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瀏覽「新詩.com」及「文學人.com」 顧問及編輯:鍾偉民、陳德錦、秀實、哲一、浩銘、葉此、角角、小害

「我的希望」
希望今後詩人投來自己最滿意的詩作。
希望詩人寫完一首詩,反覆推敲刪改,改得節奏、意象、內容……都滿意了,才投來詩作。
「新詩.com」辦了兩年多,點擊已超過七十萬。今年開始,我會更嚴格審稿,缺文采,欠情韻,乏創意,有煙霧沒深度的,一概不貼了;希望貼出來的詩作,都是佳作。
希望見貼的詩人,都感到榮譽。
希望讀詩的人,都有所得。
二月中旬,香港會有大型,甚或是唯一的綜合網絡文學雜誌推出。在「新詩.com」貼出的詩作,到時也會在該網絡雜誌刊出,並駕齊驅,以利詩作流傳。(如不同意安排,二月後的來稿,請注明:「不同意轉貼」。)
抱歉今天之後,好多來稿,我會棄而不用。
不要每天一詩,那是排便的好習慣,不是寫詩的好習慣。
鍾偉民20-1-2014

「三不貼」
有三種「詩」,這個網頁是不會貼出來的。
一、以英文,或任何外文做標題的「詩」。(除非將來有英文詩網,不時有人用中文詩題,寫英文詩的怪現象出現;不過,外文用作副題是可以的。)
二、不長,卻有一個,或以上錯別字的「詩」。(詩,本來該是「最精煉的言語」;不夠精煉,貼出來鼓勵一下,是可以的;但寫錯字,以前,是要罰抄書,或者捱板子的。)
三、沒必要,但粗暴扭曲詞語,或標點用法的「詩」。(譬如,「灌溉」寫成「溉灌」,「憂鬱」寫成「鬱憂」等等。)
鍾偉民 22-2-2013

這大半年來,邀來編「新詩.com」的朋友都忙着活計,詩,都是我看了覺得可以就貼到網上的;以後,乾脆就我做這「主編」吧。寫詩的朋友有話,請跟我說。謝謝好多台灣、大陸和香港的詩作者對這個詩頁的支持。
鍾偉民19-1-2013

經哲一兄提醒,「煉字抗惡,自築天堂。」的確比「保育中文,抵抗邪風!」好多了。字,煉到了火候,思慮周密,能抗惡;惡,可以是外在的邪人,可以是內在的妄念;正心誠意,修煉到能抗妄念,現世,就是天堂了。「煉字抗惡,自築天堂。」是我們的「詩道」。鍾偉民9-2-2013

關於「新詩.com」

二零一一年七月某日,興起出門買了一塊藍琥珀,回來興未盡就買了這一個「新詩.com 」。
史前高樹受創,千萬年過去,能凝結出這一滴鴕鳥蛋大的藍血;詩人內鬱,憋得出明人目的珍珠?不寄望,但臨風瞰着。
買一個「新詩.com 」,是不想寄人籬下,更不願困人網下;六月看網主掩殺茉莉,七月手植紫薇,能不惶惶然一恐犯禁二怕違礙?自置一網,算是展場,詩好,自然歡迎來晾一晾;我不評點,不甄選;但會邀同道當主編,摒退蕪穢。就一個心願:誰要看好詩,來了不失望。
我自留一個「阿民說」包廂,連寄宿在外的新作,陸續會遷進來。日暖,邁出小廂房,大廳裡健筆如高樹,想着就樂了。
新詩,是對舊詩說的;新,就是現代,就不是元曲宋詞唐詩的古代;說現代詩也行。聽說,現代另有一種直接由「現代主義」漚出來的「現代詩」;我不懂,反正人瘋起來,會在河底擱一個魚缸養河裡的魚。
是其是,非其非;笑其可笑,哀其可哀;做得到,就是詩人;道理,自然不及河底設缸養魚深奧。(鍾偉民 30-9-2011)

