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午後打開一本書

川伝传

俄克拉荷马

俄克拉荷马
那些平原
在冬小麦还没成熟之前
有三匹马捷足先登了
他们自身携带风暴
一路上穿州过省
跑成三个风暴
他们烧毁房屋
摧毁良田
在阿肯色河上游
在俄克拉荷马
白马、黑马和灰马
他们自身相互追逐
饮水和嬉戏

而那些平原
那一大块平原啊
只是整个高平原的南部

香格里拉

我的香格里拉
你一直存在虚构中
宛如旧日的电影、黑白的小说
你在金沙江拐了一个湾
我便抛在红尘中

那是夏季,大雨过后
香格里拉,我终于踏水而来
在纳帕海眺望卡瓦格博峰
那时候的梅里雪山静悄悄的
我的香格里拉
只有几朵白云弯下腰来
倾听黑牦牛
沉默的歌

在圣赫勒拿岛

在圣赫勒拿岛
我不是英国人

当最后一棵橄榄树
在圣赫勒拿岛枯死后
我不种植可可树

拿破伦的流放地
现在,依旧人迹罕至
拉一拉抽水马桶
都能听到大海的咆哮

在圣赫勒拿岛
天不亮就得向大海出发
霞光下挥着指挥棒
金枪鱼排着队
一尾一尾跃入我的船舱

在午后打开一本书

午后的阳光直射在窗台上
除了地上飘零的几片落叶
一宿都不曾停歇的夜雨
已经不见任何痕迹
小猫欢快地从里屋奔向刺眼的阳光
坐在沙发上,我准备把书本打开
却看见角落里,你已经泪流满面
我想起那一场雨
怎样地酣畅淋漓和直达心底
但是,当雨点打在脸上的时候
那一种痛,我竟无从记起
夏日的午后,树影斑驳
我在阴影处小心翼翼地打开书本
然后在阳光处
又把它轻轻合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