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

── 聽《邊緣回望》後

哲一

樹杪當前
便尋最堅最硬的一枝
緊緊一繫。那若雪僵凍的白綾
猶然無話
只待誰剎那一渡
向舉頭三尺的長生殿。只緣
一攀,於人車渺茫的荒林上
獨自話別,每片秋葉的落影
而八方將無聲以對,正合
最古典的落款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