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海(組詩)

絲路花語

《我的梦里,有你蔚蓝色的影子》

时光扯一缕清风
我就要超越时空
在你栖居的异乡渡口
看灯火阑珊的季节
一叶飞舟,撑过我蔚蓝色的梦境

我水晶般的灵魂
恰似透明的玻璃
被你眼中的雷电,击碎

一朵水仙,在洪水泛滥的夜晚
缓慢醒来
通往你的水路,飘逸出片片丹红
那便是我遗落下的花瓣
一路追赶你行程
在你微笑里复活
我用闪动萤光的神情
擦拭候鸟归巢的爱恋
2013-09-30

《走进你的秋天我更精彩》

走进你的秋天
烟雨渐渐幽深,弥漫许些香唇的气息
潮湿了,一段诗语的青衫

城墙,那穿越心灵的屏障
让心跳震颤,月光的微澜
是的,你已等到了一叶乌篷船远影
那逆流的一桨,已拨动我梦境的网

海阔天空
寻觅千年
岁月的风帆渐行渐远
一片星辉,承载着生命的灿烂
北方,雪花又将掩埋下,一个季节的灿烂
我将一枚红叶安放在梦的入口
所有的眷恋都已锁进这个秋天

青石板下,虫鸣入梦
我在你目光中,进入安静的原野
月光摇曳紫色的风衣
飘逸靓影
小巷牵着一缕清寒,纯净都市的夜晚
一首温馨诗语
填满过往流年
2013-09-29

《窗前的风铃还在徘徊》

是谁把你的风铃
悬挂在我的窗前
摇曳着姿影,变幻远处的霓虹
似黑夜熬红的睛眼,穿越过溪水潺潺的梦幻
漾起,一潭幽深的波澜 

漫天的星辰抖落一身银白
露水沉醉一滴滴滑进泥土
风的脚步,如此轻盈
惊扰月下荷塘那一池莲花 
夜色挡不住眺望
思念的潮水
涌我的窗棂,为何我的双眼却挤满了企盼和忧伤 

午夜的花香
夜色关上,这扇虚掩的门
也关闭了我的灵魂和思想
诗语痴狂
激动烛光

虚掩风月,夜幕下仿佛住着前世的歌女
手持琵琶
雅韵苍茫
静默的街灯,一路浮想
身姿婷婷,透过树枝婆娑的暗影
斑驳幻象,恰似岁月的青丝涂霜

打开几百年前 那首古朴的诗句
追逆唐宋久远的情殇,是否
你也有人浪迹千年的孤独,驻足在初秋的山色湖光 
细数光阴,落叶迷茫 
2013-08-10

《我要面对一片爱情海》

放逐一叶扁舟
飘浮在海风推皱的澎湃里
双手合一,我的祭拜
虔诚了,远山的梵音
还有那片诗意的海
多少次逆风的期待
心语温馨如梦初醒
岸上柳枝临风独白
谁能读懂,这梅雨季节后的彩虹
遥望,隔岸的爱恋
梦里梦外,爱潮水中徘徊……

夕阳滑落,连同那些悲哀
掀起雾霭的迷离
等待晨曦里,一片骄阳与凉塞
钟声敲响,零点零一分的倦怠
午夜里,千般无奈
思念的海,几多憔悴几次成灾
泛滥的歌谣隐匿着你深情和爱

波涛汹涌而来
月光的碎银,如你柔和的目光
临水呼唤着你
我清瘦的梦影
一浆一桨滑向,你的楼台
明知你的天涯遥远
却脚步痴痴朝前迈
只见那碧水悠悠,雨雾霁霭

我们的爱,如隔世的小溪
几百年前以身相许的誓言
而今如期而至,适时打开

我把对你的眷顾
涂上蔚蓝的色彩
我要将那份孤独掩埋
追逐巨浪博大的胸襟
漫过往昔的不快
亲爱的,如果你能把梦主宰
那么,可否忘掉落日的愁哀
不必过多的感慨
爱已经不畏风霜
经得起所有忍耐
我们会打散飞起的扬尘
去感恩,那梦真的时代

曾经那梦想的海边
永不冰冻昼夜澎湃
朱唇娇艳
红颜不改
你的伟岸,优雅了那片蓝色的海
烽烟缭绕
未曾因世俗隔阻
海啸危机
没把浩瀚涂改
那片海,是我的爱情海
用心去承载,风暴袭来
2013-07-29

《梦里雾都,你是我永恒的依恋》

这里的天空总是笼罩轻纱
我的梦境追赶着茫茫雾色
我在寻找一片骄阳和月色
我要踏入千年古城

在一片水墨丹青的童话里徜徉
是谁在向我讲述着苍桑的故事
给我留下古老的石柱
留下一个翡翠色记忆
丝丝缕缕的柔情,染绿我梦中的常青藤

时光漫过朝天门
浩瀚的长江之水
倒映着,你经年的身影
你那潮汐的脸庞
恰似我梦的幻景
月光,照过龙河的两岸

我俩曾经在那里悠闲地漫步
一起酝酿纯朴的诗意
此时,映山红已经绽放了吧?
我就站在梦的彼岸等你
我要感受你水乡温馨,还有那姹紫嫣红的美丽

感受雾都
品味石柱
这是一个我并不熟悉的地方
可你芳菲的梦境,却总是追逐着我的脚步
生命的绿色
永恒的南方
在这个小城,留下我一生最深的眷恋

我就在你辽阔的眼神里散步
仿佛,我又嗅到了你那飞扬的诗情
在离别有日子,疼痛的岚雾,又漫漫升起
透过江南烟花迷离
我在聆听,一湖秋水呢喃

那片片飘零的黄叶
正如我久远的宿命
在我心的秋天里飘飞,在你的掌心作别
何时相约
期待归期
我永远放不下这秋天的依恋
还有,你那背对的石柱黄昏

我就要走了,把脚步留在你的视线里
我时常在我梦的渴盼中看见你的微笑
没有我的日子你是否依然美好
此时我在你诗意的天空下住足
化作一道遥远的彩虹
只为你留下,一首诗的记忆,或者永恒的爱恋
2013-11-06

作者简介:
丝路花语:原名郭淑凤,70后,著有诗集《飞天的花瓣》,作品散见《岁月》《散文诗》《北京诗人》《大平原》《绥化日报》。

2 則留言

    1. 一瀉千里。就病在「瀉」。不是寫出來的詩,是「瀉」出來的字。希望再來,止瀉了,能煉一下就好;那才能說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