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

水盈

比小矮人小
我註定要听他們話。
以為有七個可愛,
卻給一個醜陋
破碎我其餘
六個夢幻——

那个,不斷碎碎唸
是說成非、
非說成是。
拿著甲等成績,
我承認有一輪
正負战在搏奕。

彼我一队
一队同伴
追逐一顆心臟。
一直以來
我被迫作為觀眾,
不曉為誰喝采 ?

原諒我沒多餘心臟
去原諒
迫人太什者。

一甩头
我回到故事一方…

那个,不斷碎碎唸
我如看到一堆爛字
運用了十足的連接詞。
我正欲拜師,
其餘六个用話筒傳言,
傳至那个的耳裡
他急停碎唸、
跋足插進小矮人堆
展露完美笑容

等白雲公主以死亡姿态駕到
然后依剧本
酌量
与其餘六个小可爱
圍著昏迷的公主,
給她裝飾以
假花。

激進而心平氣和的
數學家
成功研究出
女巫到埗真正需时。
我們永想不到內应
是哪/那一个

我被惹怒了。我的心臟
縱有瘀血,我
仍想牠跳躍。

瞧一眼第七个笑顏
我趕緊凝視其他小矮人 :
六抹可爱的微笑,
有透风的牙隙。
我偷笑——
來一幕歡樂…
在悲觀主義之前、
一套搏变論之后。

守羊

水盈

我又坐著
挺背嫌累
曲腰又給正義者笑
試过躺下仰望
蒼天給我蒼白

那时我瞌睡
想眼皮落幕
它們不依
我也不用手強迫
真怀疑昔年那多疑的眼神
仍盯著我看此際正午,正值

我人生的正午
上方烈日
弄得我視野刺白
可惜這白,非我所求

鄰崖如此高調
攀跌都粉身碎骨
我不願小羊耳聞這些
我什么也

只輕靠身旁一只白羊
它給我綿軟

生前我帶來的細軟
已隨我过去的步調
一件件散落…

今我隻身伴羊
忘却所有牧羊犬童
羊兒自顧歪咀嚼草
牠瞟了我眼
我又瞟一眼世情

從此人羊相守
我倆夢中再沒狼來了

夜行

水盈

以為破曉破解一切,
但那是執迷的生辰。
我年輕的皮膚啊
只会繼續皺下去
迴旋狀曾婉轉点
告訴我真相

打開口袋,準備收進
旭日框边的喜樂
和雲霧边緣的淒冷;
悲喜,皆要备用
其实我有时也办不清
悲喜。正如光暗交融的
黎明与黃昏

早上,麻雀反而躁動。
牠跳、牠飛,
我也捕捉不到。
早上,天使的光環太耀眼,
搖曳的裙擺
折射了
太多
著眼的光。
於是,在早上我長眠
這刻,我明白盲目
是熟睡或失眠

晚上,走入深森林
會一會紅眼的朋友。
牠們很多都会听我說心事
倒垂著,哲學家一般倒听
人的內文.。牠們已不側重
表面的記敍

今夕,我照样先咬破唇
含自己的血走往心深處
殭屍的咬噬也靠不住。

双唇永破之日,
我再也說不出一句
真言与假話。

途中一叶乾枯在足下,
一聲脆裂溢出。
是早上留下的妄言
它还未啞。我
永不原諒它

最後,黑夜是最大的包容。
最清白。

水盈

未熟的蛋在流動
我画它的素顏和胴体
太高的可塑性
拖曳我撒野的靈感
成熟,留給蛋黃

我沒想过搗乱,
也沒想过貢献。
形狀也有自由
你看,时針分針捲曲了
时鐘軟癱。鐘面的切割頻变。
都進化了。
自由的形狀呢?

