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訊

蒹葭

「這一天遠方又寄來了短訊
那雁在我的肋骨裡低聲鳴叫」

提筆不需要多少時間
但黑死病又來了
而且窗外鬼雨連綿
紙屑沾滿了墨酒,進入酣睡
燈光如罌粟花般盛放
沒有甚麼不對勁,只有
魚在魚缸裡寂寞至死
就算如此
那也只是一場意外

留白已至尾聲
我還是沒有找到回覆的理由
所謂理由
是隨著季節更迭的東西吧
可我們寧願留在春夏
享受一種永恆的味道

話又說回來
你討厭矯情確實是個缺陷
至少魚死了不全是我的錯
就算如此
那也只是一場意外
月亮也從來沒有哭過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