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

哲一

「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
─── 黃家駒

二十年後,若你霎眼反顧
會驚覺大地之上,五色
依舊濃濁亂神;百鬼,依舊囂妄日夜
喧嚷聲聲,就綻裂千萬的耳目。
但年代的蒙昧,全因為眾耳
寧願含混;眾眸,也寧願無明終日。
浮奢的舞榭,從來短命
旦夕間,卻足可炫惑眾生;
劍塚,即使藏鋒千口,從來岑寂。
你以十年的錘煉,留下
那鏗鏘的一聲,在飄零的雪鄉
苦渡迷茫,只傳為更悲涼
更蕭條的絕響。直至孤傲失鳴
遠奔的劍客終於倒地
凶城,頃刻就翻起狂潮
一夜封神、造偶,讓大地泣拜枯骸
如人間不聞清音,也無關正色
所有風傳的哀號,從來
都是一場媚世的劫業。

4 則留言

    1. 張先生,如果直接答你,好像不太有趣。我這人一向貪玩,特地翻一下甚麼典籍文獻,給你隨便過目過目,挺過癮的:

      一、「太多概念化的詞語」

      引證一:「上回談到多用了形容詞,新詩的主題思想就顯得概念化。那麼究竟甚麼是概念化呢? …… 形容詞的限制也就是文字的限制,我們不能單靠文字具體表達我們的感受,而要靠文學的修辭技巧和寫作手法去呈現。單靠形容詞去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讀者不易理解,我們稱之為概念化。」─── 節錄自魏鵬展〈新詩的概念化〉,《魏鵬展老師詩文集》

      引證二:「16. 詩要形象化,不可概念化。」 ─── 節錄自魏鵬展〈魏鵬展新詩創作法劄記〉

      二、「太多套語,令詩意有點浮淺。」

      引證一:「8. 不寫套語、成語和熟語」─── 節錄自魏鵬展〈魏鵬展新詩創作法劄記〉

      引證二:「9. 文字太精煉會減弱文字的詩意。」─── 節錄自魏鵬展〈魏鵬展新詩創作法劄記〉

      以上例證,如有雷同,必屬巧合,您說對吧,魏博 …… 呃,不是 …… 張先生?

      資料來源:

      一、 《魏鵬展老師詩文集》

      Link: http://edblog.hkedcity.net/ngaipangchin/2012/03/16/%E8%A9%95%E8%AB%96-%E2%80%93-%E6%96%B0%E8%A9%A9%E7%9A%84%E6%A6%82%E5%BF%B5%E5%8C%96/

      二、《魏鵬展新詩創作法劄記》

      Link: http://blog.yahoo.com/_EZA2DP54SZPBYBRDYK2XLJIKO4/articles/13391

      1. 「張先生」用的好像又是那種臨時電郵地址。來留言,是好事,說得對頭,有助作者改進,不必經常換郵址這麽麻煩的。

  1. 本欲詳評 但為免受人攻擊 故還是稍提感覺為妙
    還望哲一兄恕罪

    本詩讀來甚有古詩韻味 意象十分豐富典雅
    既能描述香港樂壇現況 又能諷刺樂壇和社會
    更能向家駒致敬 一詩三味 的確十分豐富

    但全詩用了頗多 的 字 朗讀起來確實減低了全詩的可讀性
    小弟並非認同哲一兄所引例證
    因為小弟以為這與形容詞無關
    只是稍抒己見而已 見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