靈感,也變形。長出下文
下文直輸出
流瀉、崩湧、傾倒
沖激之下浸泡靈慾和記忆
練出冷靜的能耐
去教化成形之物

成形的蛋該統共
踏上台。諸形
被冠以第一
中途激狂的打擊和
冷卻的禪定
使本來有微生命的蛋
熬死。超出成熟的境界
成就畸形
應配以怪誕的皇冠

誰配?
王子戴上后冠穿上公主袍
以畸行和畸想
怀緬逝世的她。然後
她輪迴做一只蛋…
…王子吃不知味

閃失的和平

水盈

击落。誰战胜雪花紛飛
煙霧瀰漫,狂暴中的四肢脫落
交还死神。你們竟敢索償
俗事以外的東西
死神目睹一切,心裡打哈哈
一边剔牙,清理暴吃後的牙垢

任何建築在生命前已衰竭
倒塌。是不分性別的同等遺夢
似乎是建後必遭的天譴
刀劍沒眼,古來的藉口
再真,仍是藉口,一而再
詮釋了背光的和平
和女性生理期以外的
血腥。連战爭
也變成全人類的生理期

心理作用不成氣候了
在战机和導彈以下
護著头的你
信自衛的朮數嗎
如果是一場核战
你將見幼嬰全身長滿咀巴,
是啞然的咀巴
因再多的說話和反抗
徒添悔恨

事後,留下可憐人善後
以後的以後,和平背後
有光反照一个醜陋的笑容
戀战者仍蹬著腳丫子
旁若無人
母親未見娃兒蹬腳丫子
娃兒已失腳丫子
啍押韻的腳丫子
獨耳聞
永恆的嬰兒哭聲

殤離的雙魚

水盈

已沒有多少人告訴我
有關魚的愛情

只是在水藻間跳舞
一个旁觀者
用了很多贅辞
我喝止它的浪漫

無人物在海水裡吆喝
我撫慰遇溺的寧靜
我手上,一顆魚苗
程序上牠要慢慢長大…
鰓边一張一合的挑逗
絕緣的海水
享受一收一放的情色

雙數,有机会增加海水的酸性
雙雙游泳、淋浴、親吻
最終二者俱亡於
一個忌嫉成狂的酸鹼值

我可以做的
是分割左和右,大大地分割
叫牠們相反地游
為免橫生枝節
我先將世界暫时变形
又在远方垂釣
預料水位會因為
一場分離的落淚而上升

我卻昏睡了
夢見一男一女的相遇

一个不為人知的結局

考究是痛症

水盈

如果你給我一只輕舟
我真的会在觀察它之前
登上。但心中一直猜度
究竟它可有一個小洞
把未濾过的江水
連同你的温柔透進來

你不知我的心有多矛盾
牠是一只渴慕水份的小野獸
但在得到第一滴水露後
便焦慮泛濫
其实牠一直不安於偏左的位置
牠渴想平衡
追求中心點

我不願意相信牠是一团肌肉
如果他日我的心要消失
我期盼牠消融而去
而不是割離、切去、和粗略的毀坏
曾經
我疑問月兒背後的坑紋
人們說那兒有嫦娥和玉兔
往後又除卻這樣論說
慘令我的夢兒編織了又再拆離
一縷縷地落下
成了淚雨

我又疑問:
可否在污秽的溝渠裡找來
嫦娥的淚水
可否在神秘隧道裡找來
玉兔的牙痕

我做了多年的考究工作
經已成精了
但我從沒有圓滿的感覺我做过
一個喜悅的人

《幸好,未麻木》等

水盈

《幸好,未麻木》

時間撫臉
無聲出現皺紋
是岁月的成熟
和誠实。沒有反过來求它
留下青春,正如
醒後沒有留下
夢裡的髮簪
走進樹根高懸
泥吃树叶的森林
不想再探秘
千万不要誤信村童
指著的远方
有什么溪流
潺潺聲也不是證据
千里外
卻听見縫衣的母親
每回棉線繞圈的聲音

