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x

雪里

潘兒酌、程玄佐、賢墜名跟巫守難得聚在一起,在乾淨而清涼的餐廳裡一起用早餐。廚師們提供了烤牛油麵包、蘋果桑葚沙拉,水煮蛋,跟冰涼的酪梨牛奶。

服務生送上餐點時,程玄佐跟賢墜名對視一眼,玄佐說,「真是適合夏天的早餐。果然跟著巫守一起用餐就有福利。」

巫守笑說,「我們可以常常一起吃啊!」

潘兒酌抱住巫守,也帶著微笑開口,「不喔,他其實比較喜歡單獨跟墜名兩個人一起吃。」

這一對聽到潘兒酌的調侃,在巫守的面前都覺得有些難為情。

「巫守~妳上次說過休假空檔要帶這一對去好玩的地方看看,什麼時候可以兌現呢?」因為已經有相當的情誼,潘兒酌也能體貼地替人著想。

巫守咬了一口水煮蛋,慢慢吃著一邊說,「帶你們到不是有七色石、也不是有三色石的一個特別的岩洞好嗎?那裡很冰涼,很適合夏天。洞裡也有水源,一起脫下鞋子踏踏泉水──」

「──更多的享受陰涼吧!」潘兒酌也對著兩人眨眨眼睛,彷彿能讓他們稍稍放鬆,對她來說也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潘兒酌跟巫守,也會有一天,在一切事情都擺平之後,親自到我們的故鄉看看吧!我們四人一起回去。」賢墜名提起。

「在一起啊……!我們四個一起為著這樣的目標努力吧,會好的,一定。」巫守些許感動之後,湊近帶著孩子秀出寶物的口氣小聲說,「對了,提到蓮膽荒野,潘妳看,這是墜名送我的七色石,跟他們是同一個歸處的。」

「哥都沒有送我東西!」

「好、好!他很會用皮革做出柔軟的提繩或者提帶,也會做些小動物造型的小玩意兒,我感受到了潘的怨氣,回頭逼著他做!」墜名跟著開玩笑,她的心情確實因為今天大家的談話兒放鬆了一些。

「我……傷腦筋!以示公平,我做給在場的女性一人一個小包吧!墜名,也許由妳指定款式設計?」

「我也傷腦筋,不知道巫守跟潘兒酌的挑選喜好如何!待會我們女人一起研究,玄佐,拜託你洗碗了!」

「──洗碗由我們來就可以了!貴客跟主人請拉開窗簾。」一名穿的正式的男性服務生彎了腰,對四人溫柔提醒。

巫守點點頭,程玄佐、賢墜名跟潘兒酌起身往三個方向打開除了內室外三面敞開的落地窗,窗簾一刷的拉開,他們看見許多美麗的蝴蝶在周邊的精緻庭園飛舞,牠們翩翩搧動翅膀,歇息在花兒上,或是緩緩玩著捉迷藏。藍色的蝴蝶,是那‧個‧藍‧色。

「巫守?」程玄佐帶著困惑跟驚喜輕輕地說。賢墜名離開潘兒酌,站到了他的身旁。這是驚喜嗎?是驚喜吧!巫守早先邀請他們來到這個地方用餐時,窗簾刻意拉上了的。

「魔法有很多種,但是驚喜只有最準確打進心裡的一種,對嗎?」巫守露出溫柔的笑容。

「還不佩服我,枉費我跟巫守一直這樣努力著。」潘兒酌扮了個鬼臉。

「謝謝妳們……」賢墜名看著三面花園裡飛舞的藍色緞帶蝶,回想起了故鄉。那樣藍的藍色,就這樣像緞帶一般,柔韌的繫起了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