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的小甲蟲

王煥之

當這座城市裏的人
逐漸混淆東西的方向
落日和朝陽的分別
於是成了形上學的議題
而黑夜之降臨仍是必然

當黑夜以必然之勢降臨
沉默者的聲帶早已消蝕
繼續沉默如等待輪迴的
千萬隻靜伏的小小的甲蟲
而有些小爬蟲已長成暴龍

這時,月出仍是一個可能嗎?

鹹魚

王煥之

有人說,沒有夢想的人
和一條鹹魚沒有分別
究竟是魚因缺乏夢想而死
還是夢想因魚不活而沉滅?
這些事,只有鹹魚和海知道

同一樣的海同一樣的潮汐
有些魚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
有些魚成了僵硬乾直的鹹魚
究竟是魚的錯還是海的錯?
這些事,只有岸上的漁翁知道

落日的窗眼

王煥之

你以為看見了整個世界
原來你那雙黑色的眼睛
只看見蒼白慵倦的牆上
一對窗眼框住了的黃昏

危城裏互相仇殺的聲音
很多人都裝作沒有聽到
血紅的落日待你們死後
將你們化為同一的飛灰

王煥之

雖然只是一層
比眼簾還要薄的霧
兩個世界便隔開了
像僵直的信封
隔開了
冰冷的指頭和信箋

閃鑠的眼睛只看見一個方向
豎起的耳朵只聽到一種聲音
激動的血來自一顆盲動的心

四季

王煥之

我們早掌握了
四季的規律
但千千萬萬年已過
風雲依然是難測

一大片黃葉地上
滿是內柔的小硬果
秋天已經來了
春天還會遠嗎?

風沙中

王煥之

當風沙迷亂旋轉
前面的路彷彿纏結起來
沒有人敢移動了
也沒有人站得穩當
沒有人知道該等待些甚麼

沒有人知道該等待些甚麼
黃昏來時雲霞映紅了塵土
於是我們的眼睛都有了反應
時間讓我們學懂了哭
有多少次,我們卻只在流淚?

老榕樹下

王煥之

我領你到傳說中的
老榕樹下,從容地
以略帶宿命論的語氣
講解了人世的種種迷藏
及生死俯仰之變與不變

這一切你還不明白
我知道,但老榕樹下
我們已是相連的葉脈
呼吸著相同的空氣
便要傳遞根深的訊息

這時我已失去了
時間和方向的意識
分不開早晨與黃昏
這才發覺,日出和夕照
原來是一樣的溫暖明亮

聽風如歌

王煥之

這時湖面的縠紋
變得令人費解
而隔水的那一邊
無邊的樹木蕭蕭
落了一地斷折的問號
那聽風如歌的人
便隱隱聽到一闋
不知為誰而唱的輓曲
他惟有盡力嘯出
一些悠然的調子
苦澀地、如夢地

掌心的溫暖

王煥之

假如飄雪繼續落在我的兩鬢
恐怕我便更需要你掌心的溫暖了

那一年的冬天我枯坐窗前看雪
看那一片白茫茫像迷失了的人生
想像寒夜中一隻侯鳥折翼墜下
然後迅速消失於漠然的雪堆之中
當我的心隨之而下沉時我感到
你掌心的溫暖從我的肩膀傳來
那溫暖,給了我想飛的意欲和動力

假如飄雪繼續落在我的兩鬢
恐怕我便更需要你掌心的溫暖了

人生快車

畫:黃澤雄.詩:王煥之

如果人生像一列快車
我們便只能擁抱鐵軌
忘卻小路,忘卻泥濘
忘卻坐看雲起的時刻
忘卻車站以外的可能
冰冷的鐵軌漠然伸延
彷彿路線最明顯不過
上了這樣的一列快車
你可以閉目等待終站
記憶是列車的氣笛聲
縱然深刻也迅速消散
留下任人詮釋的痕跡
當你到達終點的時候
這世界沒有任何改變

現在

王煥之

過去的迷霧越積越厚
未來的路,卻像
一條狡黠異常的蛇
我顛危危立足於
現在,一個不斷移動的小點
呼叫出心裏千萬隻互撞的蜂

假如你聽不到我的聲音
那一定是因為你仍然在沉睡

一生所愛

王煥之

一生所愛
從一個選擇開始
是落葉選擇了風
積雪選擇了足跡
流星選擇了願望
詩,選擇了驛動的心

你是我風雪裏追趕的流星
你是我詩篇裏完美的韻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