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醒之城

綺軒

石路空淨
輕軌在路上成一種指南
空氣有橙花味道
進出酒館的人已歸,霓虹溫柔安睡
幕落,音聲慵懶靜瑟

在空無一人的街路寫信(給你)
寫寫,一個城市靈魂
樸素,甘心等待某個季候
在未知未醒的節分

恆常靜佇未醒之城
人群無聲能聽見你的律動
光未貫穿迷戀你的沈默
恆常聆聽輕擊的第一個幽深
驕傲耽溺隱退,以嚴實的牆
抵抗笙歌,堅定面貌展開繁複日常

(我喜歡)
數算,冷清模樣
愛著靜地以抵禦燥熱難耐的疏離
我是愛你的,在脆弱時
是孤獨的,當安靜
一個人
走在你未醒之路

午后車廂

綺軒

喜歡坐火車的人,流浪的是心。天雨時候,車廂乘客稀落,有人陪伴無人干擾是舒適距離。

膽小的人,即使去的目的地很近也會想好路程,備好該有的行頭,而能隨時調整腳步或日程。

對號座位常是車廂空曠,忙碌都會人不在能運轉時離群索居。偶爾,好的時間讓人清醒,憂傷雨中午后,孤獨和情感坐上伴風雨而馳的車,隨速度消失。

對於一個人旅行,看陌生人.細微事.美麗之物和土地,相忘於塵世卻又呼吸於城鎮。也許洗滌於我,一個站有一個站的氣味和故事,過一個站像過一個坎。

車種,是執著的,喜歡慢慢到達。記站名景緻,遇見什麼人住這裡,這裡給人什麼,或許再回來只為一間古老的瓦屋,走一條相似的石路和心事,又或者完全陌生,陌生著為了下次相遇的熟悉。

憂鬱藍領,呼吸的人努力生活,貼近土地和傷的沉。日常時候、朝九晚五擠滿車廂為賺取一日生活,常在其間為擠爆的心事而悲傷。
偶而買一個遠遠的地方,疏離桎梏,買一個落雨午后稀釋日常。

喜歡火車旅行的人,也許各自存在故事。穿越聲音、穿越都市小鎮、穿越著自己,彷彿這樣走入的明天會遇見美麗路徑。

(午后車程. 天雨)

慣性

綺軒

人,沈默前行

心似城市承載道路
無法釐清季風走向
蜷縮的冬天,誰握著火把

接近天堂的陽光你知道溫度嗎
似貓的眼睛,誘惑著

.

逝去,如前行者

築起的護城河,摸過的磚
擁有冰冷卻不足抵擋
烽火漫天

誰問愛,誰又迷失在誰的臂膀
嚮往春暖的人,未必
心擁海

.

人,一貫地前行
說愛的人
在白雪紛飛的酒館,掩埋
心的跳動

綺軒

我已不能好好寫信給你,不宣揚且
秘密

走ㄧ段路心懷雀躍,挑一隻好筆
只為流利寫下幾日積攢的話語

信簽是種武器,所有顏色必須審議再審議
所有字跡必須是圍城情事

我已不能好好寫信給你,例如書店遷移和
心跳不ㄧ

背包裏的滄桑和筆,急速且犀利

我已不能好好寫出秘密,例如
不再戀你

臨海的日子

綺軒

「現在懂了,沈寂想念是讓人
靜默的事
分針混凝著無法回覆
如一座城鎮孤寂 」

去過的碼頭清晨諸多海鳥
我喜歡你溫暖而陰鬱,有海洋和忍冬的氣息
七月的雨落在港口潮濕黏膩
季風裏城鎮人們忙碌疏離
無法佇立並為你儲存來過的每個晨夕
魚蟹的生死這裏顯得容易

