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楊冰峰

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致友人

我慶幸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高傲的種子何曾在腐爛的泥土裏孕育?
並非所有猿類能稱人,
也不是衣色可以借,
更不是烟語濛濛能說夢。
我從古都走來,
僕僕風塵是孔孟。
我也曾在花街柳巷遊盪,
尋找一段宮商角徵羽,
和唱菩薩蠻。
聽說每個朝代都有,
但今天不能算是一個朝代。
我也曾在午夜一直失眠,
輾轉反側寫一首詩,
聽說不正經的女人都喜歡别人讚美,
她們不懂但你一定得告訴她們:
這是我為你寫下的詩篇。
我慶幸我們這種預付式關係,
當看到你如此鍾情青銅爛鐵,
你是拾荒者嗎?
你笑聲和那種賣力的勁頭,
震得我褲襠叮噹響。
你赤裸的身體,
壓在大理石上,
像一場尋歡作樂。
我慶幸你不曾為我生下孩子,
聽說腐爛的泥土種不出香甜的果實。

2018年1月25日晨

女傭

楊冰峰

女傭
—寄我家女傭

處處都是皇帝的居所,
皇帝可以沒有皇后,
妃嬪何需男人,
宮女一直從遠古走來,
寂寞如一舟紅葉。
你抱讀牛津的批判性思維,
弓身在上架床上,
石灰粉和油漆的味道,
在白紙上奮筆疾書。
你讀着讀着讀到茫然處,
和那了不起的沉默。

今年三十有三,明年有四,
貧窮像一匹黑布,
包裹過他的身體。
你曾想過在春天,
啊!潮濕不好漂染,
在夏日採摘一束鮮花,
將它染成花床上的顔色。
夏季多雨水,颱風也多,
那匹精心的織造,
地氊般倦縮在陰暗的角落。

孩子仗着父母之勢,
嘲笑你沒有汁液的乳房。
你的背一點㸃地彎曲,
大地比你的臉色還要鐵青。
你以局外人冷漠的火,
不,用自己的油膏,
燒成餐桌上的菜餚。
偶爾你望向天空,
來印證自己的記憶:
一片污穢。

2018年1月28日

你說

楊冰峰

你説
—與女人的對話

你説我永遠不懂憂鬱症,
你不同,
在商場內的欄杆處,
低頭便是,
花崗岩的紋點,
像繁星一樣閃爍,
是自外而來,
還是自內而外,
你想弄清楚,
無數次抓住又抵住,
逼迫與誘惑。

你説我永遠不會犯憂鬱,
農夫曾幾何時,
知道瓜熟蒂落時的空虛。

2018年1月26日晨

二月

楊冰峰

我喜歡二月南方清冷的夜,
它安撫我的靈魂讓我相信自己不再愛你。
在溫暖的被窩裏,
一隻無形的手覆蓋在上面,
而我一夜不需巔簸直達天明。

日光不是淡淡地降臨,
洪水般摧枯拉朽,
即使我自覺站在山巔,
仍充滿溺水的感覺。
我緊縮着身體讓胸部變硬,
像鋼鐵一樣堅硬,
等待你無堅不摧的箭簇,
脖子太長,愛情太短。

2018年2月2日

我們的愛情

楊冰峰

我們的愛情
—這是我為你寫下最後的詩篇

我一瞬間就愛上了你,
卻一生浮潛在死海裡,
白日使雙目失明,
黑夜不斷地重複太陽的眩光,
我常仰望遠空,
不讓淚水閃爍的光芒,
刺痛别人的雙瞎,
和漬濕我光潔的胸襟。

天空除卻晦暝仍是晦暝,
煙雲如水墨畫,
那點起筆,
為最終的一抹混淆,
誰敢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名字,
不用山人二字。
時間,
長久的沉默後寫上某年某月,
赤裸裸地一絲不掛,
不是永恆卻説永恆。
結局展開的故事,
荒誕如你畫的眼線,
不為遮掩接吻時的羞澀,
而是流放天際風箏易斷的一根織線,
不是七夕的那根。

2018年1月24日晨

活動公告

編輯部

第四十輪結果(10/4-16/4)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秋雨《她會住在無人之境》及外五首,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她會住在無人之境》及外五首:

短詩雖然文字不多,但若能運用適當,即可以直接切入痛處,營造豐富的意想。

**************************************

第三十九輪結果(3/4-9/4)

第三十九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八輪結果(27/3-2/4)

第三十八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七輪結果(20/3-26/3)

第三十七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六輪結果(13/3-19/3)

