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行:兩個我

耘乙

《為星辰在湛藍的失眠》

聽從紫羅蘭的花頌
審美少女的胴體
才曉得青春的酥潤
因而修行慾與靈,卻可觀測兩個的我
在太陽和太陰之間的一場滾動
不要讓,睡海棠的時光旋轉
也不要讓窈窕的燈影,為我映掩
昨夜並不比今夕,亮晃 
來吧,夜曲的感召,一起參與燭光之祈禱
為星辰在湛藍的失眠
自己閒不下來,繞過一些三葉草的節拍
初聆天籟,迴盪床邊
我來到紅葉輕喚的窗前,遙望著你
一通覆訊,轉經星宿海……

《背誦了蟄眠的生命》

實在來不及,耽擱內心的
一趟蛻變,從初生而至終亡
約談兩個的我,在湖間,會合兩岸的花影……
整整一個晌午,站在掉落松果的墳前
背誦了蟄眠的生命,起用舊信上轉載哪校歌
又聽到,一群遲餵的灰天鵝
吵喔叫停,來自湖水的俳句
我從墓舍後牆的另一端
走經一道蒼凉的彎路
沿途在複練鵝公喉腔,憨憨地
趨步偏僻的一隅,唸成給自己聽懂的悼詞
回家,暢睡一覺,偶爾一再夢遇
一位大學剛畢業的瘋子 
找個地球,即時借用霧霾,封藏一卦天機

2019-4-1。硅谷

十四行:詩人們

耘乙

《雪萊將會海葬的地點》

後來,拜倫等友好,悲傷圍攏過來
給覆舟的遺體,塗抹乳香
以希臘的古禮來行火祭。灑把鹽,那火就旺了
之前,我輕拂書上的微塵
開始默讀,渲染的文字從《十四行:無題》
細算起來,《斷章》不斷
卻神蘊驚聞《阿多涅斯》,為悼念濟慈
眾心已抵達一場預言
造船時忍不住告知:雪萊將會海葬的地點
這時人間,傳來好幾聲,水鳥的鳴囀
迴響著滴答,滴答,滴答
樹木暫停下了年輪,正讓時光倒流
在一八二二年七月八日
從斯貝齊亞海灣回家途中

《但丁的人神共識一籖各表》

在佛羅倫薩的河邊遊過,一對中國鴛鴦
我邊嚐薄餅,邊邀你通觀《登幽州臺歌》
餐罷,送來籖語餅
在廊橋上,你我看談三界
天國,背後流傳,思戀祗一個貝雅特麗斯
煉獄,哪遺留的夢魘,淪落到處貨幣戰爭
人間,隨時,轉化為一門宿命的藝術
你突然問我,可知文藝復興的馬賽克
我知你正在開拓,現代的意大利語
再也不拘泥,一度於感測籖語
而在乎解讀:你,但丁的人神共識一籖各表
剛想轉回話題;你又為我添斟,半盃紅酒
看罷三幕歌劇《圖蘭朶》,行到另一場晩雪
但丁給野花,繞上圍巾一圈

《泰戈爾問我借簑衣》

我並不怎抱怨過黑夜
因為一趟靈感,撇在蒼凉的神殿外
當時我,正在修讀《吉檀迦利》(獻詩)
你滿頭銀髮,帶來加爾各答的新月
與我同登高臺,你說飛鳥
我轉而古稱,鳯凰
一九二四年的回憶,就留在《中國的談話》
遠從東方的航曲,你讚揚:
古老的神州和年輕的俄羅斯
經過敦煌,你認出飛天舞,有點眼熟
托缽二鍋頭,飲著,你嗟故鄉多假酒
而我想你把恆河沙,來換我的長江霧
於是,泰戈爾問我借簑衣,說明:
倒不如先行渡江,慢慢來,看個水源究竟

《翻閱李白的推文》

早上,翻閱李白的推文
輕噓舊胎輪,二手老車豈能熬到長安
若然輕騎出蜀,馬糞沿途,太不環保
不過一到達金市東時,則風氣盛行
高適、杜甫等一大幫,銀鞍白馬,爭相纒頭
不也可保五陵少年的顏值
於胡姬酒吧,泡泡洋妞、喝喝洋酒
十五二十,炒高詩價
酒令中途,還數度凍飲,王老吉凉茶
降降温,太刺激了
一旦崩盤!唯有徒步遠走夜郎
讀到這裹,我隨手關機
跨境而往邊陲碎葉城
會面李白幼時,操著藩語,向我竪起中指

《有一個漂泊的公眾號》

我有一個漂泊的公眾號
每次打開,一陣陣的電子菸味
以及一卷卷贈閱的佛經
收過,一撮冒雪寄來的剪報
我也是一個九十後詩人
冷捧六朝怪談,零寫禪詩
倒接嘻哈(音樂),轉譯十四行詩
曾在網上束髻七日,叩讀漫畫《道德經》
隨便更換,自己飛翔的郵箱
一次,蹲坐在二零四六的編號下
比雁群更懂養生,許是翅膀太凝重吧
雖然我食在鴨脷洲,來串魚肉燒賣
區區一抹秋意,凉風裏
偶然泛起了,銅鑼灣到鰂魚涌的鄉愁

2019-3-3。硅谷

〇一〇一

耘乙

越來而越大,太陽耀斑的機率
朝向地球,僅僅十八小時就到達
閃,光,閃光現象
所釋放的能量,終斷⋯⋯了
風暴過後,是為未名的元年
暫時代號:〇一〇一
數位共和經歷了
前世記憶與今生解碼的進化史
智商基因的編列重整,無限號召著
但丁感測、莊周轉折、釋迦邊際⋯⋯
禪趣跟詩哲的複合螺旋,緊宻調硏
觀察在一枚的植入芯片
沿綫移動,一批批的工具詩人

