空的身體,但亦無法說服自己,那半邊欠缺支撐的身體是如何佇立,她唯一可以接受,就是他剛才「遺失」或「變了透明」的講法。

「好吧,我答應你,不過我會和你一起找。」

她們著手搬開餐廳裡的傢俬,取出廚房冰箱內全部食材,翻箱倒篋,盡可能搜查每個隱藏的暗角;甚至最後,連員工的儲物櫃也打開了檢查。期間,老闆娘趁男人不為意,單手輕輕掃過他背脊下面。

果然,如預期一樣,空空如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