第三十六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五輪結果(6/3-12/3)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綺軒《孤》,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詩人秀實短評:《孤》

對城市或說是個人生活在這個混濁的城市,有相對深刻的體會。詩人以〝色彩〞來表達他的看法。詩不直寫,指涉了生活上一些情節。詩人努力在〝呈現〞。內容與形式都正確了。但詩言仍生硬。詩歌縱然豪放或激昂,都是一種柔軟的存在。那表示語言在陌生化後的成熟可解。

**************************************

第三十四輪結果(27/2-5/3)

第三十四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三輪結果(20/2-26/2)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王田喜《被一場春雨喚醒》外四首,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角角短評:《被一場春雨喚醒》

行筆流暢,自然清新。

**************************************

第三十二輪結果(13/2-19/2)

第三十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十一輪結果(6/2-12/2)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木果《最後晚餐》,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最後晚餐》

最後晚餐暗示著一種完結,甚至出賣,亦是往後的寬恕、救贖及重生;由一餐盛宴過度至乾癟的蕃茄,實是人生百味,生活林林總總的味道,終局往往是新的開始,開始也離不開結束的命運。
而一點必需補充,個人認為以俚語、方言、俗話套入詩中是無不可的,但能否突出詩中意旨,對整首詩意有所提升是重要關鍵,若用不恰當可能會破壞語境,弄巧成拙,所以採用時需慎思。

***************************************

第三十輪結果(30/1-2/5)

第三十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九輪結果(23/1-1/29)

第二十九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八輪結果(16/1-1/22)

第二十八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而陳德錦博士的新作〈獵貓者〉已加入本活動的贈書名單,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七輪結果(9/1-15/1)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星沉《睹物》,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敬請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作家鍾偉民短評:《睹物》

意象可更統一,結尾收結不錯。

**************************************

第二十六輪結果(2/1-8/1)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暮云《宛如懸垂的一朵溫情》,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而稍後陳德錦博士的新作〈獵貓者〉將加入本活動的贈書名單,敬請大家留意及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宛如懸垂的一朵溫情》

如臨異境,將憤懣撫平。

**************************************

文學人.com及新詩.com重組大致完成,感謝各方體諒,因網站重組而暫停的贈好書活動將於下星期(24/10)重新開始。第一輪,包括作家鍾偉民新版的《四十四次日落》及秀實新詩集《台北翅膀》已全部送出,現只餘下少量第二輪才加入,由陳德錦博士編寫的《易悟寫作法》,希望各位朋友珍惜機會。投稿時請清楚填寫電郵地址,方便我們日後聯絡,至於22/8-28/8/2016之結果亦於24/10公佈,謝謝!

**************************************

哲一

現謹代表《文學人》同仁,欣然向各位讀者作者宣佈一好消息。為鼓勵各位積極發表,同時為了增進各界接觸,本刊將舉辦送書大行動,以好書饋贈好手,機會實屬難得。

參加者必需為《文學人》的會員(有意參加者請預先登記)。作者可如常利用本網右上角的「投稿」功能,將作品發表於此,字數、體裁不限。經編輯部同仁細心甄選後,表現最佳的將列入獲選名單。至於讀者,則可就《文學人》所刊的作品發表意見評論,字數與體裁亦不拘。見解精闢獨到者,一樣可以獲選。 所有參加者投稿、評論,甚至獲選次數一概不限。而本刊將會送出的好書,第一輪包括有作家鍾偉民的新版《四十四次日落》及秀實的新詩集《台北翅膀》各五本(附親筆簽名),第二輪將加入陳德錦博士的《易悟寫作法》。獲選的朋友則可從三部書中任選其一,作為獎品。編輯部屆時會通知得獎人,並按照相關聯絡方法,逐一將獎品送上。 是次活動即將在16/5開始,每周均有編輯負責遴選作品。活動時期不限,萬一該周未有作品入圍,亦會自動將得獎名額懸空至下一星期,直至好書送完。 鑒於費用全免,參賽次數亦不加限制,反應勢必熱烈。欲免向隅,歡迎有志者從速參與。

***************************************

首輪結果(16/5-22/5)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酒瓶裝不下》,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主編哲一短評:《酒瓶裝不下》

空虛。就算裝滿更多的酒瓶,還不一樣空虛。
其實主角並不真的討厭思考,惹人討厭的,總是「你」,那個佔有生活每個細節的「你」。明明要及時放開的一旦想起,再怎麼努力,就是離不開「你」。
刻意忘掉的,偏偏銘記到底;空虛的生活,偏偏好不沉重。

***************************************

第二輪結果(23/5-29/5)

第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三輪結果(30/5-5/6)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星沉《命紋》,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作家鍾偉民短評:《命紋》

意象再統一一點更好。

***************************************

第四輪結果(6/6-12/6)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螢火》,繼首輪之後,再次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編輯角角短評:《螢火》

意象完整連貫,以「微小」貫穿全詩;如一點螢火,不用記著自己的微小,知足常足,微弱卻能溫暖。

***************************************

第五輪結果(13/6-19/6)

第五輪暫未有獲選佳作,而陳德錦博士的《易悟寫作法》從本星期開始加入贈書名單中,希望有更好的作品來稿,請大家繼續支持,謝謝!

