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木林雨夜

綺軒

我的舌頭,煎鍋,火焰和酒
翻烤著光陰,前菜的奢華青春

用刀剖開的雨天,蕃茄紅綠正嫩
我見叉子安靜俯臥
捨棄撿拾美麗的沉默

鴿子與檸檬,紅蘿蔔跳躍起舞夜
金色流光撞擊藍色血液
我學過的話語,對不起

好嗎
在岩漿甜點滴落時,我們
要懂分離

2016.OCTOBER

微塵

綺軒

雨落蕉田,時已過未
那輕裝少年從濕漉裡走來
以觀音的微笑
折一剪梅

如何攬盡雨聲
將磅礡細細束入江河
如何吞吐世間微塵,像寒露
落入無盡

那捻花年少在盤座淡顏裡
走過浮華
行至申時,蕉樹
已垂

初夏情人

綺軒

如果你來,穿著細格襯衫
那青色的風吹動髮梢,城市
就醒在一座暖涼初夏

桔梗讓晨光翠綠的角落,屏息著
一個故事
將明未明的天色,那環抱花的男子
輕輕舉起笑容和夏天
花,就開了

如果你來,在溫暖清亮晨間
昨夜角落的秘密,還在儲藏
精確的激動劃過跳躍音符

你會在晨曦裡,閱讀
故事的開始

迷途情人

綺軒

初雪落在乾淨的夜,她的髮
還飄著杏桃的甜味
冬語在唇間,化成ㄧ片雪

還有堆積的季節嗎
一個可以揮霍,裁剪的冬存
埋覆窗格的深淺指引明日
沈默的溫度

夜光透裂了,她的憂傷
自眼眸飛奔起來
在踢躂子夜尋找失落密碼
旋轉又靜默

還有盛裝碎裂的季節嗎
奮力烘燒跳躍成瑰麗花朵
落舞,束不成束
瑕疵或完整的融化,是
瘋狂的天梯

自此
終於願意失去二分之一
就像春天願意失去雪白

告別

綺軒

我不再憂傷,當時間之河靜靜
淌流過一個故事
風和雨飄搖過一個,接一個
熟悉或陌生的城市

那密密麻麻,沉緬的泛黃記事本
隨著黯夜綑綁
在沉穩安靜的大河緩緩流去

我無論如何,也不再描繪
困獸的艱難
學著優雅地行走,咀嚼
深淵和斷崖的風光

我已不再憂傷,當遠離的傷
妥切地刻劃在如歌的行囊

寄居蟹/流亡之城

綺軒

永遠都在半途
留著遠方療癒有傷的人
到不了的雪國和森林,一片垂帆
居住輕淺之殼,不安中又似永恆

流浪長著年輕的翅
坐在流動木椅,進站出站
彷若經年乞人期盼終有帶不走的盆瓦
如是多年,身是傷是都是殘翅

終成隱匿之秘,見不及逃亡月色
渾沌山城仍長潔白茉莉
ㄧ步遠走一城疏離
居殼之蟹都在半途
淺灘半途,僅見城牆月色的半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