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之四十六

哲一

- 同念七月三日

飄浮與漂浮,是不是,
一方隱忍無痕,
一方才盡露蹤跡?

其實彼我相隔的銀河,
從來不止上蒼。星外,若真有星,它
該埋沒不來?抑或埋沒而不來?

懶得理的虛空,不住不測,連光
也不會多得。有人要為火屑浩歎,
有人,只配笑指爛尾。

不如定神,臆想每一次朗聲,想必
都逾越遮攔。就像人,一輩子流淌遊蕩,
不帶希冀,自由中熟視無睹,此地已可天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