***************************************

第六輪結果(20/6-26/6)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我仍在尋找屬於我的國度》,第三次獲選,再次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秀實詩人短評:《我仍在尋找屬於我的國度》

設想巧妙,神思飄逸。惜語言略顯生硬。

***************************************

第七輪結果(27/6-3/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句芒《堅尼地城 科士街》,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堅尼地城 科士街》

在香港堅尼地城的科士街有一綿延的樹牆,意象藏在詩題之中,增加讀詩的趣味,惟內文較單薄,未能把「共生、共毀」的意念完全發揮。

***************************************

第八輪結果(4/7-10/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星沉《生如夏花》,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主編哲一短評:《生如夏花》

《生如夏花》,除了教人想起泰戈爾的詩,還有村上春樹的名句:「死並非生的對立面,反而作為生的部分,恆久存在。」(死は生の対極としてではなく、その一部として存在している)

環顧詩中一花一草,可這般熟悉、接近,一如生死。

***************************************

第九輪結果(11/7-17/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雨中陽光《米飯—致:妻子》及靜謐《漂流》,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由於靜謐已獲贈三本好書,希望把機會給其他朋友,所以贈品將撥給下期。)

主編哲一短評:《米飯—致:妻子》

言簡情真,有可取之處。

小害短評:《漂流》

過小的玻璃鞋/眾人欣羨的大道,汪洋/死海,投影/繁星等等對比,以及由開首發展至結尾的赤足爬上樹梢,都是很有心思的佈局,也能引出「漂流」這一主題,上佳之作。

***************************************

第十輪結果(18/7-24/7)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陳培興《死亡的本質 — 向人生獻花或豪奪》及永輝《關於愛情的一二三》,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陳德錦博士短評:《死亡的本質 — 向人生獻花或豪奪》

能多角度思考死亡,尤其引用現代詩來做引子,使人感受更深。能多一些實例或故事點綴引申一下更好。

小害短評:《關於愛情的一二三》

輕鬆幽默,不禁莞爾,令人想起假牙的《我的青春小鳥》。

***************************************

第十一輪結果(25/7-31/7)

第十一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二輪結果(1/8-7/8)

第十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另外秀實新詩集《台北翅膀》已全數送出,只餘少量鍾偉民新版《四十四次日落》及陳德錦博士《易悟寫作法》,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三輪結果(8/8-14/8)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靜謐《大氣層》及綺軒《寄居蟹/流亡之城》,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由於靜謐已獲贈三本好書,希望把機會給其他朋友,所以贈品將撥給下期。)

編輯角角短評:《大氣層》及《寄居蟹/流亡之城》

靜謐的《大氣層》文筆簡樸,以大氣層,虛無縹緲而存在之物,寫出與人或大自然一切事物的關係,因為無色無形、「稀薄」,故難以意識及言喻它的真實;然而,若欠缺了這份虛無反而使生命不能圓滿。

而綺軒的《寄居蟹/流亡之城》意象統一、連貫,比喻一直寄居和流浪,總是在半途裡,未曾抵達,亦無法逃出。故期盼的遠方/永恆,因身在「半途」尚遙遠不可及。

***************************************

第十四輪結果(15/8-21/8)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楊冰峰《安魂曲》,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主篇哲一短評:《安魂曲》

讀此詩之沉重,重重盡皆劫磨苦難,難以釋懷。

耳遮目盲,世相顛倒了,自然念念無明。

歷史,有時候挺殘酷的:千層塵埃之上,未必是天日;可見的,往往另有霧霾萬疊 ……

***************************************

第十五輪結果(22/8-28/8)

因之前網站問題,結果延至本星期公佈,獲選作品為星沉《夏日的逝詞》。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而活動亦重新開始,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編輯浩銘短評:《夏日的逝詞》

夏亡變得迷茫,令人覺得焦點落在其他三季,或許,這也是消逝的炎夏的另一種筆法。
悼夏之情的隱晦,令人在文字之中茫然。

***************************************

第十六輪結果(24/10-30/10)