我要走並且遠離,曾經愛過的
清晨大雨像靈魂一樣受傷斷續
八月風球在遠遠海洋蘊釀名字
藏匿摧毀擁有人的重量

帶走陌生鳴笛放入七月行囊
海風仍潮濕,已閱讀
你給過的每個潮汐

吵雜喧嘩的港口,我是安靜的
靜聽
你的遠去不語

拒絕

綺軒

將我輕輕放在隅角
如一顆小小黑石
思念時,把玩
星辰記載滄桑手溫
不捨的撫動

允許將花將草植在你不懂之地
道別時
慢慢,復原成一隻溫馴的獸

將我從偌大時空移開
斷絕電流
便能安靜地成為人,不再負傷

軀殼

綺軒

大部份時候我是凌亂的
我的規則由別人安排
除此之外
不計算白晝黑夜
知道這世界會蠶食

有些時候我是黑暗的
島嶼和生命受著傷
卻安靜地承受
除此之外
無法安歇腳步

有時我是虛擬的
旅途上沒有安排情人
滿天星和黃色薔薇是花舖寄宿者
總知道,芬芳必須自購

更多時候我是愚蠢的
漫天信息飛舞,冷眼旁觀
我知道,我的懦弱
如一株小小的草
任風飄搖

贈好書活動(第二批好書)

編輯部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十二篇入選作品:暮云《時間,仍住在裡面》

小害短評:

作者透過一些景物,像尋幽訪勝一樣,追蹤著某些以往的事情,而句子往還穿梭,如同巷弄交錯,隨時間改變,事物為之變幻。當中不乏佳句,如「晾著微黃轉彎的夕陽
/時間在邊沿縫出一列燈火」、「天黑更近了/冗長而又單調的歌/清冷著冬季的耳朵」,令讀者更深刻體會作者的感受。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十一篇入選作品:綺軒《人偶》

小害短評:

詩中輕描淡寫的說出一個人在途上的恍惚和覺悟,路燈與車潮比喻也恰好,惟結句
一語道破,略欠含蓄。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十篇入選作品:勞國安《天堂與地獄》

哲一短評:

一個遭親朋離棄的人,遇上一群遭現實條件與道德枷鎖逼迫,然後拋之不理的過客。如果,人真有「低端」之分,如此的名符其實,是悲?還是喜?

一切的規條、一切人世的莊嚴肅穆,早已不再重要;一切,彷彿都值得諒解;彷彿只要離棄,才是真正自由的開端 ……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九篇入選作品:楊雅如《扭蛋》

小害短評:

扭蛋是現代物,吸引你的可能是眾多款式中的其中一個,於是帶點僥倖的心態,賭賭
運氣,投幣後放手一搏,冀待你的心頭好。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場賭博,被表面所吸引,得知內蘊後抵銷,是黑是白,終局時才揭曉,或甚所押的選擇從一開始已跟本意相反,南轅北轍。

這也許是現代人的一種悲哀,另類的新玩意。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八篇入選作品:秋雨《杜采娟》

哲一短評:

無猜,是永遠扎在心頭的兩束辮子,雖說如田中稻穗,貌似稀鬆平常;但千百回兜轉的黃金海裡,在他的眼中,其實再沒有別的了。就這麼兩束,才算「珍貴」。

正是如此「珍貴」,她也都明白,眼前的他得來不易,才更願相信,他就是那個「不扯她頭髮的男孩」,她眼中的「一個好男孩」。對,就這樣青梅竹馬,教一切,都來得簡單、直接。

就這樣,當她受了傷害,他會拼死維護到底;當她踏上險路惡徑,他會牢牢的抓住她,叮嚀細語,然而就算千山萬水,也會相隨到底。

天意弄人。最是不想霎眼流逝的,偏偏,就這樣輕易地失去。情願託以餘生的她,就這樣成為故事,來時去時,了無聲色。

該醒來了。一切也就這樣結束。該是時候明白:傷好了,卻永不痊癒;花,縱有再開的佳期,縱有最美的一朵扎在手中,卻永遠無法透徹。只因心扉,早已為她永遠緊閉。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七篇入選作品:綺軒《悲傷的顏色》

小害短評:

