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一〇一

耘乙

越來而越大,太陽耀斑的機率
朝向地球,僅僅十八小時就到達
閃,光,閃光現象
所釋放的能量,終斷⋯⋯了
風暴過後,是為未名的元年
暫時代號:〇一〇一
數位共和經歷了
前世記憶與今生解碼的進化史
智商基因的編列重整,無限號召著
但丁感測、莊周轉折、釋迦邊際⋯⋯
禪趣跟詩哲的複合螺旋,緊宻調硏
觀察在一枚的植入芯片
沿綫移動,一批批的工具詩人

一個個的行動詩社,在結緣
詩人善飲,都因捧一盞酒而紅了
先找准時機,跟對風月
揖讓而升,下而飲
你做初一,而今生態圈,我造十五
在管控的邏輯中央
既可在濠梁,侃侃而談魚,各擅各辯
還能預報,航拍飛行器墜機
在翻牆踰越的地點
難怪,雨天訪友不遇

原罪和原慾,網絡上交叉瘋傳
當下載一首辭廟的絶唱
一大堆善謔的意境,竟然綑綁在一起
漂泊的病毒,流傳天國、煉獄、人間
吹哨的聚落起哄,吟詩的難民落跑
藉由葬花的參數,多調高兩度的嗚咽
轉經一路夢蝶模組,還魂一番
再瞧瞧位元組序
精準定位,下一個文學的前置作業
玄學佈建,量子糾纏
慧學合成,人工智能

詩壇電競,於陽關大道的逍遙遊園
廣邀網紅族群;粉墨登場
身披一簑白羽,從天而降
揚灑綵帶和虹光,比比仙氣
一邊唱詩,浪漫呵較較書卷味
一邊蹈霧,瀰漫中更迷離
接傳騷動的賦鳴
眩惑又夢幻,瞑想之路上
攜手夢娜麗莎走進《清明上河圖》
文藝復興,明日大嶼
薄天之下,率土之濱
都用上全息投影:曲水流觴
從何而來,迴光反照,從何而往

祗剩,閃光
另一波的太陽耀斑
方可熔斷,遺言裏,體內的芯片

2019-2-12。硅谷

一〇一〇

耘乙

一〇一〇,是叩關宻語
歡迎歸隊,一個千年的傳銷聚落
就從五陵起吧,將筆墨竹簡等物流
速遞到茂陵郵區司馬遷家門前
《史記》出版的前夕
該師承《尚書》抑或《春秋》呢?
先來視象連綫,向孔安國與董仲舒討箇給力
創刊頭條,當選千古一帝
嬴政身世大揭秘是也
隨刊共享,下載手游版《戰國策》

傳銷論壇,舉證成果
曾經兜售春風,給李白於胡姬酒肆
列席皆知,謫仙狂狷貪盃
此刻此一次,欲蓋彌彰
暫不宜用青蓮居士這個筆名
也曾租賃裘馬,給少陵先生在長安冬日
來融資修築浣花溪畔的草堂
茅屋和破舟姑且留著,將來換藥
再來聽讀一闕貼文:
「不如意事年年,消磨絕塞風煙
輸與五陵公子,此時夢繞花前」
出自一個不稱職的帝王侍從
用詩詞填寫履歷,那能幹活長久
納蘭性德果然被楞伽山人累翻了
產業鏈中,推薦連瑣和小倩等的駭客軟體
夢境服務到家,開創神傳文化
無限風光在聊齋,所謂談天室
正在討伐虛擬貨幣的存量
卻提前反應在退群的流量

網紅網黨分享,五陵風氣和活在當下
說著玩著,濟濟一堂
崔塗有請,讚!曾修圖過的豪俠儒生
哄著鼔掌,鬧著擊筑
爭相觀看,實時直播
攀登傳銷金字塔頂的一個
五陵少年

2018-10-18。硅谷

一〇〇一

耘乙

程式的背後,沉潛動能是一〇〇一
一〇〇一背後是整合和運轉
如日與夜,解讀著陰陽零距離由終極的屬性
有人淪為地獄的縱橫術士
將一個遙控的䧟阱匿蹤
讓您、任我,因不甘寂寞而觸碰
要不繳交贖金
要不叩應網上流傳的造愛改運
觸屏閃現:骷髏骨頭

就是不讓點擊落伍
彈鍵譯碼,以飛秒速度運算
點擊。點擊偷天,由航拍實時傳真
洩露一個四腳朝天的扶桑人
誠惶誠恐,從小白球的沙圈爬回政壇
點擊。點擊換日,連線利空
幾個區塊貨幣的市場
挹注一個俄籍的說書人
把荒腔走板用在終端機
覆蓋著老在喊叫優先的一個天之驕子

不以駭客論英雄
在半靈半詭的硅谷
畢竟,有人化身天國的解鎖匠人
神工於擺脫迷宮,在關鍵的電子時刻
開啟一個的數位共和

2018-8-1。硅谷

〇一一〇

耘乙

是在桃麗羊和千年蟲那般的遙遠
稜鏡門中人透露訊息之戰
不想受駭,就要反黑
至於〇一一〇,是否易經中之連斷變相
或是算盤上輕敲著上子下珠之異趣
有待解碼

〇〇〇一報導:
什麼網紅的讚歌,變成想哭或編碼火星十二型
想必是北朝鮮幹嘛
破曉時分,偷越日本上空
譲關島的讀者曰出前欣賞到
而我們的詩經,尚未加密
經過一帶一路,讓沿途的歐洲人拜讀

〇〇一〇報導:
物流到非洲,藕斷,絲連著條碼
對開墾的異鄉人來説,一一〇一剛巧就是扯八
最要緊是什麼季候都有解暑解熱的苦瓜荷葉泡水
鄰居吟唱的詩人戴著面譜,上載逍遙遊
筆名要用二維碼
嘟,稿費已然支付
當聽過嘟一聲的時候
乞丐亦已走進數位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