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棉樹 (其五) 飄

Tao Yi

欖莢啪裂,綻放白棉,木玉高懸,風細絮鬆,一團一籽,疏膨盈豐。
春終情充,夏始愫湧,一陣忽風,飄出萬容,或單浮空,或群沾叢。

瑕落掌心,母靜子動,風催路遠,又上晴空。
或歇庭院,或越海東,黑白無聲,命運有風。
飄若仙蒲,翩似鈴茸,夜幕雪種,晝花柳風。

輕若芳塵因風起,滿城絮飛目送,透出自信,愛無停留邊際。

瑕:瑕隙、疏鬆;琉璃白的木棉絨團中心,有一粒黑點。因形像,故未若。
鈴:懸鈴木(植物中八種吐絮飛籽的樹草之一,其絨朵為球形)

隨著木棉的膨脹,孕懷她的欖殼四分五裂,枯落,暴露出豐滿的綻綻木棉團,懸樹一線。
聰明的木棉籽並不急於離開,他要等微風將其周圍的棉絮疏鬆,有次序地形成一籽一中心、一絨一球團的挪亞飛體。
終於,充滿空氣的木棉球有了足夠的浮力,初夏的一陣子強風,就會把他帶離出生地,他要在夏天的驟雨來臨之前,飛呀、飛呀,去獨自尋找他的生活。
除了逐一飄離,也有成簇脫落,因為相互拉扯,不能遠行,耽擱在樹草叢上。他們需要第二次更強的命運之風,使得他們再鼓起勇氣,散分,交於春夏,各奔秋冬。
沒有人知道他們最終去了哪裡?命運如何?只知道每一個木棉球,都獲得了他們最初所嚮往的自由和獨立。

木棉散絮播籽的過程,十分科學,也需時耗文。也只好用精練的四字短句,去著墨她,那輕飄、空透、自信、勇敢、天來、忽去的生命價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