從綺軒兩首作品《悲傷的顏色》及《暖陽經過的事》中,選了前者;兩首都是比較輕巧、易讀的情詩,在伯仲之間,因《悲傷的顏色》的一段以鹿為喻寫得比較出色,所以稍勝。

有時,我們都會問什麼是「意象」;鹿給人的感覺通常都是溫馴可愛,故有馴鹿之稱謂,套入情愛當中,便突顯了其美麗的一面;但同時,鹿也長了角--代表著傷害、具攻擊性的弊端。這正好反映在感情裡頭,情侶必然經歷的喜與悲,就如詩中所言的「愛必有傷」。而「張揚」一詞亦用得巧妙;鹿角是往外擴展生長,「張揚」給予了它一個堅實的形象,也令人聯想到一段過份張揚的感情最後都會招來惡果,符合詩中悲傷的主題。

整段(第二段)用字簡潔,但情感細膩,像一盤纏的心結隱隱地透著光芒,惟「顏色」那部份和上下詩文顯得不太協調,決定詩題時可再斟酌一下。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六篇入選作品:陳子鍵《蝴蝶之死》

小害短評:

托物言志、借景抒情,是一向文人墨客慣用的寫作手法,但「慣用」並非代表「老土」,皆因「景生情、情生景」乃人之常情,我們憑藉官能情感與世界交流溝通,而箇中的得著就是一份獨有的個人體會,而詩中蝴蝶之死便引發起作者戚焉的思緒,恍然有所領略。

一件平凡的事,放在不同人的眼中亦會有不同的說法,詩歌就是給予人一個想像的空間去演繹。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五篇入選作品:星沉《一場未竟的雨》

小害短評:

這篇詩以雨貫徹所有場景,當中包括氣候、閃電、貓狗(往後再述)、傘、雷聲、濕度等等詞彙,意象統一,在每個關聯的意旨上加以申述,逐步逐步表達作者所想的意思及內容。整首詩顯得有點冷峻,我會說,彷彿是作者正在壓抑某種情感,並刻意將文字投到事物的呈現上,而「未竟」即是重心,在詩中第二、五段重複出現,一直引申出末段的答案。

有時寫詩,我們都會著重意象;意象是一個人對外面世界的一種內心反映,可說是唯心的一種舉動。不過,寫詩是否真的完全唯心呢?這又未必。可能詩人親身「目睹」的景象,便是那一個特定的景象,「現實」或「超現實」都是唯物的,不經思索便寫在筆下,猶如海市蜃樓,猶如幻覺。詩中「關於落一場貓,或一場狗的分別」的一句令人不禁莞爾,英文的傾盆大雨便是”Rain cats and dogs”。創作此英文俚語的人是否真的看到貓狗跌落,我們無從稽考,然而傾盆大雨即是傾盆大雨,若置身其中,再掉什麼下來也無差別,亦如「未竟」即是「未竟」,在沒完沒了之中晴天經已是不可能。人,面對這憂患,究竟是生不逢時,還是適逢其會?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四篇入選作品:水盈《離鄉後已有些日子了》

小害短評:

說起「鄉」,總有點懷舊的味道,聯想到田野阡陌、鳥語花香,又不禁想起余光中的《鄉愁四韻》,遊子離鄉背井,不知再會何期。然而,在現今電子化的年代,人與人的距離逐漸收窄,城市取締鄉鎮,「鄉」就好像屬於上一代的產物,而我們即更看重於「家」,「家鄉」儼然分成兩個獨立的個體。但「離家」,或「離鄉」,本質上應該是相同,都是離開所熟悉的人和物,是主動也好,被動也好。套用《半生緣》一句話:「我們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彷彿已包含著所有愁緒,當然用來形容「回鄉」未必完全適合,不過,回不到一個想去的地方實令人千迴萬轉,夜不成眠;倘若反過來說,何處是「家/鄉」,何處又無不是「家/鄉」呢?如何在心坎中奠下一個無可代替的位置,這一命題或者要真正離鄉的人才找得到答案。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三篇入選作品:蔡慰君《陶瓷兔子愛德華》

小害短評:

