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虎之地

 葉子

那年,有位詩人
說文學為何物
在群貓如精靈般
時隱時現的校園中

那天,乍見貓踪
錯看成虎紋,詩人說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薔薇依舊在角落吐香

那年那天,仿如昨日
陽光一直溫暖內心
而現在,狼群進駐
貓,終非虎

以後,總得學會
與狼共舞,用音樂
餵養,心中一頭貓
有天,張牙舞爪
或可嚇窒
水渠映照的一樹鴉影

PS.記虎地書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