本星期獲選的作品是綺軒《初夏情人》,恭喜作者,我們會發電郵聯絡,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小害短評:《初夏情人》

溫馨的一首短詩,讓人感覺戀愛就要開始了。

***************************************

第十七輪結果(31/10-6/11)

第十七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八輪結果(7/11-13/11)

第十八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十九輪結果(14/11-20/11)

第十九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輪結果(21/11-27/11)

第二十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一輪結果(27/11-4/12)

第二十一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二輪結果(5/12-11/12)

第二十二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三輪結果(11/12-18/12)

第二十三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四輪結果(18/12-25/12)

第二十四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

第二十五輪結果(26/12-1/1)

第二十五輪暫未有獲選佳作,希望本星期有更好的作品,請大家繼續來稿支持,謝謝!

生命

楊冰峰

無論是站着還是睡着,
生命都一點一滴地流逝,
無所作為,
甚麼是意義,
無聊地望着天空,
天空目無表情地行雲流水,
所有一切,
死灰色的一切,
既無喜,那為甚麼獨有悲,
不是悲,是不窮斷的無聊,
無聊是一切,
包圍了一切,
好事,壞事,
一環一環地將生命切割。
終點,
在人過中年後就無意識地尋找,
尋找一個乾爽的草垛,
或泥濘,
疲憊,
甚麼也抵不住這沉落之力。

你頭髮拂在我臉上

楊冰峰

你頭髮拂在我臉上──癢癢,
像一條蚯蚓在春雨後蜿蜓而行,
將我畫在沙地上,
畫在像潮漲潮汐一般濕潤的沙地上,
沙子在我的腳下或散或聚。
我既然升空,
又無端降落,
翅膀在風流間顯得累贅,
有利於飛翔卻不似飛翔,
有利於走路又失卻方向。

你含笑,攬鏡照看春晚的流霞,
彤彤的流霞,
比炊烟更直,横在額上,
卻不似彩虹有兩處駐腳。

我在尚有一點雨意下趕路,
茫然走過四十里亭,
一個牧童吹奏的笛聲,
不遠也不近,
他可能是回家,也可能是出走,
肯定有人沒有讀懂他凌亂的音調,
因為它是一條蛇,
像一條蚯蚓在春雨後蜿蜓而行。

2010/11/7

其實我們一貧如洗

楊冰峰

我們以銀鈴的哭聲來歌頌塵世,
太陽在午夜起自冰河,
揮動兩隻水手的長臂,
划動石頭的身軀,
沉入空茫的海洋。
我們喑啞的歌年久失修,
站立的泥土,
是沒有影子或只有短暫陰影的孩童。
在多雨的季節,
我們放出一隻不飛的紙鶴,
牠盤旋像歷史一樣長久,一樣污穢。

必然有誰在我們的血液裡落毒,
而手法孄熟得令人無可指責。
我們亢奮地與太陽對望,
它激起我們的情慾與噴嚏一樣多;
我們抽起黑色讓夜晚歸還寡婦,
然後嘲笑她無用的腹部。

日子與日子,時間與時間,
空茫的長河滾動着我們如雷的笑聲。
我們從樹上摘下葉子,
放在前面或置於身後,
我們在市場上與風打情罵俏,
一派逛妓院的興頭。

多雨的季節河上漂滿發臭的魚,
紫色與灰色像兩個女人互相掌摑。
我們線性的眼睛冷靜又冷酷,
埋伏在夏季回歸的路上卻忘記帶上一束鮮花。
我們以銀鈴的哭聲來歌頌塵世,
太陽在午夜起自冰河,
揮動兩隻水手的長臂,
划動石頭的身軀,
沉入空茫的海洋。

2009/2/4

愛情不需要詩句

楊冰峰

他像杜鵑一樣為愛情寫下詩句,
徬徨無助,
目光與腳步,迷離蹣跚,
沒有酒,卻醉於苦澀。
她微笑着捧讀他的詩句,
印正投在水裡的影子,
同樣蠻橫跋扈。

他沒有為她寫下詩句,
愛情已死,
死於對美好事物的嚮往,
他用年齡最粗暴的手抓她的乳房,
在她佈滿風霜的臉上吐口水,
她是大地,
同樣被天空,尤其是夜空,
壓迫成孕,
流過天際的是她的孩子。
她沒有恐懼地迎合他絕望沒有信仰的種子,
食物與肚皮,
原始、赤裸。

