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學

王煥之

有一些今夜看見的繁星
在昨夜之前已不復存在

明天還是一樣的日和月
人生最多不過是兩個零

人與人之間如許的光年
卻都誤會為時間的煩惱

假如你知道宇宙有多大
便不會在淚珠裏找沙粒

我們驚嘆那相遇的奇點
卻不接受大爆炸的一切

王煥之

有些事情
像等待風的風鈴
在沒有風的日子裏

風隨誰的意呢
沒有一片落葉
被騙得相信自由
它們飄落的地方
它們已認命了

風起時
請提醒樹上
不知誰掛著的風鈴
鈴聲不是你的
是風的

三個寫詩的比喻

王煥之

1. 雪

如何形成和何時形成
都不會因為你的渴望或
無端的一點點的拒抗
而成為可以準確預測的事
你以為早已熟悉它的形相
和來臨時的種種可能的姿態
但它總是令你的體溫方寸大亂
那一夜雪落如無聲的奏鳴曲

2. 葉

你網絲般的心事
逐漸在葉脈上顯露了
其複雜程度
只有整棵樹才知道
每一片葉都有承受的限度
葉下墜時的沉重
只有有心尋找落葉
並以掌紋印證葉脈的人才知道

3. 魚

你的舉動永遠是
那麼如暗湧般曖昧
有人說水給了你限制
有人說水給了你自由
有人感受到你那游魚的快樂
有人在猜測你對飛鳥的妒忌
而你不過是一尾敏感的魚
嘗試以游姿在水中畫自畫像

苦行者

王煥之

苦行者說
路,沒有為我而開
但我願意走過的
就是最自然的路
如花葉上的脈絡
有著宿命般的形態和方向

那日蓮花盛開,我將會
到達一個無可再往的點
在那裏,風吹不動心
流水透過落葉微笑
落葉上都寫滿了
終於可以送走的心事

站在那個小無可小的點
我將和世界保持距離
卻仍然清楚看見
一個一個腳步急促的人
穿著最漂亮的鞋
走著最不堪的路

僅餘

王煥之

當你僅餘的
一個願望
像喪失了意志的
紅棉樹上的
最後一片花瓣

流水載不走
滿城的喧嘩
奔流到海不復回
是從前
一些風雨
一些泥土
一些實在的繁華
一些舊物的氣息

當你僅餘的
一個承諾
像尋找聲音的
蒼穹之下
一個銹破的風鈴

故城 • 異地

王煥之

我從故城歸來,是魚
重游熟悉的水域
一樣的海的氣息
依舊的風和雲和浪
卻總有一種隱約的
身處異地的感覺
像一個失明的老人
重握初戀情人的手掌

在將來的記憶裏,這會是
一個愉快而充實的旅程
假如我早已忘記了
帶回來一把小小的雨傘
一個陌生人贈我的
在一個似曾相識的地方
那裏長滿了等待綻放的
小花,在星空下頑固地期盼

相認 • 傘花

王煥之

有人被逼流下淚水了
卻沒有人在哭
容顏也許是憔悴了
也許還有一點點的破損
卻沒有人退縮
爆破聲過後,煙霧散後
眾人在陌生的氣味裏
相認,彼此不再陌生
像雨點在河水裏相認

那些不帶悲傷的淚水
原來跟汗水合流之後
便灌溉出了新品種的花
那叫傘花,極難栽種
微小的種子早已埋藏
虛度了多少個虛假的春天
此刻傘花終於盛開
請不要忘記冬天仍會到來
請不要忘記傘花合了之後仍會再開

斷想

王煥之

少年蹉跎的歲月如碎石
化成幼沙沖流到模糊的遠岸了

曾經迷失於異鄉寂寞的城裏
於窗框素描構圖錯亂的人生風景

那年在雪地狠狠留下的足印
幾度循環也許已投落一壺熱茶裏

我在這裏站著不思索只欣賞
讓細細的浪花輕揉我暖暖的雙足

心事

王煥之

然後我的心事給觸動了
如久靜的風鈴迎著極微的風
那震顫,只有風鈴自己知道

樹下的青草地有兩三片病黃
像人生總難避免的缺失和悔疚

我等待入黑後到草地躺臥
讓滿天繁星感應我微動的心
這時候,天地無礙風漸起了
終於讓風鈴唱出了我最深刻的心事

王煥之

一大片玻璃擋住了
風以及流言般的花粉
我呼吸著這邊的空氣
欣賞那邊的落霞與孤鶩
暗暗有一種倖存者的
沉重而虛幻的幸福感
曾經有雀鳥懷著
烏托邦的錯覺,企圖
衝過這透明的邊界,終於
撞死墜落於落花的不遠處

我在青山上押下指紋
像押下了不切實際的期許

魚的氣泡

王煥之

於是我寫了一首
只有你看得懂的詩
訴說你不知道的事
像莊周的魚吐出了
忍住的氣泡,然後
融破於我們的湖水裏

沒有必要的沉默
沒有多餘的呼喚
沒有相忘或者迷失
沒有你和我不感知的冷暖
沒有你的地方就沒有我的聲音

散步之外

王煥之

我為散步的路
選擇了花鳥蟲魚
你選擇了停駐的
地點和密度
方向,由風決定
而我們都慶幸
有此同行的宿命

今日的陣雨
就是從前的飄雪
同一樣的水分子
裝載不同的思緒

經過湖邊的時候
你禁不住問我
魚會感到痛楚嗎?
我說任何會掙扎的東西
都有感受痛苦的可能
縱然,在湖水裏
你永遠找不到魚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