這首詩的原委來自一本童話書,書中的內容、情節在每一段的詩文呈現,而作者亦不諱地留下了書名讓讀者查尋,所以這首詩並不是要「抄」一本書,而是一首另類的「讀書報告」。對話,在文學,又或者藝術創作上是重要的,因為透過對話我們可以展開探索;當然,對話不一定是真實,不一定必需面對面,口說筆錄的那種,可以是天馬行空,可以是無中生有。但我們對話的對象卻一定不能隨意,是要有針對性,譬如在辛波絲卡的詩中可找到她對花草樹木的對話,而通過這些自問自答的對話追尋生命、生活及人文等等的意義。而這首《陶瓷兔子愛德華》即是作者和主角愛德華的一場私人、專屬的對話,就像在密室裡外人不能干涉的交談,最後以詩的形式對外公布。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二篇入選作品:假言《落花的紫鳶尾》及《陰暗的顏色》

哲一短評:

一首《落花的紫鳶尾》,頗值注目。

「榕髯」、「羽化成翅」、「蝴蝶結」、「解開」、「榕葉」、「不落心扉」、「在風中纏成萬縷千絲」。縱觀全詩,篇幅不長,卻恰巧用上這些字眼,加上整體氣氛、內容與寫法配合,似乎是與詩人鍾偉民的名篇《相遇》和《蝴蝶結》呼應。

歲月總是多磨。或許,只等到風渡千峰、流水過盡,在一次回頭的驚詫裡,方明白鳶尾何以四季長紫,而榕髯,何以一生消瘦。

小害短評:

情詩佔了詩詞創作很大的部份,放眼古今皆如是,猶以浪漫主義時期為甚,而這兩首作品,或多或少,都滲雜了其色彩,盛一點唯美,載一點坦率,就似在一葉扁舟上把故事娓娓道來;然而,時移世易,縱使美得不可方物,美得像個圈套把人牢牢困囿,亦擺脫不了每個時代對愛情、對文字觀感鋒利的批判;「現代的愛情故事」究竟是什麼呢?是否曖曖昧昧,讓文字徘徊患得患失之間,才不啻於缺乏想像及發展的空間?

我們會另外發電郵聯絡作者有關贈書事項,謝謝!

******************************************

第二次贈好書活動第一篇入選作品:綺軒《昨日》及《那個秋天》

小害短評:

兩首作品,我比較喜歡後者;秋天,暗有所指,不單單是一個季節,可以是一段經歷,可以是一個人,然而秋天總離不開秋心是愁的愁緒。所以,不知道你要走是詩的終局,但發展的過程有很多可能性,而這可能性由不同片段點點縷述,就如腦海中一個個回憶的畫面再一次回補,箇中有苦有樂;而以樂反襯苦,以輕鬆的句子、日常的瑣事帶出更深邃的苦味,一切回頭已太遲的時候才驚覺早為分離作出最好準備,這是作者給讀者的獨有感受。

猶喜歡兩組句子,「應早早愛上晚餐/變成胖胖兔子,離去時無法跳躍哀傷」及「將浴巾疊換鵝黃加淡藍/堅持純白日子一樣混濁」,說起來灑脫,但背後卻是沉重。

我們會另外發電郵聯絡作者有關贈書事項,謝謝!

******************************************
我們第一批的好書已全數送出,感謝各位支持,而另一批好書將會是全詩集,且更為豐富,包括鄭梓靈、陸婉慧《靈慧絮語》、迅清《迅清詩集》、陳德錦《秋橘》及秀實新作《與貓一樣孤寂》。部份作品市面難求,我們亦只有少量,有興趣的朋友希望能珍惜是次機會,踴躍來稿,活動在五月一號正式開始!

流動

綺軒

她的午后流動他的所有
一個概括名詞
擁有的很少,只是一個
擁擠城市居住一種
模糊的關係

譬如他來
譬如他不來
都無溫度的意義

微雨,勾勒線條鮮明亮麗
所有的人擁有許多,而
薄薄的光和很少的過去
是她停留的意義

slowly時光(都會女子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