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當以人為本

哲一

文學,能包含不同體裁,寫述多種題材。惟必須以人為本,進而追求「美」,文學,始能成一門藝術。

說法再淺白一點,文學,就是以文字語言為器,表達情感、文化,繼而引起共鳴。但情感文化之事,必有優劣、高低之分。作家鍾偉民有道:「詩,必有好壞;沒有好壞,就不必有學習的渠道,不必有學習的需要。」( 詳見鍾偉民 《翦莠錄》 ) 其實不獨寫詩,小說、散文、文評、戲劇等體裁,也不能無好壞之別,不能無學習之必要。

要修習好文學,理應先學會造好句子。鍾先生說:「造好一個句子,不全是為了作詩,是為了做人。因為:造得好一個句子,你才說得全一句話,才可以用這一句話,去思考。」( 詳見鍾偉民 《故事》 新版序 ) 當中所言不虛,然將此論關係稍稍逆轉,同樣成立:一個人,不得慎思明辨,就無法將所想所感,以適當的詞彙表達,自然,也說不全一句話,做不好一個句子。

有道是「正本清源」,文學既然以人為本,有志從文者,應當如何處之?《大學》有云:「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 是故好學不倦,正心誠意,最終必能修身。

文學,要成一門藝術,必須追求「美」。至於「美」者,當如何追求,紛紜眾說。但追源溯流,不過一個「煉」字。煉句,煉意,煉境,最後煉心,正是文學所追所求,而「美」,自在其中。

蕭統《昭明文選序》所言極是:「事出於沉思,義歸乎翰藻。」 可見一篇文學上品,必講究思想之深,辭采之美。而要達至這個層次,也離不開一種法度:「煉」。

《論語 ‧ 陽貨》有曰:「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論語 ‧ 季氏篇第十六》亦云:「不學詩,無以言。」 學小說、散文、文評等文學體裁,亦有如此佳效。畢竟,要提煉文字與思想,離不開多學、多看、多練。

《文學人》,正是一部秉承「以人為本」的網絡文學刊物,涵蓋詩、小說、散文、文評等體裁,時有文學消息更新,更會舉辦多項文學活動,與各方文友交流心得。文刊於香港成立,但不妄樹「本土主義」之惡幟,不以「本土文學第一」之陋見自封。社長小害,編輯芷諾、浩銘、角角等人,明思仁厚,篤行其學,當以匡正文風為己任。

《莊子 ‧ 秋水篇》曰:「天下之水莫大於海,萬川納之。」 故有志投稿者,無論五湖四海,惟作品上佳,即取之錄之。而有志學文者,亦能從中取萃擷英。如此一來,實在相得益彰,文壇,必有一番好景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