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外之筆

高潤清

疫情延燒
徘徊的闃寂無魂
窗與窗的距離近嗎

風微微顫
半邊琥珀半邊黑
轟雷一點輕
卻是晚霞映酡紅

寂寥誰愛
醉來一枝殘露
多餘的是雨還是風

滂沱洗去清靜
點點煙雲杳然時
一行乾癟的墨漬
卻是千般詩意掉眼前

民國110年6月7日初稿/111年1月24日修訂傍晚寫於中大松林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