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吠詩論

黃衫

談詩風,說「小狗吠,大狗也吠」,先不論這話粗俚,單從語意角度分析,也很有問題。添些文字,意思大概是:「小狗吠得高興,大狗也湊趣吠一下。」這就奇怪了。小狗吠,吠什麼?還不是瞥見陌生人的影子?牠是有所吠而吠。大狗要麼就是遲鈍,見影不吠,要麼就是不甘寂寞、好為人師,也來插嘴汪汪叫,惟恐落後於他狗。
若然如此,這大狗的行為就不端正了。跑過數以百計的學校,示範過各種狗吠法,理應做眾狗的領導,不應銜着小狗的尾巴走。但事實或許是:小狗入世未深,根本不懂吠,也懶得吠,於是大狗就扮賊作影,鼓動小狗張嘴,還跟這群未懂造句的小輩一起吠。這大狗吠得倒有點似小狗,小狗聽到,高興終於可跟前輩平起平坐,殊不知大狗並非刻意「保留一些粗糙」,而是技止此矣。
為求達致「眾聲喧嘩」,大狗還叫小狗參加大小文學獎,摹仿見報率高的詩作,於是一犬吠起,眾犬跟風。十多年來,文刊上就多了一群「詩作者」,不談做人造句的原則,只講「書寫」「植字」,大狗小狗相揩互舔,題材離不開超市購物地鐵失戀考試膽怯阿媽我其實好愛你,把烏烟瘴氣說成為「文藝氣象」。
在下寫文向來對事不對人,自認大狗、前輩的也不只一人。撰此小文,目的在於揭出病苦、引起療救,警醒小狗們別相信「寫得好的也有近百」的神話,別再陶醉於一片汪汪聲或「眾聲喧嘩」,認真反省究竟這是高水平的創作,或不過是亂吠一通,吵耳的噪音。

7 則留言

  1. 「所謂時代、詩之盛世,一定是眾聲喧嘩。或曰:『小狗吠,大狗也吠!』……我懷疑詩最興盛,以前也不過如此。」關夢南《近十年新詩資料閱讀札記》首倡「狗吠論」,宣稱:「七十年代是寫詩的好年代,也不如現在;八、九十年代加起來,也不如這十年(2000-2009)詩歌的量與質。」他臚列「盛世」的憑證:「詩集逾一百六十本」「合集十四本」「選集二十二本」「經常發表作品於詩刊……估計逾五百人」「寫得好的也有近百人」。說量多,直如「狗吠」只算「喧嘩」,我同意;但說質,說七十年代寫詩的(包括我)「不如現在」,連「八、九十年代加起來」也「不如這十年」,關先生勤快,刷洗前人腳印,夠賣力的。
    過去十年,是中文爛得見骨的十年;入眼,沒一個完整句子;入耳,沒一句像話的人話。要例子?病句如蛆滿地爬,你就算「有聆聽的空間」,我可「沒有枚舉的平台」;一個民族,連自己的語言都摧殘得成了人彘,關先生,你不汗顏,我體諒你臉皮厚,但盛世蟾蜍夜夜開派對,你這個「打燈」的,好意思說:「就是拿這十年的總體成績,與以前相比,看是否寫得更多更好呢?」詩,講「兩句三年得」,講「一句頂一萬句」,講百煉而後垂千秋。你推崇「喧嘩」,請拜牛蛙為師;熱愛「狗吠」,可以對鏡狺狺;講「總體成績」,你以為自己在看閱兵?看黑幫嘯聚毆鬥?
    這十年,我敢說,不是詩的小盛唐,是文盲的大食會。
    「總體成績」多而好,關先生說:「其中一個致盛的原因,我想就是『詩歌教育』。」路人皆見的十年腐壞,他詡為「詩之盛世」!「致盛」原因,原來是「……自1998年『香港藝術發展局』推行的『中學駐校作家計劃』。」而他,「是第一批接受學校邀請的詩人,十多年來教了逾一百間中學。」
    一個關先生,十多年,逾一百間中學!
    一直以為這長蛆文壇,圈子小,腐水溢不出壇外;借助「文藝綜援」,竟動輒牽連「逾一百間中學」,這圈子就大了。該舉一反三?還是舉一,反三十?香港,究竟有多少這種敢作「盛世之吠」的「駐校作家」?吠得這麼放肆,是覻準身邊,個個是謙謙偽君子?
    關先生寫藝發局的「特約書評」,不忘用公帑為一己的蹩腳造鞋:「文字好,有時是優勢,有時是敗筆。不要打磨太過,要讓他保留一些粗糙,那是生活的雜質。」詩歌教育,不教文字,教什麼?教「粗糙」?教「雜質」?文字好,什麼時候是「敗筆」?你的確「保留」了粗糙,敢問一句:「你有沒有『保留』過精緻?」不能精緻,就一味粗糙,那不叫「保留」,叫「唯有」。
    --鍾偉民《造好一個句子!》節錄

    1. 小弟作為中學教師 也的確十分懷疑那個駐校作家計劃 誰擔當作家的品質審核 誰負責評審學習成效 到頭來也就有兩個結果
      一是獎項的供過於求 就像樂壇分餅仔
      二是計劃的無疾而終 畢竟為文無補於考試升學 為了公開試和招生 最後只有讓學生水過鴨背便是功德 以此為文為試 又有何益?

  2. 黃衫兄一語道破香港文壇、教育界和人心的光怪陸離
    香港文風不濟是多重的 教育界、家長和學生的想法造成文風與人心的惡性循環 登報出名便是好 其實是倒因為果 亦是商界重視實際的流風所致
    小狗試吠是好的 但問題是無以為繼 既有灰心的 亦有被大狗壓抑 攻擊和誤導的
    小弟學藝不精 只是小狗亂吠 尤幸尚有大笪地 貴網及虛擬世界可大放闕詞
    或許文壇復甦更在網絡世界 希望大家能提昇網絡文壇的氣氛和水平
    一振港文衰落之風

    1. 見解很好,絕不是「大放闕詞」,「網絡文壇」的確是一個突破口,總算能繞過大狗狂吠的邪路,讓人看見一片藍天;經營不容易,大家請體諒我有時把關把得過嚴。

  3. 網上世界是不是一個好地方,尚有待時間驗證,但踏出這一步,總好於固守舊圍。眼見台灣論壇即使未至於有聲有色,也能保持一批常客,每每交出水準以上的詩作,可見這此途實有可為,往後得看多少人願意在網上張貼自己的作品、願意一起論詩。

  4. 《字花》確實好小圈子,那些刊登的作品不是編輯自己,就是自己的朋友,作品又不是好,藝發局不知為何仲要批錢俾佢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