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人

─── 聽《午夜情》後

哲一

有韻的喪鐘赫然步來
妳唯有命寂寞的門牌轉身
獨留下隨時體貼的牀榻過路的餓狼
為戀一臉不得褪下的臙脂
匆匆,誰就迎面一撲 ───
是滿嘴濃濁的獸煙;
是壓碎海棠之後瘋狂起伏的嚎音;
是貪念無窮,自黏糊而欲嘔的一舌
一舌復接一舌滴墜在妳
兩排明皓的水晶,以及閨闈之下
兩簾之間薄薄無乾的水影
─── 於是妳閉目了
只念過後一張張腥污擲來的安全感
讓桃杏本色的每一夜
從此隕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