稿例

「新詩.com」的創立,是為了讓人讀到好詩。
好詩,越多人讀到越好;所以,一稿多投,是應該的;見過報,出過書,願意再送來晾一晾,只要夠好,也是歡迎的。
投了稿,十天半月未見貼出,別氣餒,也別氣惱,相信不是你的詩不夠好,是負責守門的,不知道有什麼好,或者,好在哪裡而已。
有時候,好詩,要等一百年,才會有人激賞,就像壞蛋,也要等煎蛋的得暇,砸到鍋裡,才知道這東西,壞得教人掩鼻。
網頁的空間,肯付錢,就幾乎無窮;可惜,壽緣卻有限,一個人,遇上幾十隻壞蛋,讀完幾百首歪詩,就嚥了氣,夠冤的。
做一點篩選,也是情非得已。偶有年稚步短的,扶起來示眾,算是鼓勵;再來,走穩了,就值得欣慰。
堅持蹩腳?那也無妨,路多着呢,總有些什麼文學邋遢地,什麼詩歌堆填區供殘障人摸黑開派對。
「詩園」是要詩人種植的,用本土種,用洋土種,是沃土不是毒泥就行;種得好,開花時節,大家都光采。(鍾偉民 12-2011)

詩如木段

首先,得搞清楚甚麼叫新詩。
新詩的葫蘆裡載著幾多人間故事,從沒有一位老人說得清楚,不吃文本那一套的話,縱有文學批評家手上那只白色海螺,也一樣胡里胡塗。
香港新詩,更不知從何處說起,一城的樹木,有倚傍繩索糾纏不清的樹,也有太陽花下、老態未明的驚枝,千嬌百態難以分辨,有時候望到根部竭力維繫虛浮斜坡的喬木,樹幹都已崩塌,層層疊疊,深知盡力了。
正如聶魯達說過,詩如木段,質樸無瑕,奇秀且實,敬而不屈。如此說新詩,苟日新、日日新,門檻只是正心誠意,獨運匠心琢磨而已,我認為,新詩的根本正在此關節上。
可惜時人要麼個體戶,要麼都市流浪,然後彼此相輕乃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不知不覺,連白色三角褲也拿了出來,要妥協嘛,就妥協而已。
我作為這「群魔」裡的人,僅希望腦海泛起的每根浮木,有天排成木伐推出大海,戰勝空靈的浪,即便詩如隱私般宛在湖心,但這份珍存已久的情感從來都面向大海,永續於群眾;即便從凡爾納的氫氣球上掉下來,也有暖和的枝椏包容著。
燭台上的火,照亮每位過客,即便別人願不願意,我們也得先發出寂寥的聲音﹗做到每個音節也無風雨也無悔疚。
如此準備橫渡互聯網的世紀,才能先於「.com」掌握生者的憑證,一如曼德爾施塔姆所說,活著的人,全都無敵,比較無用。
在這「.com」解放的年代,非「.com」忽明忽暗之際,有幸參與「新詩.com」的編輯工作。(主編:佟傑 10-2011)

6 則迴響於“歡迎瀏覽「新詩.com」及「文學人.com」 顧問及編輯:鍾偉民、陳德錦、秀實、哲一、浩銘、葉此、角角、小害

  1. 二零一二年一月起,我貼文仍舊用本名鍾偉民,但貼新寫的詩,就用簡稱的「阿民」;「詩人阿民」,聽着總覺得比「詩人鍾偉民」順耳。

  2. 鍾偉民先生:

    您好!我們是浸會大學現代新詩中文創作班的學生。我們希望訪問閣下,未知您能否接受我們的邀請,進行一次有關新詩創作的訪問?如可以,未知您何時有空可以接受訪問?謝謝。

  3. 新詩究竟是什麼呢?
    其實我一直在思考
    對我而言,新詩就如一幅抽象畫
    你懂,可別人不一定懂,又或要細細琢磨才能讀懂
    我的詩風非常的唯美,卻抽象至極,能讀懂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可我深深認為,懂不懂是另一回事
    意涵在行列間的情感,能不能傳達給讀者,才是最重要的
    對國文老師而言,我的詩並不正統,沒有一般新詩的格式
    可有人曾說過,我的詩是一幅浪漫的畫作
    你說不出所以然,可卻令人感動
    那麼,在這裡,有點好奇
    對於詩人而言,這樣算是詩,亦或不是呢?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