經年累月之後,
他們坦然相處,
他沒有詩句,
她也不需要詩句,
她清楚他的沉默,
像炸彈一樣的沉默,
比烟花燦爛,
能為她與孩子們將天空炸開一個洞,
引導雨水,
無言地活着。

2011.11.29

凶手啊!凶手

楊冰峰

懸崖削壁是我的歸宿嗎?
親愛的你不回答,

風在狂笑,
海浪滔天,

我坐的草地百年之後仍舊欣欣向榮,
腳掌擱在光秃的岩石顏面也依然,
獨我,
唉!獨我,

想到你的忘恩負義,
想到你陰道的皺褶為另一個男人展平,
想到你吻我時那種抗拒的表情,
想到你哭泣求饒,
我便怒火中燒,
沒有性,
也不該有愛吧!
我在你的身上用嘴,
用手,
也用陽具,
探尋往日的愛情。

最初你的哭泣,
為的是我答應你此情不渝,
為的是你渴念作我的新娘。
你眉頭輕鎖,
微微地喘息,
你的指甲掐入我的肩胛,
而我瘋狂地撞擊你的胯骨。
所有美好的東西,
在高潮時讓我們感嘆愛情的博大精深,
而相信我們已是老手。

現在,你的肢體在掙扎,
你的腳亂蹬,
你的手,留有女巫陰森的血絲,
像你當初留在床單上處女的印記,
只是流失了那刻骨銘心的溫熱;

你的牙齒,
啊!你好看的牙齒,
它曾經咬痛我的陽具,
而今,它在我口中,
想拔掉我的舌頭,
抹掉昔日它咀嚼過你說過的每一句話。

哦!愛人,
明天報紙會說那是強姦,
還說我抽打過你的每一寸肌膚,
而你背着我結交的男人將義憤填膺,
那個下流的竊賊會說,
他更有資格擁有你的愛情。

唉!背信棄義的是你,
記得以前,
我學習游繩,
在崖壁上行走的時候,
站在下面的你掩着嘴巴,
閉着眼睛,
尖叫:小心呀!
如今在黑夜裡,
我從二十五樓的天台游繩至你的窗台,
那種決心,非羅密歐可相提並論,
但他幸運多了,
朱麗葉的胸膛裡睡着另一個男人。

我用刀要的是你的一句話,
你回答時像個西班牙妓女:
永不。

啊!忘情背信的蕩婦,
刀子在你的身上慌亂地跳躍,
而我熟悉的肌膚像趵突泉一樣,
血,溫熱了我的手,
我的臉,
只冷了我的心。

高呼:救命吧!
要不你會死的。
我不能命令自己不去傷害你,
也不能不憐憫你,

高呼:救命吧!
你的母親、妹妹就睡在隔壁,

高呼:救命吧!
就算為那個道德敗壞的男人。

只要你呼叫,
我撒手就跑,不再回頭。

不要用驚慌的目光看我,
我受不了,
那種似曾相識的眼神。

你想想,
那個男人吧!
那個你現在鍾愛的男人吧!

你想想,
他的鰈鰈情深吧!
那是一種高深學問,
我學不來,
而且為時已晚。

我站起來,
四周如此滄涼,
我仿如風景中的污點。
我不願承受這風,
這海浪,
這些大呼小叫的噪聒。
現在已沒有恩怨,
甚麼都沒有,
唯獨空虛是如此強烈,
唉!今次我不想游繩而下,
在你高呼救命的那刻起,
我已割斷了身上的安全套索,
也管不了人們評頭品足。

躍下,啊!躍下~
風成颶風、海浪嘯天:
愛情啊!愛情,
你背叛了誰。
而我,
已沒有時間去辨別自由與恐惧,
一種海水嗆入鼻孔的感覺,
伴隨着我這個年輕的苦行僧下墜:
猶大啊!猶大。

2007/12/3

黑暗

楊冰峰

– 補視網膜手術後十年,眼睛的陰影開始如暴雨欲來的天空。

陽光消逝後黑暗迅速掩至,
你瞳孔仍殘留着夏日的印象,
如呼吸的舒張,
你,
一尾魚努力學習在乾涸的泥坑裡,
掙扎或掙脫腹部的鱗片,
思念河水,
思念悠悠的河水,
在天空織成一張浩瀚的網。
荷馬,
在特洛依城下吟唱,
俄底修斯二十年後回到機智、
忠貞的歐魯克蕾婭身邊;
彌爾頓遊走在失樂與復樂園間,
此時,
大利拉剃掉參孫的長夢,
非利士人讓仇恨歸於黑暗。
你,
伸長脖子,
逆流而上,
追尋光源,
徒手摸索黑暗中的刀鋒。

200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