鳩之二三事

浩銘

朋友們看過拙作之後,都借鳩為題抒發己見。多虧諸君指正。小弟深感學問低微,於是重新認識鳩。

香港有種留鳥,名叫珠頸斑鳩。據馬嘉慧、馮寶基、蘇毅雄《觀鳥──從城市開始》一書載,珠頸斑鳩「全長約30cm,香港最常見的斑鳩類,狀似鴿子,頸側及後頸有佈滿白點的黑頸帶,飛行時可見外側尾羽的末端為白色。常發出『咕咕』聲的叫聲。」(35頁,香港觀鳥會出版)記得在中學時,在宿舍的窗外,一直錯認這種鳥為野鴿,還為窗外景物亂寫了一首歪詩:

貴禽自當從白品,窗外野鴿一身灰;
素喜鳥語千篇聽,鴿鳴清脆應奪魁;
忽聞灰鴿雅正聲,猶似隆冬傲雪梅;
華衣堂皇多紈絝,貌不驚人是顏回。

現在重讀起來,更覺得稚嫩無知。於是翻書細讀,看看古人怎說鳩,怎寫鳩。

最先找到的,當然是《詩經‧召南‧鵲巢》。也是成語「鵲巢鳩占」的典故。大概在周朝,時人已經發現鳩是不會築巢的。《荀子‧勸學》有「蒙鳩築巢」的故事,說蒙鳩這種鳥「以羽為巢,而編之以髮,繫之葦苕」,而大風一吹時,鳥蛋被吹落地上而碎裂。從此,鳩就被認為是一種不會築巢的鳥類了。事實上,動物學家發現鳩並非像荀子所言用羽毛作巢,而是老實地如其他鳥類一樣拾枝為巢。當然,鵲巢鳩占是他們的其中一種常態,這亦常被觀鳥者所一再確認。

然而,在文學作品之中,常常有鳩的足跡,《莊子》蜩與學鳩的對話大家都耳熟能詳,但瀏覽文學典籍,似乎較少人以鳩自況。一般文士寫到鳩,都和鳩鳴有關(留意:不是近日網路流行的「鳩嗚」)。略舉一二為例:

《春中田園作》 王維
屋上春鳩鳴,村邊杏花白。持斧伐遠揚,荷鋤覘泉脈。
新燕識舊巢,故人看新曆。臨觴忽不御,惆悵送遠客。

《題省中院壁》 杜甫
掖垣竹埤梧十尋,洞門對雪常陰陰。落花遊絲白日靜,鳴鳩乳燕青春深。
腐儒衰晚謬通籍,退食遲迴違寸心。袞職曾無一字補,許身愧比雙南金。

《雜詩》四首其四 韓愈
雀鳴朝營食,鳩鳴暮覓群。獨有知時鶴,雖鳴不緣身。
喑蟬終不鳴,有抱不列陳。蛙黽鳴無謂,閤閤祗亂人。

雖然鳩在文學作品之中經常出現,但只有阮籍哀鳩被狗食而專篇《鳩賦》述及。大抵是鳩大過常見而不被重視罷。《紅樓夢》中賈政自感出身寒微,也用了「草莽寒門,鳩群鴉屬」說明自己的平凡,可見鳩不像文士愛寫的烏鴉、鸚鵡、鴛鴦,鳩與中國百姓只是泛泛之交,也在文學舞台上沒佔上甚麼位置。

或許寫這些文章闡明正義,在今日網絡文學之中就如築巢蒙鳩,終無所獲。但信力行求真,人心向善,銜石精衛,也終能把大海填平。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