一個個的行動詩社,在結緣
詩人善飲,都因捧一盞酒而紅了
先找准時機,跟對風月
揖讓而升,下而飲
你做初一,而今生態圈,我造十五
在管控的邏輯中央
既可在濠梁,侃侃而談魚,各擅各辯
還能預報,航拍飛行器墜機
在翻牆踰越的地點
難怪,雨天訪友不遇

原罪和原慾,網絡上交叉瘋傳
當下載一首辭廟的絶唱
一大堆善謔的意境,竟然綑綁在一起
漂泊的病毒,流傳天國、煉獄、人間
吹哨的聚落起哄,吟詩的難民落跑
藉由葬花的參數,多調高兩度的嗚咽
轉經一路夢蝶模組,還魂一番
再瞧瞧位元組序
精準定位,下一個文學的前置作業
玄學佈建,量子糾纏
慧學合成,人工智能

詩壇電競,於陽關大道的逍遙遊園
廣邀網紅族群;粉墨登場
身披一簑白羽,從天而降
揚灑綵帶和虹光,比比仙氣
一邊唱詩,浪漫呵較較書卷味
一邊蹈霧,瀰漫中更迷離
接傳騷動的賦鳴
眩惑又夢幻,瞑想之路上
攜手夢娜麗莎走進《清明上河圖》
文藝復興,明日大嶼
薄天之下,率土之濱
都用上全息投影:曲水流觴
從何而來,迴光反照,從何而往

祗剩,閃光
另一波的太陽耀斑
方可熔斷,遺言裏,體內的芯片

2019-2-12。硅谷

一〇一〇

耘乙

一〇一〇,是叩關宻語
歡迎歸隊,一個千年的傳銷聚落
就從五陵起吧,將筆墨竹簡等物流
速遞到茂陵郵區司馬遷家門前
《史記》出版的前夕
該師承《尚書》抑或《春秋》呢?
先來視象連綫,向孔安國與董仲舒討箇給力
創刊頭條,當選千古一帝
嬴政身世大揭秘是也
隨刊共享,下載手游版《戰國策》

傳銷論壇,舉證成果
曾經兜售春風,給李白於胡姬酒肆
列席皆知,謫仙狂狷貪盃
此刻此一次,欲蓋彌彰
暫不宜用青蓮居士這個筆名
也曾租賃裘馬,給少陵先生在長安冬日
來融資修築浣花溪畔的草堂
茅屋和破舟姑且留著,將來換藥
再來聽讀一闕貼文:
「不如意事年年,消磨絕塞風煙
輸與五陵公子,此時夢繞花前」
出自一個不稱職的帝王侍從
用詩詞填寫履歷,那能幹活長久
納蘭性德果然被楞伽山人累翻了
產業鏈中,推薦連瑣和小倩等的駭客軟體
夢境服務到家,開創神傳文化
無限風光在聊齋,所謂談天室
正在討伐虛擬貨幣的存量
卻提前反應在退群的流量

網紅網黨分享,五陵風氣和活在當下
說著玩著,濟濟一堂
崔塗有請,讚!曾修圖過的豪俠儒生
哄著鼔掌,鬧著擊筑
爭相觀看,實時直播
攀登傳銷金字塔頂的一個
五陵少年

2018-10-18。硅谷

一〇〇一

耘乙

程式的背後,沉潛動能是一〇〇一
一〇〇一背後是整合和運轉
如日與夜,解讀著陰陽零距離由終極的屬性
有人淪為地獄的縱橫術士
將一個遙控的䧟阱匿蹤
讓您、任我,因不甘寂寞而觸碰
要不繳交贖金
要不叩應網上流傳的造愛改運
觸屏閃現:骷髏骨頭

就是不讓點擊落伍
彈鍵譯碼,以飛秒速度運算
點擊。點擊偷天,由航拍實時傳真
洩露一個四腳朝天的扶桑人
誠惶誠恐,從小白球的沙圈爬回政壇
點擊。點擊換日,連線利空
幾個區塊貨幣的市場
挹注一個俄籍的說書人
把荒腔走板用在終端機
覆蓋著老在喊叫優先的一個天之驕子

不以駭客論英雄
在半靈半詭的硅谷
畢竟,有人化身天國的解鎖匠人
神工於擺脫迷宮,在關鍵的電子時刻
開啟一個的數位共和

2018-8-1。硅谷

〇一一〇

耘乙

是在桃麗羊和千年蟲那般的遙遠
稜鏡門中人透露訊息之戰
不想受駭,就要反黑
至於〇一一〇,是否易經中之連斷變相
或是算盤上輕敲著上子下珠之異趣
有待解碼

〇〇〇一報導:
什麼網紅的讚歌,變成想哭或編碼火星十二型
想必是北朝鮮幹嘛
破曉時分,偷越日本上空
譲關島的讀者曰出前欣賞到
而我們的詩經,尚未加密
經過一帶一路,讓沿途的歐洲人拜讀

〇〇一〇報導:
物流到非洲,藕斷,絲連著條碼
對開墾的異鄉人來説,一一〇一剛巧就是扯八
最要緊是什麼季候都有解暑解熱的苦瓜荷葉泡水
鄰居吟唱的詩人戴著面譜,上載逍遙遊
筆名要用二維碼
嘟,稿費已然支付
當聽過嘟一聲的時候
乞丐亦已走進數位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