《我們的那段落……》

原來我的心是不甘
這樣吧,不要讓甜點變酸
朽坏了甘甜的兴味
橘子作了一首詩
我怪它太造作
不因為我懂得多

寧靜,彷彿属於文字
又穿透文字
跨越某個字限就是喧鬧

寧靜是霉菌
靜靜地發青
加一點灰白的修辞
是最長久和病态的自戀
高傲地扩大
是大自然的黑痣
我曾饒了它的性命
它可有性命﹖

經已在寧靜中不懂寫寧靜了
靈感剎那飄過
像告訴我我有飛蚊症
不太感性的假設
為何不寫蒲公英的籽﹖

是的,我是一個作者
但我不想執著孤獨的輪廓
不想只拥有影子
我不甘
回味那种味道
是丟掉的杯麵碗子的一點氣味
溢發出來的吸引
和空虛。是你擦不清的字痕
告訴我,我們之前的段落
沒有下落
寧靜之後卻有寧靜

癱瘓馬戲團

水盈

馴獸師會命令那些角色了解他
鍛煉,用了他們大半輩子
耗了牠們一世
敢說過程不太温柔
一句說話不是說過便算了
也許有一天玩火的时候
化成烤獅子這個笑話
但在生时,所有個体也是認真的
那隻兔子不再害羞地死盯著地面
獅子不比牠兇猛多少
一切形同誓言
但沒簽合同的賣命
牠們流的每一滴眼淚也是畫上去的
角落處有個真正的流淚小丑
有一天行人大發好心
把所有金幣都叮叮噹噹的掉進叫化子的碗
回到帳幕裡
兔子獅子老虎猴子大象坐在觀眾席上
看空白的馬戲團
看得緊張的部分
有動物捏了馴獸師一把
一切癱瘓了
不知誰還叫痛
有人擔心將來牠們沒有了技倆
怎办

赤誠的海

水盈

懸浮在半空的人
大半都是被思想吊起
我想人不懂飛不是因為沒有翅膀
飛到眼裡的海鷗給我們錯覺
重量是錯誤
六歲時寫的海字
用橡皮膠擦上十次
成就了地上的一池水
成長是錯誤
在寫字樓裡我凝望了兩次十時半
等待流星滑過
細碎也好
許願上司不再多賜我一具文件的屍
我也快成了死物
是以我的關節抗議
要我游越大海
游到沒有海鹽的水域
大肆嘲笑一番


分明給我起伏的浪
清澈晴明的水在中央
我的心在中央
連在一起
只想聽水聲
人們請不要跟我對話
你們繼續鑽研水怪的真相,
繼續預測下一次金融風暴的來臨,
吃金錢吃壞肚子找醫生去吧

快車

水盈

背囊告訴我: 是它背著我
我想它也累了吧,才會胡言乱語
很想很想,很想用樹叶摺出機會
待我到站後送給第二個我
因為這是一份希冀
但我心乱如麻,好像背著一打雞蛋
我的心病又發,想到遙遠的他方
沒遺意眼下。背囊呻吟。
煩著我。我是要去一處地方的,
但我想不起來……
發呆的時候,總是有很多東西在眼前掠過
一列火車好像比我焦急
很快的奔馳
有沒有看錯呢
十個詩人在車廂裡
他們向我招手
可是他們是不用理會我的,但他們如此好
我知道他們的目的地可能相同,可能不同
我也很想坐上快車
速度,對我這個鄉村姑娘的誘惑
不用感受心跳,但也感受到心跳
我仍然站立如初,視網膜多了一份呆。
背囊說我傻。

種詩

水盈

第一片花瓣的發出
是少女輕哼情歌的第一個字
種子太幼小
令人想像不到他日的偉大
我還是作一個謙厚的人
默默地埋下種子
靜候一首脫俗的詩
試过粗鄙,試过媚俗
腦袋傻傻的是預备成熟
真想向上帝討教
如何入世而又出世像你
如今
在詩文裡行逛多了
物色了美麗的字
開始看到美景的輪廓
讓我脫掉了那副礙事的眼鏡也能看到
此刻,我只是一片在飛的花瓣
飄離了俗世
去一處有我的伯樂的地方
那裡有一雙手承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